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二十章【神照内功,一流武者】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段誉拜了湘中武林名宿梅念笙之后,就先学的连城剑法,此剑法每一招都有一句对应的典雅唐诗名字。

    最为特别的是,这些剑招,居然很符合各自对应句诗的意境。

    梅念笙将这套连城剑法使得行云流水,变幻无方。

    当使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招之时,气势豪迈,虚空中有数道金黄的剑气缭绕,将方圆十丈的枫叶境界席卷到空中,然后随着剑气漫天飘舞。他双手持着长剑,旋转着纵跃而起将长剑咻然刺出,又凌空劈斩下来,剑气笼罩的方位很广。

    及至使到“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之时,剑势之中更多慷慨壮阔之意,剑气破空,所过之处成片的枫树应声而断。

    段誉心里思绪纷涌,曾经看连城诀之时,发觉梅念笙传给三个徒弟的唐诗剑法只是徒有其表,招数繁复不切实用。没想到真正的连城剑法果然威力不凡,想必是梅念笙早就知道这三个徒弟心术不正,所以将连城剑法加以一些无用的变化,削弱威力,成为唐诗剑法传给这三个徒弟。

    就算以后回到大理天龙寺中要练六脉神剑,但段誉明白要将如此高深的无形剑气之类的剑法练到极高的境界,需要很漫长的过程。而在江湖中闯荡,还是得逐步提升实力,可谓步步为营。

    因此,先学会连城剑法,学以致用,也无可厚非。

    段誉虽不至于像那个姑苏慕容复那样去学那么多江湖门派二流的武功,作出一副武学渊博无比的样子,但也不想前期显得那么手无缚鸡之力。他只要觉得这武功确实不错,就得用心去学。

    段誉将连城剑法的招数铭记于心,之后又得梅念笙详细讲解此剑法的奥妙之处,以及运剑的心法。

    “你的悟性和资质都是极好的,只是这连城剑法的威力与内力的强弱息息相关,而且还关乎于用剑者要有浩然正气,才能将此剑法练到炉火纯青。”梅念笙拍着段誉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你虽将招数和心法都记住了,但要真正将之练到高深地步,需要刻苦去练,持之以恒。”

    段誉拱手拜谢,之后梅念笙更是丝毫不藏私的将神照功的心法口诀传给了段誉。

    其实,段誉早在阆苑玉洞里得到了北冥神功的修炼心法,只是一直没有怎么修炼罢了。他觉得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神照功是从根本上强化自身的内力修为,正好符合北冥神功之中的一些奥妙。

    北冥神功就有这么一层含义,须得将自身的经脉和真气修炼得宽广浑厚,才能吸收更多的外来内力。正所谓:“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其负大舟也无力。”

    总是从外边掠夺而来的内力驳杂不堪,总归是有害处,所以段誉的思路很明确,先修炼神照功,顺便将更为高深的北冥神功稍微涉猎一下,相互印证。

    “为师年事已高,不知还能活几年。你得我之真传,将来定要在江湖中行侠仗义,有一番作为。”梅念笙嘱咐道。

    段誉很认真的点头,道:“师父大恩,铭记于心,用不了多久,我定会名满江湖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段誉就在枫林里练习着连城剑法,他本来就有很高的天赋,悟性极佳,而且梅念笙这位武林名宿在旁指点,及时的将剑法之中的不足之处指出,段誉终于初步掌握了连城剑法。

    然后,段誉又用了几天时间,将神照功修炼了一下,这门高深的内功可不是那么容易练成的,更在乎日积月累,不可一蹴而就。

    总之,修炼神照功得很勤奋,这是最要紧的,欲速则不达,须得循序渐进才是,尤须心平气和,没半点杂念。

    段誉记得连城诀之中有这么一个情节,有个穿着乌蚕衣的雪山派高手,只被丁典一抓,便毫无抵抗力,被扔出牢房。当然,他没有死,是因为穿着刀枪不入的乌蚕衣,而雪山派绝不会派泛泛之辈来狱中对付丁典。

    “我倒要看看,神照功在天龙的世界里,练到高深之处,会发挥出什么样的威力。”段誉心道。

    而且神照功还有一个起死回生的功效,比如水笙上吊死后,狄云却以神照经内功令其起死回生。

    段誉按照神照功的心法,将内息在经脉中运行了五个周天之后,果然觉得精神振奋,内力也增强了些,最令他看重的是经脉似乎也坚韧了许多。

    三天后的早晨,段誉在施展连城剑法之时,居然发出了比较明显的澄碧剑芒,所划过之处,一块巨石都被划为两半。

    “很好,你突破到了一流武者的境界,只要以后继续努力,不断的领悟,总有踏入先天之境的一天。”梅念笙慈祥的笑道。

    “确实是任重而道远,就算是一流武者这个境界,也分为了很多层次。”段誉道。

    江湖中人就是这样,素昧平生,却因为意气相投,以及看得顺眼,就可肝胆相照。却又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匆匆相聚,却又要分别。

    梅念笙挥手与段誉他们告别,纵马远去,他的背影如此的萧索,正如这深秋浓烈的秋意一般。

    “师父,希望你真的远离万震山那三个居心叵测的恶徒,能够安度晚年。希望下次我来湘西拜访你之时,你还如此的精神矍铄。”段誉心道。

    由于梅念笙骑走了一匹马,因此还剩下两匹,罗飞虎骑了一匹,段誉就和木婉清一起乘坐一匹马。即使在崇山峻岭之中,也不会觉得单调,因为有佳人相伴,心情自然就好多了。

    “过了柳林岔还有百里路就到名剑山庄了,这可是江湖上的名门大派,我的那位远房亲戚就在那里。”罗飞虎拿出一张地图边看边欣喜的道。

    “你那亲戚是名剑山庄的高手?”段誉问道。

    “曾经他只是那里打杂的,不过后来自己刻苦练武,实力增强了之后,就不再打杂了。”罗飞虎道。

    “那么他如今做什么呢?你千里迢迢的来投奔于他,想必这人很了不起。”木婉清道。

    “实不相瞒,我的表叔在名剑山庄是一位铸剑师,等你们见到他,定然会佩服的。”罗飞虎道。

    木婉清低声对段誉道:“所谓的铸剑师,其实就是个打铁的,真不知罗飞虎为何如此自豪?”

    段誉笑而不语,快马加鞭,在丛林里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