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51章慕容博、萧远山之死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接下来,扫地僧就将少林佛家武功的要义给萧氏父子、慕容氏父子以及段誉详细的阐述了一边。

“这老和尚的口才真是太好了,就算是跟我未穿越之前那个世界的教授们,都差不多,讲起话来简直是滴水不漏。”段誉心道。

在段誉看来,天下武功,林林种种,并不一定非得按照佛家武功那样来修炼。

也有战场冲锋的武功,就须得勇猛刚强,比如萧峰的降龙十八掌,你让他每天从劈材、挑水和扫地之中领悟什么大道理,那是不可能的。

降龙十八掌就得积蓄内力,然后将那种气势打出来,才是其地道的风格。

由于扫地僧的口才极好,而且本身散发的高人气势,一边讲解自己对于武道的见解理论,一边收拾地上散落的许多典籍和武功秘笈,因此这样的行为,让本来就是高手的萧氏父子和慕容氏父子都深以为然。

扫地僧深深叹息一声,转头向萧远山道:“萧居士,你近来小腹上‘梁门’‘太乙’两穴,可感到隐隐疼痛么?”

萧远山心中一凛,道:“神僧明见,正是这般。”扫地僧又道:“你‘关元穴’上的麻木不仁,近来却又如何?”萧远山更是惊讶,颤声道:“这麻木处十年前只小指头大一块,如今……几乎有茶杯口大了。” ?

萧峰一听之下,大为担忧。当即上前两步,双膝跪倒,向那老僧拜了下去。对于他这样的真英雄而言,能够如此心甘情愿跪拜,他对于萧远山的孝心可见一斑。他朗声说道:“神僧既知家父病根,还祈慈悲解救。” ?? 扫地僧合什还礼,说道:“施主请起。施主宅心仁善,以天下苍生为念,不肯以私仇而伤害宋辽军民。如此大仁大义,不论有何吩咐,老衲无有不从。不必多礼。”

萧峰大喜。又磕了两个头,这才站起。

那老僧叹了口气,说道:“萧老施主过去杀人甚多,颇伤无辜。像乔三槐夫妇。玄苦大师,实是不该杀的。” ??

萧远山的性格早就被仇恨所扭曲,根本不像三十年前那样的正直豪迈,听那老僧责备自己,朗声道:“老夫自知受伤,但已过六旬,有子萧峰如此英豪,纵然顷刻间便死。亦复何憾?神僧要老夫认错悔过,却是万万不能。” ?? 扫地僧摇头道:“老衲不敢要施主认错悔过。只是老施主之伤,乃因练少林派武功而起,欲觅化解之道,便须从佛法中去寻。”

段誉听到这里,忽然觉得眼前这情景跟前世他看过的一个小品有些像,那就是赵大叔的卖拐。

先是问对方,如果脚没事,就像他这般走两步,果然就走出了问题。其原因很简单,因为“你跺你的脚也麻。”

当然,扫地僧可不是忽悠眼前这些英雄,他是据实以说。 ?

扫地僧继而转头向慕容博道:“慕容老施主视死如归,自不须老衲饶舌多言。但老衲也对你的疾患有所了解,令老施主免除了阳白、廉泉、风府三处穴道上每日三次的万针攒刺之苦,却又何如?” ??

慕容博脸色大变,他阳白、廉泉、风府三处穴道,每日清晨、正午、了夜三时,确如万针攒刺,痛不可当,不论服食何种灵丹妙药,都是没半点效验。只要一运内功,那针刺之痛更是深入骨髓。

一日之中,连死三次,哪里还有什么生人乐趣?这痛楚近年来更加厉害,他所以甘愿一死,以交换萧峰答允兴兵攻宋,虽说是为了兴复燕国的大业,一小半也为了身患这无名恶疾,实是难以忍耐。

这时突然听那老僧说出自己的病根,委实一惊非同小可。

扫地僧这平平淡淡的几句话,却令他心惊肉跳,惶感无已,他身子抖得两下,猛觉阳白、廉泉、风府三处穴道之中,那针刺般的剧痛又发作起来。本来此刻并非作痛的时刻,可是心神震荡之下,其痛陡生,当下只有咬紧牙关强忍。但这牙关却也咬它不紧,上下牙齿得得相撞,狼狈不堪。 接下来,扫地僧忽然出手,将慕容博和萧远山击倒,出手如电,势如疾风。

以他俩的武功,居然来不及反抗,也不完全是因为实力之上的差距,还因为刚才扫地僧的一番话将他们深深的震撼,此刻心里正在思索着自己身上的疾患,因此走了神,才那么容易被扫地僧一个个的打倒。

眼见得萧远山和慕容博都被击倒,双目紧闭,气息全无,嘴角还溢出了鲜血,萧峰和慕容复同时惊呼道:“休要杀我爹!”

