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53章突破先天金丹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及至现在段誉说起萧峰不是向辽王耶律洪基高假两个月了么?

萧峰深深的看了段誉一眼,笑道:“兄弟你把事情也看得太轻描淡写了,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愚兄去处理呢,若我不尽心尽责,那么就会有很多宋辽边关的平民受苦。没有愚兄的监督,估计那些守军们又要进行一些残酷的掠夺。”

段誉深以为然的点头,上次在雁门关为萧峰送别,他可是亲眼见识过辽国的所谓“打草谷”的队伍,简直不把人命当一回事,那次段誉毫不留情的将那些辽国将士连人带马踢到了悬崖下边。

“大哥,你为国为民,值得敬佩。不过以你一人之力,还是显得不足。要不你不回去了,咱们联手,号召群豪形成一股势力,去将雁门关的宋辽军队都收拾了?”段誉忽然道。

在场之人都不由得愣了一下,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啊!

不过仔细一想,倒也没什么难以办到的。对于他们这些武林高手而言,就算是那些高大无比的城墙,也根本起不到阻挡作用。

只需要在月黑风高之夜,一袭黑衣,潜行入关,就可以将敌军守将的首级割下,然后打开城门,举火为号,来个里应外合,则大事可成矣。 至于为何这一招在两军交战之际很少成功,则是由于进攻方的队伍太过庞大,消息早就被探知,因之守卫的一方作出了充足的准备。

因此。古人在兵法之中,曾曰过:“十则围之,五则战之。倍则攻之。” 这里的十和五是说的倍数,队伍数量越是比对方多,就不必正面急着攻城,否则会造成很大的伤亡,不如就围而不攻,断其水源。

让城中的守军感到什么叫做绝望,以至于他们内部必定会有人为了活命而采取其他的行动。产生内讧。

若是急着攻城,反而会激发对方的斗志,死守城池。

萧峰显然不会同意段誉这个建议。道:“事情没有兄弟你想的那么简单,愚兄这就回去了,至于在做的豪杰们,你们若是愿意跟随我一起去的。都可以来。”

群豪们互相望了一眼。都颇为犹豫,许久之后,只有寥寥的十几个人站出来愿意追随萧峰,其中包括段誉的义子黄须儿。

这时有一个中年刀客,上前一步,拱手朗声道:“萧大侠,其实我们本来是很想追随于你的,敬佩你的侠肝义胆。希望能够向你学到更多的东西。可惜咱们终究是汉人,不能无所顾忌的跟随萧大侠你去辽国。否则我们对不起列祖列宗的。”

而已经决定追随萧峰的武者就纷纷驳斥,有一个小胡子武者嘿嘿笑道:“你们都别在这装什么清高和大义凛然了,难道忘了你们不久前在少室山上,阵前倒戈,击杀了许多的中原武林群豪吗?这一战之后,认得咱们的武者就会去到处传扬咱们的名声,以至于咱们会成为武林公敌,难道中原武林还有你们的容身之地吗?”

“少室山一战,是武者之间的战斗,跟宋辽的征战没有关系。但我们若是去投奔辽国,那真的是万劫不复了。”这边另一个武者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争论了好一阵子,萧峰忽然大喝一声:“够了,大伙儿不要再争了,是否愿意跟随我去辽国,都是自愿的。不论去与不去,我都很感动,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

这几百个武者都很感动,因为名动天下的北乔峰居然这么诚挚的说,将他们当兄弟看待,一点架子都没有。

然后,萧峰提起一大坛酒,然后并不多言,仰头一口气就咕嘟咕嘟的将酒坛里边的烈酒完全喝尽,然后将酒坛摔在地面,“咔嚓”一声脆响就碎裂了。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兄弟们,咱们后悔有期。”说完之后,萧峰又走过来,拍着段誉的肩膀,笑着点头。

他们之间不需要更多的语言,往往只需要一个眼神的交流,就能明白心意。

然后萧峰就带着那十几个人向着辽国方向而去,至于在场的这些武者打算跟着段誉,这让段誉有些无语。

“诸位若是有兴趣,可以前去大理皇宫,段某写一封推荐信,你们都可以在那里建功立业,不至于在江湖里漂泊。”段誉明白,这些人在少室山一战里边击杀了那么多的中原武者,以至于会有很多人寻仇,因此不能置他们的安危于不顾。

