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85章岩浆湖和破魔剑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欧冶子不仅是炼剑大师,而且还是剑道高手,他祖传的剑法,古意盎然,迥乎寻常。

看起来招数很简单笨拙,但却大巧若拙,蕴含着无穷的玄妙。

此刻的他,已经被彻底激怒了,原因无他,就是因为欧冶子的夫人被黑川大臧以燕返绝招击杀。对于欧冶子来说,此生只有妻子和剑最为重要,这个仇必须要报!

但见欧冶子的双手各执一柄剑,分别是干将、莫邪。疾刺,撩斩,崩击……一切招数都如此的犀利。双剑合璧更是威力大增。

黑川大臧渐渐抵挡不住,刀法已经有些散乱了,他却不能再施展绝招“燕返”。因为已经被敌人洞悉了的招数,就已经不再能被称得上是绝招了。他敢肯定,只要他使出燕返,有九成的可能会被欧冶子抵挡住。

况且在施展绝招之后的刹那,也正是后继无力的时候,相当于是虚弱的阶段。那时候再被敌人展开拼命的反击,悲剧的只能是黑川大臧。 既然如此,他当然不会冒险施展燕返这一招。黑川大臧只好双手握紧东瀛武士刀,不断的招架,收缩剑气,防守得颇为严密。

恍惚间,他如同回到了少年之时,初始学剑,十分的不堪,在师兄们的剑招攻击之下,如同沧海浪涛之中的一叶扁舟,随手都有可能会倾覆。

黑川大臧的额头已经冷汗涔涔而下,但他是一个很坚强的人,尤其是在剑道上无比的执着。他坚信自己只要能够撑过去,那么必定会得到极大的提高。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没有向段誉呼救。

“噗……”一声清晰的声音,莫邪剑已经刺在了黑川大臧的左肩。若是再往下偏一点位置,那么就是心脏了。

鲜血迸溅,黑川大臧闷哼一声,不断后退,手中的雪亮东瀛武士刀跟干将宝剑不断拆解,发出许多的火花。

并不是欧冶子的手法不准确,而是因为黑川大臧的反应太快,所以才在间不容发的瞬间,争取而来这一点位置偏差。况且黑川大臧也没有闪躲的地方。周围的方位已经被欧冶子的剑气所笼罩,尤其是干将宝剑,威势凛凛,如同愤怒的狮子一般。

“好厉害的剑道,能够死在你这样的高手剑下,我无憾了。”黑川大臧朗声道。

然后他左手奋然握住了莫邪宝剑,狠狠的往前踏步,导致莫邪宝剑从他的后肩膀刺出来,前端已经没至剑柄。

“恶贼。我要斩了你,为夫人报仇。”欧冶子也已经双目通红,可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右手握着的干将宝剑,毫不留情的斩下。

黑川大臧并不抵挡。因为他明白自己的剑法跟欧冶子比起来有差距,再纠缠下去,自己必定死亡。何不来个痛快的。他以命搏命,只求进攻。雪亮的长剑狠狠撩斩而出。

他对于自己剑的速度很有信心,至少。他觉得在自己的首级被斩落之前,可以看到欧冶子先被斩杀的一幕。那么,他也算是败得不冤枉了,虽败犹荣。况且,能够做到如此,他也不算是失败,至少欧冶子会比他先死,或许这也属于剑道之中的内容。

欧冶子被这危急的情况震慑得稍微清醒了一些,他打算立即闪避,可叹左手的莫邪宝剑难以撤回,而自己右手挥剑的招数已经完成,难以有回旋的余地。

霎时间,欧冶子的脖子就被黑川大臧的雪亮长剑给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剑痕。他瞪大了眼睛,喃喃的道:“怎么可能?我不甘心啊!”

与此同时,欧冶子挥出的干将宝剑却没能斩杀黑川大臧,因为这深青的剑刃被段誉以两根手指夹住,就如同扎了根一样,再难以动弹分毫。 段誉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好兄弟黑川大臧就这么失败殒命,之前没有出手,是为了不干扰黑川大臧在生死之战中领悟剑道的真谛。但是到了关键时刻,段誉绝不含糊,他的逍遥御风诀速度极快,早就准备好了,是以能够及时的拯救。

欧冶子瞪大了眼睛,倒在了地上,一代铸剑大师就这么陨落了。他此刻心里没有再怨恨谁,甚至对于黑川大臧的仇恨都没有去想,因为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其夫人的笑靥。或许此去黄泉路上,真的就能够团聚了。 黑川大臧呆滞的站在那里,道:“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我本来是要以身殉剑道的。”