段誉在一旁负手而立,冷静的看着这一幕,希望能够见证一下扫地僧化解这段怨仇的全部过程,也不知是否会如原本的剧情一样。段誉总觉得有些变故,但现在一切都还不算明朗,须得静观其变。

“葵花针!”

“亢龙有悔……”

慕容复和萧峰对于扫地僧忽然下狠手击倒他们的父亲都愤怒不已,立即施展了各自的绝招。

左边是慕容复全力刺来的葵花针,扫地僧袖袍一挥,就发出一股迷蒙的白光,将葵花针都反弹回去,扎在慕容复的肩膀上,疼得他嗷嗷直叫。 与此同时,萧峰的降龙十八掌已经轰在了扫地僧的身上,在段誉的角度看来,就相当于是一条金光熠熠的龙形掌力狠狠的轰击。扫地僧居然没有抵挡这一招,咔嚓的肋骨碎裂声响起,他的嘴角溢出了鲜血。

并不是他速度慢挡不住,而是此刻扫地僧已经双手各自提着萧远山和慕容博的肩膀,往少林藏经阁的外边飞去。

“降龙十八掌,果然是天下第一刚猛,老衲今天算是开了眼界。”扫地僧大笑道。

见得扫地僧带着萧远山和慕容博远去,藏经阁里边剩下的三个人如何还能等待?

霎时间,段誉、萧峰和慕容复都追了出去。 “大伙儿一起出手拦截他,就算是家父身亡,其尸骸不能被带走,须得入土为安。”萧峰道。 于是萧峰继续催发威猛无比的降龙十八掌的掌力,如同蛟龙腾空追击。 慕容复接连不断的挥洒葵花针。

而段誉则是催发六脉神剑,六束淡青的剑气破空袭去,笼罩了扫地僧周围的好几个位置。

结果他们这样程度的攻击,只有少量的几下击在了扫地僧的身上。 “扫地僧虽然厉害无比,但也不是像原著之中说的那么厉害得没谱。”段誉心里笑道。

及至在后山的一个湖泊边,扫地僧终于停了下来,双掌抵在萧远山和慕容博的背上,为其运功。

“难道说,我们的父亲并没有死,扫地僧这是在为他们疗伤?”萧峰很睿智,立即就想到了这样的可能。

慕容复也终于舒展了眉头,看来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他们当然不能在此时继续进攻,就静静的站在离扫地僧十丈之外的距离,耐心的等待着。

不多时,玄难带领着少林的许多僧人来到了这里,他们见得这奇异的场面,也都很好奇的聚集了过来。

“原来本寺还隐藏着这么一位前辈高人啊!待会儿他老人家有了余暇,咱们定然要请他开坛讲经。”玄难微笑道。

就在大伙儿以为事情是向着好的方面发展的时候,忽然,原本还以打坐姿态而好好坐立的萧远山和慕容博二人都脑袋一歪,口吐白沫。

“诸位休要慌张,这很可能是由于神僧的治疗手法太过绝妙,此现象是好的征兆。”玄难连忙道。

不过接下来,萧远山和慕容博都倒在了地上,终于气息全无。

“什么情况?”慕容复震惊且愤怒的尖叫道。

萧峰也瞪大了眼睛,道:“神僧,说好的要用佛法,化解我父亲的伤势呢?”

段誉不由得愣住了,他见过不靠谱的,没见过如此不靠谱的。

之前扫地僧可是气势做足,到处尽皆彰显高人风范,但现在出现这样的事,顿时让他显得没有传说之中那么厉害。

“呃……这个情况太过复杂,老衲已经尽力了。刚才在藏经阁里边,老衲将两位施主击晕,再带着他俩跑这么远,受些颠簸,是为了让其气血加快循环。至于现在萧老施主和慕容老施主皆驾鹤西去,那是因为他们的疾患积压了这么多年,已经病入膏肓了。就算是老衲,也回天乏术。”扫地僧说罢,就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段誉认为扫地僧虽然说得很有道理,但是如果不是他出手,那么萧远山和慕容复就算有疾患在身,也可以再活十年左右吧。

接下来,萧峰仰天长啸一声,就施展降龙十八掌攻了过去。慕容复也非得帮他爹报仇,当即施展葵花宝典的功夫从侧翼突袭。

扫地僧拆解了几招,赶紧施展绝妙的轻功逃得无影无踪了。

“两位小友,休要记恨老衲,发生这样的意外,老衲真的很抱歉。但是老衲还不能以死谢罪,因为老衲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咱们后会有期吧!”虚空里传来了扫地僧的话。

段誉有些无语,扫地僧居然变得这般的不靠谱,难道说这个天龙的世界,确实有很大的不同吗?

周遭再也没有扫地僧的踪影,萧峰和慕容复遂将各自父亲的尸骸埋葬,入土为安。

至此,王图霸业,血海深仇,尽归尘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