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48章萧远山、慕容博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既然爹你还活在世上,为何不跟我相认呢?也不至于让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汉人,更不会去当丐帮帮主。”萧峰想起悲伤的过往,不由得叹息道。 “嘿嘿,汪剑通和带头大哥他们把你培养成大英雄,何乐而不为呢?”萧远山冷笑道。

“爹,你居然知道带头大哥是谁?”萧峰忽然感到真相是如此的近,显得稍微有些急切的道:“那么你老人家为何不早些出面,帮我澄清这一切呢?”

“我说过,跳崖不死,我的目标就是报复。这些年来,我潜伏于少林寺藏经阁里,苦心孤诣的修炼各种绝学。最近他们发现了你是契丹人的秘密,我就顺水推舟,将当年参与雁门关一役的有关之人,一一杀害。”萧远山道。 萧峰心中顿时豁然开朗,颤声道:“难道说,我师父玄苦大师还有乔氏夫妇都是你杀的?”

“没错,尽管他们并没有什么大错,但是妨碍了我的计划,那也只好照杀不误了。”萧远山道。

萧峰心里很矛盾,气息滞碍,打算报仇,但这个仇人就是他爹萧远山,真是纠结之事。

他曾经多次在想,一直以来有一个假扮他样子的恶人,到处杀害与他身世有关之人,如此嫁祸于他,如果查出这人是谁,必须要将之严惩,但现在这真相似乎是对他人生的嘲讽。

“峰儿,你不要那么愁眉苦脸。今天爹当着天下群豪的面,说明白了这事。他们也就知道,玄苦大师和乔氏夫妇这些人都不是你杀的。你不是不忠不孝之人。”萧远山走过来,拍着萧峰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

此时,少室山之上的上万群豪都在议论纷纷。

萧峰的声音清楚的传到大家的耳朵里,他说道:“既然是爹你杀的玄苦大师他们,那么跟我杀的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萧远山心里顿时觉得有些欣慰,毕竟萧峰受了这么多的冤枉。能够这样坦然的跟他这个凶恶的老爹相认,已经是很难得了。

“得子如此,夫复何求啊!”萧远山忍不住感叹道。

慕容博却是道:“老兄。你这些年过得很潇洒嘛,我可是看到你偷学少林武功的。”

“阁下也不遑多让,打了几次都不分胜负,今天咱们再好好的较量一番。”萧远山道。

旋即。萧远山转身对萧峰道:“慕容博当年假传消息。让带头大哥他们埋伏在雁门关,他害得咱们家破人亡。”

接下来,萧远山就将当年之事,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番,对于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慕容博也都毫不避讳的答应。

群豪们听得这些秘辛,其曲折悲怆,简直难以置信。

“阿弥陀佛。老衲当年确实是雁门关一役的带头大哥,一失足成千古恨。当年害死那么多无辜的人命,老衲每天都在忏悔,而且念经为亡魂超度。”玄慈方丈双手合十道,样子显得很悲悯。

“哼,你让我家破人亡,我就将你的儿子抢走,然后放在少林当小沙弥。群豪们,这个叫虚竹的小和尚,就是玄慈方丈跟叶二娘的孩子,现在你们总该明白所谓的高僧,究竟是怎样的德行了吧?”萧远山肆无忌惮的道。 群豪不由得哗然,玄慈叹道:“萧施主,这些年来,你虽然不能跟萧大侠相认,但却可以在幕后看着他成为当今武林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声名显赫。但是我每天都可以看到虚竹,却不知他就是我的孩子。哎,这样的悲切之事,竟然被我遇到了。当年犯下的错太多,或许老衲早就该自行了断。不过如今既然身为方丈,必须要以寺规,杖行而亡。”

于是,接下来玄慈就自愿受刑,虚竹虽然还是很茫然,但见事实如此,也只好去玄慈旁边,一起受杖行。

玄慈光着干枯的膀子,并不运转内功抵挡,就这么挨着,他确实一心忏悔。

少林几百年的清誉不能被他毁了,今天他以死明志。

虚竹去帮玄慈挡杖,却被推开,玄慈道:“好孩子,你快退下,为父做错的事太多,而且也太丢人,真的不能再活下去了。碳永远是黑的,但烧成了灰烬,却可变得白。或许死才是为父的解脱。”

好一阵子之后,玄慈就被打死了,叶二娘哭泣不已,遂拔刀自刎。 “二哥真是太可怜了,刚跟父母相认,却又遇得二老双亡。世事无常,但却无常到这个地步,真是可悲可叹。”段誉为兄弟的遭遇感到很悲伤,但却无能为力。

