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49章脚踹慕容复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段誉静静的看着萧氏父子和慕容父子将当年之事诉说出来,他甚至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个匆匆过客。

本来这事,段誉没必要搀和,但是萧峰是他的好兄弟,待会儿若是战斗起来,段誉绝对不会后退的。

大丈夫行事,须得当仁不让。

慕容博摇头道:“萧兄这一下可猜错了。”他转头向慕容复道:“孩儿,咱们是哪一国人氏?”慕容复道:“咱们慕容氏乃鲜卑族人,昔年大燕国威震河朔,打下了锦绣江山,只可惜敌人凶险狠毒,颠覆我邦。”慕容博道:“爹爹给你取名,用了一个‘复’字,那是何何含义?”

慕容复道:“爹爹是命孩儿时刻不忘列祖列宗的遗训,须当兴复大燕,夺回千里江山。”

慕容博道:“你将大燕国的传国玉玺,取出来给萧大侠瞧瞧。”

慕容复道:“是!”伸手入怀,拿出一个绸布包裹着的东西,打开之后取出一颗黑玉雕成的方印来。那玉印上端雕着一头形态生动的豹子,慕容复将印一翻,显出印文。

段誉凝目望去,但见印文雕着“大燕皇帝之宝”六个大字。萧氏父子不识篆文,然见那玉玺雕琢精致,边角上却颇有破损,显是颇历年所,多经灾难,虽然不明真伪,却知大非寻常,更不是新制之印。

紧接着慕容复又拿出了慕容氏的家谱,用一张质地极好的布帛。蘸血而写就。

玉玺和族谱,慕容复随身携带,可见其对于复兴大燕的志向是多么坚定。

见得这情况。就算对慕容复很反感的段誉,也不由得有些佩服他了,或许也是觉得他很可怜。慕容复虽然执着于追求这虚无缥缈的皇帝梦,但他真的算是一个追梦者。

段誉心里叹息道:“慕容复啊,以后你若不来惹我,那么我也不会来无端收拾你的。”

萧氏父子,这下终于相信了慕容父子原来是燕国的后裔。

当年五代十国之时。群雄并起,终究被宋太祖黄袍加身,以勇略打下这大宋锦绣江山。往事已矣。而如今正是江湖风云再起之时。

“老夫跟萧兄在三十年前素不相识,更没有仇怨,跟玄慈方丈却是故交,挑拨雁门关的伏击。确实是为了挑起宋辽的战事。如此我们慕容世家,才有机可乘。没落的皇室后裔,没有底蕴,真的举步维艰。”

慕容博眼神里散发着炯炯光芒,继续道:“慕容博道:“令郎官居辽国南院大王,手握兵符,坐镇南京,倘若挥军南下。尽占南朝黄河以北土地,建立赫赫功业。则进而自立为王,退亦长保富贵。那时顺手将中原群豪聚而歼之,如踏蝼蚁,昔日被丐帮斥逐的那一口恶气,岂非一旦为吐。”

萧远山道:“你想我儿为你尽力,使你能混水摸鱼,以遂兴复燕国的野心?”

慕容博道:“不错,到了那个时候,我慕容氏建一支义旗,兵发山东,为大辽呼应,同时吐蕃、西夏、大理三国一时并起,咱五国瓜分了大宋,亦非难事。我燕国不敢取大辽一尺一寸土地,若得建国,尽当取之于南朝。此事于大辽大大有利,萧兄何乐而不为?”

他说到这时,突然间右手一翻,掌中已多了一柄晶光灿然的匕首,一挥手,将匕首插在身旁几下,说道:“兄只须依得在下的倡议,便请立即在下性命,为夫人报仇,在下决不抗拒。”

“爹爹,不要如此啊!”慕容复很担忧的劝阻。

“住口,爹这么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为了顾全大局,兴复大燕,牺牲老夫一人,算得了什么?”慕容博喝斥道。

慕容复顿时缄默不言,他确实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其实他自己何尝不也是这样的心态呢?为了快速的让武功提高,慕容复不惜自宫,修炼葵花宝典。

这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啊!

“你这个建议倒也不错,省得俺费力战斗了,不过……”萧远山有些犹豫不决背负着手在藏经阁的书架之间来回踱步,显得有些纠结。

段誉深深的看了萧远山一眼,毫无疑问,三十年前的萧远山就跟如今的萧峰一样,是一个耿直的好汉,不过经过雁门关一役,丧妻之痛,以及血海深仇,让萧远山发生了转变。

这些年他都是在仇恨之中度过,以至于他的性格也变得有些扭曲了。

因此,现在萧远山的心里更倾向于选择答应慕容复的建议。

段誉决定嘲讽一句慕容博,遂悠然笑道:“慕容先生,常言道得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更何况军国大事,兵不厌诈。倘若慕容先生甘心就死,萧氏父子事后却不依先生之言而行,先生这……这不是死得轻于鸿毛了么?”

