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十七章万劫谷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及至段誉将钟灵送到接近万劫谷的地方,段誉就自己翻身下马,将这匹黑马留给钟灵小姑娘,微笑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钟姑娘,咱们就此分别吧,后会有期。”

“别啊,段哥哥,我一个人真的很难安全的回到万劫谷的。”钟灵娇声道。

段誉身法飘逸,一下子就翻到了木婉清的那匹白马的背上,道:“不是哥哥不愿意送你,而是我不想见到一些让人心烦的人罢了。”

“哎呀,段大哥,我爹爹不让姓段的踏入谷中,你就再送我一程,在谷口分别可好?”钟灵如同小女孩一样纠缠不已。

段誉望着远处雾气氤氲的山谷,心道:“有些人我一心不想去见到,莫非命运还是仍然会安排我见到他们么?也罢,我就将她送到谷口,女人的纠缠还真是麻烦。”

天空下起了濛濛细雨,段誉、木婉清一起骑着白马,钟灵一个人骑着黑马,一边赏着雨中茶花,一边赶路。

两个时辰之后,他们就来到了万劫谷口,这里的松树颇为高大,每一棵都要好几个人才能合抱得过来。左首一排九株大松树参天并列,钟灵自右数到第四株,绕到树后,拨开长草,树上出现一洞,“这‘万劫谷’的所在当真隐蔽,寻常人怎能知道谷口竟会是在一株大松树中。”

他们钻进树洞,左手拨开枯草,右手摸到一个大铁环,用力提起,木板掀开,下面便是一道石级,沿石级向下走去,三十余级后石级右转,数丈后折而向上,上行三十余级,来到平地。眼前大片草地,尽头处又全是一株株松树。

走过草地,但见一棵大松树上被刮去了一大片树皮,用朱漆写着九个大字:“姓段者入此谷杀无赦”。

“我说的话已经做到了,将你送到了家门口,再进一步我可就麻烦大了。”段誉悠然一笑就牵着木婉清往回走,钟灵小姑娘只是望着他俩的背影怔怔出神。

然后,段誉和木婉清就一起乘着白马在林中疾驰,木婉清的柔发不时被秋风吹拂着往后飘来,拂在段誉的脸上。为了在这陡峭的地势骑马坐稳些,他俩不由得搂紧了一些。

正感到非常旖旎的时候,白马被忽然从地面拉起的绳子绊倒,与此同时,忽然从大树上边撒下一张大网将他俩笼罩在其中。

完全没有预料到,纵然段誉的凌波微步巧妙无比,也没来得及施展。

“哈哈,终于抓住这两个狗男女了。钟谷主,我们可算是立了一大功了。”一个粗犷的声音大笑道。

然后十几个人从大松树后边走出来,段誉只认得其中的南海鳄神岳老三,他俩大眼瞪小眼,不由得都“咦”了一声。

除了后边跟着的小喽啰,以及岳老三,还有两个人比较独特,身子极高,又极瘦,如同竹竿一样,手持一柄铁爪钢杖,想必就是四大恶人里“穷凶极恶”的云中鹤。

还有另外一个人高高瘦瘦的,头上带着一顶土里土气的黑布帽,相貌颇丑,可谓一张马脸。

段誉根据这些特点,当然认得此人就是万劫谷的谷主钟万仇了,可惜他帮别人养女儿这么多年,不过转念一想,若钟灵真是钟万仇生的,还能有这么漂亮么?

“钟谷主,你这是干什么?我可没得罪你呀。”木婉清很疑惑的道。

“哼,你们两个都别想有好日子过,我打听得你们俩都是段正淳那混账下的种,所以特地请来四大恶人帮忙,要一起上演一出好戏,不久你们就会惊叹我的奇思妙想了,哈哈!”钟万仇非常丑恶的得意笑着。

