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189章段延庆下棋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当慕容复呆立不语,神色不定之际,所有人都凝视着他,还以为他在研究着更为厉害的后手棋路。

    没想到他居然会忽然拔剑自刎,包不同等人都慌了,赶紧纵跃过来,但距离还是太远,眼看着就要来不及相救。

    段誉冷笑一声,他可不怎么看好慕容复,也没打算相救。

    但在此时,王语嫣却看向段誉,呼喊道:“段公子,求你救我表哥呀!”

    段誉心里顿时思绪纷涌,终究想道了曾经败于慕容复剑下,而且还定下了一年的比剑之约,那么现在慕容复若真的自刎而死,那么以前的仇就没法儿报了。”

    男子汉大丈夫最重要的就是要善于作决定,当机立断,他立即就决定救慕容复这一次,只为让这个对手活着,以后好正面报仇。

    半年前的一剑之仇,必须要亲手来报,否则会成为段誉心境之上的一个障碍。

    他当即运转浑厚的内力,聚集于左手之上,以娴熟无比的手法,发出一记一阳指芒。

    围观的群豪们但见一道淡金的指芒闪烁,精准无比的攻击在慕容复手中的剑刃之上,发出清脆的铿然之声,然后长剑应声而落。

    慕容复这才惊醒了过来,看见大伙儿惊异的目光,又看地上掉落的剑,以及感受到右手虎口传来的阵痛,喃喃的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这是怎么了。”

    “慕容公子刚才在棋局之上失败,受到打击。忽然要羞愧的自刎呢,还好大理段公子及时相救。”鸠摩智微笑道。

    他刚才距离也不远,却没有及时相救。可见鸠摩智虽然表面客气,但心里并未将慕容复这个故人之子当做一回事儿。

    慕容复也不怪他,毕竟江湖里的大部分人都是如此。

    王语嫣过来拉着他手,连连摇晃,急切的道:“表哥!解不开棋局,那又打什么紧?你何苦自寻短见?”

    她这般说着,泪珠儿就从面颊上滚了下来。

    慕容复茫然道:“我的佩剑被人击落。是谁救了我?”

    王语嫣柔声道:“幸亏段公子用大理段氏的一阳指打落了你手中长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包不同也过来劝道:“公子,这棋局迷人心魄。之前也有几个人被其气闷得吐血,看来其中含有幻术,公子不必再耗费心思。”

    慕容复点头,捡起佩剑。还剑入鞘。

    他转头向着段誉。拱手致谢道:“多谢段公子救命之恩,姑苏慕容复没齿难忘。”

    此时,慕容复的感恩态度非常的诚恳,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群豪们对于慕容复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果然是一个知书达理,文武双全的翩翩佳公子啊!

    “慕容公子何必感谢我,咱们有一年的斗剑之约,我可不想没机会报那一剑之仇。”段誉淡然笑道:“就算你要死。也得死在我的剑下。”

    尽管在群豪看来,段誉显得颇为不近情理。但是这也没什么,段誉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就行了,这些盲目从众的群豪,段誉正的看不起他们,不过是一群瞎嚷嚷的乌合之众罢了。

    “大理段氏的一阳指果然厉害,近乎四丈的距离也能攻击得到。”慕容复微笑道。

    就在此时,远处有一个如同恶鬼的声音飘忽忽的传来:“哼,是段正淳吗?或者大理段氏另有人在此。”

    段誉对于这个声音可不陌生,这正是四大恶人之首段延庆的声音。

    紧跟着,就有一个破锣嗓音大呼道:“我们老大,才是正牌大理段氏,其余都是冒牌货!”

    须臾,四大恶人就飞跃到了眼前。

    段誉淡然一笑,道:“不消徒儿,你也来了!”

    南海鳄神忽然见到段誉在此,甚感惶恐,上次在江南无锡城里,四大恶人跟乔峰和段誉一战,南海鳄神岳老三还以为彻底将段誉得罪了,因此惭愧无比。

    没想到段誉不计前嫌,还先给他打招呼,岳老三惶恐之余连忙拱手道:“师父你老人家安好。”

    本来他该行跪拜之礼的,只不过不能当着这么多的武林人士,折了四大恶人的威名,因此岳老三没有对段誉跪拜。

    段延庆以冰冷如鹰隼的眼神看了段誉一眼,上次的一战,他败在乔峰的降龙十八掌之下,而段誉挨了他的一记高深的一阳指芒,居然没有大碍,这让段延庆很震惊。

    “你小子的气息又变强了,为何武功进境如此之快呢?”段延庆的嘴巴没有动,空气里就响起这奇怪的声音,是腹语之术。

    段誉的目光也很犀利,盯着他道:“这只是运气好罢了,没有什么奥秘,不足为外人道也。延庆太子你棋力高超,还是尽快去破解珍珑棋局吧!”

