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06章虚竹救人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一阵森冷的夜风拂过林间,从林子里走出来一个穿着破旧道袍的道士,他背负双剑,样貌奇古。

“不平道人,你怎么才来啊!”黎夫人怨念道。

这不平道人在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里,跟乌老大、剑神卓不凡等人名望差不多。

“贫道在途中遇到一些灵鹫宫的人,为了怕走漏风声,因此与之恶战,终于将她们赶尽杀绝,是以来得迟了。”不平道人冷笑一声。

不过刚才在比较远的位置,他都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儿,进入林子里,更是看见如此多的同道中人的尸体,震惊不已,遂以疑惑的眼神盯着卓不凡。

“哎,我们刚才跟段公子和姑苏慕容公子这些人发生了误会,然后争斗一场,损伤惨重。最后段公子用强横无比的实力,将我们都折服了。”卓不凡深深的叹息道。

不平道人愈发的惊讶,他随着卓不凡的眼神看去,但见段誉是一个穿着青衫的年轻人,拥有书卷气息,很是斯文,他心里顿时很疑惑:“这么一个书生剑客,就将身经百战的你们都击败了?”

但是他见得乌老大的脸色很阴沉,一副郁闷不已的样子,就知道这应该不是虚言。

“想必这位就是段公子了,久仰久仰。”不平道人拱手朗声道。

段誉心里觉得好笑,他们根本不认识,怎么能说是久仰呢?这些没多少文化的武林人士,一见面就说这些客气话。根本都不动脑子。

“不平道人,幸会。”段誉回了一礼。

这个不平道人很冷静,他以大局为重。暂且没有多说什么,就退到乌老大身后。

然后,乌老大就上前一步,捡起了跌落在地上的碧鳞刀。

他朗声大喝道:“咱们今天就攻打缥缈峰灵鹫宫,在此之前,就将天山童姥的小侍女击杀,算是以敌人之血。祭刀了!谁敢不动手,那么就是有异心,我乌老大决不饶他。”

顿时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四百多人纷纷举起兵器。大声呼喊应和道:“以敌人之血,祭我战刀;杀上缥缈峰,擒住童姥!”

段誉有些无语,这些人也太没脑子了。只需要谁来振臂一呼。那么他们就会盲目的跟随,亏得他们还自诩为英雄好汉。

须知,男子汉,有所为,有所不为。对于这么一个小女孩,就算她是天山童姥的侍女,也不能下狠手啊!毕竟无冤无仇,而且这样做很不符合道义。

但是眼前这些人已经如同着魔一般。根本不会顾及什么道义;况且武林之中,相互之间没有怨仇。就不厮杀,这也是不可能之事。

段誉知道劝说无用,他就准备出手相救,反正他有信心压制住乌老大这些人。

“为了表示跟天山童姥对抗到底的决心,我乌老大就来杀这第一刀!”于是乎,乌老大就双手抡起森寒的碧鳞刀,眼看就要斩向返老还童的天山童姥身上。

“且慢,施主还请以慈悲为念。这小女孩跟你们无冤无仇,何必要痛下杀手。须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们将她放了,也算是救人一命了。”虚竹赶紧上前阻拦道,并且习惯的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

乌老大之前也注意到了虚竹的厉害实力,他们这边的欧阳头陀,就是死在虚竹手上的,因此乌老大估计虚竹的实力不在自己之下。

“小师傅,我看你是大智慧之人,难道就不能将心比心吗?你知看到了表面现象,以为这小女孩多么可怜,其实这就大大的错了。

她们缥缈峰灵鹫宫之人,都是蛇蝎心肠,无所不用其极,没一个好人。咱们对她们慈悲为念,但她们却视我们的生命如草芥,这公平吗?”乌老大很悲愤的道。

尽管他的话有些强词夺理,但还是说出了在场大多数武者的心里话,这些年来,天山童姥种下的生死符可将他们折磨得够呛。

虚竹不由得愣了一下,但还是说道:“咱们须得以德报怨啊!否则冤冤相报何时了,只需要咱们既往不咎,然后去找天山童姥好好的谈谈,应该可以将问题解决,从此化干戈为玉帛岂不是很好?”

