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299章草原之上寻萧峰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正所谓,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深秋时节,段誉和黑川大臧并辔而行,已经来到了雁门关外。

    雁门关以“险”著称,有“天下九塞,雁门为首”之说。位于山西代县城以北约四十里的雁门山中,是长城上的重要关隘。

    须知,雁门关与宁武关、偏关合成为“外三关”。

    段誉停马,驻足观望,但见东西两翼,山峦层叠,其势蜿蜒,直抵幽燕。

    如此的天险,在深秋时节,愈发的让人震撼心灵。

    段誉忽然想起了唐代诗人李贺的《雁门太守行》,此诗对于雁门关的雄浑险峻气势的描绘,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于是,他充满悲怆慷慨之情的朗声道:“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胭脂凝夜紫。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确实是好诗,想当年,家父也多次的念及此诗,感时伤怀,没想到如今我真的来到了雁门关,我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黑川大臧忽然道。

    段誉很诧异的瞥了他一眼,道:“你不是说,你的父亲很早以前,就将你带到东瀛去学那里的剑道,难道他也曾跟雁门关有什么眷恋吗?”

    黑川大臧踌躇了一会儿,深深的看着段誉,不过终究没有隐瞒。他叹息道:“父亲说过,三十年前。他曾经跟随着一群武林高手,在此雁门关外。设下埋伏,然后伏击了一个契丹高手和其妻儿。

    可是他们却是做了一件大错特错的事,因为一开始得到的情报就是错误的,那时候,有人传言说辽国即将派大量的高手,前去少林寺藏经阁抢夺武功秘笈,然后进一步的展开攻势。

    然后雁门关的惨剧就发生了,正如段大哥你所知道的,萧远山当时几乎将这些伏击的武林人士击杀殆尽。然后他就带着他妻子的尸体跳下了悬崖。只是他后来因为一棵峭壁上的松树没死而已。”

    “敢问令尊的名号?”段誉很好奇的问道。

    “银岭剑客许万山,后来他就万念俱灰,且后悔做下的错事,就带着我去了东瀛。”黑川大臧的目光颇为悠远,望着前方山脉之上氤氲的云海,深深的叹息道。

    段誉确乎没有听过什么银岭剑客的名号,就连曾经看天龙的时候也没有见得提及过此人,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往事已矣。

    接下来。段誉就策马来到了一面峭壁之前,这上面曾经是萧远山留下绝笔的地方,后来被人削去,为了不让萧峰查出当年的真相。那次段誉和萧峰来此。他就因为太过愤慨,而使出了降龙十八掌,在峭壁之上。轰出了许多的沟壑和裂痕。

    英雄之怒,就连天地大势也不能阻挡。令人心灵震撼。

    “这些遗迹一直都存在,而且势必还要继续流传许多年。而当年雁门关之事,已经真相大白。始作俑者慕容博也已经身亡、带头大哥和萧远山等人也已归尘土。”段誉很有感触的道。

    如此关隘,虎踞龙盘于此,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刀兵的痕迹会继续镌刻在岩壁之上。

    黑川大臧叹息道:“我的父亲曾说过,不要去回顾这些历史,因为那些过往的历史,必然会是很沧桑,非得去回顾,只会让人空惆怅,愈发的丧失面对未来的勇气和信心。

    段誉豪爽一笑道:“尽管这话很有道理,但我并不完全赞同。因为只有铭记曾经发誓的大事,咱们才能以史为鉴,不至于犯下同样的错误。况且,曾经在此洒过热血的豪杰们,也希望有后人会来此凭吊,怀古之幽情也是如此。岂不闻,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还好,如今在雁门关没有再发现契丹军士屠戮大宋之人,这都是因为萧峰下达的命令之故,否则每逢秋天,契丹人就会“打草谷”,必定会引起一些悲惨的景象。

    “时候不早了,咱们继续赶路,希望不要被巡逻的契丹军士抓住才好。”段誉潇洒一笑道。

    “胆敢有人来抓咱们,那他们可就真的是活腻歪了,我也正好用他们的鲜血来祭祀我的佩剑。”黑川大臧凛然道。

    段誉有些无语,不就是开个玩笑么,黑川大臧这家伙还是那么认真的样子,真是太闷了,没什么乐趣可言。

    越过险峻的雁门关,就是北国风光,一片辽阔的草原。

    策马而奔腾,颇有些悠远不尽之意。在草原之上,天是如此的蓝,如此的开阔,仿佛心里的一切压力都已经烟消云散。似乎来到这里之后,世上的一切都不必再担忧了。

    难怪北方的汉子通常来说都是豪迈不羁的,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样的环境所导致。

    夜幕降临之时,还没能找到可以借宿的帐篷,他们就只好且在草原上继续赶路,或许后半夜的时候,可以找一个稍微没有冷风的地方稍作休息。

    草原之上,白天仍然有些热,但是到了晚上,这温度差距太大,若是普通人在此根本就受不了。好在段誉和黑川大臧的内功修为都极为的深厚,只需要运转内功于四肢百骸,那么也就堪堪抵御这些寒风,没有什么大碍。

