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286章独孤求败之威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大伙儿都循着这个冷酷而豪迈的声音望去,但见来者一袭白衣,背后的斗篷已经破碎,充满了杀伐之气。

    此人背负一柄漆黑重剑,此剑太过庞大,甚为夸张,就算是大刀也没有这样的体型。

    长发披散,脸部的轮廓鲜明,胡子拉碴,整个人都充满了磅礴的剑意。他正是被称为剑魔的独孤求败!

    “独孤剑魔,你不是早就潜入了剑窟吗?怎么躲到现在才出来,难道也是那么阴险的打算坐收渔翁之利吗?”扶苏公子盯着他冷笑道。

    “哼,你这样的小人也好意思说我阴险。我潜伏在暗处,只不过是觉得之前那些人根本没资格当我的对手。”独孤求败淡然道。

    “哈哈,也就是说,我们在场的这些人算是你的对手。我扶苏感到很荣幸啊!咱们且来比划几招。”扶苏公子笑道。他和剑魔独孤求败都是剑阁的天才,只不过剑魔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背叛师门在江湖之中历练,而扶苏公子却一直都是剑阁里边举足轻重的高手。

    段誉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两个剑阁高手之间即将发生的战斗。不料,独孤求败却冷笑一声,道:“你仍然不是我的对手,滚一边去吧。在这里或许有两个人是我的对手,其一是孙剑尘这老儿,另一个嘛,就是这位大理段公子了。”

    其实虚竹的武功也很好,却不知他跟独孤求败比起来如何,或许是因为虚竹表现得太平凡了。没有让独孤求败注意到。虚竹根本就没有在乎这些,所以很憨厚的笑着盯着前方。此时。虚竹心里暗自打定注意,待会儿如果段誉遭到独孤求败的攻击。他立即就要过去帮忙,说什么也不能让好兄弟有生命危险。

    虚竹把段誉看得很重,想当初他刚从少室山下来,是一个毫无江湖阅历的小和尚,走到哪里都受人欺负和白眼。只有段誉看好他,不断鼓励他,指点他,并且跟他义结金兰。这样的兄弟情义是最为可贵的,虚竹绝不会贪生怕死。

    扶苏公子冷笑不语。他当然不在乎这些言语之争,只有最后活下来的人才是最后的赢家。

    剑阁掌门孙剑尘深深的看了剑魔独孤求败一眼,道:“独孤小子,你也太狂妄不羁了。当年你背叛蜀中剑阁,我们却没有派太多的高手追杀你到天涯海角,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但你现在却恩将仇报,真让老夫寒心。” “废话少说,受死吧!”剑魔脾气古怪,立即就如同大漠苍鹰一般的飞掠过去。很娴熟的拔出背后的重剑,借着这下坠之势,狠狠的劈出。 这正是举重若轻的境界!

    孙剑尘快速的挥舞寒冰剑,在身前形成一片绵密的剑气光幕。炫目之极。与此同时,他快速的后退,他明白这柄重剑可不是好想与的。只要被其斩到,那么这副老骨头非得散架不可。

    剑气光幕顿时被简单的一击力劈而下的剑势给轰散。独孤求败却没有追击孙剑尘,而是斜着飞跃。目标赫然是孙剑尘之子,剑狂孙涛。

    “混账!”扶苏公子当即闪身到那块悬浮的石头之上,以绝招“银蛇狂舞”抵挡重剑。孙涛现在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他以金光长剑从侧翼夹击。 “休伤吾子。”剑阁掌门孙剑尘赶紧回来,他们三人联手,鏖战剑魔独孤求败。

    那快悬浮的岩石并不大,只有三丈见方,对于他们这样的高手来说,每一道剑气的长度都不只这样的范围。如此一来,他们都不约而同的避免向下攻击,否则这块悬浮巨石裂开,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下边可都是滚烫的岩浆。

    霎时间,银蛇剑气、金光剑气和寒冰剑气从各个不同的角度,疾风骤雨一般的袭来。

    三人之中,最强的是剑阁掌门孙剑尘,次之是扶苏公子,最后是孙涛。这样的联手合击,就算是段誉面对了,也不能正面相抗,多半要用逍遥御风诀和凌波微步拉开距离,然后用一阳指和六脉神剑以及摩诃指等多种远程攻击招数才能取胜。

