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188章慕容公子,鸠摩智到来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就这么僵持许久之后,再寥寥落下几子,聪辩先生苏星河不由得长叹一声,道:“段公子破解棋局的手法,跟布置棋局的家师之手法有几分相似,都是潇洒不羁,飘逸绝伦,难以揣摩。咱们这场对弈算是和局吧!”

    段誉凝望着珍珑棋局再思索了一会儿,叹息道;“我终究是不肯循着前人的思维而行,否则能破解棋局,但我真的很想走出属于自己的路,虽死亦不悔,又何必在意这一场棋局的胜败呢?”

    观看的数千群豪不明就里,对于段誉的这番话也听不明白。

    只有那些很懂围棋的人才明白,段誉刚才所下的棋路简直有如神来之笔,无论珍珑棋局的变化多么繁多,气势多么汹涌澎湃,段誉的阵容就始终如同沧海浪涛里的一叶扁舟。任凭海面的风浪再大,扁舟载沉载浮,始终没有倾覆。

    苏星河的额头已经布满了冷汗,刚才他费尽心机,将珍珑棋局的种种变化都推衍施展了出来,才堪堪的战成和局。

    “从某种意义来说,这位段公子已经算是破解了珍珑棋局,因为他并没有局限于棋局,而是将天地万物都包罗于心,任意发挥。不过他是否能作为师父的关门弟子,最后传人,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且等一会儿,倘若还有人能找到珍珑棋局的破绽,真正的将之破解,那么就让那个人称为师父的传人,而段公子就随便给点奖励打发了吧!”苏星河心道。

    倘若段誉要是知道苏星河现在心里所想的这些。肯定会被气得有吐血的感觉。

    为何呢?因为这分明是要将段誉当作备胎的节奏啊!

    还好段誉不知道这些,所以现在心情还很不错。

    苏星河心里虽然想法很多,但表面之上还是要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段公子取得如此成绩。实属难得,果然是睿智俊雅之士,老朽甚为佩服。至于段公子的奖励,就等到棋局盛会终了再颁发奖励。不知段公子意下如何?”

    “就这样吧,反正我也很想看看后边还有人能破解珍珑棋局吗?”段誉拱手微笑道。

    苏星河连续挥出许多掌影,将刚才他和段誉所下棋子都被击落了下来,棋局保留着最开始的样子。

    忽听得拍的一声响。半空中飞下淡白的一粒东西,打在棋盘之上。

    苏星河一看,见到这赫然是一小粒松树的树肉。显然是刚从树干中挖出来的,正好落在“去”位的七九路上,对于珍珑棋局来说,一个良好的破解开端就在于此。

    大伙儿循着此棋子的来路回头望去。只见左边五丈外的一棵松树之后。露出一角雪白的长袍,显然是有人隐匿于枝桠之下。

    此刻,苏星河心里当然是又惊又喜,说道:“又到了一位高人,老朽当真是喜不自胜。”

    他正要以黑子相应,将棋局进行下去,耳边突然间一声轻响过去,但见一粒黑色小物事从背后飞来。落在“去”位的八八路,正是苏星河本打算所要落子之处。

    众人都不由得“咦”的一声。遂再转过头去看,竟然没有再看到一个人影。

    这里的松树都不算高大,没有看到再有另外的人躲在这里,那么又来的高手是谁呢?顿时围观的武林群豪们议论纷纷。

    段誉凝目望去,但见这粒当做黑色棋子的物事是一小块松树皮,所落方位极准,而且树皮和之前的松子都难以粘连在磁铁棋盘之上,显然发出之人在其上灌注了浑厚的内力,以至于棋子可以嵌入棋盘之上。

    想到此处,段誉的心下暗自骇然。

    黑色的棋子刚下,左首松树后又射出一粒白色的树肉,落在“去”位五六路上。

    但闻嗤的一声响,一粒黑物盘旋上天,跟着直线落下,不偏不倚的跌在“去”位四五路上,仍然是深深的嵌在棋盘之上,不会落下。

    诡异之处在于,这黑子成螺旋形上升,发自何处,便难以探寻,这黑子弯弯曲曲的升上半空,落下来仍有如此准头,这份暗器功夫,实足惊人。

    观看的群豪们心里敬佩不已,欢呼喝彩之声此起彼伏,他们就喜欢看这样的热闹。

    喝彩之声还没有停歇,忽然听得松树枝叶间传出一个沉稳而清朗的声音道:“慕容公子,你来破解珍珑,小僧代应两着,冒昧之处,还请见谅则个。”

