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16章不理智的黄裳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若是那个叫做常坤的小头目见得现在的情况,肯定会被气得吐血,为啥他之前带个路,就那么的悲剧呢?

当时他不仅被巡逻的武者们不承认为明教之人,而且还对他毫无差别的攻击,最终就被五行旗的人,以大石块儿砸中了后心,滚落下山而亡。 其实现在的情况也不难理解,因为段誉和这黄裳看起来都是两个斯文人,由于背着剑,还显得气定神闲的样子,别人最多以为他俩是少侠而已。 既然有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所谓少侠要来挑战光明顶的各路高手,那么这些在路边亭子里的守卫,也不介意将他们带到光明顶上,去遭受各路高手的教训。

一路之上,守卫们都认得这个小头目,倒也是畅通无阻。

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以为段誉和黄裳是来光明顶拜访的客人,而且看起来穿得都不错,因此守卫们居然还笑着跟他俩打招呼,希望能够混个脸熟。

段誉心里觉得很好笑,不过还是忍住了,倘若那些武者将士没有牺牲,都跟着上山,估计还会出现不少的麻烦。

这座山峰颇为高大,在这附近有不少的云雾缭绕,可谓是云蒸霞蔚,气象万千。

段誉、黄裳跟着这个小头目拾级而上,许久之后就来到了一个牌坊之前,上边镌刻着三个鎏金且龙飞凤舞的大字“光明顶”。

“两位少侠,走过这个牌坊。就算是到了咱们明教的重地了,这里的高手极多,你们虽是来挑战的。但也要讲礼貌,谦虚一些,否则下场堪忧啊!”小头目显得很担忧的道,他装出一副在为段誉他们着想的样子,或许是因为这家伙在江湖里历练这么久,已经变得相当圆滑了。

这样的人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博取陌生人的好感。还以为跟他一见如故,见得此人如此仗义,恨不得与其义结金兰。

段誉忍住想笑的感觉。盯着小头目问道:“以前难道也有人这般的胆大,敢来挑战吗?”

“可不是吗,已经有一百多位高手血溅光明顶。不过也有几个没死,比如五散人就是曾经的挑战者。不过他们最后选择了投靠咱们明教。从此也算是保住了小命,而且前途还不错。”

小头目说得比较顺口,就将十多年前的一场比较隐秘的旧事说了出来:“就在十二年前,大宋朝廷的一位公公居然也来光明顶挑战,他真是厉害,击败了两位法王,不过却被教主的圣火令功夫击败,他仗着武功诡异且高强。远遁而去,也不知这些年。这位公公的实力达到了怎样的地步?” 黄裳不由得皱眉道:“咱们皇宫里的公公们都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废材,他们怎能有什么高明武功?你这小子怎能编些瞎话来忽悠我们呢?” 小头目却没有认错或退步,而是很坚定的道:“那人真的是一位公公,叫做什么李宪,他还带着圣旨和尚方宝剑而来。当时我们明教的防范意识还没有那么重,也不是很仇恨大宋,因此就让他的护卫们也上得光明顶。 那李公公宣读圣旨,说要招安我们,双方没有谈拢,就展开了恶战。李公公失败之后就逃跑,他那些护卫都被咱们给宰了。”

段誉心里想起了一些情况,觉得李公公这个形象有些耳熟,于是就问道:“难道说,他使用的兵器并非刀剑,而是绣花针吗?”

“哎呀,少侠你真是太神了,你咋能够猜得到十几年前那位李公公的兵器呢?那绣花针以无形内力驱使,杀人于无形,太可怕了。咱们教主当时以圣火令武功,拼命将之击败,还遭到了走火入魔,后来修养了好几年,才恢复过来。”小头目追忆起往事,兀自心有余悸。

段誉这下心里震撼不已,由不得他不相信了,一个多月前他在泰山大会之上,见得姑苏慕容复得到的秘籍就是《葵花宝典》第一册,这位创出了不世之奇功的公公,居然真的还在世,而且也是这个时代之人。

“果然如此,我所穿越来到的这个天龙世界,更为的波澜壮阔,绝不只是原著剧情那么简单。以后肯定还有更多的变故,我得小心谨慎的应对啊!”段誉心道。

“在皇宫里确实有一位叫做李宪的公公,但是这厮看起来满头白发,要死不活的样子,怎能有厉害武功?若这次能够活着回去,我倒要去试一下他的实力。”黄裳皱眉沉吟道。

他们谈论之际,就来到了一个极大的练武场之上,明教的高手确实不少,在此练功的有好几百个后天武者里的高手。若是让他们分散到江湖之中,定然都能够博取各自的威名,独当一面。

练武场之上,他们演练着各种武功,十八般武艺尽皆彰显,有模有样,呼喝之声大作,他们都显得充满了斗志。

“估计如今的水泊梁山,也是这样的光景。可惜啊,卿本佳人,奈何为贼?”段誉心里叹息道。

其实他并非觉得这些人做错了什么,只不过这样聚集起来,跟大宋作对,很不明智。既然有豪杰之情,不如各自到江湖里边去游历,快意恩仇,一样可以行侠仗义,不亦乐乎?

