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89章剑阁破幽谷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当独孤求败的漆黑重剑被扶苏公子以快若闪电且灵活无比的招数,攻击手腕,而让漆黑重剑掉在了地上,这个时候若是再伸手去捡取,那么只会败得更惨。

并且独孤求败就算会控鹤手,也不一定能够将如此沉重的漆黑重剑给隔空摄在手中。

正所谓,英雄惜英雄,段誉不忍独孤求败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失败,于是果断快速的将自己的佩剑,得自于名剑山庄的赤红长剑抛掷了过去。

独孤求败有了此剑在手,顿时灵活的变招,出招的速度增加了两倍,很快就扳回了劣势。

他跟扶苏公子所发出的剑气都是赤红的,因为赤红长剑和破魔剑远看都差不多,只是近看才会发现,破魔剑的剑身之上有很多的符文缭绕,颇为的诡异,无形之中,还有难以企及的威严。

扶苏公子不肯服输,况且还因为父亲孙剑尘之仇,让他越挫越勇,于是他爆发了实力,剑法也更为的精妙,剑招也愈发的迅捷如风。

如今在剑窟第九层观战的除了十几个黑甲剑阁武者,就只有段誉、虚竹、黑川大臧和西门侯。

大伙儿都屏息凝视,一方面是被这样精彩绝伦的剑道对决给深深的震撼,另一方面是他们希望从此对战的过程之中学得一些用剑的法子,甚至于能够领悟一些剑道至理,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了。

甚至于他们都不忍心眨眼,因为那样很可能会错过一些如同神来之笔的剑招。

一炷香的时间,剑魔独孤求败和扶苏公子就翻翻滚滚的拆解了许多剑势。竟然还没有分出胜负。因为独孤求败是十几年前,剑阁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而扶苏公子是后起之秀,天赋也是一时无两。

两个剑道天才的碰撞。因此许久还没有分晓,准确的说,扶苏公子的真正剑道修为要比独孤求败差些的,但是他有破魔剑在手,实力更上一层楼,就连一向只求速战速决的独孤求败也显得有些棘手。

到了这样的战斗白热化的程度,扶苏公子已经忘却了要使用什么具体的招数,就信手拈来,只要顺手。而且能够足够快,那么就一股脑儿的施展出来。毕竟蜀中剑阁在剑法的秘笈这方面有着极深的底蕴,因此扶苏公子并不会觉得剑招会有穷劲。

当扶苏已经达到了忘我的战斗状态的时候,不知不觉之间施展的招数有的根本是在剑阁的秘笈里边没有记载的,是因为他触类旁通,而偶然间使出的。

在一旁观战的段誉和黑川大臧两个剑道高手,简直就是获益匪浅,平时很少有这样的机会,能够看到各种剑道秘笈以及创新的剑招的演示。

“好厉害。以前我还以为你是浪得虚名,现在看来确实有资格当我独孤求败的对手。”独孤求败很豪爽的大笑道。

对手越强大,他就越高兴,因为他的名字之意。就是高手孤独,但求一败。

能够对他造成威胁的敌人,才能促使他的剑法愈发的进步。也更能够在剑道之上更深层次的领悟。

“觉悟吧,今天你必定会丧命于破魔剑之下。你将会成为我扬名天下的垫脚石。”扶苏公子的表情有些狰狞且疯狂的吼啸道。

独孤求败渐渐的被扶苏公子的破魔剑压制,不断的在悬浮巨石之上后退。本来就只有五丈见方的距离,只要再往后退两步,就会跌入岩浆湖泊之中。

“很好,你值得我全力以赴的战斗。”独孤求败淡笑一声,忽然往后纵跃。

似乎根本没有看后边的地势,就稳当的踏在岩壁之上,看起来很飘逸,只是当脚踏在岩壁之上时,顿时将岩壁踏得开裂,碎石簌簌而落。

不等扶苏公子追击而来,剑魔独孤求败就忽然双手持着赤红长剑,然后鼓荡浑身的真气,然后急速旋转着刺来。

这一招跟段誉的“斩龙剑之龙翔天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是独孤求败显然在这一招之上研究得更为透彻,而且蕴含的后手招数变化也更多。

“独孤九剑,破剑式!”独孤求败大喝一声,伴随着赤红长剑发出的龙吟长啸。

下一瞬间,独孤求败以赤红长剑跟扶苏公子的破魔剑短兵相接,剑影笼罩,根本看不清他们所施展的具体招式,凛冽的剑意充斥了方圆十几丈的范围。仿佛让这原本灼热的岩浆洞窟,也变得有了些清秋之萧索寒意。