萧瑟的秋风阵阵吹拂而过,枯叶纷飞,如同墓地里的纸钱一般,显得尤为寂寥悲凉。

周遭虽然有上万之人,但是此刻虚竹的心里却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孤单的人。

“我真的是虚竹吗?我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虚竹悲不自胜的仰天吼道。

以前他总以为自己能够简单的把生活过下去,青灯黄卷,晨钟暮鼓,念经打坐。但是一入江湖,身不由己。

或许虚竹就算这次不下得少室山,也仍然逃不过今天这悲惨的一幕。 虚竹扑在玄慈方丈和叶二娘的面前,痛哭起来。

武功虽高,但是遇到一些无可挽回的事,也就只能干瞪眼了。

段誉现在对于这个道理,深有体会。

刚才很显然,其实虚竹只需要稍微出手,就能将执行杖刑的僧人击退,但是玄慈方丈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以死明志,他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慕容博,咱们之间的恩怨也该了结了。”萧远山道。

“有胆就来吧。”慕容博别有打算,因此打算将萧氏父子引走。

眼看慕容博提着慕容复的肩膀。几个起落,飞跃佛塔,向着少林藏经阁的方向赶去。

萧远山和萧峰都毫不犹豫的追去。毕竟他们之间有着太深的仇怨,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都觉得这次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二哥,咱们也过去助战吧。”段誉道。

“我没心情去,三弟你自己去算了。”虚竹有气无力的叹息道。

至于少年剑客欧阳、黄须儿和燕云十八骑,段誉都没打算喊他们去。毕竟这样层次的战斗,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参加的。

段誉遂施展出逍遥御风诀,很飘逸迅捷的追赶而去。竟然后发先至,比萧氏父子先到少林藏经阁。

“好高超的轻功,这年轻人是你的结拜兄弟?”萧远山很惊奇的问道。 “是的,他是三弟段誉。大理段氏的世子。”萧峰点头道。

段誉点头向萧氏父子一笑。算是给这位前辈打招呼了。

萧远山凌空点出两道指力,击向慕容博的后心,而慕容博却并不回头,反手使出摩诃指,两道指力在虚空里迸发,互相抵消,轰鸣声颇为刺耳。 “这老贼确实难缠,真是个枭雄。”萧远山咬牙切齿的道。

此时。慕容博已经带着慕容复冲进了少林藏经阁,段誉等人也立即跟来。

段誉扫视了一下周遭的情况。但见许多的架子上堆着一排排的经文典籍,空气中氤氲着浓郁的古籍味道。总的说来,少林不愧是武林里的泰山北斗,藏经阁的规模颇为的壮观。

这里并不是所有的典籍都是武功秘笈,更多的是佛经。

“慕容老贼,你刚才既然答应要了结咱们三十年的仇怨,但你却逃到这藏经阁里来,究竟有何目的?”萧远山喝斥道。

慕容博盯着萧远山,道:“萧兄,我有一言,你听是不听!”

萧远山道:“任凭你如何花言巧语,休想叫我不报杀妻深仇。” “我并不打算逃避此事,只要肯听从这个建议,那么我慕容博就站在这里不动,任你们怎么处置,要杀要剐都可以。”慕容博道。

萧远山很诧异,道:“什么建议,说来听听。”

“萧兄,在下有一事请教。当年我假传讯息,致酿巨祸,萧兄可知在下干此无行败德之事,其意何在?”慕容博道。

“你这卑鄙小人,不就是想借此挑拨宋辽的战争么?可惜你白费心思,还造成了冤孽。”萧远山怒目而视。

慕容博继续道:“他们中土武人,都说你们是番邦夷狄,并非上国衣冠,令郎明明是丐帮帮主,才略武功,震烁当世,真乃丐帮中古今罕有的英雄豪杰。可是群丐一知他是契丹异族,立刻翻脸不容情,非但不认他为帮主,而且人人欲杀之而甘心。萧兄,你说此事是否公道?” ?

萧远山道:“宋辽世仇,两国相互攻伐征战,已历一百余年。边疆之上,宋人辽人相见即杀,自来如此。丐帮中人既知我儿是契丹人,岂能奉仇为主?此是事理之常,也没有什么不公道。而玄慈方丈、汪剑通等杀我妻室、下属,原非本意。但就算存心如此,那也是宋辽之争,不足为奇,只是你设计陷害,却放你不过。” ??

慕容博道:“依萧兄之见,两国相争,攻战杀伐,只求破敌制胜,是不是还须讲究什么仁义道德?”萧远山道:“兵不厌诈,自古以来就是如此。你说这些不相干的言语作甚?”慕容博微微一笑,说道:“萧兄,你道我慕容博是哪一国人?” ??

萧远山微微一凛,道:“你姑苏慕容氏,当然是南朝汉人,难道还是什么外国人?”萧远山一介契丹武夫,不知往昔史事,便不明其中情由。?

段誉悠然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他们诉说当年之事的具体缘由,在江湖大事面前,或许个人只是微不足道的砂砾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