    野狼的嚎叫之声在草原之上此起彼伏,途中遇到过十几只狼,不过在段誉随手发出的六脉神剑的轰击之下,都惨叫着逃命,留下了几具狼尸而已。

    在这赶路的途中,还不时可以看到有些尸骸和骨头,在这样的地方有着很多的杀戮,或许普通人不小心遇害,尸骸在此根本就不会入土为安,只是被草丛遮掩。

    以至于野狼以及秃鹰,会来破坏其尸体,最后也只会留下一些残破的骸骨,继续隐没于荒草之间。

    待得遇到尸骸比较多的地方,甚至有磷火在草地之上冉冉的升腾,这跟中原武林已经有很大的差别,段誉和黑川大臧都已经渐渐的习惯。

    策马奔行于无尽的草原之上,段誉不再去看散落在草地之间的白骨,而是仰头望着天穹。

    但见夜空深邃而幽蓝,繁星遍布,星辉熠熠,只是可惜没有明月。

    岂不闻,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后半夜的时候,段誉先休息了两个时辰,黑川大臧在旁边守着,然后换了一个位置。

    清晨的阳光依旧照耀在草原之上,旭日如此的红艳,草原之上,许多的生灵都竞相追逐着自由,却不知它们本身就颇为的自由,只是很可能随时遭到生命的威胁。大自然不也正如武林一样的无情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此之谓也!

    如此赶了一天的路,可谓畅行无阻,终于来到了辽国。

    他们果然遇到了一大群巡逻的契丹将士,黑川大臧二话不说,就拔出雪亮的长剑,准备上前去拼命,段誉立即阻止了他。

    “带我们去见南院大王。”段誉可不指望这些人能听得懂他的中原话,只是试试而已。确乎没办法的时候,才会选择动手。

    没想到在这群将士之中,还有人听得懂中原话,其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哼,带你们两个南朝蛮子去见大王也可以,反正到时候听候大王的发落。到时候,任凭你们有多大的本事,也插翅难飞。”那个听得懂中原话的契丹大将,立即下令,将段誉和黑川大臧围起来。

    “老实在前边带路,我和兄弟会跟去的。否则等待你们的,将只会是悲惨的殒命。”段誉沉声道。

    有好几个契丹武士很看不惯段誉这态度,顿时纷纷围拢过去,拔出他们腰间的弯刀就奋力劈斩而去。

    段誉脚下踏出凌波微步,颇为飘逸的瞬息间就躲闪开来,并且随手发出几道“摩诃指”和“一阳指”的劲气,这几个不识好歹的契丹武士就惨叫着殒命。

    段誉明白,跟这些野蛮人根本讲不通道理,那么就只有用这样的方式,震慑还剩下的契丹武士了。

    果然这些人颇为忌惮,毕竟活着比什么都好,然后那个首领就率领队伍在前边带路,段誉和黑川大臧则策马跟在后边。

    半个时辰之后,在一片沙漠的上空,但见有很多的契丹军士聚集。而上空还有很多的雕类之盘旋飞舞,尖锐的鸣叫十分的凄厉,阳光照耀在它们的利爪之上,泛着寒光。

    “大王就在前边狩猎,过去之后,你俩最好礼貌些,否则会死得很惨。”契丹武士的首领道。

    段誉淡然点头,不久果然就见到了萧峰。他如今穿着一袭漆黑武者装束,披风暗红,头戴紫金冠,手持长弓,背负一壶箭,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

    “大哥,我来看你了。”段誉朗声呼喊道。

    萧峰听这声音,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转头看见是段誉,顿时惊喜不已。

    然后他就飞跃下马,段誉亦复如此,两兄弟来了个熊抱。

    “分别两个多月,兄弟可还好?”萧峰问道。

    “托大哥的福,一切安好。”段誉笑道:“大哥在此狩猎,莫非目标是天空中的那些雕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