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58章修炼魔功的邢单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正所谓,一叶落而知秋。见微知着,不外如是。

高手之间过招也是如此,往往从一招半式之间,就能看出对方的武功深浅。

经过刚才的几招剑法的拆解,展昭估计段誉确乎是正道高手,而且实力不在自己之下。段誉也感觉得到,展昭居然也是先天金丹境界的高手。 或许因为这些年展昭很少在江湖里走动,以至于武林中人只知道年轻一辈之中有“南慕容,北乔峰”之大名,却很少提及展昭。

段誉明白一个道理,在如此波澜壮阔的时代,绝不只有那么几个天才人物。

正所谓,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当段誉听得眼前这个气宇轩昂的捕头说他名为展昭的时候,大为震惊,根本没有想到,天龙的世界里,居然也会有包青天和展昭。

不过仔细一回想,以前遇到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么眼前这情况,也就释然了。

“原来是展捕头,久仰大名,只是一直无缘得见。在下段誉,不过是一介江湖草莽而已。”段誉拱手淡笑道。

“什么,难道说,你就是那个跟萧峰义结金兰,血战聚贤庄,后来又夺得泰山武林大会,成为北方武林盟主的段誉吗?”展昭不由得动容道。 “好说,好说,江湖之上谬传的名声而已。却是不知展捕头到城郊来有何贵干?难道是为了登高望远吗?”段誉笑道。

“当然不是,昨天夜里。这山下的村庄遭到一个看起来半人半鬼的存在屠戮,我因此而来这山脉里边寻找一些蛛丝马迹。”展昭道。

段誉点头道:“今天是重阳佳节,本来我跟兄弟都是来此登高的,发现了山下的惨状,然后就到处寻找那个恶贼,希望能够将之寻找到,然后惩奸除恶。”

既然有着共同的目的,然后他们就到处寻找。

这座山并不算高,或许只是丘陵地带,因此也没有什么响亮的名字。 段誉他们寻找了许久也没有看到山洞之类的可以藏身的地方。感到颇为的乏力。

然后相继遇到黄裳、欧阳以及那些护卫。

“原来是展捕头。幸会。”黄裳笑道。

“骠骑将军黄大人也在此,真是群贤毕至。”展昭感叹道。

大伙儿一起努力又寻找了半个时辰,在一座山顶,几棵歪脖子树之下。有一片小型的坟地。

此地人迹罕至。而此坟地几乎没有人拜祭。就连香烛纸钱都没有。 坟地里边散发着浓重的阴森之气,尤其是在九月初九这样的重阳时节。 “一片坟地而已,不必去那里查看了吧。”黄裳皱眉道。

“怎么不去查看。说不定魔头就躲在那里呢!”段誉推测道。

毕竟他既然听展昭说昨天屠戮山下村庄的是看似半人半鬼的存在,那么很有可能,这魔头就躲在坟地里边。

于是大伙儿互相望了一眼,除了几个护卫,大伙儿都是豪杰之士,也就没什么惧意,然后就大步的走了过去。

“一些冢中枯骨而已,没啥好怕的,欧阳你若是害怕,就在这外边等着我们吧。”段誉道。

“段叔你可别小看了我。”欧阳当即施展迅捷的身法,反而冲到了最前边。

萧瑟的秋风吹过,坟地里边愈发的清冷,这里本就不是该来的地方。 段誉和朋友们在此寻找了一番,赫然见得在最里边的一座坟墓边有异常的情况。

“大伙儿快来看,这座坟墓似乎被人翻动过。”黄裳道。

段誉和展昭等人就赶紧过去,果然如黄裳所说,坟地之上的土是被翻新过的。

“此地人迹罕至,而且坟墓都是普通人之墓,按道理来说,里边应该没有陪葬品,那么是什么样的人,居然会那么无聊的来挖掘这样的坟墓呢?”展昭沉吟分析道。

“那些恶人的想法,岂是咱们这些正常人能够一时半会儿想得明白的。”黄裳摊手苦笑道。

大伙儿都陷入了沉思,展昭按照他们捕头的思维来推测,背负双手,来回踱步道:“从普遍情况来讲,咱们得先弄清楚这恶人作案的动机,然后根据线索,顺藤摸瓜……”

“其实,咱们可以将这坟墓挖开,说不定可以知道更多的情况。”段誉道。 在场的其他人都觉得有些脊背发凉,不过展昭早就习惯了,这些年跟随包青天,经常会进行什么验尸,因此没有什么疑虑。

然后他们就去挥剑砍下了几根大树枝桠,将之削成鹤嘴锄的样子,然后就一起动手挖掘起来。

为了探知事情的真相,那么也就只好这般行事了。

片刻之后,他们已经大汗淋漓,终于将这坟墓挖掘开来,由于在不久前这泥土都被挖掘过,所以很是松散,段誉他们再次挖掘起来也就不那么麻烦了。

“这存在于荒山野地的坟墓,估计存在了许多年月,为何这里边的棺木却没有任何腐朽的迹象呢?”展昭有些疑惑。

他顺手将手中的宝剑划下去,没有意料之中的吹枯拉朽,反而是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金属颤音。

展昭很诧异的道:“我这宝剑可是削铁如泥的,这棺木居然是用上好的寒铁打造,真是奇哉怪也!”

