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四十一章石屋救人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刚才由于段誉指点黄眉僧一些棋招,惹得段延庆非常愤怒,将黄眉僧的徒弟点倒,也震慑住了黄眉僧。现在他们继续对弈,黄眉僧已经不顾一切了,全身心投入对弈之中,只盼能够拖延时间。

因此,段誉不肯能再出言指点,否则再惹得段延庆发怒,本来是来相救段誉的黄眉僧非得被段延庆击杀不可。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吾所不愿也!”段誉只好做观棋不语的真君子,但是过一会儿之后,见得黄眉僧已经落入下风,不忍心再看,就闭目练起神照经内功。

修炼上乘的内功,就得勤奋,日积月累,绝不是一蹴而就的。段誉深知此理,因此一有空余时间就潜心修炼起来。

任凭木婉清在旁边如何的打扰,段誉都不再理睬,已经沉浸在神照经内功的修行之中,鼻子里也闻不到木婉清的头发散发的幽香。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一只很沉重的手掌搭在段誉的右肩膀之上,然后就听到一声惨呼,段誉被这其唤醒,收敛内息,转头一看。

但见是大理三公之一的华赫艮,原来是他跟巴天石和范骅挖掘地道来到此处。华赫艮刚才见段誉盘膝闭目打坐,木婉清非常奇怪的样子,他就伸手去拍段誉的肩膀,结果被神照经内功那自然而然的反弹之力,将他震飞出去,砸在墙壁上。

大理三公面面相觑,甚感不可思议,毕竟他们都知道几个月前,段誉在大理皇宫之时,只会折扇点穴功和擒拿之术的。

“世子你的武功怎么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就突飞猛进了?”巴天石忍不住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段誉道。

“陛下和王爷带人从正面袭来,要不咱们先带走木姑娘,然后好好的羞辱一番钟万仇?”范骅笑道。

“这么多人,救我出去不成问题,就这么办吧。莫非你有什么妙计羞辱钟万仇么?”段誉盯着他问道。

范骅就转身从地道里将已经击晕了的钟灵小姑娘带来,附耳低语几句,就和巴天石、华赫艮先救木婉清从地道离开。

段誉长吁一口气,自语道:“木姑娘总算得救了,估计带出去之后只需要用冷水浸泡一会儿就不会有大碍了。”

然后他就好整以暇的在小石屋的铁窗边观看黄眉僧和段延庆的对弈,现在居然还没有分出胜负。本来之前黄眉僧的棋局落入了下风,但正如古语所云“哀兵必胜”,他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摒弃了一切杂念,居然跟段延庆对弈斗了个旗鼓相当,陷入了颇为纠结的局面。

段延庆的表情颇为阴沉,他虽然好几次忍不住要挥动铁杖发出一阳指力取了这黄眉僧老命,但又觉得这样做自己都看不惯,尽管是大恶人,他也是有自己独特的行事原则的。

还有个原因就是,段延庆除了要费心思下棋,还得注意着周围的情况变化,说不准什么时候,保定帝就会再次带人前来。

段誉心道:“可惜我还没学六脉神剑,不然这个时候出手以无形剑气偷袭段延庆是多么好的时机啊!”

忽然嘈杂的脚步声,传来却是保定帝和段延庆带着一些手下前来,刀白凤和秦红棉也在此列。忽然一道褐色的身影闪过,哐当的金属声音作响,却是四大恶人中的南海鳄神岳老三先声夺人,出手偷袭。

岳老三毫不客气的将鳄嘴剪对准段正淳的脑袋,嘿嘿笑道:“你这家伙长得也太帅了,身边总是跟着美人,大爷我好生看不惯啊!”

鳄嘴剪还未攻到,段正淳右手食指疾点而出,催发一道淡金的一阳指力,击在了岳老三的肩膀上,鲜血迸溅,他哇呀呀的怪叫着倒飞出去,鳄嘴剪也掉落在地。

他没想到这看起来是个老白脸的家伙,居然这么厉害,至少是先天虚丹境界的高手,而岳老三只是刚好达到后天一流武者境界罢了,他的恶人之名皆因为跟在段延庆后边,出手狠戾无比,动不动就要用那怪模怪样的鳄嘴剪将别人的头颅咔嚓一声剪下来。

段誉看到这一幕,心有所感:“是以在江湖之中要闯出自己的名声,除了要有一定的武功和一技之长之外,还得有自己独特的行事风格和特点,不然就只能泯然众人矣。”

岳老三翻身爬起,捡起鳄嘴剪,一边退到段延庆旁边,一边发着狠话:“哼,刚才是故意让你一招,有本事就跟咱们四大恶人决一死战!”

