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二十一章【吊脚楼阁,长街斗剑】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段誉、木婉清以及罗飞虎策马在湘西的丛林里快速穿行,翌日下午就来到了阮陵城。

    “从地图上来看,名剑山庄就位于阮陵城的深处。阮陵可是湘西的古城,你俩可以好好逛下。”罗飞虎笑道。

    “也好,你就先去名剑山庄拜访你那个身为铸剑师的表叔,我和木姑娘看看此地的风土人情。”段誉悠然道。

    罗飞虎兴奋的去了,他可是千里迢迢从老家前来拜师,不会像段誉他们那样悠闲自在。

    于是,段誉和木婉清翻身下马,在青石铺就的街道之上缓缓走着,总的来说,这座古城充满了一种古老而优雅的韵味。

    整个古城显得充满了生活气息,熙熙攘攘的人群,鳞次栉比的店铺。

    “段郎,这里的楼阁还真是奇怪,为何背临山壁,通体以木材搭建?似乎对于木材颇为浪费,下边的那一层其高度根本不能住人啊!”木婉清蛾眉浅蹙道。

    段誉放眼望去,在街道的后边,可以望见很高的楼阁,他当然认得这是何种楼阁,笑道:“这些依山而建的楼阁名为吊脚楼,湘西这一带往往还面临长河搭建此楼,下边的一层也算在地基里,反正丛林里那么多的木头,还怕材料不够么?”

    木婉清忽然有问了一个很独特的问题:“还有一个地方很令我不解,段郎你看这些吊脚楼之上,有很多浓妆艳抹的女子凭着窗口,挥动手中的丝巾,她们还真是无聊啊!”

    段誉摊手表示无奈,贴近木婉清的耳朵,小声的道:“在这一带,吊脚楼之上的女子多半是**女子。凡是过往的贩夫走卒,只要出得起合理的价格,都可以上去缠绵一番的。”

    木婉清很不可思议的盯着段誉,道:“没想到如此山清水秀的地方,还会有这样的事。而且我很好奇,段郎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莫非你以前也经常去这样的地方?”

    段誉淡笑不语,他没必要多去解释什么,至于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别人只会有公论。

    “噗”,段誉撑开折扇,轻轻扇了几下,欣赏着周遭充满生活气息的古城景致。

    木婉清见段誉不理她了,心里有些忐忑,也低头不语,默然前行。

    过往的行人皆投来目光,毫无疑问,段誉和木婉清两人的外边是挺引人注目的。此地的青年汉子大多是出手大脚,面目黝黑的,女子则戴着本地奇异的银制首饰,风格自是与他俩大不相同。

    当他俩经过吊脚楼下之时,上边的女子一边挥动手中丝巾,一边柔声呼喊道:“哎哟,外边来的帅气公子爷,还请上来坐会儿吧,这里很好玩的……”

    木婉清有些愤怒,对着这些女子道:“可恶,你们还知道羞耻么?都给我住口。”

    现在她这样子终于恢复了一些最初见面之时的风格,段誉心里觉得有些好笑。

    忽然后边传来马蹄之声,以及大喝“让开”的声音,骏马嘶鸣,已然飞奔而至。

    人们手忙脚乱的让开,唯恐被这发足狂奔的骏马撞到,段誉却注意到十丈之外,有一个手持冰糖葫芦的小女孩正呆呆的在街道中间走着。

    周围有一些人见此情况都震惊不已,但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眼看着有一位金袍青年驾驭着骏马飞奔而来,虽敢上去?

    “这小子真是混账东西。”段誉低喝一声,毫不犹豫的施展出凌波微步,瞬息间就飘逸的闪烁过去,只在所过之处留下些许残影,段誉连忙将小女孩提起,又快速返回来,将之交给木婉清,道:“你看好这小家伙,我得收拾下这狂妄的金袍青年。”

    人们都已经吓得呆了,他们刚才还以为见鬼了呢!谁曾经见过这么快速度的人?

