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三十三章百毒不侵之身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闪电貂见到莽牯朱蛤,似乎颇有畏缩之意,转头想逃,却又不敢逃,突然间纵身扑起。

朱蛤嘴一张,江昂一声叫,一股淡淡的红雾向闪电貂喷去,闪电貂正跃在空中,给红雾喷中,当即翻身摔落,一扑而上咬住了莽牯朱蛤的背心。

段誉心道:“这闪电貂居然敢咬莽牯朱蛤,真是自取灭亡啊!”

下一瞬间,闪电貂已仰身翻倒,四腿挺了几下,便即一动不动了。

段誉心中不免有些痛惜:“唉,钟灵这小姑娘倘若知道了,定然会很难过的,但我也改变不了什么。”

只见莽牯朱蛤跃上闪电貂尸身,在它颊上吸着,吸了左颊,又吸右颊,应该是在收取闪电貂毒囊之中的剧毒。

段誉心道:“莽牯朱蛤号称万毒之王,倒是名不虚传,貂儿齿有剧毒,咬在朱蛤身上反而毒死了自己,现下这朱蛤又去吸貂儿毒囊中的剧毒。闪电貂活泼可爱,莽牯朱蛤红身金眼,亦是模样美丽之极,可是谁又想得到这美丽的外表之下隐藏着极可怕的剧毒呢?”

莽牯朱蛤从闪电貂身上跳下,江昂、江昂的叫了两声,还未有下一步的去向。蓦然间,草丛中筱筱声响,游出一条红黑斑斓的大蜈蚣来,足有五寸长。

莽牯朱蛤岂能放过它?顿时毫不犹豫的扑将上去,那蜈蚣蜿蜒游动,速度极快,疯狂的逃命。莽牯朱蛤接连追扑几下,竟没扑中,它江昂一声叫,正要喷射毒雾,那蜈蚣忽地笔直对准了段誉的嘴巴游来。

段誉心中略微有些惊讶,他早就知道这个过程,心里有些准备,但是现在正的面临着如此红黑斑斓的大蜈蚣爬到嘴里,还是觉得脊背发凉,他可不是关云长,刮骨疗毒都不会哼一声。与此同时,闪电貂的毒发作,段誉的神照功火候不足,渐渐抵挡不住,半点动弹不得,连合拢嘴巴也是不能,额头上冷汗直冒。

段誉心道:“这是成功吞掉莽牯朱蛤的大好机会,从此之后百毒不侵,就算再怎么恶心,也得忍受住。只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哎,蜈蚣老兄,你倒是快些进去啊!以求眼不见心不烦。”

筱筱细响,那蜈蚣老实不客气的爬上他舌头。段誉非常稳重,尽量将思绪想其他事情,比如在湘西之时所遇到的许多事,因此也就没那么难捱了,但觉咽喉、食道自上向下的麻痒落去,蜈蚣已钻入了他肚中。

“完成了一半了,莽牯朱蛤兄,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休要不识抬举!”段誉心道。

一阵阴森的风吹过,莽牯朱蛤纵身一跳,便也上了他舌头,但觉喉头一阵冰凉,朱蛤竟也钻入他肚中追逐蜈蚣去了,朱蛤皮肤极滑,下去得更快。段誉听得自己肚中隐隐发出江昂、江昂的叫声,但声音沉闷,心里仍然有些忐忑,不知事情的结果是否真的会如原著中的那个段誉一样,从此拥有百毒不侵的体质。

但若出了什么差池,结果迥异,那么段誉的一身武功都全然用不着了,非得肠穿肚烂而亡。段誉绝不会坐以待毙,虽然在危机关头得看天意,但段誉觉得更应该将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因此盘膝打坐,潜心静气,运转神照功,凝神调息,希望可以增加此事的成功率。

明月清辉照耀在段誉的白衣之上,愈发显得飘逸出尘,只是段誉的脸上布满冷汗,眉头皱着,正在用心调息修养。

顷刻之间,肚中便翻滚如同刀绞一般,痛楚难当。

段誉咬牙忍住,将心中杂念摒弃,脑海里默然存想真气在经脉之中运行的轨迹。

过了一会,肚中居然不再翻滚,江昂、江昂的叫声也不再听到,疼痛却更是厉害。又过半晌终于肚子消停了,再无动静。段誉试着学莽牯朱蛤的叫声:“江昂、江昂、江昂!”终究是没有一点反应,段誉心中一喜,自语道:“终于成功了,还好没有出什么岔子。”

这位万毒化之王莽牯朱蛤和那条五寸长红黑斑斓的大蜈蚣均已做了段誉腹中的食物,以毒攻毒,反而解了段誉身上的貂毒。

段誉明白,从普遍情况来看,毒蛇毒虫的毒质混入血液之中,立即致命,用一句成语来说就叫做“见血封喉”,若是吃在肚里,只须口腔、喉头、食道和肠胃并无内伤,那便全然无碍,因此人被毒蛇咬中,可用口将毒质吮出。只是天下毒质千变万化,自不能一概而论。这莽牯朱蛤虽具奇毒,进入了胃中居然也符合这普遍情况,让人不胜感慨唏嘘。就这莽牯朱蛤而言,段誉的胃液反是剧毒,将它毫不客气的消化了。

段誉站直身子,走了几步,忽觉肚中一团热气,有如炭火,心中一凛:“这就是吞了莽牯朱蛤的些许副作用吧,得小心对待。”

这团热气东冲西突,无处宣泄,他张口想呕它出来,但说什么也呕它不出,深深吸一口气,用力喷出,只盼莽牯朱蛤化成的毒气随之而出,那知一喷之下,这团热气竟化成一条热绕,缓缓流入了他的任脉,心想:“原来如此,百毒不侵是依靠着这一团奇异的热气,我的膻中气海便算作是莽牯朱蛤的真正葬身之地。”

接下来,段誉有条不紊的运转神照功,依法吐纳运息,暖气果然顺着他运熟了的经脉,流入了膻中气海,就此更无异感。

闹了这半天,段誉居然丝毫不觉得疲累,当下捧些土石,盖在闪电貂的尸身之上,叹息道:“闪电貂啊,下次我带你主人钟姑娘,来你坟前祭奠,捉几条毒蛇给你上供。你刚才咬了我一口,出于无心,也并没真的让人有大碍,这事我不会跟你主人说,免得她怪你,你放心好啦。”

夜已经很深,月白风清,段誉长吁了一口气,道:“今晚总算是有惊无险,好在以后可以百毒不侵,行走江湖也更多了些底气。而且我将来完全克制星宿老怪丁春秋,我不惧他的毒功,而且他的化功..也比不过北冥神功。接下来的岁月里,我得抓紧时间练功啊!倒要看看究竟能达到如何高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