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349章血焰鳄鱼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龙啸盟是轩辕城排名前五十的血盟,其盟中的长老之子龙万钧被段誉的手下击杀,那些四散而逃的武者们,定然会回去报信的。

“段副盟主,咱们惜缘古剑如今的底蕴还不足以跟龙啸盟为敌,要不我们全力追杀这些龙啸盟的武者吧,决不能让他们回去报信,否则问题就麻烦了。”洪大勇很焦急的道。

而小胡子张随意也蓄势待发,准备进行追杀行动。段誉却是淡然一笑道:“我既然在之前说出了惜缘古剑血盟的名字,就不怕他们报仇。况且咱们已经得罪了排名前十的龙魂盟和傲天盟,还怕多一个排名前五十而已的龙啸盟吗?正所谓,帐多了不愁。”

“原来如此,这个道理我也明白,据说头上有一个虱子的时候,就会觉得很难受,但有很多虱子的时候,就已经几乎没感觉了。可是这分明是自暴自弃的想法啊!段副盟主,咱们可不能坑欧阳青儿他们啊!”张随意道。

段誉拍着他的肩膀,笑道:“你这小子说谁坑呢?我看这里就你一个人最坑吧。咱们惜缘古剑血盟就是需要这样的对手来激励着不断发展和进步,决不能因为现在的一些成就满意得固步自封,也不能因为畏首畏尾,而失去了挑战的机会。”

这片长满了许多芦苇的悠长道路之中,吹拂起来萧瑟的秋风,一切都显得那样的苍凉,让人觉得如同置身于深秋时节。而且地上还有那个狂傲的龙万钧的尸体,以及逸散在空气之中的血腥味儿。

“你们当然没有听过易水悲歌。虽说并无大碍,但你们却缺少了这样的悲壮气质和英雄决心。走吧。继续加速去落月坡。”段誉淡笑道。

“可是,段副盟主你仍然不清楚。排名前一百,跟排名前五十,其实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咱们不能好高骛远,就算要致力于成为大的血盟,也是需要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的来吧。”张随意继续道,他似乎是试图说服段誉。

接下来,让大伙儿都愕然的是,段誉根本没有理会小胡子张随意。而是挥手示意大伙儿不要磨叽,否则要猴年马月才能到达轩辕城外的历练之地呢?他当然不会让青虎坐骑加速,因为跟大伙儿的铁甲战马速度差别太大,一旦加速,就会把大伙儿给甩得没影了。

洪大勇觉得段誉的性格愈发的难以理解了,所以就打算再说些什么,希望能够进一步的跟段誉商量。但是段誉却已经趁着着寒风和芦苇飘絮、悠长古道的氛围,而慷慨悲歌起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逆风千里乱云飞。水涌孤舟激浪开。寒光闪烁青锋在,英雄踏歌纷至来。”

听到这里的时候,队伍里边的三十个武者都被这也慷慨壮烈的歌声氛围给影响了,原本他们从没有去思索这些所谓的壮志豪情。只想好好的踏实练武。

及至触景生情,还有这样能营造氛围的歌声,更重要的是他们在不久前经历了惜缘古剑血盟的守护之战。那确乎是一场恶战,九死一生。他们能够活下来。当时已经让自己的心境得到了很大的历练。

因为在此情景之中,能够引起他们对于过往历练的共鸣。这并不是简单的因为段誉的歌声很悲怆而已。

那样豪迈而悲怆的歌声并没有戛然而止,而是回环往复的在这片芦苇古道的上空萦绕,随着着漫天飘飞的芦苇之花和寒风而氤氲。

但闻段誉不时的朗声吟唱道:“情义二字,自古难全,善恶分明,笑对苍天。好男儿一生不后悔,拔剑痛饮他三百杯!”

一切都如同段誉这歌声的氛围一般,在场的武者都感受过痛饮三百杯的感觉,那是跟兄弟和盟友在一起才有的情谊。

不仅是段誉的队友们在感受此氛围,此刻在古道之上听到此歌声,甚至于在比较远的地方,听到随风飘来的这样歌声,也都感到“与我心有戚戚焉”。

芦苇的花絮仍然在飘散,寒风萧瑟一如既往,这样的氛围岂非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但却有多少人去体会过?或许不是由于他们没有那么的细心,而是都不愿意让自己陷入太过悲怆的意境里边。

