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255章段誉战李宪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听得这个尖利的声音说什么咱家要过来收拾你们两个,正在皇宫城墙之上斗剑的段誉和慕容复顿时面面相觑,大为震惊。

    他们心里都同时想到了一个情况:“发出这声音的是个公公!”

    “姓段的,你还不逃,就插翅难飞了。”慕容复以冷厉的目光看着段誉,沉声道。

    “我的轻功比你好,要保命,当然不愁。倒是你,若是被抓住了,肯定会被要求去当大内公公的。”段誉潇洒一笑,挥动手中的赤红长剑,泛起耀眼的赤红剑芒,将斩龙快剑施展得淋漓尽致。

    不时伴随着龙吟长啸,虚空里剑气交织,段誉的发出的剑气与慕容复用银白细长之剑发出的剑气不断交织,声音铿锵,密集如骤雨。

    与此同时,皇宫城墙之下围着的弓箭手不断的发出箭矢,仿佛这些箭矢是不要钱的一般。

    或许对于大内侍卫弓箭手们来说,箭矢确乎是不用钱买的,因此也不管其发出的方位准确与否,就一个劲儿的往前边拈弓搭箭。

    剑气将难以计数的翎羽箭矢纷纷削落,有的箭矢甚至遭受到凛冽剑气的轰击,直接破碎化为齑粉,其威力之强,简直令人目瞪口呆。

    段誉和慕容复都没有退却的意思,真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或许他俩之间已经很难以分出究竟是谁的过错多一些,是谁对不起谁。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只有用鲜血才能洗涤他们之间的仇恨。 对于如此的武林高手来说,没有对错,只有高低之分。

    不知不觉,秋风萧瑟,天地之间已经笼罩在秋雨之下。

    说时迟,那时快,他们拼斗正到了关键时刻,段誉忽然使出一阳指,如今他是先天金丹境界的高手。尽管慕容复也是这个境界。但是比起内力的深厚和纯粹程度来说,当然是段誉比较占上风。

    这道金光璀璨的一阳指携带着风雷之声,呼啸着击向慕容复,段誉也被这道指力的反弹之力震得往后退出十几步。他的脚在城墙的厚实城砖之上滑行而过。泛起许多的火光。

    霎时间。慕容复别无多想,就算要闪躲也来不及,他就双手持着银白的细刺剑。并且灌注浑厚的葵花内力于剑刃之上。

    冒险一试之下,方位是颇为准确的,慕容复持剑的手也相当的稳定,并没有一点颤抖。

    但闻一声脆响,百炼精刚打造的银白长剑居然崩碎开来,化作许多碎片,漫天飞舞,剩余的一阳指力顿时洞穿了慕容复的肩膀。

    他跌落下城墙,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叫。

    下边的穿着鎏金铠甲的大内侍卫们,虽然觉得慕容复的声音很像公公,有些犹豫,但为了捍卫大宋皇宫的威严,还是将锋锐的长矛指向天空。

    眼看慕容复就要被这大量的长矛击杀,忽然一道暗红的光影横掠而过,就如同浮光掠影一般的迅捷,让人眼花缭乱。

    段誉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个穿着玫瑰红长袍的中年男子,将慕容复救了下来,并且飘逸的踏着城砖,然后飞跃到城墙之上。

    红袍中年男子以娴熟的手法,快速的给慕容复点了肩膀附近的穴道以止血,然后就将他抛开,叹息了一声:“还以为你天赋卓绝,没想到刚出皇宫,就被这个后辈小子给打得这么狼狈。”

    慕容复赶紧道:“李公公,其实这个小子叫段誉,他来皇宫就是为了行刺公公你的。在下偶然发现了他的行踪,为了帮公公你解决麻烦,明知不敌,也只好上前拼命了。”

    “原来如此。”红袍中年男子就转身看向段誉。

    此时,段誉也在打量他,两人的目光在虚空里相遇,还未动手,目光就已经在激烈的交锋了。

    段誉的目光如同匕首一般的犀利,而红袍中年男子的目光则如同深渊一般的深邃。

    或许不应该叫他为男子,因为此人是一名公公。

    下边的所有弓箭手们都很默契的停止了放箭,否则就算没有误伤这位来头甚大的公公,只要惹恼了他,那么也会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段誉凝目看去,但见眼前此人面容算得是俊朗,不过由于眼睛太过于狭长,而且泛着寒光,显得颇为阴险,而他的鼻子也太尖锐了,称之为鹰钩鼻也不为过,这在中原人里是很少见的。而他既然已经是中年人,但是嘴巴边居然没有一点胡子,很是干净,这就是公公最鲜明的标志。