因此在许多的帮派之中,丐帮才是最令人佩服的,虽然有些老乞丐的脾气不怎么好,但是他们都很有气节,暗自不断的跟契丹、西夏、吐蕃作对,守护者大宋的百姓们。

而且他们每次成功或者所受伤亡惨重的时候,也没有传扬出来,显得没什么作为,其实这就是所谓的大音希声,他们根本不必需要什么威名,只需要做事问心无愧即可。

当年的雁门关一役,也就是因为他们的这种态度,而不小心给造成了悲剧。这些都是无可奈何之事,怨不得谁,或者只能够埋怨这个时代吧。 那些在练武场之上的武者们,见得有两个长得很斯文俊雅的青年负剑而来,还以为他们是刚来投奔之人,并不是很看重。有的人甚至觉得,待会儿有机会,还要好好的给他们来一个下马威,从此知道作为一个新人,该怎样才能够不受欺负。

小头目将他们带到了一个大殿之前,将那封战书递给了门口的守卫,并且简单的将段誉和黄裳前来挑战的事情叙述了一下。 那守卫的表情顿时似笑非笑,如同看着幼稚小孩一般,不过他还是带着这封战书,进入了大殿。

不多时,就有一个手持锯齿弯刀和扛着铁棍的两个中年汉子走出来,他们嘿嘿笑道:“如今的年轻人真是不知死活,自以为学得了几招剑法,就处心积虑的想着如何出名。可笑的是,竟然还将主意打在了咱们明教这里,嘿嘿,今天就由咱们五散人之中的周狂和陆云深,来教训你们。”

他俩都是先天虚丹境界的高手,曾经他们也是这般来挑战光明顶,结果失败之后,完全没了脾气,而且选择了加入明教,再加上他们的实力确实还不错,有着一技之长,因此也就被同意加入了。

“你俩不怎么样,还是不要白白的送死,赶紧去请那些护教法王出来,他们才有资格当做对手。”黄裳很不屑的道。

周狂和陆云深面面相觑,都觉得这个穿着很华丽的后生小辈太过狂妄,必须得用真本事让他们明白,做人不能太过狂妄了,或许也只有鲜血才能够熄灭他们的狂妄勇气。

于是他们分别挥舞着锯齿弯刀和沉重铁棍向着黄裳砸来,这两人经过了多年的配合,已经有相当好的默契,也不能说他们是以二打一,就算是再来更多的敌人,他们也是这般两个人一起上。

霎时间,眼前的虚空里充斥着暗红的刀芒以及漆黑的棍影,他们的攻击都显得很凌厉,可谓经过了千锤百炼。

曾经死在他们手下的武者,已经不计其数了,不过今天面对黄裳之时,刚一动手,就感到被强大的气机所压制,以至于他们的招数没有平时那么的淋漓尽致,总是束手束脚的感觉。

“什么五散人,简直是废物。”黄裳冷声喝斥道,旋即一声清脆的铿然之声,赫然是金光熠熠的尚方宝剑被拔了出来,犀利的剑气一闪即逝,他俩手中的兵器居然一齐都被斩断了。

“不是吧,难道是因为他的宝剑太好了?真是不公平啊!”周狂很惊愕的道。

他还没有怎么埋怨,黄裳就又补了一剑,将他俩的首级都斩了下来。 这让段誉也没有预料到,不是说好来挑战的吗?只要在武功之上压制了他们,也就算是这次行动成功了,这黄裳为何如此的不理智?居然将五散人之中的两个家伙直接斩杀了,这不是彻底的得罪了明教吗?

“兄弟你且退后,这些挑战者先由我来顶着,你见机行事吧。”黄裳朗声道。

段誉叹息一声,他现在既然已经来到了光明顶,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于是段誉退后几步,观看着接下来的事态发展。

门口的守卫简直惊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进入大殿去报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