然后,他们就一起用树枝撬起棺木盖子,然后迸发内力。

“嘭~”的一声巨响,玄铁棺木盖子崩飞,里边居然是一个披头散发之人,穿着寒光四溢的铠甲,他睁开暗红的双目看着在场的诸人。

“难道说,你就是昨晚在山下屠戮村庄的恶徒吗?”展昭沉声喝斥道。 他这么多年的破案经历,知道世上并不存在什么恶鬼,一切看起来诡异之事,都是有人在背后装神弄鬼。

“可恶,你们这些人是来送死吗?”此人一跃而起,只是动作显得有些僵硬。

段誉、黄裳、展昭和欧阳四个人都没有丝毫的犹豫,一起挺剑刺去。 他们都是剑道高手,招数无懈可击,只在刹那,四柄利剑就抵在了这怪人的脖子上,而且四把剑交叉,只要这厮敢乱动,那么一颗首级估计就会滚落在地。

而且段誉和朋友们都很默契的觉得应该抓活的,那么就能让真相大白了。

此怪人的气息很强,应该跟段誉他们之中任何一个都有一拼之力,不过以一敌四,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快老实交代,你究竟是谁,昨晚的事是你做的吗?”展昭道。

这怪人发青的脸彰显着怒气,但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叹息道:“我名叫邢单,在修炼一门神功,名为幽冥魔诀,这本是我辈武林之人的自有。至于昨晚山下的事,是由于修炼此神功每隔一个月,在月圆之夜,就要以大量的活人之血浇灌全身,才能够压制气血。我并不是恶人,只不过是为了练功而不得已为之。”

展昭当即扇了这厮一记响亮的耳光,怒喝道:“你还敢狡辩,如此的恶贼,还说什么不得已而为之。现在一剑杀了你算是便宜你,还是带回开封府,让包大人发落。”

段誉也感到很无语,道:“你这恶贼名字挺扯,叫什么邢单,也就是谐音‘行善’,但你却是在为非作歹,真是天怒人怨。”

他觉得如此费尽工夫才找到这恶贼,不能让他好过,就招呼朋友们一起拳打脚踢,将邢单打得惨不忍睹,到处都是伤痕,这是邢单罪有应得。因此大伙儿也都不以为意,事不宜迟,展昭就用树皮搓成绳子,然后捆住邢单就往山下走去。

“展捕头,以后行刑的时候记得喊我们前去看看。”黄裳呼喊道。 “没问题,急着的。”展昭道。

邢单骂不绝口,但都无济于事,谁让他今天这么的倒霉,正躲在坟墓里边的玄铁棺木里修炼幽冥魔诀,结果就被这么多高手发现了。

他甚至觉得自己是魔道中人里边运气最差的,在半途他多次打算出手对付展昭,让他感到悲哀的是,在白天,修炼了魔功的邢单根本发挥不出全部的实力。

“江湖之中什么样的人都有,但这样到处屠戮,滥杀无辜的恶贼,决不能饶恕。”段誉斩钉截铁的道。

“说得没错,咱们今天好歹算是行侠仗义了,不虚此行。”黄裳道。 “你觉得刚才那个叫邢单的武功如何?”段誉问道。

“估计他在白天不能正常发挥实力,估计到了晚上,实力不在咱们之下。”黄裳很郑重的道。

段誉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魔功确实不容小觑。”

当天夜里,他们就得到消息,说有许多高手潜入了开封府,进行劫狱,将邢单救走了。

于是,段誉和黄裳就赶紧去查看情况,到了那里,却见得展昭身受重伤,右手缠着绷带,脑袋也受了伤,正躺在榻上。

“这些来劫狱的究竟是什么人,居然将你这个先天金丹境界的高手伤成这样?”段誉皱眉问道。

“劫狱的那些人武功也就一般,但伤我之人,正是白天咱们一起擒住的恶贼邢单。没想到他在夜晚能发挥的实力,超过我许多,简直太可怕了。”展昭由衷的叹息道。

“看样子邢单还有些同伙儿,这下难办了。”黄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