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318章华山论剑(十)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听得扫地僧宣布接下来是虚竹和独孤求败的对决,萧峰、段誉和黑川大臧都颇为的感到遗憾,因为他们俩都是好兄弟,互相决战,任何一个的败退都是可惜的。

扫地僧颇为的深刻,当然看见了他们的表情,遂慈祥的微笑道:“诸位施主勿要担忧,这样的单轮淘汰比试,只算是排名的一个方面。之后你们每个人都要跟老衲过招,最后从最为公正的角度来排名,因此你们尽管放手去进行武道绝技的交流,只是须得点到为止,不可伤人之命。”

大伙儿恍然,觉得扫地僧考虑得还真是周到,也就没有更多的疑虑了。 虚竹施展逍遥派的轻功,飞跃到比试场地之中,摆开了架势,如同一只飞鹤一般。

独孤求败也飞过去,提起漆黑的重剑,淡笑道:“虚竹兄,让我好好的见识一下灵鹫宫的武功吧。”

虚竹憨厚笑着点头,道:“咱们比划几下,我可不敢班门弄斧。顺便说一句,这不只是灵鹫宫的武功,更多的是逍遥派的内功。”

他如此的颠三倒四,是因为独孤求败确乎是他的偶像。紧接着,虚竹就施展出天山折梅手。

本来以这门武功对付使用兵器之人,最为有效,往往可以擒住对方的手腕,将之折断。甚至于锁住对方的喉咙等要害,古语有云:“一寸短,一寸险。”此之谓也。

但是,这个情况并不适用于独孤求败,因为独孤求败施展漆黑的重剑。以其“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风格。迸发出一大片的乌光剑幕。恰似沧海浪涛一般磅礴,任何诡谲多变的招数。在这样强大的剑势面前,都显得颇为黯然。

虚竹眉头皱起,他感到很为难,因为无论他如何的去施展天山折梅手,以及天山六阳掌,都没有任何的破绽可以去攻击。他也不会犯傻,以自己的手去跟这沉重威风的漆黑重剑正面抗衡。

这个时候,虚竹才意识到:“早知道,我以前就用一些时间修炼一门兵器的武学。以至于现在总是空手跟人战斗,还真是有些吃亏啊!”

“沧海一剑!”独孤求败双手持着漆黑的重剑,一跃而起,凌空劈斩而来,有力拔山兮之气势。

磅礴无比的剑罡果然形成名符其实的沧海浪涛,这一剑足以击败当今武林绝大多数的高手。

虚竹一边以飘逸的轻功往侧面躲开,这样只会遭遇部分剑罡的攻击,而独孤求败如此的招数很难以变招,只能顺势而为。

独孤求败遂将剑罡稍微调整方向。从侧翼袭来。虚竹这下没有躲闪的位置了,因为气机已经被阻挡,再逃窜就会总是陷入被动局面,那可是相当的不妙。

虚竹只好运转膻中气海之中的逍遥三老的内力。勉强的施展蜀剑诀之剑十三。虽说虚竹领悟的剑气层次不高,但是在如此可怕的内力加持之下,居然往前方骤然发出十三道长达十丈的紫红剑气。

“轰隆~”巨大的轰鸣之声。震得人的耳朵发痛,独孤求败这威势凛然的“沧海一剑”就此被化解。他倒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的稳住身形。

而虚竹则是有些茫然的站在那里。那十三道紫红的剑气尚且缭绕在周围。

“很好,以前我还从不知道虚竹兄你在剑道之上有如此高深的造诣,真是令人佩服啊!”独孤求败颇为诧异的道,能够令他看重的高手很少,而剑道高手就更少。尤其是他这样的剑道天才,孤傲之极。就连扶苏公子这样的高手,在他的眼力,也只算是还可以而已。

“独孤大哥,其实我的剑法很差,这是当时领悟的部分蜀剑诀。刚才我情急之下,没想到忽然施展出来,威力超乎了预料。”虚竹如实的道。 “那么咱们就用蜀剑诀对战吧,我如今领悟到了剑十九。当心了!”独孤求败将漆黑重剑扎在地上,因为蜀剑诀是以剑气为主,如此重剑,反而会影响发挥。这也是为何剑阁破幽谷剑圣不使用任何兵器的原因,因为他心中有剑,剑气就已经是无数的利剑,又何必带着兵器那么的累赘。

段誉在后边看明白了情况,知道刚才虚竹其实是顿悟了,于是就根据他对于蜀剑诀的理解,指点道:“藏拙于巧,剑影分光;七彩琉璃,不失本心。千般剑气,如雨如幕!”

