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44章慕容练葵花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酒已经喝尽,那么就到了真正拼命的时候了。

任何的威名在此时都没了作用,关键要看本身的实力。没有足够的实力,那么只能是白搭,丢掉自己的小命。

丁春秋和游坦之互相点头,然后就左右夹击进攻萧峰。

“这两人可谓是老魔小丑,不堪一击。”段誉刚这么一说,就从后边的人群里飞跃出来两个僧人。

左边一人颇为高大,面貌庄严,正是鸠摩智,他之前被虚竹用大松树揍了一顿,没想到这么快就恢复得差不多,而且恬不知耻的回来了。

而右边的僧人则是一个老者,光头锃亮,眉毛和长,胡须和眉毛都已经白了,长得很高瘦,其脸如同橘子皮一般皱着。

年老的僧人手持一柄通体血红的细长弯刀,不时的用弯刀的刀背在光头上边刮一下,或许如此锃亮的光头,就是给这么刮出来的。

“竟然是血刀僧!”段誉惊叹道。

他当然认得此老僧,曾经在湘西的林子里边见过血刀僧和“铁骨墨萼”梅念笙前辈决战,那一场战斗是梅念笙险胜了一招。血刀僧当时落败之后,就灰溜溜的带着弟子们回去了。

没想到如今他居然来到了少室山,而且似乎跟鸠摩智早就串通好了似的。

“好一个北乔峰,听说你的降龙十八掌天下第一,那么小僧今天就以少林七十二绝技来领教一下萧大侠你的高招。”鸠摩智双手合十微笑道。

欧阳忍不住嘀咕道:“天啊,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鸠摩智又要用这假的少林七十二绝技来招摇撞骗了。”

虚竹看了一眼前边敌人的阵容,当即决定还是先将丁春秋收拾了吧。也好为无崖子师父报仇。

“丁老怪,你无恶不作,欺师灭祖,纳命来吧!”虚竹当即飘然飞跃而出,如同一只飞鹤一般。

丁春秋之前没有见到虚竹和鸠摩智的那场决战,因此不知道虚竹如今变得有多么厉害了,并不畏惧。就一挥羽扇,迎了上去,他俩顿时就在树木的枝桠之上过招。

逍遥派的武功和身法果然独具一格。看似姿势优雅,轻松悠闲,实则每一招都暗藏杀机。

萧峰见得虚竹和丁春秋战斗得如此激烈,这才惊讶虚竹看似长相平凡。气势一般。却有这么好的武功,自己倒是看走眼了。

游坦之这下愤怒无比,父亲和二叔的仇以及他这半年的颠沛流离,还有刚才面具被萧峰的掌力所震碎,以至于他在上万群豪的面前十分丢人。他再也不管萧峰的威武和高深武功,就打算破罐子破摔,就算不要自己这条烂命,至少也要将萧峰打伤。

只要萧峰受伤。那么后边总会有武者能将之击杀的,游坦之看得出这么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当即如同吃了那啥一般,将易筋经内功和冰蚕寒毒催发到极致。

萧峰本来看轻游坦之,认为只是小丑而已,及至现在过招,拆解两下,被其冰寒的掌力和浑厚的内力打得手掌有那么一点生疼,于是就认真对待起来。

鸠摩智嘿嘿一笑,立即跃过去,使出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如影随形腿,从侧面突袭。

萧峰以一敌二,十分稳当,他之所以没有爆发降龙十八掌,是因为这绝招太费内力了。他颇为睿智,有很好的大局观,考虑到待会儿还会有接踵而至的武者要围攻过来,所以现在得保留实力,就用以前在少林山下,玄苦大师传授他的扎实的少林功夫对付鸠摩智和游坦之。

“血刀僧,上次你被梅念僧老前辈彻底击败,还没有认识到中原高手的厉害吗?还是滚回去老实的呆在西域吧。”段誉冷笑道。

“狂妄的小子,你怎么认识我?”血刀僧以沙哑而苍老的声音道。

“你们决战的时候,我刚好从湘西的那片林子里路过,不经意就看到了你失败之后,不要脸求饶的场面。”段誉道。

血刀僧大怒,当即就扬起手中的血刀,迎风发出“嗤嗤”之声,这是一柄近乎于软兵器的存在,但是内力灌注却又无坚不摧。

他正要收拾段誉,鸠摩智却是回头呼喊道:“喂,老伙计,咱们可是商量好的,赶紧来将萧峰结果了才是,莫要小不忍,而乱大谋啊!”

