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95章剑魂烙印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当段誉以“控鹤手”摄取破魔剑,然后一鼓作气的毁掉了剑圣的本尊身体,紧接着那飘飞于虚空之中的模糊白影,也就是剑圣的剑魂,向着段誉这边,急速的扑飞而来。

无边的剑意笼罩于周围,段誉顿时感觉周围的虚空都已经被密集的剑气所截住,已经没有什么退路。

恍惚之际,听得剑魂呼喊着什么:“你就是我的最后传人!”

段誉甚至于觉得这是自己的错觉,大白天的,怎么会有魂魄飘飞,而且呼喊呢?或许剑圣凝练出的剑魂,本就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此时,逍遥御风诀和凌波微步都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段誉并不畏惧,果断的潜心静气,先运转神照经内功护住心脉,然后运转北冥神功,剑气也就不那么的可怕。

“段兄弟撑住啊!我来救你。”独孤求败双手持着紫月剑,旋转着刺来,破碎了大量的灰蒙蒙剑气,速度也就受到了影响。

独孤求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接下来的一切发生,他从未感到如此的乏力。向来独来独往,颇为孤独的剑魔,如今有了好兄弟,却在兄弟最危险的时刻,却帮不了忙。这样的情况,让他情何以堪?

段誉仰天长啸一声,将六脉神剑和一阳指都一股脑儿的施展出来,但是对于这剑魂没有什么影响,毕竟剑魂的存在,已经超乎了绝大部分武者们所理解的范畴了。

剑圣的本尊已灭,而他的剑魂,眼看也就要涣散了。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剑魂一下子就轰击在段誉的身上,顿时。段誉如同被雷击一般。

这个过程不过是瞬息而已,段誉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必去思索,也没有那个闲工夫。

他本以为自己难逃此劫,但是睁开眼一看,自己好端端的站在巍峨山峰的岩壁之前,而漫天的灰蒙蒙剑气,已经消散得一干二净。

“难道说,那道剑魂最后的目的不是攻击我?”段誉心里很疑惑。

他思索了一番,总算有些眉目了,看来剑圣确乎是在弥留之际。将他当做传人,将剑魂传递到段誉的身上。或者说,剑圣毕生领悟到的剑意都凝聚起来,烙印在段誉的心神之中。

须知,剑圣并不是段誉击杀的,因为他在剑魂离体的刹那,就已经气绝身亡。若不是生命力已经到了终点,剑圣也不会做出如此的选择。

段誉的遭遇忽然有些像虚竹一样,在没有经过本人同意的情况下。就被传递了老前辈的毕生功力。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段誉并不能清晰的感知脑海之中忽然多出来的这些剑道感悟,毕竟这可不是简单就能传递的。段誉忽然觉得膻中气海,以及手臂的一些脉络之间。氤氲着磅礴的劲气,不吐不快。

于是,段誉很飘逸的跃起。随手一挥,居然使出了“蜀剑诀之剑十八”。这是之前所谓的“日月星辰四大传人之中的剑星所施展的绝招。

没想到段誉得到剑圣的剑魂传承之后,能够立即发挥的是蜀剑诀的第十八层。这已经是很大的惊喜了。

只要持之以恒的在剑道之上走下去,剑圣所传承给他的剑道,必定会有很大的助益。然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段誉可不会完全的沿着剑圣的道路去走,毕竟他要做独特的自己,沿袭前人的老路,根本就没有多大的意义。

“段兄,你没有受伤么?”独孤求败很难以置信的问道,颇为的关切。

“没事的,原来刚才剑圣已经知道自己的大限已至,所以勉强施展出“蜀剑诀之剑二十三”,他的剑魂已经烙印在我的心神之中,从此我勉强算是剑圣的传人。”段誉很平静的道。

独孤求败为段誉感到高兴,不过旋即又有些担忧的道:“段兄,我建议你不可完全的依仗这个传承,否则这相当于是对你的束缚,难以在剑道之上,走得更远。”

段誉欣然点头,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是这般认为的。”

接下来,他们就赶紧过去查看了一下队友的伤势,还好大伙儿都没有谁殒命,只是都受了比较严重的伤,须得好好的调养一番。

在这个疗伤的过程中,段誉和独孤求败当然不能先行离开这破幽谷。至于扶苏公子和剑月,他们已经不想去理会,就任凭他们在这吧。

当疾风骤雨都已经平息的时候,段誉以及独孤求败这才将注意力集中在段誉手中的破魔剑之上。

“独孤兄可要跟我争夺此剑吗?”段誉微笑道。

如果剑魔独孤求败非得执着于争夺这柄破魔剑,那么段誉就决定跟他公平比试一场,点到为止即可。到时候比试的胜者取得破魔剑,也是理所当然。

独孤求败却是很潇洒的笑道:“段兄何必如此说,咱们可是有言在先的,自从剑窟九层到得这破幽谷之中,谁先拿到破魔剑,那么此剑就算是谁的,而其余的朋友,应该尽力帮助得剑者,安然离开剑阁。”

