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405章铁刀峡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既然青木城破天盟的长老段长虹已经溃败,他就毫不犹豫的舍弃手下们,立即逃之夭夭。

此人颇为擅长身法,尤其是在这充满岩浆火焰的流炎岛周围,或许是因为段长虹修炼的内功就是属于火系的内功吧。

五行相生相克,而相同属相的内功与周围的环境就可谓是相得益彰。

段誉施展逍遥御风诀,追杀过去,所过之处,地上只有寥寥可数的一些悬浮的石块,而且有的范围很小,并不确定是否很牢固。

倘若运气不好,一脚踏空,就有很大的可能,坠入岩浆湖泊里边,从此一命呜呼。

段誉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因为他只需要稍微借力,有一个着力点就可以飞跃出去很远的位置,然后再换一个着力点就可以改变飞跃的方向。

“好快的身法,轩辕城居然有你这样的年轻高手,真是开眼界了。”段长虹由衷的赞叹,并且赶紧挥动手中的两柄赤红吴钩,将周围的岩浆石块,都往后边一股脑儿的砸去。

这些可比一般的石头要厉害多了,并不是将之斩碎就可以。

倘若是平时遇到的石头,一些碎石砸在身上也不要紧,因为有浑厚的内功护体。

但是这次却迥乎不同,要是让岩浆碎石给轰击在身上,结果显而易见。段誉可不想因此而弄得满身都是烫伤,他全力的释放蜀剑诀之剑十九堪堪的抵挡住了大量的岩浆石块。

不过在这一切消失的时候,段长虹也飞跃得很远了。

段誉难以追到。就只好以内力摄取一块被灼烧得通红的小石块,然后用破魔剑将之奋力拍击而出。

石块破空,发出“嗤嗤”的风声。

段长虹听得后边有暗器袭来。立即施展一个很惊险的“燕子三抄水”,然后飞掠到较远的另外一块悬浮石块之上。

“嗤~”小石块砸进了岩浆湖泊里边,立即被消融。

不过一个呼吸还没有完成,段长虹的左肩膀就传来钻心的剧痛,居然是一柄漆黑的飞刀,这伤口很深,而且肩膀的经络都被飞刀之上携带的磅礴劲力给摧毁。

也就是说。从此以后,段长虹的左臂就算是废了。

对于别的武者而言,左臂没了也无大碍。因为他们几乎都是用右手使用兵器。可是,段长虹的武功是凭着两柄赤红的吴钩,任何一只手不能战斗,都让他的实力大打折扣。

“段誉小子。且让你再高兴几天。在接下来的险地里边,你必定会命丧于我们破天盟的长老之手,到时候我也回来给你增加几道伤痕的!”段长虹发了句狠话,就飘飞得远了。

“哎,可惜了这柄很好的飞刀,距离太远,难以用内力控制此飞刀飞回来了。”段誉深深的叹口气道。

若是段长虹在此听得这句话,估计会被气得吐血。因为他会很不甘心的问道:“难道说,我的价值还没有一柄飞刀重要吗?”

段誉也没有多想。就继续施展逍遥御风诀,几个起落就飞跃回去。

这时,岩浆湖泊里边漂浮着几具骸骨,而悬浮的石块之上也有几具穿着火焰长袍的武者尸骸,那些火焰大旗也散落在石块之上。

“段长虹的那些手下都被你击杀了吗?”段誉淡笑问道。

“跑了五个,不过我敢肯定,在接下来的险地里边,这些人不可能再施展这样的烈焰金乌阵了。”孙仲沉声道。

“这还用说么?已经失去了地利,没有流炎岛这样的特殊环境,烈焰金乌阵只不过是一个空架子而已。”龙腾道。

不过在这次的流炎岛战斗里边,牺牲了一个队友,那就是寇浩。

虽说寇浩只有先天实丹境界的实力,但是好歹也是这个队伍里边的一员,他的牺牲,让队友们有些兔死狐悲的落寞与悲伤。

“可叹寇浩之前受伤掉入岩浆湖泊里边,尸骸都已经化为了灰烬,就算想将他的尸骸入土为安,都办不到,真是悲哀啊!”龙腾深深的叹息道。

他跟寇浩的感情是最深的,多年前就认识,这些年在轩辕城周围一起经历了许多的危险。

“人死不能复生,而挑战还要继续。我们就在这里给他简单的立一个碑吧。”段誉道。

旋即,段誉就挥动破魔剑,在旁边的石壁之上,直接镌刻了一行字迹:“惜缘古剑,寇浩之墓。”