    曾经在万劫谷里,段誉可是亲眼见得段延庆跟黄眉僧的对弈。

    当时万劫谷并没有棋盘和棋子,他俩就分别用一阳指和金刚指的指芒在虚空交错,形成棋盘,然后就那样凌空下棋,不时的用内力维持棋局不至于溃散。

    段誉见识过延庆太子的厉害棋力,接下来就拭目以待他如何去破解珍珑棋局。

    毕竟这个天龙世界跟原著还是有差别的,倘若延庆太子真的能破解珍珑棋局,也不知无崖子能收这个身残志坚的大恶人为徒弟吗?

    段誉其实还是有些佩服段延庆,因为当初他还年轻的时候,遭遇了大理皇宫的叛乱,然后脚被砍断,面容被毁,嗓子也坏了,简直就成了废人。

    但却由于刀白凤无意间的鼓舞,让延庆太子身残志坚,苦练内功、一阳指,后来还学会了腹语术,然后成就了四大恶人的威名。

    倘若段延庆当年没有振作起来,而是如同死狗一般的趴在街道边,估计饥寒而死之后,就会被人们将之尸骸抛掷在乱葬岗之上,与草木同朽。

    “可惜段延庆遭逢变故,性格已经完全扭曲了,他连身边的另外三个恶人都不当一回事儿,不在乎他们的死活。更别说他会有慈悲之心了。”段誉心道。

    “天龙八部”就是指的众生相,融合了许多东西,段誉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也不强求所有的人都要作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

    段延庆没有多说什么,冷哼一声,以铁杖点了一袭地面的岩石,就纵跃出去五丈的距离,两个起落,就稳稳的降落在刻着棋盘的岩壁边。

    他目不转睛的瞧着棋局,布满刀疤的脸显得很严峻可怖,他凝神思索,过了良久良久,才以左手的镔铁拐杖伸到棋桶中一点,杖头便如有吸力一般,将一枚碗大的白子吸附着,然后凌空点去,棋子就落在了棋盘之上。

    聪辩先生苏星河由衷的赞叹道:“大理段氏武功独步滇南,真乃名不虚传也!”

    段延庆以腹语术道了声:“聪辩先生请落子。”

    他俩就你一步,我一步的对弈起来。

    这次捣乱的不是鸠摩智了,他不想招惹段延庆这样的的恶人,虽说不怕他,但也麻烦。

    可巧丁春秋走上前来,作出一副飘然如老神仙的样子,悠然的观望棋局,又不时的堪堪段延庆和苏星河。

    丁春秋左手捋着半截雪白胡须,右手扇着羽毛折扇,在段延庆旁边,笑道:“你这招正也不是,魔也不是,不伦不类,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却仍然打不开局面,还真是纠结,还不如一了百了来得个痛快!”

    虚竹见得这情况不妙,刚才慕容公子那般文武双全,俊雅无比的人尝试破解珍珑棋局之时,被鸠摩智说了几句奇怪的话,就要自刎。

    而现在这个身残志坚的段延庆,估计也受不了打击,虚竹从没行走过江湖,当然不知道四大恶人的凶名,对于“恶贯满盈”的段延庆也没有憎恨的情绪。

    此刻,虚竹反而担心起段延庆的安危来,他很有怜悯慈悲之心,当即从人群里挤出来,呼喊道:“施主还是不要下棋了,这棋局太诡异,不要送了性命啊!”

    岳老三怒了,道:“你这小和尚武功低微,长得高瘦跟个旗杆似的,还敢打扰我们老大下棋?滚一边儿去吧。”

    他当即就抓住虚竹的腰,让其动弹不得,岳老三的身高只有一米五几,而虚竹有近乎一米九的身高,这两人的反差太大了。

    岳老三估计有些嫉妒,因此就将虚竹提起来,就要往地上砸去。

    “徒弟,不可胡来,你手中抓住的可是你的师伯啊!”段誉赶紧提醒道。

    “不是吧,我怎么莫名其妙的又多了个师伯出来?师父你可不要忽悠我。”南海鳄神岳老三不由得皱眉道。

    段誉很认真的道:“为师忽悠过你吗?这位大师名为虚竹,不久前跟我结拜为兄弟,他不是你的师伯,那又是什么呢?”

    岳老三恍然大悟,而且如同做了错事的小孩子一般,当即奋力将虚竹往前边扔了出去,他这是出乎于本能,就相当于要将犯罪证据丢掉。

    悲剧的虚竹刚好摔在段延庆附近,他虽然武功低微,但是体质不错,因此没有受什么伤,爬起来,就仔细看着段延庆现在的情况。

    只见段延庆满脸冷汗,眼神迷茫,如同在说梦话一般的道:“我真是个废人,整天到处作恶,让大理段氏蒙羞,我活着究竟还有什么意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