“多谢独孤兄。”段誉拱手拜谢。

“他们疗伤估计还需要几个时辰,咱们且在这附近转悠一下,说不定能找到蜀剑诀的所在。”独孤求败道。

他本就是个剑道的武痴,对于高端剑法的向往尤甚于宝剑。

“何必自己去寻找,剑圣的传人剑月不是还活着吗?咱们可以问她。”段誉淡然一笑,然后就走过去,将手掌抵在剑月的肩膀上,传递一些内力,助她清醒过来。

当剑月悠悠的醒转,见得周遭的情况,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段誉沉声道:“快带我们去寻找蜀剑诀,别想耍什么花样,否则我手中的破魔剑可不会剑下留情的。”

以剑月的聪明,很快就想明白了在她眩晕的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别无选择之下,剑月只好带着段誉前去后边的一个山洞里边,她轻声道:“由于破幽谷里几乎没有外人前来,所以师尊也没有必要将蜀剑诀隐藏起来。他将剑谱都镌刻在岩壁之上,如此也方便于我们四位师兄妹参悟剑道。”

剑月很自觉的上前去将岩壁之上扎着的火把点燃,熠熠的火光中,确乎可以望见洞窟的岩壁之上,镌刻着密密麻麻的剑招图谱。颇为的玄妙,而且飘逸无比,恰似剑中的飞仙。

如此层次的剑道秘笈,若是让外边的武林人士们见到了,肯定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的争夺。在江湖之中,实力才是立足的根本,也是夺取一切,实现许多目标的依仗,因此他们会如此的看重什么秘笈。

而段誉和独孤求败,不约而同的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岩壁之前,他们可不在乎得到什么秘笈。甚至于当段誉忽然得到了剑圣的剑魂传承,段誉也没有感到沾沾自喜,只是觉得可以有所借鉴罢了。而独孤求败也为段誉感到担忧,换作是他得到传承,也是如此的想法,因此独孤求败绝不是因为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嫉妒心理。

他俩只是打算见识一下蜀剑诀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从其中得到一些感悟就算是所得了,并不会一味的打算修炼此剑法。

总的来说,段誉和独孤求败都是抱着这样的心态,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剑月站在一边,好几次打算出手去偷袭,但却始终没有动手。并不是因为剑月良心发现,反而是她面对剑意如此强大的段誉、独孤求败,根本不知该如何出手。

也就是说,她尚未出招,就仿佛所有的绝招都已经被遏制了一般。

“师尊居然都陨落了,他俩究竟怎么取胜的?若是他们最后仍然留我一命,那么我可以悄然的去问扶苏公子,毕竟他受伤后就待在草丛里边,见证了整个战斗过程。”剑月心道。

段誉仔细的看着岩壁之上镌刻的剑谱,在图形旁边,还附了一些简略的文字说明,一路看将下去,果然非比寻常。

“这些图纹以寥寥几道剑痕勾勒而成,却又蕴含着无穷的意蕴,凛然的剑气跃然纸上。看来剑圣若是在全盛之时,绝对不是如今的我和独孤求败能够打得过的。”段誉想起这事,心里都有些后怕。

当然只是那么一瞬间的后怕而已,段誉的心志坚定,绝不会让这样的负面情绪存在于心里太久。

一个多时辰之后,段誉已经看到了剑十九的图谱之前,遂问道:“独孤兄,你领悟到第多少层了?”

“剑十七。”独孤求败淡笑道。

段誉颇为惊讶,之所以段誉能够稍微领先一点,看到第剑十九,是因为段誉已经得到了剑圣的剑魂传承,所以就有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至于独孤求败,凭着自己的剑道底蕴,也相当于是高屋建瓴,进境很快。

“段兄,咱们就算不能够将蜀剑诀完全理解,也应当多记忆一些招数,以后可以慢慢的参悟。”独孤求败建议道。

“此言甚是,而且在下觉得,咱们可以在破幽谷之中多呆几天,那样就可以让虚竹、黑川大臧和西门侯他们三个一起过来参悟蜀剑诀。想必,对于大伙儿的实力都有不错的提升。”段誉道。(想知道《天龙之段誉》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