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194章无崖子散功身亡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被无崖子先传了二十年的内功,段誉刚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不适的症状,但是须臾之后,就觉得浑身胀痛。

仿佛那些真气要通过四肢百骸冲突而出,将这副身体彻底破坏掉,段誉当然不是坐以待毙之人,他当即就盘膝打坐,闭目冥思,如同老僧入定。

然后,段誉先以神照经内功护住心脉,只有将心脉守护住才是最关键的事,紧接着,段誉就运转北冥神功,导引着这浑厚无比的内力在经脉里,按照特定的路线运行。

此乃一个很慢的过程,需要静下心来,按部就班的进行,一旦有什么岔子,就会走火入魔,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就在山腹石室的另一边,无崖子正给虚竹传功,反正他明白自己的寿元将近,这一身辛苦修炼积攒起来的内功,与其浪费,不如传给徒弟,如此也算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况且无崖子还有一个自己的小愿望,那就是希望段誉和虚竹以后武功变得高强之后,可以找到丁春秋为他报仇雪恨。

若不给些实在的好处,难道就因为是老前辈,就能让这两个年轻人不顾艰难险阻的去为他报仇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无崖子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深谙人情世故,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虚竹觉得有一股强大无比的内力,涌动到自己的经脉之中,将自己辛苦练起来,却又可以忽略不计的微弱内力化去。不由得惊呼道:“阿弥陀佛啊!前辈休要如此,我少林武学是天下正宗,虽然小僧愚昧。只练得这么微弱的内力,但也是辛苦劳动的果实啊!还请前辈不要再化解内力了,这似乎像是丁春秋的绝招啊,专门化解别人的内力。”

“说什么混账话,小和尚,你怎能将丁春秋的旁门武功跟我的北冥神功相提并论呢?至于少林武功,确实厉害。是武林的泰山北斗,但你这样的武功,被化去有什么可惜的?让我给你一场大的造化吧!”无崖子道。

虚竹可没有段誉那般深厚的内功弟子。更不会北冥神功,身体也没怎么锻炼,因此现在承受的痛苦简直难以形容。

他额头的冷汗涔涔而下,并且虚竹忍不住哭了。他记得自己长大之后。就再也没哭过,现在倒好,居然越活越回去了,就跟小孩似的。

无崖子双掌抵在虚竹的双掌之上,然后虚竹不由自主的倒立起来,头顶百汇穴对着无崖子的头顶百汇穴,如此一来,传递内功的效率大大的增加了。

石室里原本是没有风的。现在却掀起了一股剧烈的罡风,无崖子的白须白发都被此风吹拂得很杂乱。

虚竹没有头发。现在他只盼望这些罡风能将他吹走就最好了,可惜这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一炷香的时间之后,虚竹已经达到自己的极限了,就晕了过去。

“哎,小和尚你的体质太差,估计是平时只吃青菜豆腐,而没有吃肉食的缘故。”无崖子忍不住叹息道。

他继续不停的传功,虚竹就这般的倒立着,而段誉则在一边静静的打坐,他已经彻底入定,将意识沉浸在导引二十多年的内力之上,外界的一切变化都不能引起他的注意。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段誉醒来的时候,虚竹也紧接着醒来,但见前边榻上盘膝打坐的无崖子老前辈,此刻已经不复之前的丰神俊朗,飘然若仙了,反而是一个皮包骨,头发掉落许多,行将就木的枯瘦老人。

无崖子现在连抬起头的力气也没有,或许曾经他潇洒倜傥,但是岁月最是无情,能将一切都摧毁,因此人的外表根本不重要,关键是要有一颗上进的心。倘若不去追求一个目标,那么每天过着是多么的没意义。

“看样子,无崖子已经将剩余的内力都传给了虚竹二哥,这下我只算是分得了一些内力传承,却没有夺取,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段誉心道。

“你们听好了,我将二十年的内功传给了段誉,剩下的五十年内功传给了虚竹,你俩都算是我的传人。以后只希望你们帮我报仇,我在九泉之下也含笑了。”无崖子从身后拿出两幅画卷道:“其中一幅图是去大理无量山的琅嬛玉洞的地形图,可以从澜沧江的一个侧面通道里进去,而另一幅图则是当年跟我一起在山洞里大享清福的女子。你俩前去拜谒,应该能得到一些指点。

至于这个八宝指环,是我们逍遥派历代掌门的信物,段誉的天赋和武功都远在虚竹你之上,本可直接传给段誉,但我还是给虚竹你一个公平的机会。你俩谁能击杀丁春秋,此八宝指环就最终给谁,也就是咱们逍遥派的掌门人。”

“老前辈,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想办法除掉丁春秋,为你报仇的。”段誉很郑重的道。

他明白一个老人临死之前的执念,人家都将自己毕生的内功都分给他俩了,如何没有感恩之心,那么怎么像话呢?

