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75章卖宝剑的小贩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蜀中剑阁多山,其山势巍峨嶙峋,巨石堆砌而少泥土,怪树多生长于石缝之间。

时值深秋时节,仍然漫山碧透。没有枫叶流丹,有的只是深邃的绿意,和迷蒙的雾气。

此地本来人迹罕至,偶尔有些土著散布在其中,正所谓: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段誉和虚竹没有去理会后边那些普通武者的夺剑争执,再往前行了几里路,就只有很窄的栈道,骏马难以通行。

于是,他俩就骑马而步行,路过小石桥的时候,但见下边的河水已经涨到了桥边,随时都可能将整个石桥都吞没。段誉往下边望了一眼,湍急的水势,确乎很有震撼人心的效果。

但段誉却没有丝毫的停留,顿时施展逍遥御风诀,飘然在狭窄的石桥之上飞掠,如惊鸿一瞥。

“三弟,你那么快干嘛?等等我啊!”虚竹也赶紧跟了过来。

到了河对岸,就只能爬山而行,栈道早已破败不堪,只留下了些许痕迹。

段誉当先在前边带路,他去年曾经体会过一次蜀道难,因此比之于虚竹要轻车熟路一些。

果然是险与远,则至则少。

在这座山里,许久都没有见到别的人。段誉估计在其他的方位,应该有较为好走一些的路,大部分来剑阁的武者多半会从那些方位而来。

一个时辰之后,他俩已经翻过了这座山。

前边是有许多古树的山谷,依稀传来了兵器的交击之声。和怒喝之声,显然前边有人在拼斗厮杀。

“这一段路都没遇到什么武林人士。难道前边就已经抵达了名为剑阁的宗派了吗?”段誉道。

剑阁是地名,也是一个古老的剑道宗派名。

去年的时候。段誉追击鸠摩智路过此地,并没有去剑阁里拜访查探,因为当时没有必须要去的理由。

段誉很快就赶了过去,穿过古树丛,就见得十几个白衣人,手持利剑围攻一个消瘦的小胡子。

这小胡子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用一些还算比较好的剑来冒充什么紫电、青霜之类的古剑,在山道边叫卖。

他的轻功很不错,而且也擅长在这样陡峭的山路之上赶路。以至于比段誉他们要早些抵达这里。

段誉之前就觉得很疑惑,猜测小胡子所贩卖的那些好剑是从何而来,一直都没有头绪,现在这情况或许会是个线索,于是他就静观其变。

十几个白衣人都是后天武者,其中的大部分人还未达到后天一流的境界,饶是如此,他们在剑道之上的造诣却已经不低了。

五彩剑光霍霍,变化无方。缭绕围攻。

小胡子有着先天实丹境界的实力,也显得有些手忙脚乱,他挥舞一柄匕首,一边拆解这许多利剑。一边不时的突袭任何一个敌人。

每一次突袭,必定能收割一人的小命,伴随着的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白衣人们见此情况。非但没有畏惧退缩,反而愈战愈勇。拼其命来,剑法更是凌厉。

片刻之后。还剩下六个白衣人,都是后天一流武者的实力,他们都是这群人之中的佼佼者,小胡子已经很难偷袭成功其中的某个人。

“西门侯,你抢夺我们剑阁弟子的佩剑,究竟拿去做什么了?若是你需要好剑,可以去剑阁里边花钱买,如此拦路抢夺,必须要有个分晓。”为首的白衣人朗声喝斥道。

“哈哈,我西门侯在蜀中一带的名声,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向来是独行大盗,做无本的买卖。我肯花钱吃喝,却不肯花钱买什么劳什子宝剑。”西门侯很狂妄的笑道:“我已经在十几里外的岔路口,将夺来的剑都买给了远道而来的愚昧武者们。至于你们的剑,我也不会嫌弃,继续拿去卖钱就行。”

这六个剑阁弟子互相望了一眼,其中一人道:“咱们不一定打得过西门侯,不如回去将此事禀报给掌门,他老人家自会定夺。”

“分散撤退,咱们最多再牺牲一个人。”为首的白衣人沉声道。

他们很果断,立即就往六个不同的方向施展轻功,敏捷的窜入古树之后。

段誉本来打算看这实力不错的西门侯是如何追杀这些剑阁弟子的,但他根本就无意于再追杀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只是朗声道:“小崽子们,回去跟孙剑尘掌门说一声,剑阁里边即将出炉的破魔剑留着等我西门侯来取。至于干将、莫邪,还是留给你们当镇派之宝吧。哈哈~”