血刀僧听得鸠摩智这么一提醒,顿时就醒悟过来,他虽然年迈,但是内功深厚,也是先天金丹高手,当即飞掠而起,如同雪域的苍鹰一般。

一柄通体赤红如染血的血刀,当即如疾风骤雨一般的笼罩了萧峰的上空。

“你们这些旁门左道,尽管来吧,我萧峰何惧?”萧峰以深厚的内功、精湛的招数以及冲霄的豪气,以一敌三,并不落下风。

鸠摩智施展少林七十二绝技,各种招数的罡芒都各不相同,而游坦之的寒冰掌呈银白,血刀僧的刀光是暗红,萧峰以金光熠熠的掌力与之对决,周围的虚空里充斥着各种绚丽的光影。

拳掌交击,以及兵刃和掌芒对轰的声音不绝于耳。

周围的地面不断开裂,历经几百年都没有损毁的铺路石板,居然就这么不堪一击。

本来布置好的少林罗汉阵,也因为临近战场,被罡风所袭,赶紧后退,以至于罗汉阵显得有些凌乱了。

群豪们凝目观战,不时的呐喊,按照武林规矩,现在是高手对决的时候,当然不能一拥而上,那样成何体统?

况且若是不必他们出手,前边这些高手就能斩杀萧峰,那么他们就完全不必冒险了,而且还可以好整以暇的观看战斗,何乐而不为呢?

现在站在场地中间的高手还有一个,那就是鼎鼎大名的姑苏慕容复。

“段叔,要不我和大个子跟你一起围攻慕容复,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寡不敌众吧?”欧阳笑道。

“不必如此,你和黄须儿两个去跟萧大哥的部下,燕云十八骑站在一起,待会儿若是群豪敢发动总攻,你们就在前边冲锋开路。”

段誉意气风发的道:“至于姑苏慕容复,我跟他有着一年的决战之约,如今也差不多到了约定的时候,那么倒要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欧阳和黄须儿都很恭敬的领命而去,退到燕云十八骑那里。这些也都是耿直的豪爽汉子,对他俩点头微笑,然后他们就严阵以待,见机行事。

段誉现在无暇观看虚竹和萧峰那边的战斗,因为他要面对的对手是慕容复,不可小觑。

犹记得当初段誉刚到江南之时,在燕子坞里遭遇慕容复,当时就被他的强横内力和百家剑法击败,羞辱了一番。

而后来段誉提升实力很快,及至在飘渺峰之下的林子里,慕容复当时中了黎夫人的淬毒飞刀,受到许多克制,所以当时才没有段誉表现得那么突出,

不过从客观的角度来看,单打独斗,慕容复的实力难以揣测,他如今也达到了金丹境界。

毕竟一年前他就是先天实丹境界后期的高手,这么久的时间,以他的天赋突破是很正常的。

“慕容复今天为何看起来如此的奇怪,眼神愈发的冰冷,而且嘴角的笑容颇为怪异。”段誉心里很疑惑的道。

“段公子,今天你是下定决心要趟浑水了吗?”慕容复冷笑道。

“这不是趟浑水,为了兄弟情义,你这个无情人是不会懂的。况且今天正好完成咱们的一年决战之约,分个胜负。”段誉道。

“很好,你可别后悔才是。”慕容复铿然一声拔出长剑,却不是以前那柄剑鞘上镶嵌着许多珍宝的护国剑,而是一柄很窄很锋利的剑,近乎于软剑,此剑刚出鞘,就在风中“嗤嗤”作响。

可以看出此剑如柳絮一般轻柔,而且极为锋利,要是身上被划上那么一道口子,估计会大量流血。

“慕容公子,为何你不用家传护国剑呢?”段誉问道。

“杀鸡焉用牛刀,受死吧。”慕容复的声音有些尖细,跟以前大不相同,他身法不以前更快,急速刺来一剑,如同流星划过夜幕天穹。

段誉赶紧拔出赤红长剑,泛起一片赤红的剑幕,严密的招数抵挡着慕容复的进攻。

拆解了一会儿,段誉就觉得有很大的压力和威胁。

总的来说,慕容复的招数的精妙程度其实没有提高太多,还是使用的以前他所擅长的还施水阁之中的百家剑法。但是慕容复的剑太快了,比以前提高了两个档次,将之是瞻之在前,忽焉在后。

段誉明白,武林中一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只要不算太差的招数,如果速度快到了一个极致,那么招数之中存在的许多破绽都难以被敌人发现。

甚至于就算是破绽被敌人发现了,也难以被抓住机会进行趁虚而入。

稍不注意,段誉这么一分心思索,肩膀就中了一剑,顿时被划了一道口子,鲜血流淌。

段誉使出逍遥御风诀,往后退开一段距离,点血止住伤势,沉声道:“你这剑法风格好熟悉,难道是辟邪剑法?”

“哼,错了,告诉你也不妨,我已经修炼了葵花宝典。就是在泰山武林大会得到的那本武功秘笈。”慕容复盯着段誉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