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185章擂鼓山顶,珍珑棋局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倘若函谷八友落入了丁春秋之手,就算他不以函谷八友作为人质去要挟聪辩先生苏星河,也会将这八个人收拾得凄惨无比,其手段颇为狠毒。

丁春秋不敢追击段誉,他知道正面对战,比段誉差了那么点,那么得暂且忍耐,找机会暗算。

“嘿嘿,混账小子,且让你得意几天。咱们走着瞧,等到合适的机会,本老仙就要让你在不知不觉之际,死在逍遥三笑散之下!”丁春秋心里笑道。

门人弟子们见得丁春秋失败之后不仅没有愁眉苦脸,反而似乎有些高兴且兴奋的样子,都感到很奇怪。

但他们的反应也极快,立即就随机应变,吹唢呐,敲腰鼓,口里呼喊吹嘘道:“星宿老仙,法力无边。逍遥四海,威震八荒……”

丁春秋对于自己的计划很是满意,而且门人弟子们的大吹大擂,也让他重新找回了自信。

不得不说,丁春秋的心态是极好的。

“走吧,咱们也去看看这珍珑棋局。就算本老仙讨厌下棋,但却可以干扰别人下棋,岂不是妙哉?”丁春秋手摇羽扇,很潇洒的笑道。

门人弟子都赞叹不已,紧随其后。

他们已经忘记了之前在战斗之时,丁春秋是如何的出手不留情,任意出手将弟子们一抓之下就气绝,而且化作毒尸,成为他进攻的兵器。

至于倒在地上的星宿门人的尸体,他们根本不屑一顾。有少数几个人不经意间瞥见了,心里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心道:“还好我没有这么倒霉。没有丧命于师父的毒爪之下。只要我再追随在师父左右,稍微学的一些本领,将来行走江湖,必定可以闯出一番威名的。”

他们这些人没有将功成名就这事的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天赋以及努力之上,反而去依靠着丁春秋这样一个并不靠谱的掌门。

丁春秋将他们这些门人弟子的生命当做草芥,任意的抹杀,而这些人还没有认识到此时的严重。其实跟着丁春秋。就相当于将自己的脑袋别在裤腰带之上。说是朝不保夕,也是恰如其分。

然后他们就加快速度向着擂鼓山顶行去,在山道之上。渐渐的见得武林人士也多了起来,其中大部分并不是武林高手,也不是擅长下棋的高雅之士。

说白了,他们就是来打酱油的。或者说是看热闹的。

就算武林群豪们不能在棋局盛会之上得到什么好东西。甚至不能展现出什么威风,但是他们只要亲眼见证了整个珍珑棋局盛会的场面全过程,以后回到自己所生活的圈子和环境里,就可以向自己的朋友们到处吹嘘。

以此显得见多识广,虽然不可能出名,但是在自己的圈子小范围里,已经俨然有了一定的声望,这都是武林群豪们心照不宣的事。而且他们往往对此乐此不疲。

由于丁春秋很少在中原武林走动,因此认得他的人很少。甚至于这些人看到“星宿老仙,法力无边”的旗号之时,反而是觉得可笑,在胖肆无忌惮的议论。

丁春秋依然是没有改变自己的行事风格,立即就用毒掌功夫击杀了几个武者,算是杀鸡儆猴,以此确立自己的威信。周遭的武林人士们见得丁春秋如此的凶狠厉害,而且善于用毒,心狠手辣,都纷纷的避而远之,就算要议论也得等到丁春秋不在这里再说。

“各位武林同道,不要认为本老仙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两件事。”丁春秋朗声道。

在场的武林群豪们都洗耳恭听,都不知这个莫名的魔头要说出什么样的话。

“我想说的两件事,各位且听好了,其一,星宿派是武林里的一个很有实力的门派,以前主要在西域发展,因此诸位不知道其威名;

其二,本老仙在不久以后就会威震武林,所有人都会知道本老仙是绝世高手,因此你们若是有眼光的明智之士,现在就可以尽快的拜入我星宿派的门墙之下。

如果你的天赋够高,肯吃苦,那么就赶紧来拜本老仙为师,这是你们的一次奇遇,能否把握,就看你们自己的选择了。”

丁春秋口若悬河,舌绽莲花,极尽忽悠之能事的说道。

武林群豪们都有些愕然,其中不乏实力高强之辈,他们都觉得丁春秋太过厚颜无耻了。

当然刚才丁春秋展现出来的毒功实力是非同小可的,而且下手狠戾,绝对不能够贸然招惹,因此就算是自认为武功高强之辈,也不敢强自出头。

丁春秋恢复了往常仙风道骨的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扇着手中的羽毛扇子,看起来真是一个世外高人。

因此有一百多个武林人士都觉得这确实是一个机遇,必须要胆子大一些,把握住机会,就算眼前这位老仙是心狠手辣之辈,这也没什么,难道武林之中杀人放火之辈还少了吗?