慕容博转头看了段誉一眼,并不生气,凛然道:“萧老侠隐居数十年,侠踪少现人间。萧大侠却英名播于天下,一言九鼎,岂会反悔?萧大侠为了一个无亲无故的少女,尚且肯干冒万险,孤身而入聚贤庄求医,怎能手刃老朽之后而自食诺言?在下筹算之久,这正是千载一时的良机。老朽风烛残年,以一命而换万世之基,这买卖如何不做?”

说罢,慕容博脸露微笑,凝视萧峰,只盼他快些下手。

萧远山道:“峰儿,此人这意,倒似不假,你瞧如何?”

萧峰道:“不行!”

突然拍出一掌,击向木几,只听得劈拍一声响,木几碎成数块,匕首随而跌落,凛然说道:“杀母大仇,岂可当作买卖交易?此仇能报便报,如不能报,则我父子毕命于此便了。这等肮脏之事,岂是我萧氏父子所屑为?”

慕容博仰天大笑,朗声说道:“我素闻萧峰萧大侠才略盖世,识见非凡,殊不知今日一见,竟虽个不明大义、徒逞意气的一勇之夫。嘿嘿,可笑啊可笑!”

萧峰知他是以言语相激,冷冷的道:“萧峰是英雄豪杰也罢,是凡夫俗子也罢,总不能中你圈套,成为手中的杀人之刀。”

慕容博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你是大辽国这臣,欲只记得父母私仇,不思尽忠报国,如何对得起大辽?”

段誉也看不下去了,沉声说到:“慕容老贼,你可曾见过边关之上、宋辽相互仇杀的惨状?可曾见过宋辽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情景?宋辽之间好容易罢兵数十年,倘若刀兵再起,契丹铁骑侵入南朝,你可知将有多少宋人惨遭横死?多少辽人死于非命?”

慕容复见得段誉来扰乱他父亲的计划,顿时就双手各捻一枚绣花针,突袭过来。

仓促之际,段誉就算随时提防,但也不可能防御得面面俱到,顿时就被一枚绣花针扎在了膻中穴之上。

这可是武者最重要的穴道,往往这里受到重击,武者就会晕过去,甚至会身亡。

慕容复灌注葵花宝典的内力,使得绣花针愈发的重伤膻中穴。

段誉更不犹豫,当即使出“乾坤大挪移”神功,并不是反弹劲道,而是挪移穴位。

不过是瞬息之间,段誉就将一个并不重要的穴位给挪移到了膻中穴的位置,当然这是暂时的挪移,待会儿就会让穴道复归原位。

这是一个很玄妙的过程,难以用常理揣度,否则乾坤大挪移怎么会如此的神妙呢?

慕容复的目光阴鸷无比,得意的尖声笑道:“哈哈,姓段的,你不可一世,现在终于要丧命于我的绣花针之下了吧?”

见得慕容复这癫狂的样子,有些不伦不类,慕容博心里不由得悲叹,实话说,他觉得儿子慕容复虽然文武双全,一表人才,但是心襟太过狭隘。况且慕容复如今已经是个公公了,慕容氏从此绝嗣,想起这事,慕容博就差点老泪纵横了。

萧峰见得兄弟段誉危险无比,顿时一招“降龙十八掌”的亢龙有悔击出,龙吟长啸响彻少林藏经阁,掌力确乎如同一只金光熠熠的蛟龙一般。当然,这不是实质的蛟龙,只是虚影。

慕容博反应极快,立即双掌齐出,挡在慕容复的前边。

“轰隆~”慕容博以斗转星移将这亢龙有悔的掌力反弹回去,萧峰侧身躲过,顿时后边的许多书架都被轰碎。

与此同时,萧峰焦急的往段誉那边看去,他颇为担心段誉的安危。

却见得段誉左手抓住了慕容复即将刺来的另一枚绣花针,而他已经挥动右手,狠狠的扇了慕容复连续三个耳光,十分的响亮。

慕容复原本白皙俊逸的脸庞,留下了暗红的巴掌印,估计再扇几下就成猪头了。

“你这个小人,我本不想再跟你斗下去的,看你可怜,也就不理会你。但你却还要主动偷袭,像你这样的垃圾居然跟我的萧大哥其名为什么‘南慕容、北乔峰’,真是太丢人了!”段誉抬起一脚就将慕容复踹下了少林藏经阁的窗户外边。

段誉心里觉得很解气,他在穿越之前,深知有很多人看天龙都很钟爱于慕容复,其实都是他们曲解加入了太多东西而已,为慕容辩解。

此人虽然可怜,但却更为可恨,慕容复根本就是个自私的小人,段誉经过这次偷袭之事,明白了,绝不能怜悯慕容复这样的小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