西门侯如此的狂妄,根本不怕剑阁的高手前来追杀他。

“不是说这次是因为干将、莫邪的出现,才引来了各路武林高手吗?怎么蜀中剑阁还在打造另外一柄名为破魔剑的宝剑?”段誉心里很疑惑。 看来事情比预料之中的还要复杂得多,这次的剑阁夺剑之旅,将会是一场恶战。

段誉深知,在蜀中一带,剑阁是泰山北斗一般的大门派,有不少的高手和各种剑道传承,许多贼子都是望风而逃。

言罢,西门侯好整以暇的将地上的那些死去的剑阁弟子佩剑给取下来,然后用随身携带的绳子,将之捆成一扎,然后就扛在肩膀之上,潇洒的往回而行。

显然,他去而复还,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贩卖所谓的宝剑,再发一笔横财。

让人很无语的是,西门侯竟然随意唱起了自己瞎编的歌谣:“闲来抢些宝剑买,不使人间造孽浅。若将酒肉比车马,彼何碌碌我独闲。傲啸蜀中八百里,芙蓉帐里看笑颜……”

尽管他这歌谣有些不通顺,平仄什么的都不讲究,不过其潇洒恣意的意境却是让人佩服。

“且慢,兄台请留步。”段誉果断从古树之后饶了出来,朗声道。

西门侯深深的看了段誉一眼,他当然记得之前在岔路口见过段誉,由于看不清段誉的武功深浅,他还是没有贸然行动,而是作出一脸和气的笑容,道:“少侠,难道你打算买剑吗?我刚夺得不少好剑,你可过来任意的选购。”

段誉伸手就去夺他扛在肩膀上的一捆宝剑,西门侯趁机试探段誉的武功,两人都施展的是近身搏斗的功夫。

招数短促却迅疾无比,看似轻松写意,实则每一招都包含着致命之意,一招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转眼间,他俩就拆解了十几招,段誉也不敢怠慢,发觉好几次都有森寒的劲风袭来。可不要觉得西门侯的修为境界是先天实丹,就掉以轻心,武功境界只是实力的一个参照标准罢了,关键还得看实际发挥。

试问,一个先天高手就待在那里不动,任由一个普通武者挥刀劈斩在其脖子上,难道他不会死吗?

段誉采取了快刀斩乱麻的方法,顿时施展出天山折梅手,然后半途变招,是为少林龙爪手,西门侯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根本跟不上段誉的招数节奏。

下一瞬间,西门侯已经被段誉的左手扣在了喉咙之上,随时都能结束他的小命。

“少侠,咱们有话好好说,不要这么的凶狠吧。”西门侯赶紧道。 段誉沉默了一下,盯着他的眼睛看,发觉西门侯虽然语气比较的服软,其实从眼神之中可以看得出,他还是相当镇定的。显然,这说明了两种情况:其一,他料定段誉不会就此击杀他;其二,就算情况到了最恶劣的时候,西门侯也有所依仗能够绝处逢生,只是不知他这个依仗是什么。 好一会儿之后,虚竹也过来,笑道:“三弟你准备怎么处置这家伙呢?” “打算问他点事,如果不老实交代,那么也只好捏碎他的喉咙。”段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西门侯的额头有些冷汗,他深吸一口气,道:“少侠有什么疑惑尽管问,就算是我的私事也都可以说的,只要知道的,就不会隐瞒。”

“干将、莫邪前段时间不是出现在东海之滨么,怎么会忽然在蜀中剑阁里边呢?”段誉问道。

“这事我还是有所耳闻,三个月前,在东海之滨,黑川大臧带着武林群豪去取古剑,结果一番厮杀下来,干将、莫邪被剑阁的欧冶子夫妇夺取。”西门侯继续道:“他们之所以要将这消息放出来,就是为了引来各路高手,用高手之血,来为剑阁新铸造的破魔剑施以血祭。”

“剑阁还真是荒唐行事,难道就不怕因此而将剑阁的基业都毁了吗?武林的各路高手可都不是吃素的。”段誉淡笑道。

“应该没有多大的危险,剑阁有很大的地利,而且宗派里边机关陷阱重重,况且欧冶子夫妇本就是剑阁的铸剑师,他们分别持着干将、莫邪两柄古剑,武功少有人能敌。反而是汇聚而来的武林豪杰们,都不过是牺牲品罢了。”西门侯深深的叹息道。

段誉松开了其喉咙,笑道:“刚才听你说打算去夺取破魔剑,不如一起前去吧。”

西门侯知道段誉的武功高过他很大一截,现在贸然逃走,反而会很危险,于是就欣然答应,笑道:“我也只是那么一说,其实对于夺剑根本一点信心都没。看来这捆宝剑只有待会儿在路上遇到武林人士的时候再贩卖了!”(未完待续。。)

开心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