    微风拂过,枝叶簌簌而动,从天空飞跃而下一名中年僧人,他飘然的几步就走到了石壁棋局之前。

    和尚身穿灰布僧袍,皮肤很白,还有些微胖,神光莹然,宝相庄严,脸上微微含笑,而且他的头发是那种很细小卷曲的样子,就跟如来的发型有些相似。

    “鸠摩智这秃驴也来了!”段誉心中一凛的想道,“也不知这几个月鸠摩智到哪里去了,估计是到处去为非作歹,显示他的厉害功夫。只要今天他不来找我的麻烦,我也不去理会他。”

    只见鸠摩智双手合十,向苏星河、丁春秋和玄难各行一礼,真挚微笑着说道:“小僧途中得见聪辩先生棋局盛会请帖,不自量力,前来会见天下高人。”旋即又转身道:“慕容公子,你也现身吧。”

    但听得爽朗的笑声响起,从左边的一棵松树之后走出来四个人,为首一人当然就是姑苏慕容复,二十七八岁年纪,身穿一袭白衣,腰悬长剑,飘然而来,面目俊美,潇洒闲雅。

    后边跟着的是王语嫣、邓百川和公冶乾这三人。

    段誉深深的看着王语嫣,但见她眉目如画,窈窕唯美,娉娉婷婷,缓步而来。

    “王姑娘,别来无恙吗?”段誉微笑道。

    王语嫣在这样的大场面之下,有些不好意思,淡笑点头,“嗯”了一声,觉得有些失礼,又补充了一句:“你也来啦?”

    “对呀,我也来了。”段誉微笑道。

    慕容复见段誉不跟他打招呼,眼里就只有王语嫣,心里很愤怒,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但他将情绪控制得很好,喜怒不形于色。

    包不同和风波恶连忙过来迎接,包不同向慕容复低声禀告苏星河、丁春秋、玄难等三方人众的来历。

    而且包不同口齿伶俐,语速极快,在短暂的时间里就将之前那些人破解棋局的情况将要的概述了一遍。

    慕容复和众人一一行礼厮见,言语谦和,着意结纳。

    “姑苏慕容”名震天下,众人都想不到竟是这么一个俊雅清贵的公子哥儿,当下互道仰慕,连平时自大无比的丁春秋也难得的说了几句客气话。慕容复最后才和段誉相见,话道:“段盟主,你好啊!”

    段誉淡笑着回了一礼,道:“我还是那样吧,只不过你们去东海之滨的寻剑之行很不顺利,连你堂堂的姑苏慕容复也没有控制住局面啊!本盟主有些失望。”

    慕容复苦笑一声,不愿过多解释关于寻剑之事,就走到珍珑棋局之前,拿起白子,下在棋局之中。

    鸠摩智微微一笑,说道:“慕容公子,你武功虽强,但这弈道只怕也是寻常。”

    他话音未落,就紧接着下了一枚黑子。

    慕容复道:“就算我的棋力不够高,却未必便输于你。”

    于是慕容复和鸠摩智就一个尝试破解棋局,另一个就将珍珑棋局的后手变招施展下去。

    此刻,慕容公子心里叫苦不迭,他之前躲在松树之后,见了段誉破解棋局的过程,而且经过自己的思索,对于棋局有了一些独特的见解,有八成的把握能够破解棋局,怎奈何鸠摩智来拆解棋路却是出乎于他的意料。

    如此一来,慕容公子本来筹划好的全盘计谋尽数落空,须得从头想起,过了良久,才又下一子。

    要不是慕容公子的涵养极好,估计现在都要跳起来喝骂了。

    鸠摩智也很睿智,而且擅长下棋,他无意于破解棋局,只想捣乱,干扰别人,于是他跟着就下出许多精妙的后手招数。

    半个时辰之后,他俩下了三十余子,鸠摩智突然哈哈大笑,说道:“慕容公子,咱们一拍两散!”

    慕容复终于忍不住怒道:“大师,你这么瞎捣乱!要不你来解解看。”

    鸠摩智笑道:“这个棋局,世上根本无人可解,乃是用来作弄人的。小僧有自知之明,不想多耗心血于无益之事。慕容公子,你连我在边角上的纠缠也摆脱不了,还想逐鹿中原么?”

    慕容复心头一震,一时之间百感交集,心中翻来覆去想的就是鸠摩智的那两句话:“你连我在边角上的纠缠也摆脱不了,还想逐鹿中原么?”片刻之后,慕容复的眼前渐渐模糊。

    仿佛棋局上的白子黑子都化作了将官士卒,东一团人马,西一块阵营,你围住我,我围住你,互相纠缠不清的厮杀。

    烽烟四起,沙场征伐。

    慕容复眼睁睁见到,己方白旗白甲的兵马被黑旗黑甲的敌人围住了,左冲右突,始终杀不出重围,心中越来越焦急。

    他不由得叹息道:“我姑苏慕容氏天命已尽,一切枉费心机。我一生尽心竭力的追逐,终究化作一场幻梦!时也命也,夫复何求?”

    突然间,慕容公子大叫一声,拔剑便往颈中自刎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