然后段誉就赶紧写了一封推荐信,将之交给这些人之中最为老成持重之人,让他带队而去。

做完了这些,客栈里就变得冷清起来,就只剩下段誉和少年剑客欧阳。

“少年,你为何不跟萧叔叔去历练呢?”段誉好奇的问道。

“因为我更佩服段叔你,而且我的理想也是当一个厉害的游侠,至于什么兵马大元帅什么的,并不是我所感兴趣的事。”欧阳如实的道。

段誉淡笑一声,道:“你小子太过偏执了,当然,我也不能说你不对,因为一切选择,只要符合道义,那么就是值得尊重的。好吧,咱们且再喝些酒,待会儿连夜赶路,前去大宋的皇宫,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

欧阳欣然的点头,然后他跟段誉就一起大块儿吃肉,大块儿喝酒。 并不是大块儿的牛肉好吃,而是这样大块儿的嚼起来带感,再配合烈酒,颇有几分畅快之意。

段誉并没有运转六脉神剑将酒从身体里边释放出去,否则就太过浪费了,他不正是追求的酒意微醺的感觉么?

少年欧阳早就因为不胜酒力,而趴在桌子上沉睡了。

在柜台边一直躲着的掌柜和店小二这才长吁一口气,之前那么多的武者,许多人都散发着杀气,把他俩吓得不轻。

虽说掌柜和店小二不知道什么叫做杀气,但是那些武者的兵器和衣服之上都沾染着大量的鲜血,以至于浓烈的血腥味儿充斥于客栈里。

现在眼见得最后还剩下的这两个人也喝得差不多了,他俩互相望了一眼,居然打算待会儿趁着段誉酒醉睡着的时候,用劈材的斧头,来结果了段誉和欧阳,然后夺取所有的钱财。

他们这样的小人就是如此,贪生怕死,不过却在觉得自己置身于安全的境地之时,就开始处心积虑的违背道义行事了。

可惜,事实未能让他们如愿以偿,因为段誉酒意阑珊之后,就果断运转六脉神剑,驱散了酒意,然后恢复了清醒。

并且段誉将手掌抵在欧阳的背上,以浑厚的内力为他驱散酒气。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欧阳就睁开了眼睛,显得很疑惑。

段誉遂过来结账,然后潇洒的转身就走。

“喝了那么都的酒,还如此的清醒,这还是人吗?”店小二震惊不已,将柜台上擦桌子的麻布,拿来擦拭着脸上的冷汗,他那一张很滑稽的脸,被弄得很脏,仍然没有察觉。

而老掌柜,已经彻底的因为震惊而说不出话了,竟然端起右手边的砚台,当做茶水来喝,结果喝了许多的墨汁。

两声骏马嘶鸣,段誉和欧阳策马向北而行。

奔行在乡间的小路上,但见得景致奇异,在深秋明月的照耀下,显得静谧而安详,如同古时画中的韵致。

就这么加快速度赶路,到得清晨的时候,景致可谓是: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段誉还没来得及怎么欣赏周遭景致,就已经天亮了,没想到深秋时节的阳光还如此灿烂,透过雾气照耀在这片大地之上。

遥望天穹里的太阳,如同一颗从太上老君丹炉里边蹦跶出来的仙丹一般。

策马奔跑在广袤的原野之上,段誉觉得神清气爽,秋露泠泠,他潜心静气,就在这马背之上,陷入了修炼的状态。

欧阳见得段誉如此的勤奋,敬佩不已,他也抓紧时间修炼前段时间,红叶大侠传授他的武功心法。

段誉运转着神照经内功,很冷静的将内力慢慢的淬炼,他的积累已经足够浑厚,只是缺少了些许领悟和静心修炼的时间。此次在少室山一战之中,段誉感悟颇多,这些关于实战的感悟是难以用言语表达的。

不知不觉,段誉居然就突破到了先天金丹境界,他并没有因此而得意忘形,他差点都忘了武功境界这么一说。因为在之前的战斗里,以他的实力就能对金丹境界的慕容博挑战,而且没有落入下风。

武功境界终究只是一个参考,不过也不排除在后边还有更为玄妙的境界,比如那个很不靠谱的扫地僧,他虽然没有将萧远山和慕容博成功的救活,但是他能够在击退慕容复的同时,挨了萧峰全力使出的亢龙有悔而不死,其武功深不可测。

达到先天金丹境界之后,段誉试验了一下自己如今的进步,首先是释放一阳指,能够攻击到五丈的范围,而且指力变为了耀眼的金光,而不是之前的淡金光芒。

然后,段誉就使出六脉神剑,居然在剑气交错的情况下,能够攻击到近乎六丈的距离,而且剑气变得更为虚淡了,距离无形剑气的境界,估计不算太远了。

至于其他的绝招都有不同的进步,这需要在之后的实战之中去验证。 三天之后,段誉和欧阳就来到了大宋的汴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