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01章万仙大会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段誉淡笑点头道:“慕容公子所言甚是,我等武林高手,正是要惩奸除恶,为武林造福。”

既然慕容复说这样的冠冕堂皇之言,那么段誉也就如此说。

他们让王语嫣在在队伍的最中间,如此就能保护她的周全。至于虚竹也想走在这个位置,他心里总觉得自己的武功实在太差,还是小心为好。

包不同却将虚竹推开,嘲讽的笑道:“小师傅你的少林神功那般厉害,我老包都及不得你的百分之一,你还需要我们的保护吗?”

虚竹不善言辞,被他这么一说,颇为的汗颜,就退到旁边。

段誉回头对他微笑道:“二哥休要畏惧,待会儿你就按照往常在少林寺里所练的功夫施展开来就行了,估计保命不成问题。”

“三弟,我真的行吗?”虚竹几乎没有跟人真的动手的经验,很担忧的道。

以前他在少林寺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在那里连,学会了几招罗汉拳和韦陀掌。

“相信我,没错的。”段誉淡笑道。

段誉当然深知,在天龙的世界里,武功是以内力为根本的,高手一般都是内力极好之辈,而现在虚竹的膻中气海里,有无崖子传授的五十年深厚内力。

就算虚竹现在还没有修炼逍遥派的各种武功招数,难以将之运用,但以此内力为根本,施展出罗汉拳之内的外门功夫,其威力也是不可小觑的。

慕容复深深的看了一眼虚竹。发现愈发的看不清此人,总觉得这个人有些愣头愣脑的,但其轻功和内力着实不在自己之下。

包不同则是深深的鄙夷。道:“段公子你为何要这么的看好这傻和尚,还叫他二哥?”

段誉道:“因为他很厉害的,不信你让他打你一拳试试。”

他本是开玩笑的,包不同却道:“非也,非也!我老包的武功那么差劲,打败我也没有什么成就感,倘若你能将这棵松树打断。我就服你。”

虚竹当然没有这个信心,他也没有这个余暇,因为林子里埋伏着的许多武林旁门之士已经围攻而来。

当先是几十个各执刀剑棍棒的武者在前边攻击。后边则有一只青铜大鼎,旋转着飞来。

段誉知道保护王语嫣才是关键,并不走得远了。

慕容复却想斩杀敌方的高手,彻底将之击溃。如此就可算是为武林做了一件大事。

于是。慕容复手持宝剑,施展巧妙的轻功,横掠而过,剑气闪耀,五个武者立即就被剑刃划断了喉咙。

慕容复纵跃到此青铜大鼎之上,站在鼎耳边,往里边望去。但见大鼎里有一个秃头老者在盘膝打坐,碧绿的烟雾缭绕。

他别无多想。就发出一道剑气往下边斩去,蓦然十几条赤练蛇从大鼎里飞蹿而起。一般的蛇将剑气抵挡,化作碎块儿,而剩余的赤练蛇则向慕容复的喉咙,太阳穴等要害急速奔袭而去。

慕容复的武功精湛,施展出严谨的剑法护住周身要害,须臾就将剩余的毒蛇都击杀。

青铜大鼎里的老者,并不出来,往外边快速挥掌,掌影之中夹杂着大量碧绿的烟雾,使得掌力增强了不少。

慕容复担心这烟雾有剧毒,显得有些束手束脚。

王语嫣忽然道:“这是川西碧磷洞桑土公一派,碧磷烟雾是为了增强掌力,却没有携带什么剧毒。”

得到了她的指点,慕容复顿时精神一震,旋转着往下刺出一剑,显示出极为高明的剑法造诣。

大鼎之中的老者举起双掌,将长剑夹住,但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只僵持了那么一瞬间,然后长剑就不仅将他的双掌穿透,还一剑刺穿了他的心口。

这老者闷哼一声,就脑袋一歪,气绝身亡了。

慕容复冷笑一声,飞起一脚,就将青铜大鼎踢倒,大喝道:“一群跳梁小丑,真是不堪一击。”

他这么一说,林子里蹿出来越来越多的旁门左道之士,都向着慕容复围攻而去。

慕容复夺下一个人手中的金刀,左手使金刀,右手使宝剑,威风凛凛。

公冶乾赞道:“公子爷,好功夫!”

段誉他们这边的敌人也渐渐增多,此时,虚竹使出少林罗汉拳,果然如同段誉所言,威力不可小觑,一招黑虎掏心打出去,敌方的心口都塌陷下去,倒在地上抽搐几下就死透了。

虚竹顿时愣住了,然后惊呼道:“三弟,不好了,我杀生了。”

