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十五章恶战神农帮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见段誉如此狂妄,神农帮的人都非常诧异,钟灵连忙道:“段哥哥,你还是快走吧,你斗不过这些凶恶的神农帮之人的。”

“我若走了,你的小命不就完了么?钟灵到底怎么得罪了你们,以至于你们要将一个小姑娘五花大绑起来?”段誉手摇折扇,悠然笑道。

为首的黑面汉子愤怒不已的道:“我们本来在附近发现一棵近千年的人生,这小姑娘路过,她很好奇的走过来,我们当然不会因此就对付她。意想不到的是,她怀中抱着的小貂,居然毫不客气的蹿出将我们每人身上咬了一口,皆身中貂毒,若七天不拿到解药,我们都没命了,难道不该找这小姑娘讨回个公道么?”

段誉心中一凛:“原著的剧情就算是我故意去躲避,没想到延迟到如今,还是发生了。原本钟灵因闪电貂得罪神农帮的人,是在剑湖宫比武之后,然后我因此而去万劫谷取貂毒的解药才掉入无量山的峡谷,以及后来遇到木婉清。但我刻意不去万仇谷,也不跟钟灵走一块儿,但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难怪昨晚我在竹林里遇到了闪电貂这小家伙,原来它是在这里害了这么多人,畏罪潜逃啊!”

“你们如此无礼,想必当时得罪了钟姑娘,否则闪电貂怎么会无故咬你们呢?还不肯承认,当我没有江湖经验么?”段誉冷笑道。

“早看不惯你这小子了,以为穿一袭白衣,那把折扇就能装出有风度么?老子生平最很这种人,待会儿兄弟们给我狠狠的打,将这翩翩公子打成猪头!”神农帮的首领黑脸汉子怒吼道。

段誉摊手表示无奈,他可不想跟这种粗鲁汉子争吵,就算吵赢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其他的神农帮汉子都挥舞着手中的药锄,一齐呼喊道:“打倒小白脸,还我公道!”

木婉清已经骑马赶来,见到这情况,表情很严肃,凑近段誉的耳畔,压低声音道:“神农帮的人善于用毒,而且拼斗起来悍不畏死,钟灵这小妮子惹上了神农帮的人,咱们可难救她了。估计只能智取,不可力敌。”

“木姑娘,你什么时候这么前怕狼,后怕虎了。他们再厉害,有湘西辰河边遇到的那条大蟒蛇可怕么?咱们是决计不能对钟灵小姑娘见死不救的。”段誉很果断的道。他对于朋友,向来是非常诚恳的,可谓英雄肝胆两相照,惺惺相惜在江湖儿女中颇为难得。

木婉清蛾眉浅蹙,一时间也想不到好的办法,就苦苦的思索着。

钟灵忽然道:“段哥哥,既然你们骑着快马,就一定能在七天的时间里往返我家万劫谷。相烦你帮我去爹爹那里取来闪电貂毒的解药吧。想必只要帮这些神农帮的人解了貂毒,他们就会放过我了。”

闻听此言,神农帮的人也纷纷的应和,都催促段誉前去万劫谷取解药,好像这是理所应当的事。

“聒噪,你们说我狂妄,难道不觉得你们自己这才是自以为是么?一些小喽啰而已,还整天为非作歹,你们以神农作为帮派的名称就是对于神农的侮辱。我怎会帮你们去取解药,江湖规矩,咱们来一场恶战,以实力来说话。”段誉道。

木婉清在旁边悄悄的拉扯着段誉的手臂,想让他改变这个决定,因为在江湖中,这样擅长用毒的帮派是很难对付的。任凭你武功多高,只要不小心身中剧毒,就会一命呜呼了。内功深厚些,不过是能够多捱一些时间罢了。

神农帮的人由于都中了闪电貂之毒,也不便于战斗,但他们见段誉和木婉清如此年轻,并不算多厉害的高手,就商议了一阵,派出十个受伤较轻的人出来应战。其他的人眼中闪烁着阴狠毒辣的光芒,很显然他们虽不战斗,也要在后边悄然释放剧毒。

