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200章月夜的诡异灯火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如今已是夏末的天气,诗经有云,七云流火,并不是说七月有多么炎热,而是说的在农历七月的时候,炎热和火气都已经流失了,也就意味着秋天的开始。

长满松树的林子里,宽阔的青石之上,段誉盘膝打坐,潜心静气的炼化着膻中气海里,无崖子师父传授的二十年内力。

“常言道,姜还是老的辣,师父这些内力果然精粹浑厚,二十年程度的内力都难以尽数炼化,也不知虚竹二哥所得到的五十年内力如何才能够使用起来?”段誉心道。

连续这般炼化了三天的内力,段誉不仅身体有些累了,而且就连心神也觉得颇为厌倦,现在最好的方法是将此事搁置。

岂不闻,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段誉估摸着这次总共只炼化了两年的内力,越到后边就越难,从普遍情况来看,只要堆积时间,将这些内力都炼化,再寻找一个契机,估计突破到先天金丹境界不是什么大问题。

然后段誉收敛了内息,沿着官道而行。

在古时,官道就只有一条,因此赶路的人常常可以相遇。

行了三里路,有个岔路口,段誉就在这里等着,傍晚之时,先遇到的人居然是二哥虚竹。

他没有段誉这般清楚的辨认方向,所以到得这个位置,晚了这么多天。

段誉还以为虚竹会因为是否回寺这件事而对自己产生一些隔阂,没想到虚竹却抢先打招呼。挥舞着手臂,走近了才来了个熊抱。

他没忘了出家人的礼节,然后双手合十的道:“阿弥陀佛。三弟别来无恙否?这些天不间,二哥我可谓是寸步难行啊!”

“托二哥的福,这些天我都安然无事。早就说过让你跟我一起闯荡江湖,也不会遇到那么多麻烦事了,现在你总算明白这个道理,也还来得及。”段誉悠然一笑道。

他将腰间的折扇拿出来,闲来无事就撑开折扇。

“三弟。这已经是夏末天气,傍晚甚是风寒,你还摇折扇。岂不是不合时宜?”虚竹笑道。

“趁着还没到冬天,这折扇还能发挥作用呢!”段誉道。

“咱们接下来往哪个方向而去?先说好,现在咱们不是星宿老仙丁春秋的对手,最好躲着他。”虚竹如实的道。

段誉向着虚竹刚才来的方向深深的张望了一眼。道:“再等等吧。就算是丁老怪出现,我也有办法对付。咱们迟早要跟他决战,为无崖子老师父讨回一个公道。”

虚竹很好奇段誉在等谁,他也没有多问,一个多时辰之后,居然出现了几个熟人,正是姑苏慕容复和他的四大家臣,还有王语嫣这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

“原来是段盟主。幸会幸会!”姑苏慕容复一如既往的虚伪,只要没有彻底的翻脸。他与人见面之时还是这般的礼数周全。

段誉遂拱手回礼道:“在此得遇鼎鼎大名的南慕容,幸何如之?敢问尔等这是要往何处去?”

慕容复的眼睛有些微眯,显得有心事,他无论做事还是说话,都要在心里思索盘算一番,才肯下结论,是一个谋定而后动,甚至有些阴险之人。

“段公子,难道你没有看到有一些穿着奇装异服,拿着奇门兵器的人从官道这边过路吗?我们正是觉得好奇,就追击过去看看,说不定武林里就要产生什么变故。”包不同如今对于段誉的印象还不错,因为前些天在擂鼓山的时候,段誉仗义相救,令他很感激。

“我还真没有看到这么一群人,这些天我都在林子里潜心练功。事不宜迟,咱们就一起出发,前去瞧瞧到底这些人有何打算。”段誉手摇折扇,翩然笑道。

慕容复仰天打个哈哈,道:“段盟主不愧是北方武林盟主,一听到对武林有害的事,就急着要去阻止,在下佩服之至。”

然后他们就一起沿着官道加快速度赶路,虽然他们不知道那些奇怪的人聚集在一起有什么目的,但是段誉却是很清楚。

那些人的名目叫做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他们有的散处东海、黄海中的海岛,有的在昆仑、祁连深山中隐居,近年来销声匿迹,毫无作为。但是他们之中有些人的武功着实不低,各自都有看家绝技。

他们举行这个聚会名为“万仙大会”,其实是商议如何对付天山童姥。

段誉心中一凛:“接下来要跟这些千奇百怪的武林人士战斗,原著之中,是慕容复一行人当先遇到,他和手下们都艰难抵挡,以至于王语嫣很危险,这次正是我的好机会啊!必定要好好的把握。”

他这么一想,就不由自主的往王语嫣这边看了一眼。

但见她一如既往的美丽清新,螓首蛾眉,肌肤若冰雪,口若含朱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

