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262章深宫任务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很好,你们十四个人能从最开始的三百多个武者之中通过考验而存活下来,你们有资格加入血衣门。那么接下来你们就领取属于自己的血衣,我会给你们安排落脚之地。”

    白银面具武者道:“不过叛徒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杀无赦,相信你们不会怀疑血衣门的言出必行。”

    段誉开始还以为这些人会因为自己击杀了一个白银面具武者,而过来围攻他呢!

    现在总算是想明白了,血衣门跟武林之中的门派有着很大的区别,这里没有师兄弟之间的义气和友情,有的只是杀伐果断,以及执行李宪命令的执着。

    段誉既然击杀了那个白银面具武者,而且是在正面决战之中完成的,显然他的武功极高,能有高手加入,血衣门何乐而不为呢?

    然后,段誉就跟随着众人走向后边的丛林里,后边的那几百具武者的尸骸,任由其倒在那里。或许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有许多野狼以及其他的野兽来将武者们的尸骸调走。

    清冷的晚风拂过,携带着浓郁的血腥味儿。

    江湖就是这样,尤其是在血杀门的地方更是如此残酷。

    若是畏惧危险之人,尽管可以远离此地,既然胆敢来到这里,那么就要做好殒命的准备。

    段誉也是如此,他并不认为自己的武功高强就能够万无一失了。在他看来,自己认定是对的事情。就算拼了命也要去完成。

    及至来到了丛林里边,每个刚加入血衣门的武者都得到了一件血衣,是用上好的锦缎织成的袍子,似乎被鲜血浸染过,散发的血腥味儿很是难闻。

    当然,也不排除有些武者颇为的奇怪,他们对于这血衣情有独钟。 或许是认为历经了两次生死考验,才得到这件血衣,因此那几个武者双手托着血衣,眼睛里似乎有泪光闪烁。尤为虔诚的样子。

    段誉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也不好表现得太过漫不经心,就将血衣淡然的拿在手里。

    接下来,每个人还分发到一个青铜恶鬼面具。

    “咱们血衣门之中,以面具来确定身份的高低之分。由低到高。分别是青铜面具。白银面具。鎏金面具和冰雕面具。能够成为鎏金面具使者的,只有寥寥几个,是李宪公公的亲信。而冰雕面具。当然只有李宪公公才有资格佩戴。言尽于此,以后,你们只要努力,都会有晋升的机会。”为首的白银面具武者朗声道。

    “那么小的斗胆问一句,晋升之后有什么好处呢?”段誉装作很恭敬的样子,上前一步问道。

    “哼,你这句话问得好笑,李宪公公可是皇帝陛下跟前的大红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只需要一句话,无论是大宋朝廷里边,还是在江湖之中,都没有他老人家摆不平的事。”为首的白银面具武者走到段誉面前,近距离的盯着段誉的眼睛,寒光闪烁。

    他继续道:“你小子武功不错,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如今在江湖里鼎鼎大名的姑苏慕容复,都已经拜李宪公公为师,并且认他为义父。姑苏慕容复尚且为了修炼葵花宝典而自宫,放弃了当男人的机会,你说你这样的武者还有什么理由不遵从李宪公公,死心塌地的追随呢?”

    “使者大人所言极是,多谢指点。”段誉拱手笑道。

    他心里却是在想:“没想到上次我在皇宫的城墙之外拦截慕容复这厮,反而阴差阳错的让他成功拜李宪为师。那么以后岂不是要面对两个练了葵花宝典的高手?压力还真是很大啊!”

    然后,白银面具武者继续给大伙儿训了一会儿话,就带着大家到城郊深山里边,穿过峡谷,居然有一座阁楼。

    这里边享乐之事,应有尽有,尤其是这里的赌坊,简直就是汴京城的贵人们经常来光顾的地方。

    而青铜面具的武者们,不过是看场子的罢了。

    段誉得知,他们晚上住的地方,也是阁楼的地下室,颇为的悲催。 而且在这庞大的阁楼里边,还有不少的美丽女子,各种类型的都有。据说,只有成为白银面具使者,才有资格去接触,至于段誉他们这些最低阶的青铜面具武者,胆敢不遵守规矩,那么就会身首异处。

