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322章华山论剑(十四)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刚才萧峰以降龙十八掌跟鸠摩智以龙象般若功鏖战了许久之后,倒飞出去的那个人,正是鸠摩智。

    或许龙象般若功本身的威力不在降龙十八掌之下,但是鸠摩智自己博尔不专,就算已经将龙象般若功练到了第十层,释放的蛟龙和象影也没有绝强的威力。

    鸠摩智终究是败了,而且他以极快的趋势眼看就要坠落悬崖,而他在战斗之中,已经将力气都差不多用掉了,只能闭目待死。

    却在恍惚之际,一只干枯而沉稳的手擒在了鸠摩智的臂膀之上,然后将他从悬崖之上的虚空之中,给救了回来。

    鸠摩智遂睁开眼睛,凝目一看,正是扫地僧救了他一命。转眼间他就从死亡的绝境被救了回来,心情很是激动,而且有了些变化,似乎已经不是以前的鸠摩智了。

    “多谢圣僧相救,晚辈感激不已。”鸠摩智道。

    “无须多礼,此次华山论剑本就是由老衲举办的,能够尽量的减少伤亡,就会尽力去做,你已经败了,就退下去养伤吧,好自为之。”扫地僧嘱咐道。

    鸠摩智双手合十,很恭敬的鞠躬,这次可不是虚伪,而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而在天龙原著之中,鸠摩智是由于内功走火入魔,然后被慕容复给推下了西夏皇宫的枯井底下。当时的状态十分难受,多亏了段誉将他一身的内力尽数的以北冥神功吸取而去,从此鸠摩智大彻大悟,回去之后潜心研究佛法。

    如今的鸠摩智。跟原著虽然有所偏差,却也是殊途同归。他经过生死之间的磨砺,似乎已经明悟了什么。只需要一段时间的闭关,去仔细思索,将来的路该何去何从。

    鸠摩智当即退下,他已经将所有的气势收敛,不再如同以前那样的争强好胜。

    扫地僧旋即朗声宣布道:“此次华山论剑的第二轮比试,第一场战斗,由萧峰对战鸠摩智,萧峰取胜。接下来是第二场,扶苏公子对战段誉。请做好相应的准备。”

    段誉淡然一笑,就施展凌波微步,呼吸之间就已经到了比试场地之中, “哼,段誉,咱们终于有单独较量的机会了。”扶苏公子飘然飞跃过来,手掣两柄银蛇剑而立,盯着段誉,沉声道:“破魔剑本是我剑阁至宝。不料却被你这个小人给夺了去。我要在此战击败你之后,就夺回破魔剑,所以你还是趁着此剑还在你那里的时候,就用其战斗吧。否则你会永远后悔。”

    段誉却是悠然的笑道:“扶苏公子,你也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要对付你。我根本不必使用破魔剑,甚至于。连真正的剑都不必用。”

    “狂妄,那么你会为你的狂妄之言而付出代价的。若是被银蛇剑所伤,可别怪我心狠手辣。”扶苏公子沉声喝斥,紧接着,他就一边以迅捷的身法,飘逸的飞跃过来,一边快速的挥舞两柄银光闪烁的银蛇剑,使出他的独门绝技“银蛇之舞!”

    段誉真的如同他所言,没有拔剑,他脚下踏着玄妙的凌波微步,而双手之间,皆是用食指连续点出几下,不仅是大理段氏的一阳指,还有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中的摩诃指和无相劫指。

    如此诡异的打法,让扶苏公子措不及防,他本以为段誉只是会施展六脉神剑或者大理段氏的一阳指,如此一来,他差点就被击伤,而进攻的气势和节奏也就为之一窒。

    段誉淡然的道:“蜀中剑阁的掌门,也不过如此罢了。”

    这话彻底将扶苏公子激怒了,他本是一个很有城府的人,但是对于荣耀还是颇为看重的,尤其是他如今身为蜀中剑阁的掌门,其尊严是不容挑衅的。

    “龙刃回旋!”,是的,这已经不是以前的“蛇刃回旋”了,因为在这段时间,扶苏公子在剑阁破幽谷之中,得到了一本由剑圣编纂的一本剑道感悟手札,上边就有此绝招。

    比之于“蛇刃回旋”当然要厉害得多了,之前扶苏公子跟黑川大臧战斗的时候没有施展,那是因为他觉得对付黑川大臧,没必要将压箱底的绝招都施展出来。

    现在面对段誉,那么就只有全力以赴,不能够再保存实力了,否则他就没有机会再扳回局面。

    但见两柄银蛇剑,反而泛着金光,而且颇为磅礴,恰似两条龙形剑气旋转交错着斩来,就跟一柄剪刀的原理差不多。或者说是铡刀!若是让其给斩中,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扫地僧甚至都打算去阻止了,但是他又相信段誉的实力,因此也就安静的打坐,以深邃睿智的目光继续看着前边的战斗。

