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377章段誉破阵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真武剑侠墓地的守护之阵里,轩辕城主府的两名先天金丹境界武者,都静静的如雕像般的守在异士风炎的身后。

没有得到异士风炎的指示,他们不敢去贸然的动周围地面的任何一块磨盘般的石头。

其实这两名先天金丹境界的武者并不甘心成为异士风炎的保镖随从,只不过这次是轩辕城主亲自下达的命令,那么无论如何,他俩也得将任务完成了才行。

周围有一千五百多武者,氛围却显得很安静,因为都知道现在情况的严峻,没有谁胆敢打扰异士风炎对于此守护之阵的研究。

此时,由于之前的一阵子的忙碌,两个先天金丹境界的武者在异士风炎的指挥下,移去了大量的磨盘石块,终于按照独特的轨迹寻找到了此守护之阵的阵法之眼。

但最为关键的问题就在于此,阵法之眼可不是那么容易琢磨透彻的,蕴含着这整个守护之阵最为根本的变化。

亦或者说阵眼里边,蕴含着所含卦象以及其推衍的许多玄妙。

段誉心里不断的念叨着“乾坤离兑”这四个字,他本就对于易经八卦很有研究,现在对于这四个卦象的许多推衍变化,自然而然的就在脑海里边浮现着。

以至于,段誉忍不住走进了前边的守护之阵。

这就好比喜欢下棋的人,看到前边有精彩的棋局,必定会不由自主的走过去看个畅快。

其他人都没有阻拦,因为现在还有勇气过去的人寥寥无几。就算有那个勇气,也由于对易经八卦一窍不通。也都不会上前去。

就算是之前还说自己很懂奇门遁甲之术的朱雀盟少主欧阳烨,也由于之前的失败。而显得畏首畏尾,他可不想再丢脸了。在欧阳烨看来,面子比什么都重要。

两个轩辕城主府的高手见得段誉走过来,目光盯着阵眼的位置,没什么恶意,也就没有出手阻拦。

左边的那个络腮胡子武者皱眉问道:“年轻人,难道说,你也懂得深奥不已的易经八卦么?若是你想来这学点东西,就不要来了。干扰异士风炎进行破阵,是很大的罪过。”

“我对于易经八卦略懂,说不定能帮到一些忙。”段誉淡然一笑,拱手轻声道。

异士风炎根本就没有抬起头来看段誉一眼,因为对于后辈小子,他很不屑。

现在,异士风炎没有去阵眼之上推衍,而是用一根树枝,在旁边的地面。临摹阵眼之上的磨盘石块的摆放位置,以及周围被揭开石块下边镌刻的古老而晦涩的符文。

以至于一丈见方的地面,被异士风炎给划了许多东西,繁复无比。

但见他眉头紧皱。手里的树枝从来停歇过,不断的在地面勾画,而且不时的还会擦拭掉一些符文和图象。摇头然后又点头。

苦心孤诣,呕心沥血。莫过如此的状态。

段誉也捡了一根树枝,在旁边的地面也勾勾画画起来。他的手法很娴熟,而且所勾画的东西看起来并不太繁复。

人们都以为段誉这是在模仿风炎在勾画,只得叹息一声,觉得都这个时候了,这个惜缘古剑血盟的副盟主还跑过去添乱,还真是一个爱惹麻烦的家伙。

轩辕城主府的高手也曾稍微涉猎卦象的只是,当他们不经意间看到段誉所推衍的一切象位之时,有些诧异,忍不住问道:“怎么可能?你这些不是在模仿异士风炎,而是自己所作的一切。请告诉我,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段誉本来没有理会他,埋着头,很忙碌的进行勾画和推衍。

及至这人走过来,以手搭在段誉的肩膀之上,问了两遍,然后他就忽然惊呼起来。

因为段誉由于太过专心了,不经意间本身就已经运转了北冥神功,通过这位武者搭在段誉肩膀上的那只手,将内力源源不断的吸收而来。

另一个轩辕城主府的高手很有阅历,看得出兄弟是在被吸收内力,当机立断,运转浑厚的内力于剑鞘之上,然后用颇为柔和的手法,用剑鞘横扫而去,拍击在此人的身上。

如此一招,就将他的危机给解除了,此人倒飞出去,砸在地上,碎石迸溅。

他勉强的站起来,左手以剑支撑着身体,不至于摔倒,苦笑道:“这年轻人的内功太过诡异,我还从没见过能吸收别人内力的内功。”

这时,段誉转过头来,没好气的道:“聒噪,都给我安静下来!没看到我的推衍阵眼过程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吗?”