“什么剑道,别说得那么玄乎。哥哥我只知道,若是死去了,就什么都成空。但你只要活着,那么在剑道之上必定会有更高的成就。”段誉拍着黑川大臧的肩膀,传递浑厚的内力帮助他疗伤,并且语重心长的指点他。 须臾,段誉忽然从他的后背发出一掌,莫邪宝剑遂倒飞出去,然后快速的点了黑川大臧左肩膀附近的重要穴道,暂且将血止住。然后,裂帛之声响起,黑川大臧的一截袖袍被扯下,然后快速的包扎起来。

“段大哥,一般情况下,不是应该扯你自己的衣服来为兄弟包扎吗?”黑川大臧已经从呆滞的状态清醒过来,开玩笑道。

“我的衣服可没有血迹,如此完好,扯下一截岂不是可惜?”段誉笑道。 另一边,八十多个武林豪杰的厮杀已经到了尾声,只剩下了十五个武者,他们也都负伤,因此战斗起来,也就不那么拼命,互相之间周旋。 至此,所有阵亡,以及受伤武者的鲜血就顺着地上的凹槽,在九宫八卦阵里边汇聚,然后浸透到下边去,被岩浆炉火吸收。或许,在那下边,真的有破魔剑。

“原来这位段公子才是真正的高手,那么只要将你击杀,这剩下的武者们不过是一些待宰的羔羊罢了。”扶苏公子冷笑道。

“哼,想要杀我三弟,没那么容易,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虚竹当即上前,朗声道。

之前他被贪生怕死的西门侯忽悠,站在后边旁观了那么久,早就想要做些什么来彰显自己的价值。

“你是何人?江湖中的青年俊杰,似乎没有你这一号人物。”扶苏公子盯着他道。因为虚竹身长九尺,有些消瘦,而且脸很普通,所以看起来跟青年俊杰这个称号确实不沾边。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是缥缈峰灵鹫宫之主,虚竹子。”虚竹拱手大声道。

他虽然不擅长言辞,但是出来行走江湖,这些场面话早就在心里准备许久了,此刻能够派上用场,真是让他心里大为畅快。

“原来你就是击杀了星宿老怪丁春秋的虚竹,少室山一战里,你可是威风得很。听说你还是玄慈方丈的孩子,好吧,你有资格作为我的对手,尽管出招吧。”扶苏公子沉声道。

站在旁边的剑阁掌门孙剑尘却挥手道:“且慢,已经到了这样的程度了,有些事也不需要再隐瞒。”

在场的十几个武者们都诧异无比,这才知道从一开始进入蜀中剑阁的九层剑窟就是被瞒在鼓里。于是纷纷洗耳恭听,但闻孙剑尘哈哈大笑道:“各位能够来捧场,真是给面子。实话说吧,干将、莫邪作为传世古剑,但其威力早就内敛,难以发挥出来。我们剑阁只是用其作为诱饵,让你们这些武林高手前来。死伤的武林高手之血,则被这九宫八卦阵所吸收,而在这下面,才是真正厉害的古剑,尚未出炉的破魔剑!”

“原来如此,那咱们就联手夺取了你剑阁的破魔剑,让你的如意算盘打不响,一切计划付诸东流。”一个络腮胡子的武林人士大声呼喊道。

他这么一说,附近的十五个武林豪杰果然都不约而同的罢手了,既然已经知道这是个局,他们若是再自相残杀,就相当于脑袋被驴踢了。 “你其实可以最后再说,以免发生什么变故。”段誉淡笑道。

“姓段的小子,难道你不觉得现在已经到了最后时刻吗?况且能够战斗到这个时候的,都是真正的高手,那么你们的血应该完全被破魔剑吸收才是最佳的状态。”剑阁掌门孙剑尘遂走过去,快速的挥动寒冰剑,将岩壁之上的一些水晶斩碎。

下一瞬间,伴随着“嗡嗡”的巨大轰鸣之声,前边的高台忽然崩碎,然后周围的地面亦复如是。

大伙儿都惊呼一声,因为下边是岩浆地带,于是所有人都尽力施展轻功,在附近的突出岩石之上落脚。

而下边则是汨汨的岩浆湖泊,在最中间的位置,悬浮的巨石上,倒扎着一柄暗红的长剑,造型华丽,周围绑着几根锁链,也早已经被灼热的岩浆给烧得如烙铁一般的通红。

暗红长剑想必就是所谓的破魔剑,由于周围的火光太耀眼,看不真切其样子。剑上和巨石上都沾染了大量的血迹,这些可都是武林高手们伤亡时流淌的鲜血,居然都汇聚在此。

“很好,原来你们这些年果然在炼制一柄稀世神兵,我要让你们徒然武功,为他人作嫁衣。”一个冷酷而豪迈的声音在虚空里回响,然后就有一道黑影从剑阁八层飞掠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