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11章月夜海棠下的剑舞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或许是因为喝了酒之后,会让人的心情变得激动,于是说话也就没有了平时那么多的顾忌。

段誉试探着问道:“黄大人这次带着武者将士们要去哪里呢?”说完并且敬了一碗酒,他们喝酒的风格也是用大碗,颇为豪爽。

“段兄弟,以后别叫我黄大人了,就叫黄大哥吧。你的胆识都很不错,估计这事说出来也不会吓着你。”黄裳闷了一大碗酒之后,带着几分酒意笑道:“大宋神宗皇帝以我为钦差大臣,带领将士们前来剿灭明教。”

段誉不由得心中一凛,他还以为明教只在元末的时候才有,不过仔细回想,曾在射雕一书之中,提及过黄裳曾被宋神宗派来剿灭明教。这么仔细回想,段誉才想起,明教起源于波斯,很早以前就传入中土,只不过后来没什么来往。

天龙原著没有叙写这方面,是因为剧情的安排而已,但并不表示这些不存在。

段誉这两年在江湖里经历了诸多艰险,眼界也很开阔,看得出黄裳这个队伍其实是颇有欠缺的,于是道:“黄大哥,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不好说的,你怎么想就尽管说来。为兄自当洗耳恭听。”黄裳笑着又喝一碗酒。

分明是一个书生儒将的外表,却又如同梁山好汉一般,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那么我就如实说了,你们这个队伍虽然有如此多的后天一流高手。而且黄大哥你的实力更是高强,但你们要对付明教这一个人多势众的势力,在地利和人和方面都占了劣势。”段誉道:“须知。在江湖之中,真正厉害的不一定是武功,而从普遍情况来看,是阴谋诡计。一旦你们中了敌人的阴谋诡计,那么再高明的武功,也就全然用不着了。”

之前还一直埋头吃肉喝酒的武者将士们,这下都有些不高兴的看着段誉。有人甚至道:“黄统领,我忽然觉得这姓段的很可能是明教之中的高手,派来咱们这里作探子的。”

“况且在江湖之中。除了南慕容和北乔峰,年轻一辈的高手还真没几个,段誉是从何而来?”另有人道。

黄裳伸手往下按,作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武者将士们心里有很多怨言和猜忌。但还是很服从命令,暂时沉默。

“之前段兄弟说他是大理段誉之后,我当然就想起两个月前,在聚贤庄之战里,乔峰和段誉联手鏖战群豪,击杀三百多高手。后来段誉在泰山大会里,夺得了冠军,顺理成章的成为北方武林盟主。你们平时都呆在练武场里。当然不知道这些武林之中的大事。”黄裳笑道。

段誉这才明白,黄裳早就有结纳之心。不过却要用武功试探一下他是否真的是段誉,因此才会显得那么狂傲。那时黄裳说的是倘若段誉能够接他三招,那么就有资格作他的朋友。

“兄弟你这话很有道理,要不你凭着你那北方武林盟主以及令牌,去号令附近的一些宗派和武者,咱们一起围攻光明顶,让明教彻底覆灭?”黄裳盯着段誉道。

“可惜之前我已经将金牌交给泰山东岳派之人手里,现在没有令牌在手,别人肯定不会听从我的号令,此计行不通啊!”段誉叹息道。

气氛稍微沉默了一下,黄裳却笑道:“别去纠结那么多,咱们且大醉一场,明天杀上光明顶。凭着我们兄弟俩的武功,就算明教他们占了地利又如何?”

周围的武者将士们听黄裳这话根本没有在乎他们,心里有些黯然,不过旋即也释然了,这位黄统领的身份地位高贵无比,而且武功极高,就算是宋神宗对他也是礼遇有加。这样的人,能不狂傲吗?

段誉却是明白,黄裳这不是狂傲的表现,而是认为这些人不算是他的朋友,可谓高处不胜寒。达到他这个地步,或许能够遇到知心朋友的机会很少。

“哎,黄裳本来一切都是很如意的,击败明教的各路高手也不在话下,但是他却因此而会遭到报复,以至于家人尽皆被屠戮。他也被明教之人请来的高手围攻,敌不过就重伤逃走,最后潜入深山。才在这艰难困苦的几十年里创出《九阴真经》,可以破尽围攻他那些高手的绝招,而且内外兼修,包罗万象。”段誉心道。

