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14章力斩五行旗首领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可以说,在战场之上,将士们被敌方的大刀长矛挑飞到空中是很常见的事,但其惨烈让人不忍去看。

段誉本来跟这些武者将士没多少交情,更没有什么好感,相反,还很讨厌他们开始表现的高傲和无理。但是见得他们英勇作战的时候,段誉觉得这些人其实也不是那么糟糕,只不过有些坏习惯罢了。

现在这些勇士们惨死在了眼前,段誉终于愤怒了,正所谓英雄惜英雄,好汉重好汉,就算之前有矛盾,但段誉也已经认可了他们。

但是这些所谓明教的五行旗之人,居然仗着这埋伏和地利优势,发起了无情的攻击,段誉如何能忍这口气?

于是铿然一声,赤红长剑已经被拔出了剑鞘,段誉双手遂双手持着赤红长剑旋转着刺出,赫然是斩龙快剑之中的穿山寻龙式。

清越的剑鸣之声骤然响起,就如同龙吟一般。他的影迹跟赤红耀目的剑芒融为一条直线,远看就像是一条火龙虚影腾空而过。

“不好,这是什么剑法,好快啊!”五行旗的首领之一,白袍人很震惊的道。

他连忙挥动手中的森寒软剑,在身前形成一片严密的剑幕,希望能够暂时减缓段誉的攻势,然后他就以迅捷的身法,往后边退去。

另外的四个首领就在旁边,他相信以他们无兄弟的联手合击,绝对能将这个自命不凡的先天境界高手斩杀。到时候可就是名利双收了。

不过他还没有逃出一丈的位置,段誉的赤红长剑就已经进攻到了他的面前,原本很绚丽且严密的剑幕。被犀利的赤红长剑一下子就轰碎,消散于无形。

赤红的剑尖在白袍人的瞳孔里放大,他感觉惊恐无比,在江湖里行走多年,已经好久没有遇到这样的威胁了。

白袍人再不犹豫,知道一味的逃跑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于是他就施展出自己压箱底的绝招“幽冥水蛇剑”。

这剑法可不一般。曾经是一个先天金丹境界高手的绝技,被他得到传承之后,还未能将之练到高深境界。但以这样的程度,就已经足矣击败许多高手了。

此剑法用极好的软剑来施展,效果是相得益彰,能够将敌方的兵器缠绕住。并且释放出许多的寒气。里边蕴含的内力也充满了幽冥寒气。甚至能够在短暂的瞬间,影响对手的心志,如此一来,要越阶战胜对手,也不是不肯能。

曾经死在白袍人这绝招之下的先天高手都有五个,也正是因为他这么厉害,才能够成为五行旗这五位首领的老大。他年纪最小,身份是老大。却还是虚伪的称呼其他几位首领为哥哥。

白袍人将自己的内力催发到极点,霎时间。软剑就仿佛真的化作了一条剧毒的小蛇,迎着段誉的赤红长剑缠绕而来。

段誉感到这森寒的内力袭来,不由自主的就运转了北冥神功,但是让他很郁闷的是,吸收这些内力,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森寒的内力让经脉被冰封起来,内息于是就运转不畅,一旦武者的内力被封,就算他是先天金丹境界高手,那又怎样?还不是血肉之躯,砍了脑袋也会死,挨了一刀也会流血。

段誉当机立断,停止运转北冥神功,转而以神照经内功护住经脉。 就这么一恍惚之际的时间,他的赤红长剑已经被白袍人的软剑牢牢的缠绕住了,就如同多年生长的藤蔓一般,依附在某一件东西上之后,就再难以将之弄下来了。

“嘿嘿,小子受死吧!你将是死在我剑下的第六个先天境界高手。”白袍人很得意的笑道。

段誉不仅撤不回赤红长剑,而且还分明感受到从白袍人的软剑之上传来的森寒气息,他的意志坚定,也稍微受了一点影响,以至于反应变得慢了一些。

眼看白袍人的软剑就要发出柔韧而犀利的剑芒之际,段誉却并不去纠结赤红长剑,而是左手按在腰带之上,紧接着炫目的紫红光芒闪耀,大喝一声:“见鬼去吧,混账东西!”

下一瞬间,白袍人的首级就被斩落,他至死都没有想到,段誉在腰间还别着一柄如此锋利的软剑,心里只能悲叹一句:“原来正道武者也是如此的阴险,这次真的被阴了啊!”

