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09章独下缥缈峰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在感情方面,李秋水确实要比天山童姥更为喜欢无崖子。 为何如此说呢?李秋水听得无崖子身亡的消息之后,立即就潸然泪下了,而天山童姥不过是悲哀了一会儿。

从普遍情况来看,天山童姥和李秋水争斗的原因,根本上不是对于无崖子的爱,而是为了个人的虚荣和颜面。

也就是说这样厉害的女人,她们其实特别高傲,看重的是自己的得失,而无崖子只是她们争斗的一个目标而已。爱是一种付出的感情,而她俩都犯了一个大错,那就是只考虑自己得到了什么,要去争取什么,却没有想过自己该如何去为师兄无崖子付出。

“无崖子就算收了关门弟子,尚且可以慢慢的教你武功,为何要忽然传功呢?”李秋水很疑惑的问道。

段誉道:“没想到师父你却不知道这三十年,无崖子老前辈是如何过的,真叫一个艰难啊!当年他从大理无量山的琅嬛玉洞走出,回到函谷关边,没过多久的悠闲生活,就遭到二徒弟丁春秋的暗算,以至于跌落悬崖,摔断了脊椎,从此就瘫痪,躲在山腹的石室里。”

“怎么会这样?当年或许我不该气走他。”李秋水的一双美眸望着远方的虚空,仿佛想起了无限伤心的往事。

而往事历历在目,实际却已经相隔多年,再难以回去了。

“他老人家就这般熬了三十年之后,生命力流失。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寿元不多了,因此就赶紧以珍珑棋局,来寻找传人。而我和少林寺僧人虚竹都被选中。我得到了二十年的功力,而虚竹没有武功底子,所以让他多得些,有五十年功力。”段誉将此事的始末,娓娓道来。

李秋水道:“看来我要追杀的目标除了天山童姥,还要增加一个星宿老怪丁春秋。” 段誉正要说些什么,但李秋水已经飘然飞出。还携带着很长的绸带,仿佛天外飞仙一般。

“好徒儿,既然你是无崖子传人。不便去跟我追杀天山童姥,那么你就先去寻找丁春秋对付吧。”李秋水向着虚竹逃走的方向急速追去,转眼间,就已经去得远了。

而稍微远一点位置的慕容复和王语嫣等人还在疑惑之中。对于这个神秘女子。感到惊愕不已,在那里小声议论。

“本以为这女子是来找段誉麻烦的,怎么又忽然哭了,后来直接就飞走?如今的江湖已经不是曾经的江湖了,风起云涌,就算是我堂堂的姑苏慕容复,也不一定能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啊!”慕容复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阴沉,心道:“倘若真的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就只好修炼得自于泰山大会的《葵花宝典》第一册了。”

要是王语嫣知道他现在的想法,估计会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倘若包不同、邓百川等四大家臣得知慕容复竟然有那么些倾向于去修炼《葵花宝典》。肯定会被其他吐血而亡。

他们一直敬重,甚至崇拜的慕容公子,一旦练了葵花宝典,就会让慕容家族绝嗣,这绝对是让他们难以承受的。

段誉已经走了回来,他看着王语嫣,心里感慨万千,尤其是对于她的身世:“李秋水的女儿叫做李青萝,也就是曼陀山庄的王夫人。而王夫人的女儿则是王语嫣。也就是说,李秋水是王语嫣的外婆。可悲的是,李秋水根本不知道这些,她刚才难道没有注意到王语嫣跟他有几分相似吗?”

总的来说,大理无量山琅嬛玉洞里的神仙姐姐的雕像,很像李秋水,也很像曼陀山庄王夫人,也像王语嫣。

其实都不是,当年无崖子其实是雕刻的李秋水的妹妹,话说此人笑起来,嘴角有浅浅的酒窝。

段誉认为,李秋水和天山童姥斗气争夺了这么多年,却没有想到无崖子喜欢的另有其人,其实是因为当年的李秋水妹妹还很小,谁能想道无崖子会是这样的奇怪品味呢?

