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十八章段延庆的诡计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这个手持两根镔铁拐杖的秃头,穿着青袍,满脸的伤疤如同一条条蚯蚓在爬着,十分狰狞。甚至就连他的脖子上,也有一道深深的疤痕,看来当初他的脖子都差点被利刃划开,能够活下来还真是不容易。

及至段誉问他是否就是段延庆,青袍客嘴巴并不张开,只是喉咙稍微动了几下,沉闷的声音就传来:“没想到段正淳的儿子有如此好的眼力,真是不错。我正是“恶贯满盈”的段延庆,我得向段正明和段正淳讨债,他们鸠占鹊巢,但在这之前,我得成全你小子的一桩好事,哈哈……”

阴沉的笑声干涩沙哑,难听之极。段延庆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钟万仇、云中鹤和岳老三,皱眉道:“你们三个混迹江湖多年,却收拾不了这么一个毛头小子,真是没用。”

话音未落,段延庆就提起右手铁杖,向着段誉凌空点出,淡金的光束破空而来,气势滔滔。

段誉赶紧以凌波微步闪避,心道:“果然不愧是先天金丹境界的高手,我如今的实力远不及他,这一阳指刚猛无比,不能力敌,还是得想办法尽快脱身。”

“好身法,却不知你的一阳指功夫练得怎样,怎么不施展出来给老夫看看?”段延庆冷笑道,他不停的以右手铁杖凌空疾点,霎时间,十几道绚丽的淡金指芒笼罩了段誉附近。

段誉的凌波微步自是玄妙无比,堪堪躲闪过凌厉的指芒,却觉得周围空气已经被锁定,再这么下去肯定会避无可避,心里未免有些忐忑。

“段郎,快上马,逃离此处!”木婉清的声音传来,段誉转头看去,却见她骑马赶来,心中一动,连忙往木婉清那边迅捷奔去。

当段誉刚好翻身上马的时候,一声清晰的“嗤”声音响起,白马上蹄扬起,翻身倒下,已然气绝身亡。

段延庆的声音传来:“你的马是快不过我的一阳指力的。今天你们纵使插翅也难飞!”

段誉立即背起木婉清,施展凌波微步往远处逃去,段延庆如同正在狩猎的苍鹰一般,气势汹汹的飞来,他往往以镔铁拐杖在树木上敲一下,就可以飞出很远的距离。

在追赶的过程中,段延庆不断的催发出一阳指,两根铁杖都能发出,可谓双管齐下。

“嗤~嗤”的破空之声不绝于耳,段誉虽然总是能堪堪躲过,头发却被凌厉的指力削断了几簇。

一个时辰之后,在丛山峻岭里奔行甚是消耗内力,段誉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脚下动起来的速度也不由得慢了许多。木婉清看出段誉难以支撑了,连忙带着哭腔道:“段郎,快放下我,你自己能逃得掉的。我不想成为你的拖累。”

“说什么傻话呢?就这么放弃你,我会后悔一辈子的。要么一起生,要么就一起死,大丈夫又有何惧哉?”段誉凛然道。

木婉清闻听此言,情动于衷,感动无比,泪珠儿如断线的珍珠项链,一连串的涌了出来。

“嗤”,段誉的左脚不慎中了一记一阳指,伤口彻骨,段誉往前蹿了几步,终究是倒下来。

“哎,木姑娘,看来咱们真得死在一处了,落在四大恶人之手,‘恶贯满盈’的手里,就不要有其他想法了。”段誉叹息一声。就算现在段誉说其实段延庆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估计也没什么用,因为段延庆如何会相信呢?此人只会相信刀白凤的话。

“段郎,能与你死在一起,我已经很满足了。”说完,她就抱着段誉,一双璀璨的美眸凝视着段誉,再不理会其他的了。

“哼,果然是一对恩爱的情侣,老夫倒要成人之美,早就叫你们别跑了。”段延庆以闪电般的速度深处铁杖疾点了段誉和木婉清的几处穴道,他俩都晕了过去。

当段誉悠悠的醒转,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和木婉清被关在了一个小石屋里。

木婉清已经醒了,正在吃着饭,段誉心中一凛:“没想到我刻意去躲避钟万仇和四大恶人,没想到原著里的剧情还是发生了。段延庆这家伙知道木婉清跟我是兄妹,却在饭菜里下了阴阳和合散,并且关在木屋里,要害我们啊!不过我是段延庆之子,而木婉清是段正淳的女儿,算不得亲兄妹,否则我将来怎么娶王语嫣呢?她可也是段正淳的女儿啊!”

想到这里,段誉忽然发觉一件不妙的事情,因为木婉清已经吃了许多饭菜,里边可是加了阴阳和合散的啊,若是他俩都不吃,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木姑娘,快别吃了,这饭菜里有毒的。”段誉连忙过去将她手中的碗掀掉,拍着木婉清的背,道:“赶紧抠喉咙吐掉,否则就麻烦了。”

木婉清一言而行,虽然有些狼狈,但她也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知道中毒是很麻烦的,只是疑惑自己吃这饭菜前分明用银针试过没有毒的。

片刻之后,药效仍然发作,木婉清的双眼渐渐变得迷离起来,将自己的头发弄得散乱,衣襟不整,用一种很特别的柔软声音道:“段郎,快过来抱着我……”

段誉道:“哎,还好我没有中这个阴阳和合散,否则就成了干柴遇烈火了。只有一边想办法逃走,一边等待大理皇室的人来相救。”

虽然不是特别确定大理皇室的人会来,但从情况上分析,段延庆既然布下了这样一个局,就肯定会派人去大理皇宫送信,然后让段正淳和段正明这些人前来,遭受羞辱和打击。

段誉想明白了这些,心中一点也不慌乱,面对不断扑来的已经神智模糊的木婉清,段誉一边施展凌波微步闪避,一边趴在铁窗边看着外边的情况。

但见那个残疾凶恶的段延庆盘膝坐在小石屋之前的石头上,闭目冥思,看来是要一直守在这里了,想逃跑真是难如登天。

“只有等伯父和父亲带人来相救了,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帮木婉清解了这阴阳和合散的毒,否则她也怪难受的。何况我并不是那种乱来的人,怎能如此苟且呢?”段誉心道。

“段郎,别躲开啊,你来亲我……”木婉清胡言乱语起来,样子颇有些动人,双颊已然绯红。

“这药效可真是厉害,让那么纯洁的一个女子,转眼间就变成了这副模样。既然我吞过莽牯朱蛤,有了百毒不侵之身,想必我的血液也是可以解各种毒的,何不试一下呢?”于是段誉果断的将左臂伸过去,一下子按住木婉清的肩膀,不让她乱动,道:“木姑娘,如果你觉得很难受,就用力咬我的左臂吧,希望我的血能够解你之毒。”

木婉清现在已经处于一种极为亢奋且意识模糊的状态,没有犹豫,奋力就咬在了段誉的左臂上,牙齿入肉,鲜血汨汨流出,木婉清咕嘟古都的喝了几大口。但效果并没有段誉预想的那么好,木婉清只是稍微冷静了一下,又扑了过来。

“哎,还有完没完啊?我总不能将所有的血都拿给你解毒吧。”段誉叹息一声,放弃了这个方法,为今之计,只有不断的以凌波微步,闪躲木婉清,等待段正淳等人的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