    段誉还以为这样的阁楼,只有在夜晚才是所有人放松欢娱之地,没想到在大白天,也仍然没有休止的意思。

    仿佛从很久远以前就这样,当下也是如此,以后也将这般的无忧无虑的欢娱下去,用纸醉金迷来形容这里的一切是最为贴切的了。

    段誉就在这里很耐心的待着,因为只要加入了血衣门,就没了自由,谁要是不服从管理,单独的离开,定然会遭到追杀。

    十天之后,在一个深夜,段誉正在地下室里准备沉睡,忽然白银面具使者召见他们。

    去了之后,仍然是那天给大伙儿考验的白银面具使者,他朗声道:“告诉大家伙一个好消息,咱们沉寂了这么多天,接下来终于要执行任务了。不要因为你们是青铜武者而感到沮丧,更不要自暴自弃,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只要大家肯努力,拼命战斗,努力执行任务,那么就会有好的未来。” 调动了一下在场武者们的情绪之后,他继续道:“今天这个任务,咱们这支队伍只是负责在皇宫外围进行掩护,到时候大伙儿不求斩杀多少大内侍卫,只需要跟他们尽力周旋,为咱们血衣门的其他队伍赢得时间。若是任务结束的时候,你们能撑着不死,那么就得恭喜你们,此次任务就圆满的完成。”

    没有人多问,在场的绝大多数人早就被血衣门的一切给震慑了,现在心里反而担忧的是如何在接下来的任务之中,保住小命。

    深秋的雨沥沥而下,将段誉等人的血衣都打湿了,但是不要紧,因为这血衣浸染得很牢固,根本就不会因为雨水而掉落些血迹。或者从本质来说,此血衣不是用鲜血浸染的,只是用的类似的染料,故意造成这样的效果,震慑武者们的心灵。

    然后,每个人都戴上了青铜面具,这其中不只是新加入的武者,还有一些老手,他们都很淡定的走着。

    这样的淡定态度,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少的把握,而是因为完全的茫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出路,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因此也就得过且过了,他们所追求的甚至不是晋升为白银面具使者,只不过是能够混过这次的任务,多活一阵子。

    血衣门的每个人武功都不错,最差的也是后天一流武者。

    他们在崎岖而泥泞的山路之上,施展迅捷的身法,没有丝毫阻拦的奔行。

    在半途没有遇到别的队伍,想必他们已经先行一步,或者是从别的驻地调转而去的。

    抵达汴梁城皇宫的时候,颇为的安静,附近根本没有什么人走动,就连城墙门口的守卫,也都在打着瞌睡。

    当即就有几个青铜武者上去,很利索的将这些睡眼朦胧守卫的脑袋瓜子给割掉。

    不过当他们刚进入皇宫不久,城门就轰然关闭,许多的大内侍卫包围而来。

    “大伙儿分散开来,尽力周旋,若是半个时辰之后,还能不死,就自己想办法退出皇宫,会有人接应你们的。”白银面具使者大喝一声,就当先手持一柄铜环鬼头刀向着大内侍卫们斩杀而去。

    段誉他们这边的人虽然很少,不过从另外的方向不知为何又来了几支血衣门的队伍,顿时在皇宫城墙里边的空地之上,就显得场面颇为混乱而且战况激烈了。

    段誉当然不会那么傻愣愣的执行这莫名其妙的任务,他本就是潜入血衣门寻根究底的。

    因此,段誉顺手撩斩了几个不知好歹冲过来的大内侍卫之后,就施展逍遥御风诀,闪烁到旁边大树之后。

    冷静观察了一会儿情况,果然见得有一队武者,尽皆带着白银面具,向着皇宫深处奔行而去,他们是沿着回廊的另一边冲去。

    如今战况颇为的惨烈,大内侍卫们也没有余暇能注意到这支白银使者队伍。

    段誉心里思绪纷涌,很快就拿定了主意,那就是要混入这些白银使者之中。事不宜迟,眼看他们就要跑得更远了,再不追上去就来不及。 于是段誉就施展凌波微步,紧跟在这支队伍的最后一个白银使者身后。 忽然施展一阳指,凌厉的指力顿时就洞穿了这厮的后心,与此同时,段誉的右手还尽力的将这厮的口捂住,果然没有让他发出惨叫之声。

    段誉顺手就将他的白银面具取下,然后替换了自己的青铜面具,并且一脚就将这厮的尸骸踢进了旁边的花坛里。

    让的动作干脆而利落,前边的那些白银使者们忙着去执行任务,根本无暇回头去看。

    段誉遂加入了这个队伍,反正有面具的遮盖,也不怕被这些人认出来。 或许这些白银面具使者之间彼此都不认识,这也不足为奇。

    他们来到深宫之中,闯入皇帝陛下的御书房,然后飞快的翻腾着各种东西,似乎在寻找什么。

    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机关,扭开之后,旁边的书架就往左侧移开,是一个向下的密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