恰好此时王语嫣也望向段誉,霎时间四目相对,柔情缱绻,道是无情却有情。

段誉立即回过头来,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互诉衷肠,何必在乎这一时,否则让慕容复猜忌,那可就行事有些不便。

在段誉看来,凌波微步来源于洛神赋这个典故,而曹子建对于洛神的描绘,也恰如其分的可以用在王语嫣身上。

虚竹一直低头赶路,他可不敢跟慕容复再打招呼了,上次慕容复对他表现得很生气,虚竹还以为自己无意间做了什么得罪慕容复的事。

夜幕降临,月明星稀,山林之间道路崎岖,乱石嶙峋,望山势便知是一个穷山恶水之地。

男子汉当然是在什么地方都能躺下来呼呼大睡,但要找一个可供王语嫣宿息的所在。却着实不易。

他们既没有追击到那些奇怪装束的人,也没有找到屋子。大伙儿一口气奔出数里,转过一个山坡。忽见右首山谷中露出一点灯火,包不同大喜,回首叫道:“这边有人家。”

段誉等人闻声奔到,公冶乾喜道:“看来只是家猎户山农,但给王姑娘一人安睡的地方总是有的。”

但见那灯火相隔甚遥,走了好一会仍是闪闪烁烁,瞧不清楚屋宇。

风波恶喃喃骂道:“这灯可有点儿邪门。”

突然邓百川低声喝道:“且慢。公子爷,你瞧这是盏绿灯。”

慕容复凝目望去,果见那灯火发出绿油油的光芒。迥不同寻常灯火的色作暗红或昏黄。六人加快脚步,向绿灯又驱前里许,便看得更加清楚了。

包不同大声喝斥道:“邪魔外道,在此聚会!”

凭他们这个队伍的机智武功。对江湖上不论哪一个门派帮会。都绝无忌惮,除了段誉,其他人都立时想到:“今日与王姑娘在一起,还是别生事端的为是。”

包不同与风波恶久未与人打斗生事,霎时间心痒难搔,跃跃欲试,但立即自行克制。

风波恶道:“今日走了整天路,可有点倦了。这个臭地方不太好,退回去罢!”

慕容复微微一笑。心想:“风四哥居然改了性子,当真难得。表妹,那边不干不净的,咱们走回头路罢。”王语嫣不明白其中道理,但表哥既然这么说,也就欣然同意。

段誉总不能明说这里是一些旁门左道之事在举行什么“万仙大会”,于是和虚竹一起走在后边。

刚走出没几步,忽然一个声音隐隐约约的飞了过来:“既知邪魔外道在此聚会,你们这几只不成气候的妖魔鬼怪,又怎不过来凑凑热闹?”

这声音忽高忽低,若断若续,钻入耳中令人极不舒服,但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看样子包不同所说“邪魔外道,在此聚会”那句话,已给对方听了去,从对方这几句传音中听来,说话之人内力修为倒是不浅,但也不见得是真正第一流的功夫。

段誉冷笑道:“不就是将声音里灌注内力吗?一点小技巧而已。没空跟他纠缠,随他去罢!”他在后边断后,不疾不徐地从来路退回。

那声音又道:“小畜生,口出狂言,便想这般挟着尾巴逃走吗?真要逃走,也得向老祖宗磕上三百个响头再走。嘿嘿,就算雄的要逃走,也就罢了,这雌雏儿可得留下,陪老祖宗解解闷气。”

慕容复等人以及段誉听到对方居然出言辱及王语嫣,都很愤怒,虚竹却双手合十的道着佛号。

然后,风波恶当先抽出细长的战刀,冲进前边的林子里。

旋即,林子里边就传来了铿锵的打斗之声,段誉等人也往那边考虑,他们都很默契的没有将队伍分散,否则就麻烦了。

不多时,风波恶就从林子里走出来了,手里提着一个首级,兀自在滴血。

“这是什么情况?”慕容复很诧异的问道。

“还不就是刚才那个口出狂言的家伙,被我风老四的快刀斩了首级。我倒要看看他这颗死人头,还怎么大放厥词?”风波恶很得意的笑道。

段誉觉得此事很正常,刚才那人本就不是什么高手,对方也没有识人之明,不知道段誉这个队伍里的高手可是不少,因此就触了这个眉头。

忽然“嗤”的一声响,一枚绿色的响箭在天穹里急速升起,砰的一下炸裂开来,映得半边天空都成深碧之色。

慕容复沉声道:“一不做,二不休,扫荡了这批妖魔鬼怪的巢穴再说。也算是咱们为武林除害了!”

段誉深知慕容复不是出于侠义之心,而是打算作出一些大事,让武林群豪们都愈发敬佩他,以至于以后他要建立自己势力之时,可以一呼百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