其实段誉本来要救人的,但听得虚竹这话,觉得也太过天真了,他真是没有任何的江湖阅历。

慕容复和包不同等人都暗自发笑,但是没表现出来,否则嘲笑自己这边的人,有些说不过去。

乌老大、卓不凡、黎夫人和不平道人这些人都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因为听得虚竹这话,只觉得只有两种可能,其一就是虚竹的脑袋被驴子踢了,很是犯傻;其二就是虚竹故意装傻充愣,在此捣乱。

由于顾及虚竹的实力,他们也都没有嘲笑,乌老大和卓不凡等人互相望了一眼,迅速的以眼神交流,都很坚决。

于是乌老大仰天打个哈哈,道:“虚竹小师傅还真是慈悲心肠,不知从哪个古刹里修行出来呢?将来必定是可以修成正果的。”

虚竹答道:“小僧是少林寺僧人,此次下山,有辱师门,真是惭愧之至。”

他话音未落,卓不凡就趁着他分心走神之际,赫然掣着狭长漆黑的长剑疾刺而来,目标则是地上的小女孩。

“放开那个女孩!”虚竹大吼道。

不过由于太着急,他忽然忘记了怎么运转内力,呆立在那里。

“铿~”一声响亮的金属颤音响起,真是段誉以凌波微步瞬间闪烁过去,并且准确的以赤红长剑将卓不凡的剑挡开。

段誉随手使出的几招剑法,都精妙不已,将卓不凡的攻势完全化解,他不由得退后了几步,不敢再贸然出剑,否则再败在段誉的剑下,岂不是颜面更加丢得厉害?

乌老大他们觉得只要不跟段誉彻底翻脸,只需要将这个灵鹫宫的小女孩击杀,人死不能复生,那么也就不会争执了。

霎时间,乌老大、不平道人、黎夫人都向那个小女孩攻击而去,段誉立即挡在前边,以一敌三。而且剑神卓不凡也抓住时机,飞跃过来助战。

段誉虽然不惧他们,但要立即战胜也不可能,毕竟这四个家伙都算是能够独当一面的高手了。

碧鳞刀、狭长黑剑在正面进攻,不平道人的双剑从左侧突袭,而右边则是黎夫人在不断催发飞刀。

段誉现在没有闪躲,因为一旦闪躲,让飞刀攻击到后边之人,他岂不就前功尽弃了?

因此无论敌方的攻势有多么猛烈,段誉都尽力与之周旋拆解,堪堪抵挡得住。

慕容复和包不同等人没有出手,因为他们觉得一旦再加入进去,岂不是又要引起大规模的战斗?他们可不信段誉能够再次将这些人都击败,到时候丢掉了自己的小命,可就真不划算。

他们并不是很在乎道义,只是用很理智的眼光去分析问题,用一个词儿来形容,就是太现实了。

蓦然间,虚竹终于动手了,他跃过去,将那个小女孩装回麻袋里,扛在肩膀上,就提起一口气,运转深厚的内力,然后发足往飘渺峰之上狂奔而去。

他虽辨认不得路径,但是现在情况紧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只好一股脑儿的加速奔跑。

虚竹在刹那间仿佛有所明悟:“只用大道理去劝说,很难有人听得进去,那么在紧急关头,还是得以实际行动去救人。”

他以前在少林寺所阅读的佛经,当然有很多精微奥妙的道理,但要将之灵活运用起来,就需要将理论和实际相结合的。

佛曰,不可说,或许就是许多道理是讲不通的,或者用语言讲出来,就变了味道。

因此道家也说:“道可道,非常道。”

有一种解释就是,如果大道可以用语言将之阐述道明,那么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道了。还有的解释就是,大道是可以用语言来说明的,但不是寻常意义上的道。

虚竹现在发足狂奔,根本不认为自己是个高手,刚才只需要跟段誉联手将乌老大等人彻底击败,就算是轻松解决了问题。

且说段誉鏖战这四位高手,发觉虚竹已经将天山童姥救走,那么他也就无所顾忌,可以任意的施展凌波微步,顿时就战斗力大涨。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段誉就再次击败了乌老大等人,不平道人也倒在地上,大口吐着鲜血,他的肩膀被一阳指扎了两个小洞,鲜血汨汨流出,身受重伤。

“哎,段公子你何必如此呢?我们本来都罢手言和的,为了灵鹫宫的人而再争执真的没必要。”乌老大深深的叹息道。

“我知道跟你们说大道理是说不通的,那么只有一句话相告。”段誉淡笑道:“你们若是不服,再来打过就行,我随时奉陪。”

“罢了,不打了,咱们这次的目标是攻打灵鹫宫,结果出师未捷,还没有登上飘渺峰,就伤亡惨重。段公子,你是一个真正的侠士,想必不久之后就会名满江湖,不知你能否带领我们前去攻打飘渺峰,为我们打抱不平呢?”乌老大厚着脸皮道。

段誉盯着他,道:“你们太差劲了,带不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