    段誉觉得龙刃回旋是针对于他脚下的一大片的范围,若是勉强的用凌波微步闪躲,但是在如此大范围的攻击之下,根本就无所遁形。

    还好,段誉还擅长另外一门犀利无比的轻功,那就是逍遥御风诀。 霎时间,段誉肩膀不动,手臂也不动,整个人就如同柳絮一般的轻柔飘逸,立即就随着一缕山风飞掠到了半空之中。

    龙刃回旋这招没有奏效,因为其攻击的轨迹是固定的,难以改变,紧接着,两柄银蛇剑就循着应有的轨迹,飞回了扶苏公子的双手之中。

    扶苏公子来不及施展第二次的龙刃回旋,并且他也不敢再让兵器离开自己的手中,因为段誉此刻凌空之际,已经施展蜀剑诀之剑十九。

    好几百道剑气,呈七彩之光,笼罩而来。扶苏公子也以相同的绝技回击,僵持了片刻之后,扶苏公子骤然变招,大喝一声:“越女剑!”

    段誉和周围的观战之人顿时觉得莫名其妙,扶苏公子可是一个大男人,怎么忽然之间要施展什么越女剑?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越女剑在春秋战国之时就已经存在了,厉害无比,本以为早就在武林里边失传了,没想到还保存在蜀中剑阁之中。 扶苏公子顿时将两柄银蛇剑合二为一,此剑寒气如秋霜,他的招数蕴含着盎然的古意,看似不快,也不怎么的绚丽,但却很是难缠,不知不觉间,周围就有太多的凶险。

    段誉没有再用蜀剑诀,而是以自己的招牌绝招,六脉神剑来对付他。 霎时间,六脉之剑气一齐迸发,拥有着六种迥乎不同的风格,要将之融合根本就不可能,只能够将之任意的快速转换,而且在这个过程之中,保持一种很微妙的平衡。段誉如今对于这一点,把握得很好。

    不仅在于他如今的内力深厚,而且还在于段誉对于剑道的领悟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地步,因此对于六脉神剑的各种繁复奥妙的变化,根本就不必去思索,一切都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正所谓,行乎其不得不行,止乎其不得不止。

    淡青的六道剑气以十分玄妙的轨迹呼啸而去,扶苏公子仗着犀利而古朴的越女剑法,周围寒光闪烁,身如流云,拆解了片刻,终于身上被几道剑气给轰击中,倒在地上难以站起。

    “不愧是传说之中的六脉神剑,我真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啊!”扶苏公子很悲愤的道,竟然哭泣起来。

    段誉收敛剑气,飘然飞跃过来,很无语的叹息道:“此破魔剑是我凭实力和运气得到的,怎么能说我是贼呢?你再这么无理取闹,下次见到,必然不会饶你小命。”

    扶苏公子皱眉,但还是忍不住哭泣,他是发自内心的悲哀,因为他明白了自己跟段誉的差距是多么的大,就如同难以逾越的鸿沟一般。

    扫地僧一挥袖袍,发出一道柔韧而磅礴的飓风,将扶苏公子给掀飞出去,道:“真没出息,不就是比试失败了么。”

    段誉叹息道:“他是在为得不到破魔剑而感到伤心呢!”

    “待会儿在后边的决战里,老衲或许有机会见识到破魔剑的威力。”扫地僧道。

    然后他就朗声宣布道:“此次华山论剑第二轮比试之中,段誉对战扶苏公子,由段誉取胜。接下来,由姑苏慕容复对战剑魔独孤求败。”

    不用扫地僧再来催促,姑苏慕容复就飘逸的飞到了华山绝顶的比试场地之中,而独孤求败依然是坚持自己的原则,扛着漆黑重剑,迈着坚毅的步伐,一步步的走来。他绝不会再非战斗状态,浪费多余的力气和内力。 “独孤求败,你总是说,但求一败而不可得。那么,今天本公子就大发慈悲,让你感受一下彻底失败的滋味。”慕容复已经拔出了护国剑,以剑尖斜指着慕容复,很狂傲的冷笑道。

    “就凭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让我失败吧,咱们就用剑来证明一切。当然,也将你擅长的葵花宝典绣花针也施展出来吧,我倒要看看有多么的大不了。”剑魔独孤求败淡然的道,他扬起手中的漆黑重剑,道:“我但凭手中之剑,任由你施展各般绝招,我也无惧。”

    “这是你自找的,受死吧。”慕容复的声音有些尖锐,他当即施展慕容家的传承剑法,名为龙城剑法。

    对付独孤求败这样的高手,显然不能再用百家剑法了,霎时间,慕容复以鬼魅般的身法,就已经闪烁过来,剑气更是犀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