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206章天山童姥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乌老大等人听得段誉说他们太过差劲,带不动,也就是扶不起的阿斗之意思,心里都很不爽。

    此时天已经要亮了,攻打飘渺峰来不及,只能等明晚,于是乌老大跟卓不凡等人商议了一会儿,就命令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之人纷纷动手,将地上的一百五十多具尸骸就地掩埋。

    “咱们决不能走漏风声,天山童姥就算现在生了病,但有所准备,肯定难以将她擒住。”不平道人的伤势已经缓解,他沉吟道。

    “说得对,我且带领一支队伍前去这座山之上追杀那个被虚竹救走的灵鹫宫小女孩,至于你们就分别在此山的各个路口把守住,务必不能让他们逃之夭夭。”乌老大很有组织能力,很快就将任务分配好了。

    然后他跟段誉拱手作揖表示尊敬,就带着一支百人队伍,上得山去。

    至于鼎鼎大名的姑苏慕容复却被乌老大当做空气一般,根本没有跟他打招呼,这让慕容复觉得很没面子。

    但是慕容复也不便于发怒,否则显得很没有涵养,而且在乎此事,岂不是愈发的让这些人瞧得轻了?

    “哼,段誉你小子很行啊!就连你的兄弟虚竹这傻和尚都要来跟我作对,也罢,你们要救人,我就从中阻挠。待会儿我就带着包不同他们去山峰之下罢手,倘若见到虚竹,我是绝对不会客气的。”然后慕容复冷哼一声,就大步下山。

    邓百川、公冶乾、包不同和风波恶这四位家臣都赶紧跟随而去。

    王语嫣踌躇了一下。然后回头走过来,问段誉道:“段公子,表哥他们下山了。我们也离开吗?”

    “反正这里呆着也没意思,咱们就去山下看看,虚竹二哥若是下来,也好接应他一下。”段誉微笑道。

    王语嫣觉得段誉这样做很对,就欣然答应,然后她俩就一起下山。

    段誉忽然伸手牵着王语嫣的手,王语嫣有些不好意思。挣扎了两下,待要将段誉的手挣开,但是段誉却坚决的握住她的手。因为段誉觉得现在的时机已经到位了。

    在感情之中,从好朋友向恋人升级的时候,必须要男方去把握时机,而且要主动出击。

    否则时机到了却不主动升级关系。则为永远的沦为朋友关系。也算是一种悲哀了。

    倘若时机没到,而贸然去要求升级为恋人关系,那结果也是不会如意的,追女生必须要讲究一个分层升级,循序渐进的过程。

    段誉是后世来者,当然深谙此中奥妙,于是他现在果断出击了。

    王语嫣终究是没能挣开这次牵手,他俩携手往山下走去。

    刚才还充满血雨腥风的山林里。随着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之人纷纷离去,而变得沉寂起来。

    萧瑟的寒风吹过。枯枝败叶迎风发出呜咽之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江湖就是这样,每天都有厮杀和争斗,而大部分武者都是籍籍无名之辈,无论他们胜利或者失败,生或者死,都没有谁会在意。

    或许只有那些鼎鼎大名之人,有什么惊人的战绩,才会被武林人士们广为传颂,增加其威名。

    就算是死在这样的荒郊野地,能够有队友将其尸骸埋葬,已经算是不幸之万幸了。

    大部分的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之人都严密的把守住这座山峰,慕容复等人也在其中,段誉和王语嫣到了这里也就没有再牵手了,段誉本来无所谓,他现在根本无惧慕容复,不过是因为王语嫣会觉得这样很不好。

    “很好,表妹你现在才下得山来。”慕容复忽然若有深意的冷声说了这么句话。

    这让王语嫣很郁闷,不知何言以对。

    段誉怎能让王语嫣受慕容复这厮的气呢?于是他大步向前,盯着慕容复,淡笑道:“慕容公子何必之受了打击,就要向着王姑娘撒气呢?若你是男子汉,就应该从自己身上去找原因。”

    “段盟主,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慕容复的目光如同匕首一般冷酷犀利,沉声道。

    段誉悠然一笑道:“我又没兴趣来激怒你,反正咱们的一年决战之约还剩下三个多月,决战之期已经临近了,你又何必着急呢?”

    “那么咱们就走着瞧吧。”慕容复道,然后不再理会段誉。

    至于包不同,本来差点就忍不住要说什么“非也,非也!”但是这样层次的对话,他根本不敢插口。

    如今对于段誉,包不同还是很佩服的,他向来敬佩英雄好汉,刚才在林子里,段誉大显神威,以一人之力,将大劣之局面扳回来,可谓力挽狂澜。

    段誉此时没有去看王语嫣,他在担心虚竹的安危,因为虚竹没有多少江湖阅历,脑子也很单纯,估计不敢下来,要是从这悬崖之上跳下来,可就不得了。

    “二哥,你可要好好的想个万全之策啊!想必天山童姥也不会看着你犯傻的。”段誉心里叹息道。

    往上空遥望而去,这是缥缈峰的一个附属的山峰,不算很高,但也不低,在其顶部,缭绕着大量的白雾,可谓如梦似幻。

    没有别的办法,段誉决定还是在此守株待兔比较好,若是虚竹不下来,就说明他安然无恙了,而如果下来,段誉就去接应。

    话分两头,且说虚竹扛着麻袋,迅捷的在陡峭的山峰之上奔行,半个时辰之后,他终于停下来,却没有如往常远距离奔跑之后那般气喘嘘嘘了,只是自语道:“都跑这么远了,估计乌老大他们追不到了吧。不过我之前更高明的选择,应该是跟三弟一起并肩作战。那样也就不必逃跑如丧家之犬了。”

