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260章潜入城隍庙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本来按照黄裳的意思,段誉即将打入敌人的内部,冒着生命危险去收集李宪为非作歹的证据,那么就在今天夜里,黄裳让两个美丽的侍女来侍寝。

    “昨天我不是跟黄兄说明白了么?对于这个,我并不怎么感兴趣。”段誉淡然道。

    “还请段少侠收下我们吧,若是让老爷知道,我们没有听从命令,而是离开了段少侠你的屋子,以后肯定会将我俩驱逐出府的。”侍女道。

    段誉很是无语,只是淡然道:“待会儿我修炼的时候,你们最好不要打扰我。你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我睡觉之前,将床榻给弄得暖和一些。” 两个侍女相视而笑,然后立即很乖巧的前去行动。

    段誉就在窗口的地板之上,打坐修炼,潜心静气,运转了几圈北冥神功。

    自从达到先天金丹境界之后,这些天内力的增长都颇为的缓慢,或许要想尽快提高,就得找到合适的对手,将其内力吸收而来,进行转化。 “也罢,会有机会的,此次潜入李宪公公手下的血衣门里边,见机行事,定然可以有所突破。”段誉心道。

    为了保持好的精神状态,段誉沐浴更衣,焚香祷告,这两个侍女确实很温柔,将段誉侍候得很好。

    尽管段誉不时的有那样的想法,但是想到马上就要深入龙潭虎穴,不能浪费体力,因此只是稍微动手。并未动真格的。

    “小不忍则乱大谋,等以后有的是时间消遣,何必在乎这么一时半刻。”段誉心里这么一想,也就淡然了,然后很早就在已经被弄得暖和的榻上去休息了。

    至于两个美丽的侍女,由于接受了黄裳的命令,今晚必须待在段誉的屋子里边,而段誉可不会让她们到榻上去,因此她俩只好很悲催的打地铺了。

    她们知道段誉是黄裳的好兄弟,因此在这旁边。根本不敢议论段誉是否正常之类的话题。

    静谧的秋夜。隐约可以听得窗外的萧瑟秋风之声,以及散落在草丛里的蟋蟀鸣叫之声。段誉因此睡得很沉,他并不为明天的艰难险阻而感到夜不能寐,有时候看准了方向。决定了应走的路途。就不必畏首畏尾。 最有把握的事。往往是所知情况最少的事,因为也只有知道的越少,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担忧和畏惧。或许这是大部分人的悲哀吧。

    翌日清晨。明朗的阳光从窗外照耀进来,竹影婆娑,将屋子里边也映衬得绿意盎然。

    侍女早就将干净的衣衫叠好放在段誉的枕头边,换了衣衫之后,段誉洗漱之后,随便在府邸大厅里吃了些东西,就赶往城隍庙。

    并没有看到黄裳,因为他可是骠骑将军,朝廷命官,得去上早朝,可不像段誉这么的潇洒自在。

    段誉此次的行动相当危险,当然没有带欧阳去,这小子的实力虽然还不错,但还没有达到真正能在那样场合保命的程度。

    从衣袋里拿出那份在地摊之上买的汴京城的地图,很快就找到了城隍庙的位置。

    今天正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汴京城里边相当的热闹,张灯结彩以迎接这个隆重的节日。及至半个时辰之后,段誉抵达了城西的城隍庙,这里人山人海,正在筹备庙会。

    段誉相信,包青天他们收集的情报肯定错不了,而且像血衣门那样大的隐藏势力,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只要到了他们规定的时间,就必定会按照计划行事。

    今天这里就算有庙会,那么在城隍庙的后边,也仍然会继续招收武林人士。

    现在还是青天白日,时间尚早,段誉就在旁边的一个茶铺里边,要了一壶铁观音。一边品着这廉价的茶水,一边等待着夜幕的降临。

    他的耐心一向很好,就算有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过来招呼道:“哎哟,少侠如此的英俊啊,想必远道而来参加庙会,定然困乏了,不如到旁边的倚翠楼里边放松一下如何?”

    段誉并不理会,当这些风尘女子太过分的时候,段誉奋力一拍桌子,“嘭”的一声响。当他把手掌拿开之后,桌子已经被拍去了一个手掌印,空缺了这么一块,而周围却是完好无损。

    这份功力,让前来纠缠不清的风尘女子们大骇,纷纷逃走。

    “这样的女子真是到处都有啊!我可不想染那些病,坚决不会去碰一下的。”段誉心道。

    很快,夜幕就降临,正所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中秋佳节自古以来都是如此,天穹夜空之中,一轮皎洁的明月出现,只不过并不是特别的明亮,从普遍情况来说,要到八月十六,才是月亮最圆也最明亮的时候。

    城隍庙之前人声鼎沸,庙会的盛况自然不必多说。段誉迈着坚毅的步伐,一步步的走进了城隍庙。

    后边人烟稀少,这是很正常的,因为城隍庙之外正在举行庙会,绝大多数人都跑去前边凑热闹了。

    这时有个庙祝过来,沉声问道:“年轻人,你不再外边逛庙会,却跑到这后边来作甚?”