“可是……”这个武者刚打算反驳,但却被段誉这气势给震慑了,就连他自己都感觉莫名其妙。

须知他可是轩辕城主府的先天金丹境界武者,地位很高,平时很有威严,颐指气使。这次保护异士风炎,如同手下一般,是没办法的事情。

他俩都还比较冷静,没有因为个人的愤懑不平的情绪就跟段誉争执,因为他们隐约的觉得,这个年轻人很不寻常,心里都在喃喃的问自己:“这小子这么随手勾画图纹,真的能够发现什么有用的破阵之方法吗?”

这时,异士风炎由于连续推衍了好几个时辰,现在已经快天亮了,他体力不支,就放下手中的树枝,没有继续勾画,而是抬起头来,长叹一声:“此乃天亡我也!若是回去之后,轩辕城主知道我连真武剑侠之墓前的守护之阵都破解不了,这异士真是徒有虚名。”

听得德高望重的异士风炎如此说,在场的武者们都震惊不已,然后议论之声充斥了整个峡谷。

有的人很快就想到了办法,只是不敢高声说出来让异士风炎听到,得罪了这老前辈,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风炎老头绝望了,但咱们不能绝望,因为就算他破解不了此守护之阵,但只要耐心等候,真武大地另外四大主城的异士必定能够破解此阵。”也不知是谁这么说了一句,然后就传扬开来。

异士风炎的耳朵并不聋,他当然也在不久之后听到了此言。

就在他愈发绝望之时,段誉忽然站起来,运气内力,大声的道:“就算咱们要破解守护之阵,也不必等到另外四大主城的人前来,咱们轩辕城的人不必任何主城的差!”

段誉这么一说,不少人的自尊心就被点醒了,也都纷纷沉默。

“年轻人,不要如此的愤慨,有些事情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我们改变不了,就只能默然的去接受。若是还蹦跶着要反抗,那么只能让自己更为的难堪罢了。”异士风炎有些悲凉的叹息道。

段誉却道:“风前辈不必如此的悲观,这个阵眼的奥妙,已经被我推衍得清楚,参悟明白了。乾坤离兑之阵,也不过如此嘛!”

“什么?怎么可能。老朽用尽心思以一夜的时间都陷入了迷惘,你怎么可能后来居上,就成功了呢?休要胡言乱语。”异士风炎惊呼道,有些失态。

尽管风炎很不相信段誉说的话,但看段誉如此淡定和自信的表情,就还是忍不住走过去看他在地面勾画和推衍的图纹。

看得前边段誉的图纹如此的简单,风炎不时的摇头叹息,口中喃喃的道:“可惜啊!你对于阵法的天赋极好,但每次遇到重要部分的时候却不肯深入的去思索推衍,简略的待过。这注定你在这条路上不可能走得太远……”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目瞪口呆了,口里大得如同能塞下一个鹅蛋。

因为段誉所推衍的这些,完全将他这一夜推衍的大多数疑惑都解开了,他根本想不到这些。或者说是异士风炎纠结于“乾坤离兑”之阵的六六三十六种变化,将自己给绕了进去。

这就好比算一加一等于二这道简单的题,理所当然的等于二,但是异士风炎的思路却错了,他没有直接去考虑答案,而是去思索和推衍怎么证明一加一等于二这个问题。

有了这么一个错误的思路,异士风炎就忙于去分析“乾坤离兑”之阵的每一种变化,结果愈发的繁复,连他这么丰富的学识都已经败下阵来。

而段誉,却不是依仗理论,他是凭着长久以来对于凌波微步的实际运用,将卦象的推衍,已经不知不觉,潜移默化之中,形成了自然而然的手段。

也就是说,段誉在整个推衍的过程中,以直觉作为主导。

段誉跟异士风炎的差距就相当于是诗人和古诗研究者一般,诗人往往触景生情,不必多想,就能够提笔一挥而就的作诗,且不易一字,往往能够得到传世之佳作;而古诗研究者则是苦心孤诣,先算计好诗句的布局,构思,以及平仄等等事宜,结果却总是不能作一首好诗。

“你叫什么名字?真是一个阵法方面的天才!”异士风炎如同发现了奇珍异宝般的欣喜道。

“在下段誉,拜见前辈。”段誉拱手朗声道,态度显得不卑不亢。

“很好,你不仅在阵法之上有过人的天赋,而且本身的武道实力也达到了先天金丹境界,前途不可限量。等此次行动结束之后,我向轩辕城主府推荐你。”异士风炎慈祥的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