    他正在喃喃自语之际,忽而空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道:“你这小和尚。呆头呆脑的,若再不逃远些,过不了多久,乌老大他们仍然会循着足迹追来的。”

    虚竹吓得一呆,他从没认为自己是英雄好汉,因此胆子并不大。

    他不由得东张西望,不过还是没有见到这说话之人。心道:“难道遇见鬼了?不过这声音分明在指点我,想必不是鬼,而是一位仗义的武林前辈。”

    想到此处。于是虚竹对着虚空鞠了一躬,道:“多谢前辈指点,我这就加快速度,继续逃跑一段距离。”

    他正要出发。不过忽然想起这位前辈说起乌老大他们可以循着足迹追来。不由得皱眉道:“可是我这么奔行,终究会留下足迹,这该当如何是好呢?”

    “蠢材,你的内力和轻功都不错,难道不会在大树的枝桠之上奔行吗?那样足迹一空,乌老大他们只有慢慢的搜山了。”那个苍老的声音继续传来。

    虚竹挠着头,憨厚的笑道:“实不相瞒,小僧的武功拙劣。对于轻功更是一窍不通,只知道奋力的奔跑。至于飞檐走壁。踏着大树枝桠而行,估计只有我三弟段誉或者姑苏慕容复才能做到吧。”

    “没时间跟你废话,我来教你轻功。”苍老的声音继续道。

    “前辈你在哪儿?”虚竹问道。

    “姥姥在你背上。”苍老的声音道。

    虚竹吓得将麻袋丢下,果然这小女孩站出来,就开口道:“哎哟,你这该死的小和尚,居然让姥姥跌伤了,这该当何罪?”

    虚竹看这小女孩居然不是哑巴,但却如同疯子一般的装什么姥姥,他只觉得好笑,不以为意。

    其实天山童姥由于在年轻的时候,在练功的关键时刻,被李秋水干扰,以至于走火入魔,从此就长不高大了。

    不过这小女孩却双目如电,炯炯有神,向虚竹瞧来之时,自有一股凌人的威严。虚竹张大了口,一时说不出话来。

    女童说道:“见了长辈也不行礼,这般没规矩。”声音苍老,神情更是老气横秋。

    虚竹道:“小姑娘……”

    那女童喝道:“什么小姑娘,大姑娘?我是你姥姥!”

    虚竹微微一笑,说道:“咱们陷身绝地,可别闹着玩了。来,你到袋子里去,我背了你上山。过得片刻,敌人便追到啦!”

    那女童向虚竹上下打量,突然见到他左手手指上戴的那枚宝石指环,脸上变色,问道:“你这是什么东西?给我瞧瞧。”

    虚竹本来不想把指环戴在手上,只是知道此物要紧,生怕掉了,不敢放在怀里,听那女童问起,笑道:“那也不是什么好玩的物事。”

    那女童伸出手来,抓住他左腕,察看指环。她将虚竹的手掌侧来侧去,看了良久。虚竹忽觉她抓着自己的小手不住发颤,侧过头来,只见她一双清澈的大眼中充满了泪水。又过好一会,她才放开虚竹的手掌。

    那女童道:“这枚七宝指环,你是从哪里偷来的?”语音严峻,如审盗贼。

    虚竹心下不悦,说道:“出家人严守戒律,怎可偷盗妄取?这是别人给我的,怎说是偷来的?”那女童道:“胡说八道!你说是少林弟子,人家怎会将这枚指环给你?你若不从实说来,我抽你的筋,剥你的皮,叫你受尽百般苦楚。”

    虚竹哑然失笑,心想:“我若不是亲眼目睹,单是听你的声音,当真要给你这小小娃儿吓倒了。”于是他说道:“小姑娘……”

    突然拍的一声,腰间吃了一拳,只是那女童究竟力弱,却也不觉疼痛。虚竹怒道:“你怎么出手便打人?小小年纪,忒也横蛮无礼!”

    那女童道:“你法名叫虚竹,嗯,灵、玄、慧、虚,你是少林派中第三十七代弟子。玄慈、玄悲、玄苦、玄难这些小和尚,都是你的师祖?”

    虚竹退了一步,惊讶无已,这个女童居然知道自己的师承辈份,更称玄慈、玄悲等师伯祖、师叔祖为“小和尚”,但她的语气谈吐,哪里像个小小女孩?突然想起:“世上据说有借尸还魂之事,莫非……莫非有个老前辈的鬼魂,附在这个小姑娘身上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