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350章落月坡历练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可是只了解妖兽的绝招,还远远的不够,绝招之所以被称之为绝招,那定然是有其绝妙之处的。

当小胡子武者张随意呼喊着让大伙儿撤退的时候,已经比较的迟了,霎时间,这六只鳄鱼都张开满是匕首一般尖牙的大口,吐着火焰。

这样的情景跟大街之上变戏法的火焰差不多,但威力去大了百倍,而且如同一条火焰蟒蛇一般的往前边奔袭而来,愈发的变得炽烈,空气中响起了“嗤嗤”的声音。

瞬息就让周遭的枯枝落叶在沼泽地之上燃了起来,而且血焰鳄鱼发出的“血焰吐息”绝招,并不会因为火焰的扩散而漫无目的的扩散开来,而是一如既往的将这气势凝聚着然后呼啸燃烧。

有好几个武者都躲闪不及,被此火焰灼烧得惨叫。

“赶紧倒在沼泽地里打滚!我来对付这些血焰鳄鱼。”段誉朗声大喝道。

听得段誉如此的呼喝之声,大伙儿就如同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不仅是那几个被火焰灼烧的武者倒在了沼泽地里边,接住泥水灭火。而且就连其他的武者,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顺势倒下,他们之前还是很有勇气的,但是面对这莫名其妙的妖兽之绝招,就显得手足无措,仿佛又成为了曾经的那胆小怕事的低阶武者似的。

不及他们多想,段誉已经施展凌波微步飞掠过去,此身法就算是在水面亦能够自然而然的快速奔行,如同浮光掠影一般,正是名符其实的凌波微步。这么长的时间。段誉早就将凌波微步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施展之时。根本就不必去思索究竟该踏哪个卦象方位,以及这些卦象方位之间的推衍变化。一切都如同行云流水一般。

“斩龙快剑!”段誉仰天长啸一声,身形飘逸而迅捷,手中的紫风软剑在瞬息之间就发出十几道凌厉无比的剑气。

而血焰鳄鱼们仗着自己的鳞甲防御很是了得,就继续纷纷的加大力度施展他们的绝招“血焰吐息”,妖兽们的头脑已经不算笨了,很懂得扬长避短,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而它们的缺点当然就是速度太慢,干脆就在原地不动,只是用狰狞的鳄鱼之口来调整血焰吐息的方位。

可是无论这些火焰的攻势多么猛烈。看起来如何的狰狞,却始终轰击不到段誉的附近。段誉现在不仅施展了凌波微步,而且还将逍遥御风诀也发挥了出来。这两门都堪称绝世的身法在短时间之内,灵活自如的转化,绝不是其他人能够做得到的。

两三个呼吸的时间而已,段誉就已经飘然跃到了后边,还剑入鞘,紫风软剑藏匿于腰带之中,就仿佛段誉根本就没有动过手一般。萧瑟的风吹拂而来。衣袂飘飘,显得如此的潇洒恣意。

“段副盟主,你可不能坑我们啊!在这关键时刻,你老人家还是悍勇一些。顶上去吧。”小胡子张随意顿时很焦急的呼喊道。

段誉淡笑着挥手指着前边,大伙儿这才转头凝目看去,但见纵横交错的大量紫红剑气还没有消散。却再没有诡异的火焰袭来。又过了两个呼吸的时间,这些在虚空之中闪烁的绚丽剑气才终于消散。

让在场的武者们都震惊无比的是。原本很是凶恶的六只血焰鳄鱼,此刻都跟温顺的家犬一般的趴在了沼泽地里。一动也不动。而它们的眼珠子都突出来,虽然依然闪烁着冰冷的光芒,但是已经失去了凌厉的气势。

“它们不会是在发呆吧?”洪大勇很好奇的问道。

“当然不是,这些血焰鳄鱼都已经被击杀了,当然不能够再动弹了。”段誉轻描淡写的说道,或许这对于他来说,本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他在乎的不是血焰鳄鱼,而是首次见识到真武大地之中的妖兽。从客观的情况来说,血焰鳄鱼只算是后天一流境界的妖兽,却拥有奇怪的火焰绝招,难缠不已。

就算是一些先天虚丹境界的武者面对血焰鳄鱼,也没有完全胜利的把握。

这时,大家走近一些才发现,原来在六只血焰鳄鱼的寒光闪烁的鳞甲之上,已经被划了许多剑痕。只不过是因为紫风软剑发出的剑气造成的剑痕太细微,远看根本难以发现。

甚至于这些血焰鳄鱼都没有怎么流血,而它们的要害却已经被重创了,对于段誉的剑道修为,以及刚才飘若天外飞仙的绝妙身法,都赞叹不已,甚至是有些崇拜了。

“尔等莫要崇拜哥,以后加倍努力练武,不断的历练,总会也成为高手。”段誉豪爽的笑着。

他本来打算继续前行,毕竟他们此次来落月坡探险的最重要的目的,除了让手下的武者们得到历练以外,还得要寻找血晶石,这可是很值钱的宝物。

不过小胡子张随意却道:“段副盟主请留步,难道你不知道这些妖兽的全身都是宝吗?”