然后他们就没有多提及其他的,一切尽在不言中,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兴致极高。

段誉这次没有用六脉神剑的少泽剑将酒水驱除体外,有两个原因,其一是段誉的酒量有大幅度的增加,而且黄裳喝酒毕竟没有乔峰大哥那么厉害,可谓千杯不醉。其二则是跟知心朋友喝酒,如果还做这些小动作,不老实的喝酒,那么有损于情义,颇为不好。

深夜,武者将士们都醉得跟烂泥一般,不过都还睁着眼睛。

破旧的客栈外边,则是月明星稀的夜空,外边有一片竹林,在深夜里如此幽暗。而庭院之中,有几株海棠花,开得正盛,如此的绚丽,却又这般的安静。

这让段誉想起红楼之中黛玉的海棠诗句:“半卷厢帘半掩门,雪为肌骨玉为魂。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月窟仙子缝缟袂,秋归怨女拭啼痕。”

黄裳还没有达到烂醉如泥的地步,趁着酒兴,笑道:“段兄弟,此间无以为乐,咱们何不去这院子里舞剑为乐?”

“如此甚好,咱们不必使用内力,否则剑气会将客栈周遭都摧毁的。”段誉道:“只是纯粹的使剑法。”

于是他俩都飘然跃到客栈外边的院子里,分别站在十丈之外。

铿然一声,金光闪耀,却是黄裳拔出了鎏金的尚方宝剑,他的剑法潇洒自如,而且纵横捭阖,大气无比。

紧接着是一声龙吟长啸,段誉也拔出了自己的赤红长剑,施展出博大精深的连城剑法,须知这剑法包含了多种风格,而且每一个招式都有一句典雅的唐诗名字。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段誉转而又施展出:“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开始他们还各自施展自己的剑法,在皎洁的月光之下,淡金和赤红两种剑气交相辉映,如同两条蛟龙在腾跃飞舞。

“咱们且比试一下谁的剑法更为精妙。”黄裳飘然袭来,不过他仍然记得之前说的不能在剑之中灌注内力,于是就纯粹的变为了较量剑法。

尽管在醉意朦胧之中,剑法不可能像清醒的时候施展得那么严密,破绽也会更多一些,但不时的还能有些意想不到的招数,可谓是神来之笔。

斗了许久之后,两人居然部分胜负,这让段誉很惊讶。

因为连城剑法颇为完善而且丰富,是许多代人努力创造的结果,而黄裳的剑法则是自己所创造的玄黄剑法,其在剑道的卓绝天赋可见一斑。

他以一人的智慧和天赋就能跟连城剑法的历代创造和完善者相媲美,真是难得。

既然难分胜负,那么他们也就没那么专注于斗剑。

黄裳一边任意挥剑,一边朗声道:“男儿立于天地间,名利当如何?”

段誉没有多想,就以自己最为真实的想法道:“名利脚下踩。”

黄裳飘然又凌空点刺出几剑,继续道:“情义当如何?”

段誉豪爽一笑,道:“情义两肩挑!”

两人相视而笑,其实黄裳只是意气风发的想建功立业,并不是执着于名利之人,既然上天给了他这么好的武学天赋,他总觉得自己不在这方面做出一些成就,算是对不起上天。

至于,情义,黄裳更是看中,可惜他高处不胜寒,真正的亲人和朋友都很少。

曾经他还是一个小吏的时候,亲人们的家庭条件都比他好,于是纷纷嫌弃他,于是他就很少跟那些看不起他的亲人来往了。及至后来他身份显赫,受到宋神宗的器重,那些曾经看轻他的亲人们就赶紧来巴结他。

正所谓,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黄裳当然不会再理会这些势力小人,于是他的亲人就只有一直支持自己的父母和妻儿。

至于仆人们都曾经离他而去,后来招的仆人,有的连他自己也不认识。

凌厉的剑气,让海棠花瓣飘飞不已,映衬着皎洁清冷的月光,显得如此美轮美奂。

然后他俩就都回客栈里,很默契的各自提了一坛酒出来,然后一个在海棠树枝桠上躺着喝酒,另一个则在青石板上倚着。

不知何时他们就沉睡了,现在已经是初秋的天气,夜风拂过,有些凉意。

还好他们喝了许多酒,因此也并不觉得如何冷。

就在鼾声响起的时候,明月也隐没于云层之中,现在天地之间一片漆黑,可谓是伸手不见五指。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果然如此言所说,从客栈后边有十几个黑衣人潜行而出,为首的是掌柜,他已经不是白天那样温和的样子,而是目光森冷,满脸戾气。

“将这些大宋朝廷的人都击杀了,至于那个叫什么段誉的少侠且擒住,他还另有作用。”掌柜吩咐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