死者已矣,段誉也不敢再多去思索无崖子的不对之处。

可叹李秋水和王语嫣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段誉最后其实就是打算提及此事,岂料李秋水太过执着于追杀天山童姥,立即飞走,根本不给段誉时间将事情说清楚。

“王姑娘,你可知刚才那个人是谁?”段誉忽然微笑着道。

慕容复盯着段誉,心里的疑惑更甚,按照他的原则来说,怎么能随便将秘密就告知别人呢?他本来还在花费心思去思索一个办法让段誉说出那女子的身份,但是现在根本不必他多问,段誉就首先说了。

段誉才不管那么多,他是坦坦荡荡的君子,正所谓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段公子,此话怎讲?我只觉得那个女子跟我母亲的年纪差不多,而且容貌也有些相似,难道是她失散多年的姐妹?”王语嫣觉得自己这个猜想已经很大胆了。

“包三哥,风四哥,你们认为呢?”段誉转头又问他们。

“我也认为事实多半就是王姑娘猜测的那样,也只有她们家才会有如此神仙般的女子。”风波恶道。

“非也,非也!呃……口头禅的毛病又犯了,其实我是想说,我也赞同风兄这看法。”包不同摇头晃脑的道。

大伙儿都觉得无语,段誉也不再卖关子,就笑道:“王姑娘,刚才那女子名为李秋水,她是你的外婆。以后回去问下王夫人,你也就明白了。”

“啊~”王语嫣惊呼一声,呆立着,不知该说什么了。

慕容复心里半信半疑,遂问道:“刚才那女子来的时候,气势凌厉,怎么却没对你动手,就飞跃远去?”

段誉懒得跟慕容复这个心胸狭隘之人多解释什么,就淡然道:“我怎么知道?倘若你真那么好奇,可以赶紧用你们姑苏慕容氏的上乘轻功,去追击李秋水,当面向她问原因,估计会比我说的话要靠谱些。”

慕容复瞪着段誉,然后他还是忍住了这口气,毕竟一年的决战之约,也还有几个月了,他现在还没有战胜段誉的把握,大不了回去修炼《葵花宝典》,到了决战之时,定要让段誉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帝室之胄。

既然飘渺峰之下的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之人都已经散去,虚竹和天山童姥也在往西夏望向逃去,躲避李秋水的追杀,这里四周变得很涔寂,只有些许虫鸣鸟叫的声音。

“咱们也离开吧,还好这次破坏了这群旁门左道的万仙大会,这群人倘若纠结起来,去江湖里为非作歹,会造成很大危害的。”慕容复叹息一声道。 然后他们就走了,王语嫣只好跟着慕容复走,毕竟她的家也在姑苏燕子坞。

不过王语嫣还是蓦然回首,凝望着段誉一眼,这眼神如此的幽怨,仿佛在说:“才刚分别,我就开始想起你了。”

段誉回之以真诚的微笑,自古离别之时都是悲戚不已,唱遍阳关三叠,杯酒诉衷肠,但段誉觉得反正又不是诀别,那么何必如此悲戚,还不如笑着挥手,以期待下次的阔别重逢。

及至慕容复等人都走了,段誉一个人身为寂寥。 “千山暮雪,只影独行。”段誉潇洒一笑,大步前行。

他也开始尝试着不施展凌波微步轻功,以及运转内力,此刻他想起了黑川大臧这个兄弟,泰山大会一别之后,就没了他的消息,也不知如今过得怎样。

尽管段誉此次在飘渺峰之下的万仙大会里展现了风采,并且始终守护着王语嫣,算是在她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也没有将全副的心思放在王语嫣这方面。

“好久都没有畅快的喝酒了,竟然找不到一个人可以跟我畅饮三百杯的。可惜虚竹二哥如今还没有完全改变自己的观念,只有等以后再跟他畅饮了。”段誉喃喃的叹息着,信步前去。

经过一番思索,虚竹此次去西夏,到他回来解决三十六洞、七十二岛攻打缥缈峰灵鹫宫,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之后就是乔峰、段誉和虚竹三兄弟鏖战少室山了,因此段誉现在就有一个多月的空余时间,就跟上次与乔峰在雁门关分别一样。

“这段时间,我是去找个地方,潜心修炼,还是继续在江湖里任意闯荡呢?”段誉心道。

就在这踌躇之际,从官道之上有一群骑着高头大马的官兵疾驰而来,都是一群实力不错的武者。

段誉瞥了一眼为首之人,但却感到有些疑惑,此人跟后边的武者们不同,看起来斯文瘦弱,面庞白净,留着小胡子,就跟书生一般。准确的说这人应该是文官,怎么却成了这群武者将士的首领呢?

但见得此人背负一柄金光璀璨的尚方宝剑,穿着华丽的战袍,气宇轩昂,文弱秀气反而让他多了一些书卷气息。

“喂,小子你站在路中间,不想活了吗?”为首之人赶紧勒住马,堪堪在段誉面前在停下来,马的前蹄已经举得很高。

后边的武者将士们也都接连勒住战马,很愤怒的看着段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