“你能有这样的决心很好,只是到了现在,你们都不肯叫我一声师父吗?”无崖子有些悲戚的道。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段誉当即行礼。

虚竹本来觉得自己是少林弟子,不应该再改投别派,但是现在他真的不想让这位老者失望伤心,于是也跟着跪拜。

“很好,没想到我无崖子一生悲喜坎坷,到了临终之前,还能再收两个好徒弟,幸何如之?”无崖子欣慰的笑道。

接着,他艰难的抬起头来,看着段誉,道:“你既然已经将凌波微步练得纯熟,那么我再传你一门绝妙的轻功秘籍,你若能将之参悟,不仅在轻功方面,就算武功也会大有提高。”

段誉欣然点头,他以前看原著之时,还没有见得无崖子传授虚竹此秘籍。

然后,无崖子又从身后拿出了一本小册子,是用羊皮卷制成,上边写着五个篆文大字“逍遥御风诀”。

段誉刚接过“逍遥御风诀”的册子,无崖子就头颅低下,闷哼一声,没了动静。

虚竹去探了一下无崖子的气息,惊呼道:“老前辈前往西天了。”

“哎,师父他年事已高,而且脊椎骨断裂,以深厚的内功才能维持这么多年,现在内功传给了咱俩,师父他老人家也就寿终正寝了。虚竹二哥,你还不快给咱们师父念经超度吗?”段誉很认真的道。

虚竹恍然大悟,拍了一下自己的光头,道:“说得很对,我怎么忘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其实就是念经超度亡魂啊!”

然后虚竹就很郑重的念着超度往生的经文,而段誉则将无崖子的头发和衣服整理一下。

至于其后事的料理,应该交给聪辩先生苏星河比较恰当。

段誉觉得虚竹为人处世还很欠缺,就且在此念经,而这里发生的事,就由他自己去向苏星河说吧。

段誉顺便将逍遥派掌门的信物八宝指环戴在了虚竹手上,这让虚竹很错愕,也不敢接受。

“三弟,我可只是一个小和尚,当不得逍遥派掌门。此次我回到少林寺之后,就再也不出来,继续做和尚。”虚竹道。

“可是你已经得了无崖子师父的五十年内功传承,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有所得必然要有所付出。而你所得到的就相当于是无崖子师父预先支付给你的报酬,接下来,你就得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去做应该做的事。”段誉拍着虚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

“我没什么见识,三弟你博学多才,切莫忽悠我啊!我看咱们还是尽快让老前辈入土为安,然后咱们各自回家。”虚竹双手合十道。

段誉不由得皱眉,他以前是很佩服虚竹的,也觉得他这人挺不错,但现在觉得虚竹有个很令人头疼的缺点,那就是太过迂腐。

“二哥你简直不可理喻,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不然兄弟我都受不了你了。”段誉忍不住道:“咱们真的要有一颗感恩的心,而不仅仅是怜悯之心。”

虚竹还没彻底明白,毕竟这些道理要自己领悟出来,才感悟深刻,别人说来,只不过感觉是大道理罢了,反而会产生抵触的情绪。

段誉懒得多说了,将八宝指环立即戴在了虚竹的手上,意思就是你自己看着办吧,你若想让无崖子在天之灵伤心,就扔掉指环也可以。

然后,段誉就沿着来时之路,走出石室,以及后边很长的狭窄通道,到得尽头,知道这里就是出口,只不过是以奇门遁甲之术作出的一个掩人耳目的石门。

段誉遂运转浑厚无比的内力,双掌拍击在石壁之上,下一瞬间,他就像推开了一扇虚掩着的门,然后从山腹里边出来。

群豪们已经散去了大部分,还留在这里的人也很懒散的各自在草地之上休息。

聪辩先生苏星河见得段誉出来,而虚竹没有出来,心里很疑惑:“难道师父将虚竹当做传人,而大理段公子却被驱逐出来了吗?”

然后他走过去,段誉就将里边发生的事,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