    或许对于后世的男子来说,从普遍情况看来,大伙儿都会为了干净整洁,而将胡子刮得一干二净,但是在古时,男子通常是认为留着胡须才算正常,而且是美的标志。一般到了三十而立之后,只要不是身体原因,男子都会留胡须。

    “这位公公,咱们无冤无仇,为何你要将我的对手救下来呢?”段誉皱眉问道。

    他本来就嫉恶如仇,而且自带了浩然正气,这么一说,倒也凛凛生威。 公公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喝斥道:“呔,你这小子真是狂妄。就算你跟咱家无冤无仇,但是皇宫重地,岂是你们这些江湖草莽能够任意而为的地方?看你刚才的身手,居然如此年轻就达到了先天金丹境界,难怪你这么自傲。”

    “公公,你既然有如此不凡的武功,难道说是十年前攻打过明教光明顶的李宪公公?”段誉傲然站在城墙之上,拱手朗声道。

    “没错,咱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是李宪。咱家跟你相遇就算是有缘,待会儿将你击败擒住之后,就带去净身,成为小公公之后,咱家或许会传授你葵花宝典。”李宪森然笑道。

    段誉听得他这话,心里顿时有些忐忑,而且脊背还有些发凉。

    他说什么相遇有缘,就已经很让人头皮发麻了,居然还说什么要将段誉抓去当太监,然后还传什么葵花宝典,段誉可不是慕容复,他绝对不能接受这些东西。

    下边的所有大内侍卫和弓箭手都有些期待的看这一战,与其说他们想看高手的对决,不如说是想看到段誉这样一个既帅气,武功又高的青年俊杰被李宪公公抓住之后,净身成为公公的悲惨下场。

    如此大内侍卫们也就可以找到一些优越感,毕竟他们混得再差劲,也是衣食无忧,而且还是真正的男人。说不定有时候巡逻到某个嫔妃的门口,还会被喊进闺房里边去,进行义务劳动呢!

    李宪公公顿时袭来,化作暗红的影迹,这样的速度比之于如今的段誉也差不多。

    这并不是说李公公的轻功身法要胜过逍遥御风诀和凌波微步,而是因为段誉还没有将逍遥御风诀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并且他的内力还没有达到登峰造极。

    段誉当即还剑入鞘,施展出六脉神剑。

    对付李宪这样的高手,而且不知其武功深浅,若是还很老实本分的与他进行剑招之上的拆解,那么真是脑子秀逗了。

    霎时间,段誉身前五丈的位置充斥着六道剑芒,而且这些剑芒的风格都是迥乎不同的。

    每一道剑气都蕴含着许多的变化,而这些剑芒交织在一起,看起来很杂乱无章,但却妙不可言。

    李宪冲不过来,在五丈范围外迂回周旋,他脚踏着城墙那厚实的城砖,就算上边遍布青苔,也没能让李公公失足掉下去。

    他双手各执一枚绣花针,看似轻描淡写的跟六脉神剑的大量剑气拆解,那模样,就如同在深闺里边绣花一样。不过一个公公这般拿着绣花针,可不像那些大家闺秀般的有韵致,反而让人觉得恶心。就算是李宪还算是俊朗,但仍然不能改变这个印象。

    下边观战的侍卫们目瞪口呆,嘴巴长大得就算是放下一个鹅蛋,也是可能的。

    这样将绣花针当做神兵利器的武功,简直超乎了下边这些大内侍卫们对于武功的认知,甚至认为李公公是天神下凡,难怪他在皇宫里边成为皇帝陛下跟前的红人,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段誉这才明白,原来绣花针真的这么厉害,以前慕容复施展的绣花针,根本只算是入门罢了。

    绣花针在李宪的手里,已经不能算是暗器了,而是堂而皇之的武器。 葵花宝典的武功可谓是博大精深,在跟六脉神剑对峙的过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战斗了一盏茶的时间,还没有分出胜负,段誉觉得若是继续僵持下去,自己的内力损耗将会非常的严重。就算最后侥幸的将李宪公公击败,但下边还有许多大内高手,若是被擒住了,斩头还算是轻的惩罚,真要是被拉去净身当公公,那段誉真可谓是“投水屈原真叫屈”了。

    于是段誉假装要拼命进攻,以凌波微步在城墙上呈九十度站立,并且踏着玄妙的易经八卦方位,左手接踵而至的使出一阳指,配合六脉神剑,将攻击力发挥到最强。

    李宪此刻才明白段誉的厉害,他并不急着取胜,因为从本质来说,他也是一个武痴,忽然见到大理段氏的一阳指和六脉神剑,心里思索的是这两门武功的许多微妙变化,反而不去思索如何将段誉击败。

    趁此机会,段誉骤然爆发速度,施展逍遥御风诀往外边飞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