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47章击败慕容复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慕容复迅捷的接过邓百川抛掷而来的一对判官笔,顺势就挥舞得虎虎生威,一勾一划之际,都显得那么气势凛然。

他还将刀法和钩法都融合在判官笔之中,更以葵花宝典的浑厚内力来催动,顿时就泛起一片炫目的青光影迹。

段誉的六脉神剑丝毫不曾停歇,他的心思灵敏,居然在这六脉风格不同的剑法的转换之际,根本就没有什么问题。

并且,段誉以逍遥御风诀在周遭的松树,和地面之间不断的进行方位的调整,须臾之后,慕容复就招架不住,两柄判官笔都被崩飞出去,左手伤痕流血,颇为触目惊心。

“嗤~”一声清晰的响声,慕容复的脸被剑气划伤,出现一道血痕。

慕容复愤怒之下,尖叫了一声,披散的乱发之间,双眼闪烁着狰狞的光芒。

“公子爷,接刀!”风波恶见得慕容复的兵器被打落,当即赶紧将自己的战刀抛了过去。

慕容复遂接过风波恶的战刀,舞刀抵御六脉神剑的剑气,铿然之声不绝于耳。

但见他忽使“五虎断门刀”,忽使“八卦刀法”,不数招又使“修罗刀”,顷刻之间,使出十几路刀法,每一路都能深中窍要,得其精义。

旁观的使刀名家尽皆叹服,可是慕容复刀法虽精,始终无法欺近段誉身旁。

段誉一招“少冲剑”从左侧绕了过来,慕容复举刀一挡。当后声,一柄利刃又被震断。

慕容复顿时白了一眼段誉,立即双手作兰花指的手势。然后深吸一口气,速度忽然变得极快,如同鬼魅一般。

而且令群豪惊愕的是,堂堂的姑苏慕容复,此刻的身形居然如同女子一般的飘忽。

段誉的目光明亮,看得分明,但见慕容复双手兰花指之上。各自捻着一根细长的绣花针,然后以葵花宝典的内力施展出来。

“虽然我还没有将绣花针绝技练得纯熟,但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冒险一试。”慕容复心道。

绣花针确实比剑更适合修炼葵花宝典之人,慕容复以自己的聪慧天资和极高的武道天赋,将绣花针发挥得淋漓尽致。

尽管慕容复在以鬼魅身法袭来的同时,被六脉神剑击中了好几剑。但他仍然没有倒下。

由此可见。若不是他穿了什么软甲,就是由于葵花宝典的护体效果特别的好。

几个呼吸的时间,慕容复已经袭击至了面前,他左手的绣花针刺向段誉的眉心,而右手的绣花针则刺向段誉的人中。

要是中招,加上绣花针之上蕴含的内力,只有死路一条。

段誉在这么近距离,要施展六脉神剑根本不方便。

“好犀利的葵花宝典。要不是非得自宫这个条件太过苛刻,我都想学了。”段誉心里苦笑道。

千钧一发之际。还能自嘲一笑的人,才是真正自信的人。

段誉没有多想,立即使出乾坤大挪移,双掌斜着向上,迸发出火焰般的内力,赫然将这劲力反弹回去。

“嗤~”慕容复的脸被扎了一针,而右手的针本来刺向他的眼睛,但慕容复及时的侧头躲开了。

“斗转星移!你如何偷学到我姑苏慕容世家的绝学的?”慕容复愤怒的拔出绣花针,继续拼命攻击,而且大声喝斥道。

“没见过世面的蠢东西,这叫做乾坤大挪移,你究竟要我说几遍才能相信呢?”段誉冷声道。

又是一记乾坤大挪移的劲力,将慕容复的绣花针反弹回去。

这下慕容复干脆丢掉绣花针,双掌齐出,大喝一声:“斗转星移!”

段誉毫不躲闪的还了他一招乾坤大挪移。

慕容复双掌之上泛着如星辰般的璀璨碧光,而段誉的手上则是散发着红芒。

“轰隆~”强大的罡气碰撞,扩散开来的余波,将地面震得开裂,碎石飞溅。

有些位置比较靠前的武者顿时就被碎石击得重伤,哀嚎不已。

段誉和慕容复都倒退了十几步,都吐着鲜血。

“我再问你一次,你怎么学到这类似于斗转星移武功的?”慕容复沉声道。

“那次从缥缈峰下来之后,我就去明教历练了一次,偶然得到了秘笈,这不过是一次奇遇而已,可不是偷学你们慕容家的武功。”段誉擦拭着嘴角的鲜血,不屑的笑道。

“哎,想不到我以自宫为代价,学得葵花宝典第一册,还是没能将你击败,咱们这算是平手吗?”慕容复觉得这话说起来很没面子,所以没有运转内力于声音之中,就不会传得太远。

一阵萧瑟的秋风吹过,扬起了段誉的头发,他心道:“怎么可能是平手,我的状态还很好,有神照经和北冥神功护体,我受的内伤并不重。”

