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87章剑阁掌门殒命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在短暂的时间里,段誉已经做出了合理的决策,他带领虚竹、黑川大臧和西门侯去相助剑魔独孤求败。

“独孤兄,你且去夺取破魔剑,孙老儿和扶苏公子让我们来抵挡。”段誉朗声道。

“好家伙,那么段公子你可得悠着点,之后我可是要亲手击杀孙剑尘来报仇的。”独孤求败道。

于是,段誉施展逍遥御风诀,最先闪烁过去,截住了去路,扬起手中的赤红长剑,就毫不客气的施展出斩龙快剑。

“好快的剑,扶苏你且去干扰剑魔夺剑,这姓段的小子让为父来收拾。”孙剑尘当机立断的道。

“父亲大人,你得小心点。”扶苏公子虽然这么说,但他不过是以此来掩盖他的真实目的,可谓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扶苏公子的身法飘渺,在岩浆湖泊之上的悬浮石块之上一掠而过,并且找准角度,忽然大喝一声:“蛇刃回旋!”

他手中的银蛇剑居然可以一分为二,或许说本质是由两柄很薄的长剑粘连在一起的,现在从左右两个方向抛掷出去,划破虚空,在空中旋转着疾斩而来,以至于空气里充满了银白的劲气。

“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蛇刃回旋这招,可谓独步武林。”段誉心道。他的眼光很独到,已经看得出,这两柄银蛇剑旋转发出的劲气可以相互叠加,待得斩至目标的时候,难以闪躲,更不可抵挡。

于是。段誉立即施展逍遥御风诀,在岩浆湖泊的上空飘渺而飞。这个时候他心里颇为感激无崖子老前辈。否则只凭着凌波微步,根本就只有歇菜了。须知凌波微步是根据易经八卦的方位以及其中的精微奥妙的联系所推衍而成的绝妙步法。但是眼前这岩浆湖泊之中根本就只有寥寥可数的小心突出岩石。如何能够将凌波微步发挥得淋漓尽致呢?显然是不能。

段誉可谓是险而又险的堪堪躲过蛇刃回旋这一招的袭击,剑锋的气劲将段誉的衣袍都划落了一片,而且在虚空之中绞得粉碎。

两柄银蛇剑的余势未歇,将附近的一个武林人士给击杀,才旋转着飞回,扶苏公子很娴熟的将两柄沥血的蛇形剑握在手中。

扶苏公子的目光森寒,盯着段誉道:“你是当我使出蛇刃回旋这一招,还能无损活下来的第一人。”

“承蒙夸奖,你也不必自卑。其实刚才我的衣服已经被划烂了些,可见你这绝招还并不是一无是处。”段誉淡笑着嘲讽道。

“就让你小子先得意一阵子,总会让你明白我们剑阁的厉害。”扶苏公子放出一句狠话之后,就追击前边的独孤求败。

剑魔独孤求败很淡然的回头瞥了一眼扶苏公子,冷笑道:“扶苏,你刚才说只有段誉能接下你这一招蛇刃回旋,那么你不妨对我施展这一招,看究竟有何效果?”

扶苏公子冷哼一声,并不言语。也不出招,他是个很有心机的人,当然明白,以前他之所以施展蛇刃回旋从未失手。是因为都是把握很好的时机出招的,可谓出其不意。

就算是段誉,若是不会逍遥御风诀。也多半不能幸免于难。

现在独孤剑魔已经做好了准备,扶苏公子当然不会那么傻的使出这一招了。他当即飞跃过去,从左侧攻击。跟那个已经有些疯狂状态的金冠男子联手对付独孤求败。

尤其是那个金冠男子,双手带着寒蚕手套,抡起如同烙铁般被灼烧得赤红的破魔剑,横劈竖斩,威风凛凛。

此人的武功和剑法底子本就很不错,如今在疯狂的战斗状态下,愈发的提升了一个档次,不可小觑。

这样层次的战斗,根本就不是那些分开逃蹿的武林人士以及剑阁黑甲武士能够参与的,他们都只能在周围观战,拦住去路。

独孤求败抡起漆黑的重剑以一敌二,招数有来有往,暂且没落下风。就算是破魔剑携带的灼热,也没能让漆黑重剑出现损伤。毕竟独孤求败的这柄重剑也不是寻常之物,据说是用陨石之中的铁矿打造而成。

扶苏公子手掣两柄银蛇剑,皆施展出“银蛇狂舞”的绝招,威力倍增。

“我倒要看看剑阁年轻一辈的第一天才,跟手持破魔剑的人联手,能否是我的对手。”独孤求败大喝一声,威势更增。他的剑法已经返璞归真,看似简单,实则蕴含无穷的玄妙。

段誉不及多看这边的战斗情况,因为剑阁掌门孙剑尘已经全力进攻过来,寒冰长剑泛起一大片的冰晶剑幕,气势如虹。

“老贼安敢偷袭我?”段誉冷笑一声,手中泛起炫目的赤红剑光。

铿锵之声不绝于耳,段誉有逍遥御风诀与之周旋,因此没什么压力,在这样的对战过程中,对于孙剑尘的剑法也颇为的佩服。此人不愧是蜀中剑阁的掌门,内功深厚,估计是金丹境界后期,而且剑法招数古朴盎然,还有很多失传的绝招,往往如同神来之笔一般,让段誉大开眼界。