见得白袍人的首级跌落在地,另外的四个首领以及手下们都惊呆了,不过转瞬间,他们的惊愕就被无比的愤怒所取代。

明教之人虽不是自诩正道之辈,但他们之中也有不少人是充满血气的好汉。

白袍人其实平时对他们也很仗义,于是他们一激动起来,战斗力就有了上涨的趋势,而且他们还作出了一个很奇怪的决定。

那就是放弃了攻击黄裳和其他存活下来的武者将士,一起向着段誉围攻而来。

若是平时,段誉肯定是毫无压力的就将这些人给收拾了,但是刚才他一不小心以北冥神功吸收了一些白袍人的森寒内力,以至于他的内力在短暂的时间里出现了运转不顺畅的情况。

还好段誉有凌波微步这绝妙的步法,能够在不想战斗的时候与敌人周旋,任凭他们多么疯狂凶恶的进攻,都不可能伤得到段誉,就连他的衣服都没有划烂。

“难道说,我们今天真的见鬼了吗?”络腮胡子的首领的眼睛有些发愣,很疑惑的问道。

“很有可能,否则咱们活人怎么能有如此诡异的步法?或许咱们看到的都是幻象。”另一个满脸麻子的首领也皱眉道。

他们正在纠结之际,黄裳和还存活着的武者将士飞跃到了这个高坎之上,现在他们出手根本不留情,都是以最简单直接的杀招,将明教的五行旗之人击杀。

五行旗一共有一百五十个人,每一个的武功都还不错,就算不是特别好,但都有不少的江湖阅历,而且他们之间配合战斗,也很娴熟。

黄裳飘逸的闪烁过来,拔出了尚方宝剑,几乎是一剑击杀一个,只使出了四剑,五行旗还剩下的这四个首领都遭到干净利落的斩杀。

“尔等首领都已经殒命,群龙无首,还不知投降吗?”黄裳朗声道。 五行旗的武者们都循声望来,见得平时威武厉害无比的五个首领都这么快死去,对于段誉和黄裳的实力简直不敢正眼去看了。

他们仍然没有逃走,因为他们还有最后的手段没有使用。

于是五行旗之人纷纷跃到了周遭的一些沟壑里边,他们这并不是真正的遁术,而是看起来有类似的效果,其实是早就对于沟壑地道里边的环境熟悉无比。

接下来,地面不时的就冒出一些兵器,以及周围还不断有各种暗器袭来,显然是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机关陷阱。

那些穿着坚固铠甲的武者将士倒还轻松一些,毕竟只需要注意保护自己的脸和脖子就行了,而段誉和黄裳的压力就要大得多了,他们都是凭着自己的绝妙轻功在闪避。

要是换作是别的武者,没有铠甲的抵挡,估计在这顷刻间就会被各种兵器和暗器给轰击成筛子了。

“咱们赶紧突围,这么下去,迟早会受伤。”黄裳沉吟道。

段誉也觉得是这个道理,否则一旦受了一些伤,那么接踵而至的就将是如同疾风骤雨一般的攻击,到时候就算想保命也是不可能之事。

他们一边闪躲,一边以手中长剑开路,出剑速度之快,将之匪夷所思,身前充斥着密集的剑影。

终于到达了这沟壑附近,段誉正要提起一口气,飞跃过去,忽然这沟壑上边覆盖着的大量藤蔓和枯草就燃烧了起来,也不知为何,眼前这并不算多的可燃物,居然燃烧起了极大的火焰。

可谓是火势滔天,携带着风雷之势,而且沟壑还很宽,也就让火焰的地带比较宽,这么越过去,估计头发和衣服都会被烧焦。

就算一口气勉强跃过去,能够保住小命,但是段誉还是觉得这样很不靠谱,谁会愿意成为那样一副被烧焦了的模样呢?

“段兄,你真的不跳?”黄裳皱眉道。

“黄大哥,你跳,我就跳。”段誉道。

这让黄裳很无语,难道要让他来当这个探路先锋吗?

周遭的暗器和下边的刀剑攻击还在继续,段誉忽然想道:“这沟壑上边已经燃起了大火,躲在下边的五行旗众人们居然还在好整以暇的进攻,真的是决定要同归于尽了吗?这应该不可能,他们在布置这一切机关陷阱的时候,应该都有着完善的后路。”

于是段誉就猛的蹬了一下地面,然后旋转着飞跃而起,在三丈的位置,凌空发出好几道犀利的剑气。

顿时剑气就透过土地,杀伤了躲在下边的一些武者,惨叫之声传来。 但是须臾之后,周围地面就没有兵器再攻击出来了,已经偃旗息鼓了。

“段兄,这不可能啊!难道你那么随便的发出几道剑气,就能将里边的人震慑住吗?”黄裳很疑惑的道。

“我猜测下边有密道,可以通往别的地方。”段誉沉吟道。

于是黄裳就将武者将士们都召集起来,然后就地挖掘了一个坑,赫然就进入了下边的沟壑里,里边甚为宽敞,还镶嵌着很多晶石用以照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