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279章掌门孙剑尘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蜀中剑阁之中有很多高手,黑川大臧就算再擅长隐匿和潜行,也多半被发觉了。

    段誉觉得剑阁之所以没有声张,是为了谋划很大一盘棋局。

    他们把“干将、莫邪”两柄古剑在剑阁的消息放散出去,就是为了引来大量的武林豪杰,然后展开一场厮杀,以大量的武者之血,来血祭破魔剑。

    知道这本质的人很少,因为破魔剑的消息并没有传开。段誉也是从西门侯那里得知的,否则他还会将注意力集中在争夺干将。莫邪。

    段誉和黑川大臧谈及这段时间大家的际遇,就压低了声音,在武林人士齐聚的剑阁大殿之上,最好还是低调一些。

    “三弟,你跟这位朋友喝酒,怎么不喊我一起呢?”虚竹笑着走过来。 “二哥快来,让你认识一下这位朋友。”段誉道:“他是黑川大臧,东瀛剑客,但他本质却是中原人,是小的时候,他父亲带着他去东瀛学剑道的。” “幸会,幸会!”虚竹微笑拱手道。

    “段兄的兄弟,也就是我的兄弟,二哥你好。”一向很冷漠孤傲的黑川大臧,此刻却表现得很友好热情。

    毕竟他不是真的铁石心肠,而是一直没有发现可以让他交心的人。 对于段誉,黑川大臧是不会有任何怀疑的。

    想当初黑川大臧在东海之滨挑战五色帆船的主人紫衣侯,可谓险胜。 当时他也受了伤,结果被数千武林人士围攻。多亏了段誉仗义相救,两大高手并肩作战。双剑合璧,才杀出重围。

    也正是从那次的战斗之后。黑川大臧就认定了段誉是好兄弟,有的人,只要你认为他是兄弟,那么一辈子都是。

    然后,他们三兄弟就畅饮起来。

    西门侯没有过来,因为之前他被段誉击败,就觉得心惊胆战,或许是因为他的本能。

    此人向来谨慎,见得黑川大臧装束诡异。而且无形之中散发出大量的寒意和杀气,愈发的不敢过来。

    其实,西门侯也并不是胆小怕事之辈,否则他就不会去抢夺剑阁弟子的佩剑去摆地摊卖了,只是不想去面对不必要的危险。

    周围的武林人士,什么样的人都有,当然这么多的点心和好酒当前,也都没有装清高的道理,于是大伙儿喝得个热火朝天。反正不要钱,能喝多少都是赚的。

    “蜀中剑阁掌门到!”一个侍者的声音颇为的嘹亮,响彻于整个宽阔的大殿。

    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抬头一看。但见一个穿着蓝袍的中年人走到了大殿之上边的白玉大椅子上,旁边跟着一个剑卫,帮他拿着一柄松纹古剑。

    段誉仔细打量此人。蓝袍其实也是用很珍贵的蜀锦制成的,显得很低调。他的头发已经黑白驳杂,脸有些苍白。双目却炯炯有神。

    他确乎是一个剑道高手,已经将浓郁的剑气收敛起来,一般的人是觉察不到的。

    段誉忽然想起剑魔在山门之前曾经说过,剑阁的掌门孙剑尘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对手。此人能够被剑魔如此的高看,确实很有底蕴。

    这时有两个青年公子也走了进来,分别站在掌门的两侧,其中一人很熟悉,是剑狂孙涛。

    至于右边的那个一袭白衣,飘然若仙的公子,或许就是剑魔所言的掌门的大儿子,公子扶苏。

    也就是说,剑阁现在已经出现了三个剑道高手。

    剑狂孙涛虽然被剑魔一剑击退,但是要将他完全击败,估计也要费一些时间。更别说,剑狂孙涛面对在场的大部分武林人士,都是可以横行无忌的。他至少有着先天实丹境界的修为,而且有着独特的剑道绝招。

    只是因为剑魔的光芒太过耀眼,将他掩盖了而已。

    “欢迎诸位武林豪杰来到我们蜀中剑阁,想必大家都是为了夺取,干将、莫邪而来。我们剑阁绝对不是自私的宗派,所以会给大家一个公平的机会。今晚,咱们就在后山的剑窟里边,看哪位英雄能够最终夺得古剑。”掌门朗声道,可谓不怒自威。

    “孙掌门,你这么做究竟是图了什么?要是古剑被别人夺走了,剑阁不就是损失惨重了吗?”有人很好奇的问道。

    “这位朋友问得好。其实,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若是我们剑阁隐瞒这个消息,表面上保住了古剑。但是很快武林之中的各路好手仍然会得到消息潜入我们剑阁捣乱。”

    掌门道:“与其陷入那样麻烦的境地,不如咱们开诚布公,让真正有本事的人夺得古剑。无论结果如何,剑阁都将在此战之中扬名武林。”