“小子,你若不用那诡异的身法周旋躲闪,早就被老夫斩于剑下了。”孙剑尘喝斥道。

段誉淡笑道:“实战之中,有什么本事都可以施展出来,谁规定不能用呢?况且,还有你更加意料不到的。”

“你想怎样?”孙剑尘已经隐约觉得有些不妙了,声音里掩饰不住些微的诧异。

“我有兄弟,而你没有。”段誉悠然一笑,左手一挥,道:“兄弟们一齐动手,没那个闲工夫跟他磨叽了,将这老贼斩了再说。”

段誉可不是黑川大臧那样完全的剑道武痴,因此不会为了完全的了解对方的剑道,而不顾大局。

“段大哥,你就瞧好吧。让那老贼立即纳命来!”黑川大臧当即手掣雪亮的东瀛武士刀,从侧翼突袭,撩斩之下,呼呼风响。

孙剑尘心里很震撼,他之前可是亲眼见得,欧冶子夫人就是被黑川大臧正面击杀的,至于欧冶子差点跟黑川大臧同归于尽,被段誉救了下来而已。如此看来黑川大臧的实战能力是跟欧冶子相当的。霎时间,孙剑尘感到颇为的棘手。

岂料,接下来还有更要命的,那就是虚竹“趁火打劫”的从后边施展天山六阳掌袭来。况且在岩浆湖泊之上,充满了灼热能量,这对于天山六阳掌的发挥是很有帮助的。况且虚竹本身就汇聚了逍遥三老的内力,这下一掌拍来,可谓石破天惊之势。

与此同时,西门侯也怪叫一声,道:“孙掌门,俺也来补一剑。”

孙剑尘顿时感受到这三道威力凌厉的剑气,以及一道无匹的掌力,顿时绝望,呼喊了一声:“扶苏,剑阁以后就靠你了。”

喊出这句话的同时,孙剑尘忽然将手中的寒冰长剑抛掷出去,正是要将此剑当做遗物交给扶苏公子。而扶苏公子在跟独孤求败的战斗之中,艰难的抽出余暇,然后飘然掠开,堪堪接住了寒冰长剑。

扶苏公子往孙剑尘的方向看起,但见他已经被三柄长剑刺中要害,虚竹的天山六阳掌拍击在他的天灵盖儿上。孙剑尘居然连惨叫之声都没有发出。

转瞬间,不可一世的剑阁掌门孙剑尘就翻着白眼,一命呜呼了。于是,段誉、黑川大臧和西门侯纷纷撤出长剑,而虚竹也撤回掌力,孙剑尘就如同破败的沙袋一般,无力的倒在了下边悬浮的石块之上。

就算是先天金丹境界的高手,面对段誉他们这几兄弟,也确实没有反抗之力。或许在其他的地形,还能够闪躲逃避,但是在岩浆湖泊之上,没有段誉那样夸张的逍遥御风诀,被几个高手围住,就只有正面战斗了。

“段大哥,你说咱们以多欺少,将这老前辈击杀,是否很是心狠手辣呢?”黑川大臧皱眉道。

虚竹挠着头,有些后悔,道:“阿弥陀佛,真是罪过,说真的,俺刚才不过是给你们助一下声势,并没有存心要击杀他。但是,谁能料得到堂堂的剑阁掌门孙剑尘居然放弃抵抗了?”

“他很明智,若是抵抗,会死得更惨。”西门侯如实的道。

段誉长吁一口气,道:“咱们也不能算是心狠手辣,孙剑尘这老家伙是死有余辜,因为他设下剑窟这个局,引来如此多的武林人士,使得几千人都丧命。还不是为了他们剑阁的私利吗?咱们这是行侠仗义,当然得干脆利落。”

段誉这么一说,虚竹总算是心里好受一些了,刚才孙剑尘毫无抵抗的就被击杀,确实让他觉得是杀了无辜之人。

准确的说,孙剑尘本就是个枭雄之辈,他向来冷酷无情,眼中只有利益的权衡,就算对他自己,也是如此。

“姓段的,你休想走出剑阁。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扶苏公子咬牙切齿的道。

接下来他对于独孤剑魔的攻击就更为疯狂了,不过他不断的往右侧转移位置。

段誉淡然一笑,已经看出了他的意图,原来他是打算赶紧夺取金冠男子手中的破魔剑,有了此宝剑之助,想必他的战斗力还会更上一层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