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78章但愿相逢不相忘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段誉并没有在大殿里看到多少熟人,这也没什么,毕竟武林如此之大,江湖豪杰如同过江之鲫,多不胜数。

总的来说,此次听闻干将、莫邪这两柄古剑之名而来此的武林人士,大多数是离此比较近的。

若是在东海以及漠北、西域之人多半没来。

大殿里边有很多的长条形的石桌子,上边雕刻着飞龙,云雾缭绕,很是生动写意。而大殿的墙壁之上,也有很多大型的壁画。

诸如“清明上河图”、“秋郊饮马图”、“赤壁之战”各种大型的图谱都被绘制成壁画。

让人颇为的眼花缭乱,但也愈发的彰显大气磅礴。

蜀中剑阁不愧是大宗派,不仅这大殿的装饰华丽,而且这里的侍女也颇为的美丽。蜀地果然是山清水秀的好地方,这里的女子也是如此的娟秀,充满了灵气和秀气。

“三弟,快看,那前边来了个女子,太过美丽,似乎不是侍女,因为旁边于很多的随从。”虚竹很惊讶的指着前边道。

虚竹经过这大半个月在缥缈峰灵鹫宫里的潇洒生活,对于女子的鉴赏能力也提高了许多。如今太几乎已经算是个中高手,只需要稍微的一瞥,就能判断眼前女子究竟有多美。

段誉遂循着虚竹指的方向看去,但见一个锦衣华服的女子,披着蜀绣披风,头戴璎珞冠,画着很有古韵的妆。

“这女子好熟悉!”段誉道。

“哈哈。段少侠,你若敢用这句话上前去搭讪。我就真的服了你。”西门侯笑道。

段誉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盯着前边那个女子看。这让虚竹和西门侯颇为的无语。

“三弟啊,不是愚兄说三道四。但你这般当着许多武林豪杰的面,盯着人家姑娘这么不转眼的看,真是不合适。你会被让别人看不起的,咱们总还是要低调一些的好。”虚竹赶紧在旁边劝告段誉。

“虚竹大侠所言甚是,段少侠你也太明目张胆了,堪称我辈楷模,当然,就看你能否敢上去搭讪了。”西门侯继续在旁边这般道。

或许他自己不敢去做的事。就打算鼓动别人去做,那么他心里也就畅快许多了。

结果还没等西门侯继续的劝告,段誉就立即起身,然后直接向着前边那个很美的女子走去。

“什么情况?段少侠这是疯了么。”西门侯目瞪口呆的道。

“哎,三弟还真是假正经,平时在我那里,送他侍女都坚决不要,如今真是丢尽颜面了。”虚竹也很无奈的道。

结果段誉走到那个女子的面前,道:“是你吗?”

此女子回过头来。深深的看了段誉一眼,四目相对。

“你是段誉?”此女子诧异的道:“你怎会来此。”

“是我,蜀中剑阁以古剑引来天下豪杰,我怎能不来。那么你真的是孙菲月?”段誉道。

此女子点头。不过表情还是有些不自然,以至于她的微笑在旁人看起来,却是颇为含蓄。可谓倾国倾城。

稍微沉默了一下,孙菲月道:“上次在大理天龙寺。真是抱歉,我让你丢失了一卷六脉神剑。”

“过去的事就算了。况且鸠摩智并没有因为夺取了那卷剑谱就真的练成了。没有大理段氏的一阳指作为基础,根本就练不成六脉神剑。”段誉潇洒一笑道。

他们这般旁若无人的聊天,让大殿之上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虽说段誉很俊雅,但是敢在蜀中剑阁的地盘去这般的跟其很有地位的女子搭讪,这是很不靠谱的事。

那么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段誉和孙菲月曾经认识,这是大多数的武林人士经过一番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

“你为何加入了蜀中剑阁?以后不跟随鸠摩智了吗?”段誉很好奇的问道。

他跟孙菲月本来就没有什么仇怨,当时为了六脉神剑的剑谱而战,相当于是两军交战,各为其主。

如今故人阔别重逢,段誉感觉颇为的亲切。在如此广阔的江湖武林之中,有多少人可以算是故人呢?能够重逢的又有几个呢?