    “说了你也不懂,还请让路。”段誉很平静的道。

    “难道你是打算弄一件血衣来穿吗?”庙祝试探着问道。

    他这话当然是暗语,也是比较明显的暗语,他总不能向来者问道:“请问少侠你是来参加血衣门选拔的吗?”

    若是没这个打算的人,当然听不懂他话中之意,也就走开了。而段誉正是为此而来,淡然点头。

    “看见院子里竹竿上的灯笼了吧,你不用梯子,尽快将灯笼取下来,那么我再带路。”庙祝道。

    很显然,这是在考验来者的轻功,就这么一个简单的考验,就能让大部分轻功差的武者被拒之门外。

    段誉悠然一笑,也不施展全力,他只需要稍微显示一些轻功就行了,但见他轻身一跃,脚下交错一踏,就宛如御风一般的到了竹竿的顶端,顺手就将灯笼摘了下来。

    “你要的灯笼给你,带路吧。”段誉道。

    庙祝接过灯笼就沿着悠长的回廊走去,在角落里,摆着一个案几,上边有一大坛酒,还有一叠材质很粗糙的碗。庙祝直接拿起一个碗,就提起酒坛往里边倒满了酒,然后递给段誉道:“喝下去。”

    段誉没有问为什么要喝下去,他当然也明白这酒里边多半加入了什么东西,现在引路之人这么说,他也只好照办了。

    或许是血衣门不想让前来考核者知道他们所在的具体位置,所以才会在酒里边加入一些蒙汗药之类的东西。

    段誉毫不犹豫,仰头直接将酒碗里边的酒喝得干净。

    须臾,他俩都站着不动,气氛有些沉默。

    庙祝转过身来,冰冷的目光瞪着段誉,皱眉道:“难道说,喝了这么多酒没啥感觉么?”

    “呃~当然有感觉,只是我的酒量好,见效不较慢罢了。”段誉刚说完,就一翻白眼,顺势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当然,段誉这是在装晕,他可是拥有百毒不侵之体,所以刚才毫不犹豫的喝下这有问题的酒,现在也很识趣的晕了过去。

    庙祝顿时一拍手,就从竹林里边走出一个彪形大汉,然后将段誉扛着从城隍庙的后边离开了。

    段誉眯着眼睛,看清了路途,原来血衣门选拔门人的考核是在城郊的山里。

    及至到了一个山谷里,彪形大汉将段誉抛掷在草地上,而这里已经聚集了两百多个武者,他们也都是喝了那庙祝给的酒,晕了过去。

    又过了一个时辰,又增加了一百多个武者,然后彪形大汉们就一起用冷水泼在所有晕过去的武者身上,大伙儿都悠悠的醒转。

    深秋之夜,被冷水泼了,确乎是比较难受的,晚风吹拂过来,让人不由得全身发冷。

    段誉遂运转神照经内功,须臾之后,浑身就热络了起来。

    三百多个武者来自四面八方,各有绝技,平时或许在自己的圈子里都算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但是到了这里,一个个都老实得如同绵羊一般。 周围有几十个彪形大汉,他们的武功或许不高,应该只是相当于是苦力罢了。

    段誉的眼神很好,发觉在山谷的一些险要的位置,有一些黑衣人在打坐,一共有一百多人,他们的气势都很强,这些应该就是血衣门的人。 不久之后,就有三个戴着白银面具的人来到了这里,为首一人朗声道:“欢迎诸位武林高手来参加咱们血衣门的入门考核,众所周知,咱们都是属于大内总管李宪公公的手下。他老人家是皇帝陛下眼前的红人,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以咱们也应该为即将成为血衣门的人而感到荣幸!” 武者们都不吭声,都明白这个时候应该保持低调。

    “不过只有通过了选拔之人,才能够活下去,我们绝不会允许有外人出去将咱们的事到处宣扬。”白银面具之人冷声道。

    “第一轮的选拔,由你们自相残杀,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没有死的武者就算是通过了第一轮的考验。”此人继续道。

    “小的斗胆问一句,若是一炷香之后,我还没死,但缺胳膊少腿该如何是好?”有个武者问道。

    “那种情况之下,你已经算是个废人了,留你没用,我们会尽快送你上路。”白银面具之人沉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