“我觉得鳄鱼肉应该很难吃吧,试想一下它们所生存的环境是这样恶劣的沼泽地,鳄鱼肉也当然有腐烂的臭气。所以,如果你们打算烤鳄鱼肉吃,我是没有什么意见的。”段誉摊手表示无奈的笑道。

“段副盟主你这是说哪里的话啊!我们可没有想过要无聊的去烤鳄鱼的肉来吃,而是在于鳄鱼的鳞甲是打造上等铠甲的材料,其骨头可以作为兵器的材料,尤其是鳄鱼的牙齿,将之打磨成暗器,再淬以剧毒,很是了得。”小胡子张随意道。

段誉这才恍然大悟,这或许就是妖兽跟普通野兽的最大区别,至于普通的野兽其尸骸不算是什么好的材料。

“这么说,将沿途击杀的妖兽之材料都收集起来,以后回去可以卖个好价钱了。”段誉悠然笑道。

接下来这些琐事的事情当然就交给他们来做了,纷纷以刀剑将血焰鳄鱼的鳞甲和骨头都剔了下来,这跟杀猪也差不多嘛。

队友之间互相望见别人的衣袍都沾满了烂泥,很是滑稽,纷纷大笑不已。

“哎,我建议咱们应该尽快找到一个有清水的地方,你们再不将身上给清洗干净,那么让其他的武者看到,岂不是会大为影响咱们惜缘古剑血盟的威名么?”段誉忍不住叹息道。

“段副盟主此言甚是,咱们确乎是要重视形象问题了。”洪大勇顿时反应过来,其他人也纷纷应和。

结果悲剧的是,他们找了半个时辰,都没有找到什么河水或者溪流。结果,在此地游历的武者们,就能够看到一个书生模样的俊逸公子,带着这三十多个如同泥人一般的队友,在匆匆的赶路。

开始之时,他们确乎是觉得有些没脸面见外人了,但是后来就已经习惯,也就放慢了脚步。

接下来遇到的一些妖兽,有独角恶狼,三尾烈马和斑斓蟒蛇,这些虽说都比较难缠,但是它们没有血焰鳄鱼那诡异的“血焰吐息”,因此几乎不用段誉出手,这些队友们就一拥而上,将拦路的妖兽们尽皆斩杀。

然后,他们又毫不例外的将这些妖兽的可以贩卖的材料给收集起来,别看这些妖兽的体型都很大,其实取下来的珍贵材料,并不算很多。毕竟一些不太重要的骨头,就只好不要了。

一路走来,没有别的武者们来挑衅他们,因为几乎所有的武者在看到这么一支颇为奇葩的队伍之时,都会忍不住偷笑,哪里还会有闲心前来挑衅呢?

已经过去了两天时间,还只是在落月坡的外围地带,可见其范围之广阔。一个险地就如此的广袤了,那么轩辕城之外的许多险地汇聚在一起,简直就大得难以想象了。

落月坡除了范围广阔之外,还有很繁复的地势,段誉他们的队伍经历过沼泽地、石林、险山和幽谷,接下来是一片很苍翠且有着浓郁古意的竹林。

“段副盟主,看你如此的书生意气,在如此竹林雅致的环境之中,不如吟诗一首,让咱们大伙儿提升一下修养境界吧!”小胡子张随意提议道。

其他的人也都在起哄,段誉却是瞥了大家一眼,皱眉道:“可是诸位如同泥人雕塑一般,确实有些破坏这里的优雅环境。”

“好了,开玩笑的,其实我已经许久不作诗了。在此不如就且作一首,让大伙儿明白,不要太过执着于功利。”段誉笑道。

然后,队友们都安静了下来,段誉背负双手在此竹林之中踱步。

风过疏竹,如此的静谧安详,而且飒飒之声,愈发的优美。段誉已经在心里作好了诗句,遂朗声吟道:“初夏独行酒意酣,回首遥望见南山。蔷薇摇曳弄芳姿,竹影婆娑泛幽蓝。知我心忧夜凭栏,不知所求意阑珊。伊人莫愁缓缓归,轻蹙蛾眉为君展。”

“好诗,真的是难得一见的好诗啊!”队友们纷纷拍手赞叹道。

“这本是好诗。”段誉淡笑道:“走吧,前边还有更多的挑战等着咱们,不能放松警惕。”

段誉的话音刚落,就从竹林的深处,传来了诡异的歌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让人心惊胆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