    段誉听得冷笑不已,觉得掌门果然是老谋深算,这番大义凛然的讲话,半真半假,这也是最能令人相信的谎言。

    若是他现在将破魔剑以及血祭的事情说出来,也不知还有多少武林人士敢继续趟浑水。

    接下来,就是一些场面话。由于要到晚上才是夺剑开始的时候,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余暇。

    大伙儿一边吃着点心喝酒,一边欣赏着孙菲月的剑舞。

    她的剑法在这一年里有了很大的提高,虽说武功境界只是先天虚丹境界,但是她在剑道之上也有独到的造诣。

    剑气如霓裳,光影变幻,动静有度,姿态蹁跹。

    孙菲月脚下纤纤作细步,很快就来到段誉的面前,一道剑光闪烁,淡青的长剑就挑起了一杯酒,然后递在段誉的面前。

    段誉却没有接,而是向虚竹使了个眼色。

    “好兄弟,你不接,我接!”虚竹嘀咕一声,当即就去拿这酒杯。

    孙菲月不乐意了,她觉得虚竹并不帅气,甚至还有些呆头呆脑的。况且当着这么多武林人士的面,孙菲月向段誉敬酒,却不被接受,她当然有些愤怒。

    于是剑光飞掠,孙菲月向虚竹发起了进攻,看似只有一剑,实则分化为六道剑光,犀利无比。

    可惜这是属于班门弄斧,如今的虚竹岂是她能对付的?

    虚竹稍微一侧身,使出天山六阳掌,立即就将六道剑光崩碎,转瞬变招,使出天山折梅手,鬼使神差的夺下了孙菲月手中的淡青长剑。

    然后,虚竹潇洒的喝掉杯中酒,然后双手托着此剑奉还。

    “剑有双刃,容易误伤人,孙姑娘还是好好的在大殿中间去舞吧。”虚竹微笑道。

    孙菲月气得一跺脚,然后拿了此淡青长剑就走回去。

    她早就在外边学会了独立,因此也不会因为被欺负了,就去喊她爹或者兄长来报仇。

    在场的武林人士不得不对虚竹刮目相看,都觉得之前以貌取人,原来虚竹是个高手,因此人们看向虚竹的目光也变得敬畏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大伙儿就在椅子上小憩了一阵子,渐渐的夕阳沉落,夜幕降临。

    “诸位豪杰,已经是晚上了,请随我前去剑阁后山的剑窟,是时候让诸位豪杰各凭本事夺取古剑了。”孙菲月在白玉大椅子之前站着,朗声道。 至于掌门孙剑尘和公子扶苏,剑狂孙涛都已经悄然离去,估计是先行去剑窟里边作准备了。

    或许有的武者有贪小便宜的心理,趁机继续大吃大喝;也有的武者是觉得此次前去夺剑,九死一生,因此宁愿做一个饱死鬼。

    原本恢弘大气的剑阁大殿,却因为大量的外来武者这么一倒腾,显得很是狼藉不堪。

    段誉、虚竹、黑川大臧以及西门侯就当即前行,他们并没有白吃白拿的习惯。

    走出大殿,段誉在这个方位能望见剑阁的练武场,但见好几千的剑阁弟子正在练武场之上演练剑法,每一簇弟子修炼的是一个类型的剑法,一招一式之际,都相当的整齐。

    而好几簇剑阁弟子演练的都是不同的剑法,看起来蔚为壮观。

    准确的说,只要将其中排名前几百的弟子分散到江湖之中,他们每个人都能够建立一个小的剑道门派,传承衣钵。

    “蜀中剑阁果然了得,这样一股势力,是其他大宗派都不能小觑的。”虚竹感叹道。

    黑川大臧却看到了更为深层次的东西,他沉吟道:“夺剑行动马上就要开始了,但是绝大部分的剑阁弟子仍然还像往常一样的在此练剑。可见,掌门的心好狠,他要让各路豪杰在剑窟里边厮杀得差不多的时候,才会带领着剑阁弟子们攻下来。”

    “黑川兄不必担心,咱们又不在乎到底是那边的势力占据优势,咱们兄弟几个人只需要尽力去夺取破魔剑。至于保命和撤退,对于咱们来说,应该不成问题。”段誉淡笑道。

    “三弟此言甚是。”虚竹笑道。

    黑川大臧也点头,他一向以段誉马首是瞻。

    西门侯却是摊手表示无奈,因为在他看来,这次夺剑行动真的很危险,保命将是仅此于夺剑的大问题,没想到段誉和他的两个兄弟却那样的自信。

    曾经他以为自己很狂妄,恃才傲物,现在西门侯终于发现,自己错得很离谱。

    须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并非虚言。

    段誉瞥了一眼周围的各路豪杰,他们一个个都摩拳擦掌,显得很兴奋的样子,真替他们感到悲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