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319章华山论剑(十一)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六枚圣火令之上不仅泛起了赤红的火焰,而且有着诡异的符文流转,这样的兵器在武林之中很是罕见,或许这已经不能称之为兵器了。

此圣火令,将其绝学也记载在其上,而且蕴含着浓烈的煞气,也不知圣火令是否在久远的战场之上历经千军万马之鲜血的洗涤。

火焰翻飞之际,隐约可以听到许多尖利的啸声,如此的凄厉。

华山派前辈风万里见此情况,不由得皱眉道:“黄裳小子,劝你还是尽快的将圣火令收起来,用你的尚方宝剑战斗吧,否则再这么战斗下去,你必然会走火入魔。圣火令本就是明教的至宝,杀伐之气太重,不是你能够驾驭得了的。”

“前辈见笑了,其实在我看来,兵器本没有什么正魔之分,就算是煞气浓重了一些,只要我的内力足够深厚,意志足够坚定,就能够将之发挥得游刃有余。前辈,你可得当心了。”黄裳并没有打算使用他背后的尚方宝剑,或许是因为没必要,又或者是他热衷于圣火令武功。

段誉在后边观战,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皱眉沉吟道:“看样子黄裳从五千道藏之中确乎是有很大的收获,他创出的上半部九阴真经,在短时间内已经将他的内力提升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地步。”

“三弟既然如此说,那么何以见得呢?”虚竹很好奇的问道。

“你有所不知,圣火令跟其他的武功不一样,不仅从威力以及出招都迥乎不同。总之。需要更为深厚的内力,以及过人的意志力。”段誉没有过多的解释。因为紧接着,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比试场地之中的战斗给吸引了。

但见风万里以一柄松纹古剑施展出颇有古风的剑法。跟黄裳的圣火令武功对决,片刻之后,风万里渐渐的招数散乱,被压制了气势。

风万里的额头已经是冷汗涔涔而下,他始料未及这个后辈武者会如此的厉害,甚至于黄裳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什么走火入魔的迹象。他忍不住问道:“我听说就连明教的历代高手,都难以将六枚圣火令之上的武功修炼完全,你是怎么做到的?”

黄裳深深的看了风万里一眼。笑道:“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将圣火令武功练成的,若是非得找一个原因的话,那么很可能是因为我是以五千道藏为根基。然后以此推衍圣火令的各种奥妙变化,也并不特别的难,前辈,难道你的剑法仅此而已,那么就真的是让我有些失望了。”

听得黄裳这么一说,风万里顿时就不乐意了,因为在场还有如此多的武林豪杰。今天真是让他颜面丢失,愤怒之下,他认为只有将黄裳彻底的击败,才能赢回属于他那前辈高人的尊严。

“别太放肆。那没什么用!”风万里顿时施展出压箱底的绝招,是华山派历代以来,留下来的一些古老的残招。虽然不是完全的剑法,但却是犀利无比。这些招数。往往都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亦可以称之为。神来之笔,很难对付。

“好剑法,这已经算是武林里的绝世剑法了,风万里在当今武林剑客之中可以排名前五。”剑魔独孤求败赞叹道。

独孤求败能够这么评价一个人的剑法,那已经算是很高的评价了。须知绝大多数的武者,根本在独孤求败的面前,不会被正眼相看的。

黄裳居然被这样的古剑法给刺伤了,但也没有大碍,他躲闪得及时,而且圣火令立即就补全了防御。

“既然如此,那么就休怪晚辈不客气了。”黄裳由于受了剑伤,终于彻底的怒了,他居然让六枚圣火令一股脑儿的飞斩过去。

段誉不由得皱眉,因为这样发疯般的攻击,对付风万里显然不是最好的办法。

根据以往黄裳的表现来看,他应该是很理智的人,而且学识渊博,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因为愤怒而失去理智呢?曾经还有比这样局面更危急的时候,黄裳都能够沉着冷静的应对。

风万里当年游历江湖,遇到过不少这样的场面,因此很有把握对付,他深知只要将这疾风骤雨般的进攻给抵挡住,那么接下来,就到了他的表演时间了。

潇洒而飘逸的剑招施展开来,并且他的步法也很是了得,居然险而又险的躲开了六枚圣火令的连续攻击。

他正要调整自己的位置,进行攻击,却忽然发现黄裳已经闪烁到了他的面前,双手呈爪,并不是少林龙爪手之类的擒拿功夫,反而是很诡异的招数。

“九阴白骨爪!”黄裳大喝一声,顿时施展出他新创出的绝招。当然这九阴白骨爪也并不是完全由他所创,是根据少林藏经阁里的诸多武功,然后进行提炼,并且根据自己的理解,加入九阴真经的运劲之法,才打造出来的。