许久之后,段誉终于带着队友们穿过了这悠长的芦苇古道,接下来根据那地图之上绘制的详细路线,一路行去。接下来就没有什么特别之事,两天之后,终于抵达了落月坡。

这里的地势很高,虽说名为坡而不是山峰,却如同是一个高台,甚至说是祭坛一般。

传说明月从此沉落,意境优美那不过是顾名思义而已。关键在于,落月坡之中有着大量凶恶的妖兽,只有实力不错,且行事风格彪悍的队伍,才能够到得里边去。

其结果也往往是九死一生,人们都常说,只要是踏入了落月坡,那么就要做好随时殒命的觉悟,因为许多天才都葬身于此,运气不好之时,谁也不能例外。

“林盟主,你可曾闻到这空气之中弥漫着的妖气呢?如此的浓郁,要不咱们还是从长计议,换一个历练和寻找血晶石的地方吧。”张随意道。

“可笑,这世上哪有什么妖怪,也当然没有什么妖气。一些妖兽,就算有不同的犀利攻击手段,但哪里有江湖里边,人类武者之间的阴谋诡计厉害呢?若是陷入别人安排的阴谋之中,那么再高的武功,也不一定能够很好的发挥。”段誉淡然笑道。

“段副盟主的意思是,咱们在落月坡之中能够很好的发挥实力,大可以一往无前。”洪大勇会意,立即点头道。

“不错,看来你虽然看起来高大憨厚,实则比小胡子这家伙要聪明些,看好你啊!”段誉说着就当先踏入了前边的一层淡青雾气之中。

也不知为何,任凭冷风如何的吹拂,这些雾气也没有散开和减少的迹象。段誉认为这是因为落月破的地势特别的原因,才具有这样的淡青雾气,甚至可以说这是一种类似于瘴气一般的存在。

众所周知,瘴气就是由深山老林之中的大量枯枝落叶以及飞禽走兽的尸体,腐烂之后产生的气体却被太过繁茂的树木枝桠挡住,如此再经过一番氤氲,就彻底的成了瘴气。

果然如同段誉所料,接下来这些难闻的瘴气让人很快就觉得有些头晕目眩。对于他们这些常年行走江湖的武林人士来说,当然得随机应变。于是段誉就将长袍撕下了一块布帛,然后当做口罩用了。其他的队友没有多问,也纷纷效仿。

如此一来,只是抵挡了那些比较明显的尘土和空气中的杂质,却不能驱除瘴气的主要影响。要做到这些,毫无疑问是需要运转内功抵挡的。

据说曾经有个修炼独特内功之人,被人暗算之后,绑缚在大石头之上,然后抛入海底。结果三天之后,此人安然无恙的回来,并且手刃了仇敌。

段誉和队友们很小心谨慎的向前走着,提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地面之上由于堆积着太多的枯枝落叶,以至于行走之时,必须注意脚步的轻灵,否则脚陷下去,就很麻烦。并不是说会让衣服弄脏这么简单,而是因为倘若这下边有沼泽那可就悲剧了。

地面不时可以看到一些骸骨,有各种的妖兽之骸骨,也有不少的人的骸骨,显得如此的森然。这一切情景跟落月坡这美丽静谧的名字并不相符合。

须臾之后,他们就遇到了颇为狰狞的妖兽,小胡子张随意当即诧异的道:“我在一本典籍之中见过此妖兽,名为血焰鳄鱼!咱们赶紧先下手为强,灭了它吧!“

言罢,他就带着其他人包抄过去。段誉沉默着,也拔出腰间的紫风软剑,至于背后的破魔剑,不到关键之时,他是不会使用的,因为其有着很强的反噬之力。

“当心,你可知道血焰鳄鱼不是独行的种类?”段誉忽然问道。

他也知道现在说这些已经迟了,因为那只血焰鳄鱼的冰冷眼睛盯着这些武者,仿佛在冷笑,但它并没有动。周围的枯枝败叶纷纷涌动,下边果然是沼泽地带,立即就有五只一样的血焰鳄鱼蹿了出来。

好在惜缘古剑血盟的这些武者都是经过了生死历练的,以至于没有因为这忽然的变故就慌乱的溃逃,他们都互相掩护着,形成严密的对敌之阵势。刀剑皆已出鞘,霎时间刀光剑影闪烁,毫不客气的向着血焰鳄鱼的身上轰击过去。

却听得一阵清脆的金属交击之声不绝于耳,原来当刀剑劈斩在血焰鳄鱼的鳞甲之上,就跟劈在了铁甲上边没多少分别。饶是大伙儿都已经全力以赴了,也只是在血焰鳄鱼的鳞甲之上化开了几道比较浅的血痕而已。

“嗷呜~”所有的血焰鳄鱼都已经怒了。段誉大喝道:“大伙儿快退后,估计它们要施展绝招了。”

与此同时,小胡子张随意也想起曾经看过典籍之中的记载,道:“没错,是火焰之息,咱们暂且撤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