“鸠摩智仍然是我的师父。不过我本就是蜀中剑阁之人,你仔细想想我的名字就应该明白了。如今剑阁有这么重要的事,我当然要回来帮忙。”孙菲月嫣然一笑道。

她顺手拿起旁边桌子上的两个青瓷酒杯,将其中的一个酒杯递给了段誉。

相逢一笑泯恩仇,酒杯一碰,千言万语,都化为缄默。一杯浊酒喜相逢,此之谓也。

“段少侠的搭讪手段真是厉害,居然这么一会儿工夫,就仿佛跟这美丽的女子很是熟悉一般。看见没,这女子居然主动的向段少侠敬酒了。”卖宝剑的小贩西门侯咧嘴笑道。

虚竹摊手表示无奈,道:“反正我是没这个本事的,以后有空得让三弟传授我几招搭讪之术。”

此时,段誉心里念叨着:“孙菲月,孙……她既然姓孙,而蜀中剑阁的掌门名为孙剑尘,掌门之子是剑狂孙涛。那么孙菲月在此如此有地位,难道她是孙剑尘之女?”

段誉遂问道:“原来你是掌门子女么?”

“段公子果然睿智。”孙菲月忽然近前,螓首偏过来,说起了悄悄话道:“段公子,如果你这次能够帮助剑阁守护破魔剑。那么小女子无以为报,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段誉心中一凛,稍微有些旖旎的情绪,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下来,皱眉道:“上次在天龙寺里边,我本来击败了你,却因为一念之仁,怜香惜玉,没有杀你。却害得六脉神剑的剑谱被夺走了一卷,终究是误了正事。而这次我本就是打算来夺剑的,你就别指望我帮你守护破魔剑。”

孙菲月嫣然笑着,沁人心脾的香气在周围弥漫,段誉却没有因此而变得意识模糊。

他立即退后一步,道:“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我兄弟那边还等着我呢!”

说罢,段誉再不流连,就转身大步走回了虚竹那边。

孙菲月愣了一下,不过心里却是很阴沉的道:“好你个段誉,居然敢拒绝我,那么你总会吃到苦头的。到时候我非得让你来低声下气的求我。” 段誉当然不知道孙菲月会是这样的心理,他本是光明磊落之人,见到故人,当然会上去打招呼。

这样却被孙菲月当作了挑衅,然后她就在比较前边的位置坐下。 大伙儿都在吃着这蜀地很特别的点心,虽然比起江南一带的点心的种类少些,但却没有那么的甜腻。

而且蜀地的点心多用果子为材料所制成,十分的贴近自然。

再加上这里的酒,芬芳馥郁,喝起来还很有后劲,武林豪杰们大多数是好喝酒之辈,因此都很高兴。

至于酒中是否会下毒,大伙儿并不担心,因为若剑阁真的敢如此做,那么他们宗派的名声也就彻底毁了。

任何一个门派要在江湖之中长久的立足,必须要将名声和宗旨放在最前边。

倘若在夺剑的过程之中,武林豪杰们出现了大量的伤亡,那算是正常情况,并不会影响剑阁的声誉。说不定还能增加其威严,这就跟少室山以及泰山之战差不多。

段誉举杯四顾之际,终于发现了一个熟人,而且还是他的好兄弟。 此人一袭白衣,腰间悬挂一柄狭长而雪亮的剑,也可以称为东瀛武士刀。他戴着斗笠,不过那柄剑和桀骜冷漠的气质,已经表明了他是谁。 不是别人,他正是黑川大臧。

“好兄弟,这几个月不见,真是想死你了。”段誉走过去揽住其肩膀,大笑道。

黑川大臧本能的要反击,不过听得这熟悉的声音,顿时反应过来,掀开斗笠一看,顿时颤声道:“段大哥,居然是你?”

“没错。咱们兄弟能在剑阁相逢,还真是有缘。没啥好说的,喝个痛快!”段誉当即将旁边的几坛酒提过来摆在桌子上。

周遭的武林豪杰倒没觉得什么,而周遭来往的剑阁侍女以及剑阁弟子们觉得很不可利益,他们小声议论之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些外来武者还真是穷疯了,忽然见得这么好的酒,非得吃个够本,真是可怕!”

段誉和黑川大臧都是心心相印的好兄弟,当即很豪爽的喝酒,并且各自诉说这段时间以来的际遇。

而段誉在珍珑棋局、光明顶以及少室山这些战斗,早就被黑川大臧所知,毕竟这样的大事,在武林之中,流传甚广。

黑川大臧的事迹,段誉却没听闻过,现在才得知,自从上次在东海之滨,被神秘的夫妇抢走了干将、莫邪两柄古剑,黑川大臧就一直追寻而来,果然是在剑阁。

然后他就潜伏至今,之所以没有夺回两柄古剑,有两个原因:“其一是黑川大臧没有必胜的把握,毕竟欧冶子夫妇当时能从群豪之中抢走古剑,实力非同小可。其二则是黑川大臧也发现了破魔剑这个秘密,因此就打起了此剑的主意。”

总的来说,武林之中的高手虽多,但真正的神兵利器却很少,据说破魔剑的威力犹在干将、莫邪之上。常言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是这个道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