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69章黄裳的困境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十月深秋,冷雨沥沥,滴落在零落的枯叶之上,发出飒飒之声。

段誉施展逍遥御风诀,从李宪所在的四层阁楼之上,飘然飞跃而下,旋即几个流畅的起落,就已经到了几个建筑物之后。

眼看就要离开了,忽然从前边蹿出来五个拦路之人,都带着白银面具。 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不需要火把照明,或许借着白银面具之上泛着的些许幽光就能够看清前边的情况了。

“好狗不挡道。”段誉淡然道。

“你这贼人,居然敢骂咱们!”

“别跟他废话,这厮连夜行衣都没穿,根本就不擅长黑夜潜行,几下收拾了他,就去找几个姑娘乐呵去。”

……

霎时间,五个白银面具使者都各挺兵刃从不同的方位夹击而来。

不同的招数,不同的角度,相同的是威力很大,伴随利刃破空之上。大量的雨水飞溅,在各种颜色的兵器罡芒映照之下,显得如此的绚丽。 “斩龙剑之傲剑凌云!”段誉低喝一声,将斩龙快剑和逍遥御风诀一齐施展。

行云流水,任其所至。

正所谓,行其不得不行,止乎其不得不止。

傲剑凌云这招非同小可,当真是傲气凛然,段誉手中的赤红长剑泛起一大片璀璨的剑幕,往周围旋转着扩散。根本看不清招数来路,其中蕴含着几十种后手变招。出招频率极快。

“嗤~铿~嗤”

一连串的声音密集的响起,三个呼吸的时间之后,段誉已经冲过了五个白银面具使者的包围,来到了十丈之外。

段誉仗剑而立,赤红长剑之上沾染的鲜血顺着剑刃汨汨往下流淌着,跟雨水和泥土混合,显得如此的凄凉。

“好快的剑!”

“呃~好炫目的身法,难道你就是上次深宫任务之中,力敌金甲御林军,突围的高手吗?”

后边传来白银面具使者的惊叹与疑问。

段誉没必要跟他们多说什么。遂凝聚浑厚的内力于左手。然后骤然反手点出几下。

金光璀璨的一阳指芒将他们彻底灭杀。

铿然一声,赤红长剑入鞘,段誉大步而行,在雨幕之中。走向了山谷之外。

李太白诗曰:“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大拟说的这种意境吧。

段誉加快速度赶路,他这时忽然有些后悔之前来的时候没有骑乘一匹马,那样也就不必浪费这么多时间赶路了。

至于接下来。雨愈发的大了,段誉可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在大半夜的冒着大雨赶路呢?

于是他就找了一个山洞,里边其实挺狭小的,他遂盘膝打坐,运转北冥神功。

以浑厚的内力在周身奇经八脉游走,产生热量,须臾就将一身湿透了的衣裳和头发都给弄得干了。

“好家伙,若是后世之人看到这场面,不知会作何感想?”段誉笑着自语道:“也就是说,衣服才洗了就可以穿,就不需要换洗衣服了。”

莫名其妙的胡思乱想一会儿,段誉也就潜心静气,努力修炼起来。 对于一个武道高手来说,决不能放松自己的修炼。

否则就会固步自封,难以进步。

由于北冥神功可以自行护体,而且在平时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加深功力,以及可以吸收别的武者的内力,段誉遂暂且不修炼此功,将之收敛。 目前要努力冲击的是神照经内功的高深层次,若是能够打通任督二脉,那么不仅防御会大大的增加,而且内力的精粹程度和运转自如也会有大幅度的提高。

段誉虽然是一个四海为家,到处游走的游侠,不过他其实还算是一个很能静得下来的人。

时间在修炼之中静静的流淌,段誉周身缭绕着神圣的红光,忽明忽暗。 山洞外边,是无休止的雨声,而山洞内如此的静谧安详。

不知不觉,已经是翌日的清晨。

雨终于停歇了,段誉起身,立即施展逍遥御风诀,快速的赶往汴梁城的黄裳府邸。

另一边,与此同时,在黄裳府邸,居然燃起了大火。

本来昨夜刚下了大雨,就算是不小心失火,也不可能有如此大的火势。 为何如此呢?是因为有人泼了大量的油在黄裳府邸里。

在火海之中,许多人的尸骸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颇为凄惨。

二十几个黑衣人,在府邸之中,任意厮杀,只要见到活口,就无情的收割生命。

“黄将军,你先走,我们拼死抵挡一阵子。一旦逃到开封府,包青天绝对可以保你无虞。”一个很忠诚的侍卫首领朗声道。

“可是,我怎能舍弃兄弟们而去呢?”黄裳皱眉道。

尤其是他这样的投笔从戎之辈,将义气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侍卫们虽然身份地位比他这个骠骑将军低许多,但是黄裳早就将他们当亲兄弟一般的看待,绝不只是认为是手下。