独孤求败就趁着飞掠之势,凌空出剑,不愧是“破剑式”,对于各种剑法都有着极好的克制作用,数息之后,扶苏公子就彻底抵挡不住,肩膀和手臂都受了剑伤,鲜血迸溅。

“算你狠,这个仇只有以后再报了。”扶苏公子还保持着冷静,明智不敌,也就没有再做负隅顽抗,当即爆发速度,往左侧的洞窟转角之处,如同惊鸿一般的飞跃过去。

“哼,如果你不走,我击败你也可能会怜惜你这个不错的对手,不会要你小命。但你丢失了剑客的尊严,就此溃逃,我必然要追杀你到天涯海角。”独孤求败冷哼一声,当即追去。

他顺手捡起地上的漆黑重剑,并在路过段誉旁边的时候,将赤红长剑抛了回来。独孤求败回头看了一眼段誉,道:“多些段兄赠剑,咱们赶紧追吧。这破魔剑,咱们兄弟谁先得到就算谁的,另一人得帮他离开剑阁如何?”

段誉没有多想,更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因为他相信独孤求败是一个说到做到的真英雄,而且他也很佩服独孤求败。

于是乎,独孤求败、段誉、虚竹等人快速的追击过去,分散开来包围,将原本并不算多宽敞的剑窟第九层的去路都堵截了。

扶苏公子一边逃走一边愤怒的吼道:“黑甲武士,你们都是做什么吃的?快给老子拦住他们。”

“可是他们都是高手,我们拦不住啊!”黑甲武士的小头目唉声叹气的道。

“拦不住也得拦……”扶苏公子已经抵达了洞窟的边缘,在这里则是很古朴且长满青苔的岩壁,他再不多言,双手抡起破魔剑,奋力的劈斩这岩壁。

黑甲武士们别无选择,只好挡在了半路,或许这就是他们的使命,要守护剑阁的一切。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甚至觉得,为了破魔剑而牺牲,是很荣耀的。

“段大哥,这些不识好歹的家伙怎么对付?”黑川大臧皱眉问道。

按照他以前的行事风格,当然是不顾一切的挥剑冲杀过去,只不过后来经历的事情太多,他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杀伐之气,心存仁慈之念。

“尽快的突围,挡在面前的击杀掉,其余的不必管。”段誉当机立断,作出了决定。

独孤求败却是丝毫不在乎这样的阻碍,直接飞跃,立即就有六个黑甲武者挡路,他们齐声呼喝着拼命,结果被独孤求败抡起的漆黑巨剑,几下就轰击得跌落岩浆,化作枯骨。

段誉、虚竹以及黑川大臧、西门侯也都迸发内力,快速追去,没啥好说的,拦路者死。

这么两个呼吸的时间,就有大半的黑甲武士殒命,只剩下了寥寥几个在附近的家伙。他们被这样的场面所震慑,再不敢自寻死路,甚至于待在悬浮的巨石之上,瑟瑟发抖。

“好家伙,扶苏公子居然将岩壁给弄开了,逃了进去。”西门侯很诧异的道。

段誉已经猜测到了这是什么情况,淡然笑道:“咱们进入的九层剑窟本就是在此山峰自上而下修建的,而现在的第九层洞窟外边,应该就是山脚了。”

“也就是说,一层不算厚实的岩壁,居然将外边和剑窟隔绝开来。”剑魔独孤求败赞叹一声,当即抡起漆黑重剑,狠狠的劈在本来已经有裂痕的岩壁上。

“轰隆~”碎石愈发的簌簌而落,岩壁之上的裂痕扩大了许多。

“还等什么,兄弟们,冲过去追杀扶苏那混账。”独孤求败豪爽一笑,当即扛着漆黑重剑跃了进去。

段誉等人也毫不犹豫的跟去,正所谓,艺高人胆大,只要有本事在手,还畏惧危险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任凭扶苏公子在前边布置下了什么陷阱和埋伏,他们也不会惧怕。

待得穿过了山壁,眼前就豁然开朗,是一个很开阔的山谷,四周都是巍峨的高山,在更高远的地方,则是浓重的云雾缭绕,将山峰的顶端都遮住了。

段誉明白,身后的这座山峰,应该就是剑阁宗门建筑所在的主峰了。

但见山谷之中有很多的参天古树,枝桠横斜,遮天蔽日,更有猿啼虎啸,震撼心灵。这里称不上世外桃源,因为看起来完全没有人烟,更像是原始丛林一般。

“独孤兄,想必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吧?”段誉问道。

剑魔独孤求败曾经是剑阁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当然对于剑阁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他的目光很悠远,望着山谷的更深处,叹息道:“这叫破幽谷,当年就是因为我没有被选为剑圣的弟子,我才对剑阁寒了心,叛出了宗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