周围的人在这短时间里都听不明白段誉这类似于内功心法的语言,甚至于还很担忧虚竹是否也完全听不懂。毕竟虚竹看起来比较憨厚,如此深奥的话语,怎能理解呢?

“多谢三弟指点。”虚竹由于从小在少林长大,对于佛学有着很深刻的理解,本来就很有慧根,他是个很有悟性的人。平时表现得那么的憨厚犯傻,其实只是阅历不够丰富而已。

虚竹的眼神渐渐的变得凌厉起来,不再看起来那么傻里傻气,他不觉已经站得笔直,华山绝顶的寒风将他的袖袍吹拂得猎猎作响,而虚竹眼睛也不眨一下,很有些高手的气度。

“蜀剑诀之剑十九!”独孤求败当即双手以剑指挥动,发出千道剑气,呈七彩之光,炫目无比。

他之所以不用独孤九剑,因为他觉得用相同的剑法战胜对手,才更能显得有本事。

虚竹已经被这漫天的剑影笼罩,他大喝一声:“千般剑气,如雨如幕!” 顿时他迸发浑厚无比的内力,发出的剑气伴随着之前的那十三道紫红的剑影往周围旋斩过去。

一阵光影幻动,周围观战之人只觉得眼花缭乱,因为这样层次的斗剑,他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虚竹你会胜了独孤求败吗?”段誉有些期待了,若是虚竹在这么短暂时间里就领悟了深奥的剑道,并且击败了剑魔独孤求败,那么江湖之中,又多了一个真正的剑道高手,当然是可喜可贺之事。

待得剑影快要消散,忽闻一声大喝道:“独孤九剑,破剑势!”

顿时独孤求败从高空之中,旋转着如一柄利剑直击下来,虚竹尽量以周围的剑气去抵挡,但终究没挡住。独孤求败对于剑意的控制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地步,在剑指刚刚抵达三尺之外的时候,就已经停手,收敛了犀利的剑气。

“独孤大哥,你果然厉害,我败了。”虚竹道。

“刚才的蜀剑诀对战,我反而没打过你,不得已才使出了独孤九剑,勉强取胜。若是以后你在剑道之上多下一些工夫,你将会成为我独孤求败的劲敌。”独孤求败很豪爽的笑道。

然后,独孤求败就依然哈哈大笑着走过去,将漆黑重剑取走。其实他如此高兴,并不是因为此战取胜,而是发现了虚竹这样一个剑道高手。 对于他来说,能让他有危机感的对手越多,就越是一件好事,尤其是这对手还是剑道高手,那么就会愈发的激烈他在剑道之上走得更远。

虚竹仍然有些茫然的挠着头,对于他来说,此战的胜负也不重要,只是对于忽然领悟了这样的剑道,感到甚为的疑惑不解。他心道:“为啥我忽然变得这么聪明了呢?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嘛。”

随着虚竹也退出了比试场地的中间位置,扫地僧就一如既往的朗声宣布道:“第六场比试,缥缈峰灵鹫宫主虚竹对战剑魔独孤求败,由剑魔独孤求败取胜。接下来,进行此次华山论剑第一轮的最后一场比试,黄裳对战华山派前辈高手风万里。”

在大伙儿的瞩目之下,黄裳和风万里就走到了比试场地的中间位置。黄裳当即拱手道:“晚辈这厢有理了,还请前辈指教。”

“好说,老夫定然会点到为止的,也好看看如今的年轻剑客,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水平,”风万里拔出了松纹古剑,微笑道,很有前辈高手的风范。 “如今我很少使剑了,尤其是对战前辈这样的高手,我还是使用最擅长的攻击兵器吧。”黄裳很是儒雅的笑道。

“哦,真是奇怪,难道你身上不只是有这柄尚方宝剑吗?”风万里很好奇的道。

黄裳点头,然后从腰带之上,取下了六枚圣火令。在场的武林高手都比较的见多识广,纷纷惊呼道:“居然是明教的至宝,圣火令!”

“奇哉怪也,圣火令怎么会落入你的手中?而且还是六枚之多。”风万里很诧异的道。

“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黄裳不愿过多的解释过往之事,当即飘逸的飞跃过去,用内功控制着六枚圣火令在周围旋转着飞舞,一边防御,一边找机会进攻。

风万里很郑重的出招,他听说过圣火令武功的厉害,曾经有一位华山派的掌门,就是在攻打光明顶的时候,死在了圣火令之下。

他的剑法很严谨,而且有着古风,几乎没什么破绽,六枚圣火令不断的轰击,风万里以一柄松纹古剑居然都堪堪抵挡得住。

黄裳很冷静,将自己这大半年来苦练有成的圣火令武功发挥得淋漓尽致,渐渐的这些圣火令之上,居然真的升腾起了赤红的焰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