至于为何不在石壁之上削下一块石碑,原因很简单,如此的岩浆湖泊里边,任何的悬浮石块碎石都可能会被消融,而石碑立于此地,也仍然是这般的下场。

段誉将这字迹镌刻在石壁之上,是最为合理的选择。

然后,段誉和队友们都向着这里鞠了一躬,然后施展迅捷的身法离去。

氤氲着浓烈火焰的流炎岛,仍然在这里不断的灼烧着,也不知后来还有多少的武者会化作此地的枯骨。

甚至于,不幸的武者,掉入岩浆之中,连骸骨都化为了灰烬,什么也不会留下。

须知,不是每个在流炎岛殒命的武者都有段誉这样的队友,能够有耐心为他在这里的岩壁之上镌刻墓志铭。

离开流炎岛之后,只得在沿途顺便重新再驯服坐骑,因为之前那些坐骑都留在了流炎岛前边,只有高阶妖兽才能承受无比炽烈的火焰。

随手驯服了一只独角斑马,段誉带着剩下的四个队友,沿着地图之上标注的路径,策马而奔腾。

第二天的傍晚,就来到了第二个险地,铁刀峡。

许多的地名都是顾名思义,取当地的特点而命名。

正如流炎岛周围都是炽烈的岩浆,而铁刀峡则是一片广袤却又地势险峻无比的峡谷,这里的所有山石都如同大型的天刀一般。

这些石刀虽然没有开锋,但是随时都可能坠落下来,威势凛然,没有人胆敢去轰击这里任何一块石刀。

因为一眼望去,这哪里像是石刀,而是难以计数的由漆黑寒铁打造的铁刀。给人一种错觉,仿佛只要毁了其中的一柄刀,周遭的其他刀就会一齐旋斩过来。

强盗也不会在此拦路发利市,因为他们没有把握全身而退,所以不会将自己的小命拿来开玩笑。

这些都是段誉在轩辕城购买的那副大型地图之上,对于铁刀峡的注释。

“段副盟主,要不咱们绕着走吧,铁刀峡里边的路途繁复,如同迷宫一般,还不如绕着走方便。”龙腾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无妨,段长虹说过,金凌天仗着手下的高手众多,一路横行无忌,就是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的。那么咱们也就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段誉朗声道。

孙仲冷笑道:“某些人害怕现在退回去还来得及,没有真正的勇气,追袭下去迟早会丢掉小命。”

他这话当然是在嘲讽龙腾,不过龙腾没有反驳,或许他真的因为寇浩的牺牲而有些发自内心的害怕。平时或许会认为自己相当的勇敢,不过当亲眼见到一些真正危险的事情发生再身边,也就没有了所谓的勇气。

段誉道:“孙仲这话虽然难听,不过也有一些道理,我不希望你们违背自己的意愿,现在给你们给机会,不愿去的现在就离开吧。”

没有人回应,也没有谁后退。尽管龙腾、陆无伤和刀狂都有些害怕,但是他们终究还是认为对于一个武者来说,荣耀亦或者说是面子最为重要。

他们不能为了只保住小命,而丢掉作为武者可贵的荣耀,否则他们以后还怎么抬起头来追逐武道呢?

独角斑马畏惧于这样的险地,也就只好任由它们离去,然后,段誉就带着孙仲等四个队友,小心翼翼的飞掠进了广袤的铁刀峡。

这里不仅是一个迷宫,而且是一片刀冢,其他人都被这样的气势或多或少的影响了心境,不过刀狂却是怡然自得,因为他本就是潜心修炼刀道的好手,此刻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正好可以提升其心境修为。

此地的妖兽可不少,有奔雷剑齿虎、火焰犀牛、风牙妖狼以及碧纹蟒蛇等等。

好在段誉他们这个小型队伍的人数少,而且都是高手,战斗起来很灵活,没必要跟妖兽拼命战斗到底,要突围就容易得多了。

就在半夜的时候,忽然虚空里边响起了悠悠的古筝之声。

“不妙啊!在这样的地方,如此的深夜,居然有人弹奏古筝,可不是什么善茬。”陆无伤皱眉道。

“很显然这人就是金凌天手下的破天盟长老,咱们且潜心静气,不要被这琴音给打扰了心神。”段誉提醒道。

队友们都点头,然后这琴音渐渐降低,但无论如何都没有止歇。让人的心情变得颇为的压抑,这样的琴音比之于市井喧哗之音都难以入耳。

龙腾当即用手指堵住耳朵,却发现这根本无效,琴音就算已经颇为的低了,却仍然清晰可闻,想必是因为琴音之中灌注的内力很浑厚了得的缘故吧。

“是什么人在此埋伏?有本事就出来正面对决,何必鬼鬼祟祟的作梁上君子呢?”段誉运起内力大声喝斥道。

琴音仍然没有停止,却有一个人较为懒散的声音回答道:“小子,你怎能说我等是梁上君子呢?那可是形容飞贼的,很显然我们只不过打算取你们小命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