由于出其不意,而且太过玄妙和犀利,九阴白骨爪的招数忽然袭来,此刻的风万里根本抵挡不住。很大程度之上的原因,是因为风万里刚才为了抵挡住六枚圣火令的连续进攻,已经将气势用尽,现在还来不及变招以及积蓄足够多的内力。

黄裳立即就将风万里的双手要穴给擒住了,若是他再敢妄动,以及运转内力,那么他的手臂就会彻底的被废掉。风万里顿时觉得气息一窒,手中的松纹古剑拿捏不稳,哐当一声就掉落在地上,跟石块相碰,发出了火花。

“哎,老夫败了,你的武功简直匪夷所思。不仅是圣火令武功,而且还在于你这后边施展的所谓九阴白骨爪,真是令老夫大开眼界啊!”风万里忍不住感叹道。

“前辈的剑法确乎很令我佩服,只是刚才你以剑将我划伤,那么我也只好拼命了。”黄裳如实的说了自己的看法。

然后他就松开了手,各自退下,说起来,黄裳受了些伤,而风万里没有。本来黄裳只需要手中一用力,就能将风万里的双臂给折断,但他没有那么做。

因为黄裳认为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况且此次华山论剑的宗旨本就是点到为止,不可故意伤人。

扫地僧遂宣布道:“华山论剑第一轮比试的最后一场,由黄裳对战华山派前辈高手风万里,由黄裳取胜。接下来休息一番,明天就进行你们七位高手之间的争夺,最后决出前三名。”

“也就是说,到了那个时候,就由扫地僧前辈你再来亲自考校咱们的武功么?”段誉微笑问道。

“聪明,老衲正是如此安排的,大伙儿都不要太在意一时的得失。尔等要相信老衲,必定可以给予你们最为公正的排名。”扫地僧信誓旦旦的道。 他越是这样说,大伙儿就越是很不相信,当然此次华山论剑已经进行到了这样的程度,大伙儿也都没有回旋的余地,那么就只有坚持走到底了。在场的高手倒没怎么说话,而那些观战的大量武林群豪们,现在终于开始议论纷纷。

因为在今天的每场比试之中,他们都显得很沉默,因为高手们之间的战斗,简直就令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哪里有空去议论呢?

现在周围变得颇为的嘈杂,好在华山绝顶很空旷,因此这样的氛围也并不显得如何的令人心烦,反而让气氛变得比较热闹。

也让段誉等十几位高手的所谓高处不胜寒的寂寥之感给稍微掩盖了下去,萧峰笑道:“兄弟们,别在那里发愣啊!此次的华山论剑虽然还没有见得分晓,但是并不妨碍咱们畅饮烈酒,笑谈人生!”

段誉、虚竹、黑川大臧以及独孤求败、黄裳都觉得甚为有理,而且被萧峰的豪爽之情给影响,于是都聚集过来。

兄弟相聚,当然得不必顾及那么多,提起酒坛就开始畅饮,他们每一个人都是直接用酒坛喝的。如此豪爽的举动,让在场的武林人士们都羡慕不已,他们当然也想纷纷去模仿,可惜身边没有酒可以喝啊!况且,他们也没那个胆子来萧峰这里来抢酒。

“大侠们,可否赏一坛酒喝呢?”终于有胆子大的武林人士如此呼喊道。

“给你们几坛,能否得到,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段誉笑着以浑厚而柔韧的内力将三坛烈酒给抛飞到后边的虚空之中。

那些武林人士们遂兴致很高的笑着凭各自的轻功争夺那三坛烈酒,让原本比较无聊的华山绝顶,变得有些欢快起来。

接下来,段誉就和兄弟们在华山绝顶的悬崖边,一边欣赏着这险峻的景致,一边品味着烈酒。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这片天地的壮阔浩淼,以及更为深邃的英雄之气。

“武道之路,究竟还有多远?”独孤求败忽然望着远方的云海和山峦,悠悠的问道。

“重要的不是你所在的位置,而是你所前往的方向。咱们都决心要在武道之上坚持走下去,总会到达更高境界的。”段誉潇洒的笑道。

萧峰也很赞同的道:“独孤兄不必太过心忧,扫地僧既然说过在华山论剑之后给咱们揭晓谜底,那么必然会说话算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