“黄将军,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与其全军覆没,不如黄将军你突围而出,以后帮我们报仇。”侍卫很绝决的道。

“也罢,诸位兄弟保重。”黄裳叹息一声,翻身上马,就逃走。

其实到现在位置,他的酒意还未完全的消散,整个人浑浑噩噩的。 没办法,昨天晚上的庆功宴里,黄裳喝得大醉,回来之后,在半夜还跟好几个美丽的侍女进行了一番胡闹,以至于现在他手脚都有些发软。 因此黄裳此刻暂时失去了拼命战斗的勇气。

“想走。没那么容易。”其中一个黑衣人立即发出一枚回旋镖,顿时将奔跑的骏马的一只前腿斩下,然后锋利而阔大的飞旋镖带着鲜血,飞了回去。

一百多个侍卫,在二十多个黑衣人的冲杀之下,简直不堪一击,数息之后,尽皆击杀。

黄裳发觉自己施展不了轻功,回头又看见己方的侍卫如此惨烈的被杀,那些黑衣人显然都是高手。其中大半都是先天高手。至于少数至少也是后天一流武者。

“难道真的是明教请来的高手,他们实施的报复?”黄裳心中一凛道。 这些黑衣人的武功路数都几乎完全不同,有的用刀剑,也有的用暗器。还有使用短戟、淬毒长鞭、利爪、圆环、回旋镖、铜锤等等兵器。

可以说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是独当一面的高手。侍卫们在其面前。如同一群小绵羊面对着下山猛虎。

黄裳心里悲恸不已,赶紧调息运转内力,不过由于昨晚的大醉。以及跟侍女们胡闹,以至于伤了元气,好不容易才提起一些内力,轻功的速度并不如何理想。

眼看他就要被二十多个穷凶极恶的黑衣人追上了,黄裳悲叹道:“可惜我还没有完成武道之上的理想,也没能在临死之前再见段誉兄弟一面。也罢,那就去黄泉路上与家人团聚吧。”

黄裳当然很有骨气,他当即从腰带间拔出一枚圣火令,以其锋利的边缘,就抵在自己的喉咙上。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黄裳沉吟道:“我可不想落在这些敌人手中,遭受无尽的折磨。”

“小子,休要自尽。我等还没有杀过瘾呢!”后边有个黑衣人呼喊道。 黄裳冷笑一声,根本不予理会。

眼看他就要运转内力于圣火令之上,划动割喉。

“铿~”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圣火令被一枚小石头崩开。

黄裳凝目一看,惊喜的道:“段兄弟,怎么是你?总算在临死前能够见你最后一面。”

“说什么傻话,这不是最后一面。咱们兄弟同心,一起努力之下,必定能够逃出去。”段誉很有信心的道。

黄裳遂跟着段誉一边跑,一边道:“这二十多个黑衣人之中,有十几个都是先天高手,我们敌不过的。”

“兄弟,难道你忘了当初咱们两人去挑战明教的光明顶?当时面对的敌人可是成千上万,当时都没有皱眉头,今天怎么能怯弱呢?”段誉已经看出黄裳的状态不好。

于是,段誉就立即传递一部分内功给黄裳,帮助他在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就彻底驱散了酒意,而且让他疲倦的身子也得到了复苏。

“也罢,跟段兄弟你联手,我就再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咱们且反手大杀,除恶务尽。”黄裳道。

“话说,兄弟你可曾将家人转移到别处?”段誉见得前边的府邸已经化为了火海,于是很关切的问道。

“早就转移了大部分家人,剩下的只是一些亲信和远亲。”黄裳道。 于是他俩不再逃跑,就在一家客栈的墙壁边站定。

段誉拔出了赤红长剑,仗剑而立,威风凛凛,而黄裳则是运转内力,将六枚圣火令悬浮在自己的周围,火焰般的光华炫目无比。

“可恶,难怪紫衣龙王和光明左使宇文怒风那么痛恨黄裳,跟他居然夺走了圣火令,而且还练就了这门不世之奇功!”

“他俩就是黄裳和段誉,听说当初就是他俩,在光明顶之上,接连击败所有高手,连林天洪也丧命于他们手下。”

“哼,咱们这么多高手一起冲杀,不信他们能挡得住。当时在光明顶,主要还是因为高手们是一个接一个的去送死。”

……

短暂的商议之后,二十几个黑衣人就挺着十八般兵器,纷涌冲杀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