    金袍青年驾驭着骏马丝毫不曾停歇,反而奋力的挥鞭加速。

    段誉目光凌厉,脚下凌波微步速度快过骏马,飘逸的来至骏马之后,骤然纵跃而起,以折扇柄疾点向金袍青年的后心。对于这样的恶徒,段誉可不会手下留情,折扇柄上灌注了他一流武者的内力,青光闪烁。

    金袍青年感到后边有劲风袭来,连忙拔出系在鞍鞯之上的赤红长剑,反手撩斩而出,出手果断沉稳,而且剑势凌厉,是个用剑的好手。

    赤红长剑之上红芒大盛,如同烧红的烙铁一般,与折扇交击。段誉施展出折扇点穴手法,三招居然都被其用赤红长剑挡住了。

    金袍青年愤怒无比,勒转马头,飞身跃下,盯着段誉,沉声道:“你是哪里来的乡巴佬?居然敢偷袭本少爷?”

    段誉以凌厉的目光与之对视,凛然道:“你这个蠢材,大街上是任由你策马狂奔的地方么?我管你是什么少爷,快过去跟人们道歉,否则今天你的小命就要交代在此。”

    “可笑,在阮陵城还没有人敢如此对我说话。我看你实力是初入一流武者境界,比我差了一截,若是你肯过来跪地求饶,我尚且能饶你。”金袍青年丝毫不肯让步,反而倨傲无比。

    青石街道两旁已经围满了人,他们皆呼喊着:“少侠快收拾了这恶徒!教训他、教训他!”

    金袍青年被彻底激怒,他决定先将段誉斩杀,然后再随便击杀一些观战之人,让这些愚昧之人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嗤”,长剑破空,气势如虹,金袍青年先下手为强,凌空纵跃刺来一剑,大喝道:“金雁横空!”

    段誉有凌波微步这门绝技,灵动迅捷的一侧身就躲开了这一剑。金袍青年自以为一剑占了先机,后招源源不断的倾泻而来。

    接着使出“丹凤朝阳”、“苍松迎客”、“青龙绞柱”、“燕子三抄水”等三十多招剑法,剑刃破空之声犹如裂帛,虚空之中充斥了许多道赤红的剑影。

    段誉犹如闲庭信步,闪避着,他心道:“这厮虽狂傲跋扈,但确乎是出身名门,剑法严谨而精准,而且实力达到了一流武者中期。”

    金袍青年更为吃惊,原本占了先机之后,几招就能将这个手持折扇装帅的白衣小子斩杀,但现在久攻不下,反而自己像是一个大马猴一般被耍了,上蹿下跳,十分尴尬。

    片刻之后,段誉决定与之对战剑法,毕竟总是用凌波微步闪躲难以得到更多战斗的经验。

    段誉手中无剑,只有一柄折扇,虽然如今不能发出无形剑气,但以折扇作剑也未尝不可,要做到活学活用,难道剑招非得用剑才能使么?

    “狮子摇头!”金袍青年愈发的使出凶狠拼命的剑招,赤红的剑光十分炫目,他的气势确实有些像愤怒的狮子扑来。

    段誉不为其气势所动,凝目看清金袍青年的剑法走势,心中想着连城剑法的诸多变化,当即使出一招很恰当的招数将之“狮子摇头”这招化解。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段誉大喝一声,旋转着飞跃而出,手中折扇很精准的将其赤红长剑挡开,内力爆发,震得金袍青年虎口发麻。

    段誉余势未歇,折扇狠狠的刺向金袍青年的喉咙,剑气已经将他上身的五大要穴都笼罩了。

    在这危急之际,金袍青年心念电转,怎么也想不出抵挡这一招的办法,只好不顾颜面,顺势倒地一打滚,躲避开来。

    “我可是名剑山庄的二少爷,你快住手,否则你的麻烦就大了。”金袍青年连忙说出自己的身份,希望段誉可以罢手。

    “混账东西,管你是谁,如此恶劣脾性,今天休想活命。”段誉淡然道,又使出“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这招,气势滔滔,强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