若是整天说着什么仁义道德,大伙儿还要说他是伪君子呢!

丁春秋又收了这么多的徒弟,心里甚是高兴,将刚才败于段誉剑下的耻辱和不愉快都统统抛之于脑后,现在他心里所想,就是待会儿去破坏聪辩先生苏醒河,也就是他那个倒霉师兄组织的珍珑棋局盛会。

“本老仙平生最恨这些故作高雅之士,以为会下围棋很了不起吗?武功差劲,还不是一样要被老仙我收拾个够!”丁春秋心里很高兴的想着,然后就带着这许多的门人上得擂鼓山顶。

“天啊,这是哪里走出来的魔头?”

“估计隐居了这么多年,都快无聊疯了,所以他要出来为祸武林,这下可有得好戏看了。”

“反正我们只要看热闹就行了,千万不可跟这样的高手怪才正面对战,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最为重要的事。”

……

擂鼓山顶,已经聚集了近乎一千多人,这里是一个开阔的山顶,虽然没有经过修葺,也没有石板铺路,不过杂草都经过了处理,显得还是很干净整洁。

最前边的一面石壁之上,有很多黑白的棋子粘在上边,也不知是如何弄的。

有的见多识广之辈,就说:“这面石壁可不寻常,上边应该镶嵌着一块大的铁板,或者说这石壁里蕴含着大量的铁矿,而这些棋子则是由铁炼制而成,如此就可以贴在山壁棋盘之上,而不会掉落下来。”

人们皆以为然,否则还真找不出其他的办法可以弄出这样诡异的棋盘和棋子。

这样一来,就算是站在百丈之外的人,也能看清棋局,由此可见苏星河对于这次的珍珑棋局盛会做了精心的策划和充足的准备。

武林群豪因此对于苏星河的敬佩之心又多了几分。

段誉、虚竹、包不同和风波恶,以及函谷八友先就到了,此刻正站在人群里看着棋局。

丁春秋等人也没有立刻捣乱,就走过去,在群豪里挤出一个空位。

其实出门在外的武林豪杰,大多数人还是以和为贵的,因此见得丁春秋等人无礼,选择了默然让开。

“何为珍珑棋局?”

“‘珍珑’即是围棋的难题。

那是一个人故意摆出来难人的,并不是两人对弈出来的阵势,因此或生、或劫,往往极难推算。

寻常“珍珑”少则十余子,多者也不过四五十子,但这一个却有二百余子,一盘棋已下得接近完局。

这一局棋劫中有劫,既有共活,又有长生,或反扑,或收气,花五聚六,复杂无比。”

群豪里也有很懂围棋的人,立即给旁边的人普及知识,这样也显得他很有见识,或者说打算让旁人也喜欢这围棋。

现在跟苏星河对弈的是一个中年儒者,他下了不到数步,忽觉头晕脑胀,只计算了右下角一块小小白棋的死活,已觉胸口气血翻涌。

中年儒者定了定神,第二次再算,发觉原先以为这块白棋是死的,其实却有可活之道,但要杀却旁边一块黑棋,牵涉却又极多。

再算得几下,突然间眼前一团漆黑,喉头一甜,喷出一大口鲜血。

苏星河冷冷的看着他,说道:“这局棋原是极难,你天资有限,虽然棋力不弱,却也多半解不开,还是退下吧。”

中年儒者知难而退,不过接下来的一个披散头发的乞丐,似乎很会下棋似的,他下了半柱香的时间,但却终究也是吐血了。

“不要坚持了,你的大势已去,再这么下去,也是困兽之争,你会有生命之危。”苏星河道。

披散头发的乞丐自以为是,不听劝告,继续研究珍珑棋局的破解之道,结果大口不住的吐血。

苏星河叹息一声,左手抓起几颗石子,就抛掷过去,刚好点了此披散头发乞丐的几个重要穴道,将他的血止住。

然后披散头发的乞丐的脸色很苍白,跪拜道:“多谢聪辩先生救命之恩!”然后他就退下去。

苏醒河似乎并未听见,只是淡然点头。

在场的所有人这才将注意力从珍珑棋局之上转移到苏星河这里,但见他瘦小干枯,身高没有一米七,而且有些佝偻,显得愈发的矮小。全身的重量估计不到八十斤,就这么一个老头,但他的威名却是极大,刚才的暗器点穴功夫,更是让人惊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