保定帝见黄眉僧跟段延庆对弈僵持不下,果然不负自己所托,跟这“恶贯满盈”的大恶人斗智斗勇,对黄眉僧的敬佩又多了几分。

此时,钟万仇带着另外两位恶人,云中鹤和叶二娘从石屋后边绕出,他们并不畏惧大理段氏的诸位高手,反正他们觉得手中有段誉这个人质,就多了许多底气。

“段正淳,你这个小白脸,还不快带着这些帮手滚出万劫谷,这里不欢迎你。我家宝宝说了,她此生再也不想见到你,最恨的人就是你。”钟万仇手持一柄弯刀,丑恶的马脸非常严肃。

段正淳皱眉道:“我真难以想象,当初甘宝宝为何会嫁给你。”

“当然是我比你更会照顾人,而且做人踏实顾家,不像你到处拈花惹草。”钟万仇有些得意的道,不过凝视着段正淳,平心而论,只觉得他相貌堂堂,威风凛凛,气度高贵,自己实是远远不如,这一自惭形秽,登时妒火填膺,大声怒喝道:“事已如此,钟万仇便是家破人亡,碎尸万段,也跟你干到底了。”

原来当初段正淳跟甘宝宝欢好一段时间后,潇洒离去,而甘宝宝已然怀上了他的孩子,等了几个月终究没有等到段正淳回来,甘宝宝不忍放弃腹中的孩子,毕竟这是她跟心爱的段郎的孩子。但若未婚生子,是不被家里允许的,如此就名声太坏,因此她就委身下嫁给钟万仇了。

钟万仇虽然不知道钟灵不是自己的女儿,但一想起钟宝宝平时是如何怀念段正淳的,就气不打一处来,男人能够做到像钟万仇这样还真是令人难以企及,简直是帮别人养媳妇和女儿,而且一如既往的坚持了这么多年。

而钟万仇这么多年都拿不下一个甘宝宝,而段正淳随处都可以引得美人投怀送抱,现在他身边就站着两个,男人之间的差距非常鲜明。

段正淳傲然冷哼一声,根本不去理会钟万仇,而是吩咐手下前去搬开石屋门前的大石块。

钟万仇嘿嘿冷笑道:“且慢!你们可知这石屋之中,还有什么人在内?”段正淳怒道:“钟谷主,你若以歹毒手段摆布我儿,须知你自己也有妻女。”钟万仇笑道:“嘿嘿,不错,我钟万仇有妻有女,幸亏我没有儿子,我儿子更不会和我亲生女儿干那见不得人的兽行。”段正淳脸色铁青,喝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但此言提醒了段正淳,这里有这么多人看着呢,不能丢了大理段氏的颜面,连忙阻止手下,莫要去搬开石块。

忽然,云中鹤和叶二娘迅捷的闪身过去,运足内力,这石块一下子就被推开了,并且连门都一脚踹开,石屋里的光线有些昏暗,看不真切。

钟万仇笑道:“孤男寡女躲在一间黑屋子里,还能有什么好事做出来?哈哈,哈哈,大家瞧明白了!”

人们都赶紧走近一些,在门口凝目观看着,尤其是段正淳已经冲了进去,但见段誉盘膝打坐于地上,而旁边有一个女子穿得很少的衣衫,却不是木婉清。

“灵儿,怎么是你?木婉清呢?”钟万仇发现这石屋里的女子居然是自己的女儿钟灵,怒发冲冠,蒲扇一般的巴掌扇了过去,并且道:“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

段誉眼疾手快,可不想钟灵因此而受什么痛苦,赶紧以左手捏住了钟万仇的手腕要穴。

钟万仇忽然觉得自己的内力源源不断的流逝,心中大骇,却口不能言,只是兀自发抖。

“嘿嘿,你这个女儿自己不要了,那就送给我吧。”云中鹤笑道,忽然如同一道疾风掠过,抱起钟灵就飘出两丈,然后跃起踏着树木枝干,就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