“行走江湖,这很正常,你慢慢会习惯,况且你击杀的是旁门左道之士,他们做的坏事很多。”段誉语重心长的道。

他们各自都在应付着十几个人的攻击,不多时,虚竹就被一个独眼大汉带人重点照顾,狼牙棒奋力砸来。

虚竹不知该如何趋避,本能的以左手去接,没想到将沉重的狼牙棒抓住,然后奋力一扯,独眼大汉就被动的过来了,虚竹顺手又是一招黑虎掏心,独眼大汉惨叫一声,就一命呜呼。

“这恶僧好生了得,咱们还是尽快去对付那个弱女子吧!”敌方之人忽然道。

虚竹呆滞的站在那里,他既没想到自己会杀生,也没想到会成为别人所说的恶僧。

奇怪的是,经过刚才他接住狼牙棒,并且反杀的厉害一幕,没有人再来惹他。

王语嫣兀自在不断出言指点他表哥对付各门各派的高手,但是接下来就有五十多人向着她攻击过来。

“王姑娘,不要怕。只要有我在,必定守护你的周全。”段誉微笑的看着她,很认真的道。

“这么多人。武功路数太过繁杂,一时之间,我也说不清楚他们的来路和破绽啊!”王语嫣蛾眉浅出的道。

段誉豪爽一笑。道:“我又不是慕容复,不需要依靠你的指点才能发挥厉害的战斗力。这些人不过是杂鱼罢了,来多少,我就杀他多少。”

然后,段誉左手牵着王语嫣,右手掣着赤红长剑,脚下施展凌波微步。

由于要报复王语嫣。施展不了斩龙快剑那样需要大幅度闪转腾挪的剑法,段誉就以连城剑法里的攻击招数进攻,配合凌波微步。效果极好。

又过了好一阵子,林子里整天了一百多具尸体,暂时平静下来。

慕容复没有王语嫣的指点,被这些旁门左道的武功弄得吃了些亏。身上有不少伤痕。头发散乱,显得有些狼狈。

至于包不同等四大家臣,更是灰头土脸,这些敌人都擅长使用石灰粉这类的东西,要不是包不同、风波恶他们久历江湖,估计今天就凶多吉少了。

他们看向段誉,却见他牵着王语嫣,仍然很悠闲的样子。至于虚竹,呆愣愣的站在一旁的松树之下。居然好久没有人去找他麻烦。

慕容复正要过去喝斥一下表妹的不是,为何后来不指点他出招了。

就在此时,左边高坡上有个声音飘了过来:“何方高人,到万仙大会来捣乱?当真将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都不放在眼内吗?”

慕容复等人对于“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的名头,他们倒也听到过的,但所谓“洞主,岛主”,只不过是一批既不属任何门派、又不隶什么帮会的旁门左道之士。

这些人武功有高有低,人品有善有恶,人人独来独往,各行其是,相互不通声气,也便成不了什么气候,江湖上向来不予重视。只知他们有的散处东海、黄海中的海岛,有的在昆仑、祁连深山中隐居,近年来销声匿迹,毫无作为,谁也没加留神,没想到竟会在这里出现。

慕容复朗声道:“在下朋友八人,乘夜赶路,不知众位在此相聚,无意中多有冒犯,谨此谢过。黑暗之中,事出误会,双方一笑置之便了,请各位借道。”他这几句话不亢不卑,并不吐露身分来历,对误杀对方数人之事,也赔了罪。

段誉心里却是觉得好笑,毕竟他们可是追寻着这些旁门左道之士的脚步来到这里的,慕容复却说什么,偶然间来此,真是虚伪。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慕容复这些场面话是在避重就轻,须知地面躺着的一百多具尸体,可都是对方的武者。

“你们到底是何来路?居然击杀了我们这么多的盟友,这分明是在挑衅,若还不报上名号,那么我们就不客气了!”有人沉声道。

段誉和慕容复仍然没回答,气氛稍微沉寂了一下。

紧接着,四下里哈哈、嘿嘿之类的笑声大作,越笑人数越多。初时不过十余人发笑,到后来四面八方都有人加入大笑,听声音不下五六百人,有的便在近处,有的却似在数里之外。

慕容复听对方声势如此浩大,又想到那人说什么“万仙大会”,心道:“今晚倒足了霉,误打误撞的,闯进这些旁门左道之士的大聚会中来啦。我迄今没吐露姓名,还是一走了之的为是,免得闹到不可收拾。何况寡不敌众,咱们八人怎对付得了这数百人?”

众人哄笑声中,高坡上那人道:“你这人说话轻描淡写,把事情看得忒也轻了。你们八人已出手杀了咱们一百多位兄弟,假如就此放你们走路,三十六洞和七十二岛的脸皮,却往哪里搁去?”

段誉凝目四顾,只见前后左右的山坡、山坳各处,影影绰绰的都是人影,浅淡的月光之下瞧不清各人的身形面貌。

慕容复和邓百川等人可谓身经百战,但见了这等情势,却也不禁心中发毛,寻思:“这些人古里古怪,几十个当然不足为患,几百人聚在一起,可着实不易对付。”

慕容复气凝丹田,朗声说道:“常言道,不知者不罪。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岛岛主的大名,在下也素有所闻,决不敢故意得罪。川西碧磷洞桑土公、藏边虬龙洞玄黄子、北海玄冥岛岛主章达夫先生,想来都在这里了。在下无意冒犯,尚请恕罪则个。”

左首一个粗豪的声音呵呵冷声笑道:“你提一提咱们的名字,就想这般轻易混了出去吗?况且青铜大鼎里的桑土公已经被你的宝剑刺杀,你还毫不在意。大伙儿一起上,斩杀他们报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