“白衣小子,还不快下马受死?”黑脸汉子喝斥道。

“对付你们,我都懒得下马。”段誉悠然笑着,手摇折扇纵马过来,他倒要看看这些擅长用毒的神农帮之人是否会闪躲。况且这样将战斗引到林子中间来,也不至于误伤到钟灵小姑娘和木婉清妹子。段誉虽然很少说关心的话,但怜香惜玉之情,溢于言表。

一阵萧瑟的秋风吹来,丛林里树叶簌簌而落,颇有些肃杀之意。

这十个神农帮之人左掌一起挥出,发出一道道黑烟,席卷而来。段誉纵跃而起,手中折扇以很精准的手法将席卷到自己身边的黑烟驱散。

但闻一声骏马的嘶鸣惨叫声,段誉的马被一道毒烟袭中,顿时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变成了一匹死马。

“嘿,小子,就算现在死马当活马医,都没有一丁点儿办法了,今天你必定殒命于此。”黑脸汉子大笑着,又指挥手下催发毒烟。

段誉的目力极好,这才看清,其实他们挥掌之时,并不是用手掌发出的毒烟,他们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而是在手腕袖子里藏着一根细小的竹筒,里边藏有剧毒,待得出掌之际,竹筒里的细小机关开启,况且些许内力也能愈发的加快毒烟喷发的速度。

霎时间,如同十几条幽暗的小蛇,疯狂的向着段誉扑来。

段誉并不慌乱,他以折扇巧妙的施展连城剑法,况且扇面虽是纸张所作,但却能够将诸多的黑烟挡下,顺势一招“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就将三道黑烟扇了回去,手法之快,角度之巧妙,让人叹为观止。

神农帮的人根本就没反应过来,立刻就有三个汉子各自被这三道黑烟袭中,脸色一下子变得黢黑,倒在地上抽搐不已,瞬息间就成为了尸体。

“小子,你怎么如此的心狠手辣?这些兄弟可跟你无冤无仇啊!”黑脸汉子义愤填膺的吼道,他简直忍无可忍了。

“你说这话也不觉得脸红么?这充满剧毒的黑烟是我放的么?真是可笑。”段誉将折扇收起,插在腰带里,顺手拔出背后背着的赤红长剑,身法飘逸,凌空一剑劈出。

神农帮的人措手不及,他们只有挥动着药锄和竹篓以粗浅的武功招数抵挡,顷刻间就有五个人被剑劈倒,段誉对于这些人可不会留情,他们都不是善茬,每个神农帮的人手中沾染的鲜血绝对比他多得多。

后边那些人早就准备好,见现在是最好的时机,纷纷投掷暗器,尽皆在暗器上淬了剧毒,什么飞蝗石、铁蒺藜、金钱镖,等等,一大堆的细小暗器,看似平常,却因为淬了剧毒,威力就变得大不一样了。

木婉清赶紧策马退后,她没有把握挡下这么多暗器,也不想打扰段誉战斗,若是人家在这样的战斗中还要分心去照顾她,反而就显得麻烦了。

段誉一边施展凌波微步,一边快速的挥动赤红长剑,此刻脑海中所想,尽皆是连城剑法的种种精神微妙的变化,杂念全无,任凭这么多的暗器如同一群飞蝗一般,他却胜似闲庭信步。

诸多暗器和赤红长剑的交击之声不绝于耳,几个呼吸之后,段誉身法飘渺,无法阻挡,已经来到了躲在后边投掷暗器的人身前,手起剑落,丝毫不对这些恶人剑下留情,一剑一个,将之斩杀。鲜血汨汨流出,将秋天干枯的野草都染得通红,颇为惨烈。

片刻之后,就只剩下神农帮的首领,那个黑脸汉子,连忙跑到钟灵旁边,用一把砍药的下斧头抵在钟灵白皙的脖子上,瞪着段誉,怒吼道:“快放下手中长剑,不然我这斧头就要隔断这小姑娘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