段誉出手很快,反手拔出背后的赤红长剑,此剑可谓削铁如泥,运转内力于剑刃,快速的劈斩,网子立刻就被割开。

“大伙儿都别愣着,一起上,可别让这姓段的小子跑了!”钟万仇连忙道。

云中鹤速度最快,如竹篙一般的身子飘忽而来,抡起铁爪刚杖就砸向段誉的后脑勺,却被轻易躲开,段誉的凌波微步自然是不惧云中鹤的轻功。

云中鹤的武功只是一流武者初期而已,若没有极好的轻功,段延庆根本就不会收留他,至于南海鳄神岳老三,武功比云中鹤只强了一筹,但有些疯疯癫癫,粗枝大叶,算不得什么高手,但却凶狠无比,当之无愧其恶人之名。

若是岳老三问你:“我是个恶人么?”你要是回答不是,岳老三虽然满脸憨笑,但下一瞬间,就快速的抡起鳄嘴剪将你的首级剪了下来。

“可恶,姓段的小子,上次是我不小心输给了你,还拜了师,如今想起越来越后悔。我必须用鳄嘴剪咔擦一声剪下你的脑袋瓜子才算了结此事。”南海鳄神岳老三怪叫着,双手持着鳄嘴剪的柄,快速的从左侧夹攻而来。

金属交击之声不断响起,段誉瞥了一眼鳄嘴剪,果然是件很唬人的兵器,一开一合之际,当真如同愤怒的鳄鱼一般凶狠。

“哎,都怪为师平时这么忙,疏于管教,你竟然说出这样大逆不道之言。”段誉皱眉道。

段誉手持赤红长剑,脚下施展凌波微步,胜似闲庭信步的闪烁,并且挥舞赤红长剑,使出精妙的连城剑法,充满了浩然正气。

十几个万劫谷的小喽啰簇拥过来,很快就被赤红长剑毫不留情的斩杀,鲜血汨汨流出,将干枯的草地都染红了。

钟万仇也加入了战斗,与云中鹤和岳老三联手对付段誉,而段誉却招数严谨,连城剑法攻守兼备,渐渐的反而将这三人压制下去,弄得这三人手忙脚乱。

段誉飘逸的纵跃而起,南海鳄神岳老三直冲过去,手中的鳄嘴剪一如既往的一开一合,眼看就要夹在钟万仇的脖子上,云中鹤眼疾手快,抛出手中的铁爪钢杖,蓦然将钟万仇撞开。

“噗~”钟万仇大吐一口鲜血,却感到庆幸,因为这样比之被鳄嘴剪把首级剪下来要好得多,他怒吼道:“岳老三,你到底要剪谁?小心我不给你酬金。”

岳老三冷哼一声,提起鳄嘴剪又向段誉攻去,这次他已经全力以赴了,兵器之上缭绕着墨绿的内力,决定一雪前耻。

这样程度的战斗,木婉清的实力根本插不上手,她就很明智的躲在一棵大树下,也不想独自逃命,就在此静观其变。

“就凭你们也要来抓我么?”段誉淡笑一声,运转神照功内力,精神气力愈发的强盛,赤红长剑上泛着的剑光耀眼无比,剑刃边缘缭绕着一层犀利的剑气。

兵器交击的铿锵之声不绝于耳,段誉以一敌三,好一会儿之后,才将他们三个各个击破。虽然段誉的单体实力胜过他们许多,但他们都是很有战斗经验的老江湖了,联起手来真不好对付。

“师父,你还是饶我一条小命吧,以后鞍前马后,绝对恭恭敬敬的。”南海鳄神被赤红长剑抵着脖子,连忙求饶道,他明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要保住小命,以后为非作歹谁还管得着呢?

段誉沉默不语,忽然背后一道凌厉的劲风袭来,凭直觉,段誉感到这道劲气不是自己能够抵挡得了的,连忙侧身一晃,就闪开了。

这道劲气兀自轰在前边的一棵古松上,“嗤”的一声响,出现一个深深的洞口。

他回头凝目望去,但见是一个手持两根铁拐杖,披散稀疏白发的秃头,满脸的疤痕如同老树的根部,连眉毛都没有,模样甚是可怖。

“莫非阁下就是四大恶人之首,‘恶贯满盈’的段延庆么?”段誉不卑不亢的笑道。

ps:求推荐票啦和收藏啦,在此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