    而剑魔独孤求败,绝不退让一步,就正面硬拼,一柄漆黑重剑,看似招数笨拙简单,但却威力磅礴。每一次的挥剑,都能携带着一大蓬的漆黑剑芒。

    这可不是一般剑道高手发出的那种犀利而细小的剑芒,而是如同一团乌光云翳般,充满了威压。

    铿锵之声不绝于耳,任凭孙剑尘父子的招数如何变化多端和迅捷,剑魔独孤求败仍然以一柄重剑招架。

    此时,忽然有一个轻功不错的金冠男子,他飘飞过去,以九节鞭将破魔剑缠绕住,然后顺势挥动战刀,将剑身周围缠绕的锁链斩断。

    金冠男子的意图很明显,他这分明是要浑水摸鱼,趁乱将破魔剑给抢走。

    顿时其他的武者们发一声喊,就围堵过去。

    “别介啊!兄弟们,咱们现在最大的敌人应该是剑阁的人,他用心险恶的将咱们引来,为破魔剑以血相祭。只要咱们合力,将破魔剑带出去了,再各凭本事争夺如何?”金冠男子能言善辩,当即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十四个武者们都迟疑了一下,不过旋即都点头同意。他们已经看明白了,现在除了剑阁的高手,还有剑魔独孤求败,以及段誉、虚竹、黑川大臧和西门侯这四个人。也就是说他们这些武功算不得特别好的武林豪杰,要面临三起厉害的对手,若是不团结起来,反而自相残杀,那么是绝对跟破魔剑无缘的。

    这群人就立即掩护金冠男子向着剑窟第九层之外逃去,西门侯有些着急了,道:“段少侠,咱们是否该出手阻止呢?”

    “不必咱们动手,剑阁的人会着急的。”段誉淡笑道,他可不信在剑阁自己的地盘上,就只有这么几个高手。

    孙菲月居然飘逸的飞跃过来,嫣然一笑,柔声道:“段公子,还请你看在往昔的情分上,帮我一把吧,夺回破魔剑。你成了我们剑阁的恩人之后,得到的好处也是很多的。”

    “对不起,这个忙,我帮不了。何况咱们往昔根本没有什么情义,还记得当时你是怎么让我丢失了一卷六脉神剑的剑谱吗?”段誉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他可不傻,绝不会为了孙菲月这样的女子而去拼命,孙菲月不过是利用他而已,段誉又不是游坦之,因此不为所动。

    孙菲月眼看情况危急,父兄都在忙着跟独孤剑魔拼斗,她只好追赶而去。

    段誉往那个方向望去,但见在剑窟第九层前往第八层的入口之处,忽然蹿出五十多个穿着漆黑甲胄,手持利剑的剑阁精英弟子。

    “师兄弟们,来得正好,将这些不识好歹的武者都斩杀于此吧!”孙菲月当即娇声呼喝道。

    “哼,这些剑阁弟子有什么了不起,之前在第八层杀了许多这样的甲胄剑士,老子不介意再杀一些。”一个秃头的中年人当即抡起开山大斧冲杀过去,他的队友们也都前去拼命。

    这些剑士跟之前遇到的不一样,因为他们的煞气更重。片刻之间,就有五个武者被斩杀,而甲胄剑士没有任何的伤亡。

    “要不咱们不要破魔剑,赶紧逃命吧。”有人呼喊一声。然后其他人也都纷纷溃散,往不同的望向逃窜。

    那个金冠男子却表情愈发的狰狞,怒吼道:“破魔剑是我的,你们谁也别想抢走。”他如同愤怒的狮子吼啸着,并且立即拿出一双泛着冰晶的手套,看起来很是不凡。

    有此手套,他就可以握着被岩浆灼烧得通红的破魔剑,而不会烧伤自己的手了。他并不是有意准备,而是凑巧有这么一件宝贝手套。

    金冠男子手持破魔剑,在剑阁的甲胄剑士之间冲杀起来。甲胄剑士眼看他势单力孤,并不在意,于是纷纷围着攻击。结果破魔剑斩下,他们的兼顾甲胄纷纷融化开裂,利剑将他们的身子斩裂。

    “挡我者死!”金冠男子已经彻底疯狂了,只要在他近前的人,都被当做敌人,他绝不肯放弃手中的破魔剑。

    须臾之后,就有一大半的甲胄剑士被斩杀,剩下的人则分散着包围。金冠男子持着破魔剑,飞跃过去,打算突围。

    “鼠辈也敢夺剑?”感知到后边情况的剑魔独孤求败立即转身快速的赶来,孙涛却趁机去偷袭独孤求败,金光长剑刺向独孤求败的后心。

    独孤求败根本不回头,左手往后发出一道剑气,孙涛立即以剑格挡。结果强大的剑道之力,将孙涛崩得站立不稳,坠落在下边的岩浆之中,惨叫一声。然后就浮起来一具骸骨和一柄金光长剑。

    “剑魔,休走。”扶苏公子和剑阁掌门孙剑尘都愤怒的追来。

    “咱们怎么办?”黑川大臧问道。

    “先跟剑魔联手,收拾掉这些人之后,咱们再一起对付剑魔,有很大的机会最终得到破魔剑。”段誉很沉稳的道。

    于是,段誉就带着兄弟们也跟过去,在这样危险而复杂的情况之下,必须要作出正确的选择,才能够尽量的少吃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