段誉骤然爆发速度,逍遥御风诀真是名符其实,瞬息间就到了慕容复的面前,段誉的状态还很好,冷笑一声,顿时使出一阳指。

没有指芒发出,因为段誉是将食指点在了慕容复的肩膀上,顿时手指直接扎了进去,一个深孔顿时血流如注。

慕容复惨叫一声,发疯似的扑了过来,居然将段誉保住,然后双手成爪,按向段誉的天灵盖儿,这完全是以命搏命的同归于尽的打法。

恍惚间,慕容复只觉得眼前红芒一闪,左手剧痛,他赶紧松开,竟然是一柄紫红的软剑。

慕容复知道自己彻底的败了,只求速死,以免再继续丢人现眼。

忽然,一声清脆的金属颤音响起,段誉的紫风软剑被弹开。

浑厚的内力,让猝不及防之下的段誉只觉得虎口发麻。

慕容复倒在地上,鲜血和尘沙将他的雪白锦袍完全弄得邋遢不堪,他现在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失败者,或许丐帮的一些人,都要比他这个造型要好得多。

此时,从左前方的佛塔之上飞跃下来一个黑披风的蒙面人。

此人中等高度,略显消瘦,头发黑白驳杂,显然是五十多岁之人。

“你有儿子没有?”这个蒙面人走到慕容复的面前,很突兀的问道。

“没有婚配,哪来的儿子?况且我已经自宫,以后只有收养义子了。”慕容复道。

“啪~”一声嘹亮的耳光声响起,蒙面人狠狠的扇了慕容复一记耳光,道:“你这混账小子,怎么能自宫?”

“因为我练了葵花宝典。”慕容复将那本秘笈递给蒙面人,苦笑道:“若是你也想练,就送给你好了,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蒙面人接过葵花宝典看了一会儿,叹息着将这本书扯得粉碎,带着哭腔道:“我该早些见你的,哎,此乃老夫之过也。以后你也只好收养义子了。我且问你,你有祖宗没有?”

“我可并不感谢你救命,刚才我都打算死在段誉剑下了。你又何必说这等无礼之言,来侮辱我姑苏慕容世家的先祖呢?”慕容复瞥了蒙面人一眼道。

“你高祖有儿子,你曾祖、祖父、父亲都有儿子,便是你没有儿子!嘿嘿,大燕国当年慕容龙城、慕容恪、慕容垂、慕容德何等英雄,却不料都变成了绝种绝代的无后之人。我们家传的龙城剑法和参合指,你不好好的去钻研,却去学这莫名其妙的葵花宝典,天意弄人啊!”蒙面人取下了面巾,是一个清瘦的老者。

段誉心中一凛:“这就是慕容博老家伙了,果然跟慕容复的眉目有些相似。现在他心里却是应该很伤心的,毕竟儿子都成了公公,这真是令人苦笑不得。”

顿时,段誉想起了一个在前世记得的脑筋急转弯的问题:“什么人没有儿子就已经当公公了?”

答案很简单,那就是太监,也就是公公的意思。

慕容复顿时跪拜起来,道:“爹爹,原来你尚在人世,怎么不早些出来,为孩儿指点迷津?孩儿这些年真是很茫然,如今做下这等丢人之事,还请爹爹惩罚。”

“罢了,只要你振作起来,能够重振咱们姑苏慕容家的声威就行了。至于子嗣,收养义子吧。”慕容博叹道。

他话音刚落,就另有一个粗犷而略显苍老的声音笑道:“哈哈,真是可笑,姑苏慕容复竟然是这样不成器的家伙,怎能以北乔峰其名呢?”

此人也从佛塔那边飞跃而来,穿着一袭灰衣僧袍,身高八尺,他取下了头上戴着的灰衣布帽,顿时周围的武者们震惊不已。

因为这个穿着灰衣僧袍的人,跟萧峰很相似,都一样的高大魁梧,而且脸也很像,只是头发有些花白。

“你是什么人?”萧峰见此奇怪的情况,顿时忍不住就大步纵跃过来,喝斥道。

“峰儿,我是你的父亲啊!我叫萧远山,已经过去了三十年,我这才跟你相认,确实太迟了些。”此人深深的叹息道,语气颇为寂寥沧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爹萧远山在雁门关一役里,已经跳崖身亡了。你不说实话,我就只好动手了。”萧峰沉声道。

“我正是萧远山,当年我们一家三人路过雁门关,遭逢中原武者的埋伏,你娘亲被他们杀了,我虽斩了不少武者,但见得襁褓中的你没有了呼吸,终究心灰意冷,于是跳崖。在半途你受到颠簸,恢复了呼吸,我就将你抛上来。以至于中原武者们收养了你。”

萧远山继续道:“没想到,我跳崖不死,一棵松树救了我的命。从此以后,我发誓要进行报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