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184章斩掉丁春秋的胡子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丁春秋发出的三道掌影蕴含着比较强的内力,段誉的斩龙快剑呼啸刺来,三道掌影堪堪将其缓解。

趁着这一点余暇,丁春秋如同鹞子翻身一般,两个呼吸的时间就到了段誉的身后,他出手毫不留情,当即一掌拍向段誉的后脑勺玉枕穴。

须知丁春秋的手掌之上蕴含着剧毒,比之于他徒弟的黑山蜈蚣掌要厉害得多,况且还是攻击的后脑勺,一旦得手,那么就算段誉是先天实丹境界的高手,也只有殒命的下场。

段誉忽然感知到后脑袭来一阵劲风,已经来不及回头,他翻手就刺出一剑。

就如同亲眼能看到丁春秋的出掌方位一般,段誉刺出的这一剑,其剑尖恰好是对准了丁春秋的手掌心。

“噗~”,丁春秋这一招本就快得手,而出下手狠戾无比,要收招或者变幻招数已经来不及了,但闻一声清晰的响声,他的右掌居然被段誉的赤红长剑刺穿。

就如同烧烤鹅掌一般的将之穿在铁钎上,样子很是滑稽。

“嘶……天杀的小子,胆敢如此?”丁春秋怒喝道。

“你已经使出了杀招,我当然也不能客气了。”段誉淡然笑道。

他手中的剑势未歇,使出“斩龙剑之龙翔天际”,剑光缭绕,在虚空里飞掠袭来,恰似一条赤红的蛟龙腾空,威风凛凛。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使剑小子。不足畏惧。老仙发威,化之脓血。”

后边的那几十个星宿派的门人弟子忽然齐声呐喊助威,而且他们还带着唢呐和小鼓。一边呐喊,还一边吹打出节奏,显得很夸张的样子。

说他们星宿派的这种行为是掩耳盗铃,自吹自擂也不为过。

丁春秋如同受到了鼓舞,实力发挥得更厉害了些,居然能闪避斩龙剑之龙翔天际这一招。

或许这是丁春秋的个人嗜好吧,非得听别人阿谀奉承。才能将其战斗力发挥到极致。

段誉再不敢大意,与之拆解招数,两人的身法和招数都很飘逸。却在这飘逸之中蕴含着极为凌厉的杀招。

函谷八友、包不同和风波恶三个人都有不错的眼力,见得如此程度的战斗,都觉得提心吊胆,应接不暇。心里都不由得想道:“倘若是我们参加这样的战斗。会得到如何凄惨的下场呢?”

此战的挑起者,包不同现在已经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段誉现在跟丁春秋鏖战,可谓势均力敌。

而星宿派的门人弟子,只有寥寥的几个人能看出战斗的凶险,其他人倒是议论纷纷,聊得起劲。

“咱们星宿派的功夫,确是胜过了任何门派,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对啊,最厉害的绝学至少也有这么三项。

第一项是马屁功。这一项功夫如不练精,只怕在咱们这星宿派之中,活不上一天半日。

第二项是法螺功,若不将本门的武功德行大加吹嘘,不但师父瞧你不起,在同门之间也必大受排挤,无法立足。

这第三项功夫呢,那便是厚颜功了。若不是抹杀良心,厚颜无耻,又如何练得成马屁与法螺这两大奇功?”

“师弟这话说得还不错,而且最重要的秘诀,自然是将师父奉若神明,他老人家便放一个屁……”

某师弟抢着答道:“当然也是香的。更须大声呼吸,衷心赞颂!”

先前的师兄道:“你这话大处甚是,小处略有缺陷,不是‘大声呼吸’,而是‘大声吸,小声呼’。”

师弟立即醒悟道:“对对,师兄指点得是,倘若是大声呼气,不免嫌师父之屁……这个并不太香。”

师兄点头道:“不错,你天资很好,只要努力,将来必定会有师兄我这般的实力。本门的功夫虽然变化万状,但基本秘诀,也不繁复,只须牢记‘抹杀良心’四字,大致也差不多了。”

……

他们所谈及的这些荒唐不已,但他们的表情却很庄严郑重,就如同武学高手在郑重的探讨什么武学难题一般。

就在星宿派门人弟子议论之际,段誉和丁春秋已经拆解了百余招,前边的虚空里充满了赤红的剑气和墨绿的掌影,丁春秋不断的倒退,并不是占了下风,看他的样子似乎又要去抓几个人来施展他的奇妙武功“连珠腐尸毒”。

函谷八友以及包不同等人赶紧撤退几十丈,并且聚拢来,各自提起兵器,严阵以待,都呼喊着不要被丁老怪给抓中,否则这一抓之下就会气绝身亡,而且还会变作一具毒尸。

“天啊,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啊!”百花仙子石妙玉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惊呼道。

丁春秋见得这些人不仅退得远,而且还防守严密,若是自己反而要对付这些人,岂不是耽误工夫,让段誉有机可乘吗?

他当机立断,从衣袋里迅速的拿出一双金丝手套,眨眼间就已经戴好。

“奇怪,丁春秋不是擅长毒掌功夫吗?现在他戴了金丝手套,岂不是舍弃了自己的一个绝招吗?”段誉心里很疑惑的道。

恍惚间,丁春秋如同苍鹰一般的从空中飞掠过去,赫然将地上躺着的剧毒尸体抓起就往段誉这边抛掷而来,所用的功夫正是他的得意功夫“连珠腐尸毒”。

这些可都是现成的剧毒尸体啊!丁春秋以前估计也经常使用此招,他不敢用自己的手去抓这些蕴含剧毒太多的尸体,因此准备了这副金丝手套。

段誉一边施展凌波微步,一边挥剑袭来。

丁春秋也不理会段誉所在的具体方位,反正地下有近乎百具剧毒的尸体,他就一个劲儿的往后边抛掷,每一次都运足了内力,所抛掷的方位则大概是段誉所在的位置。

如此一来,段誉的凌波微步的发挥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因为剧毒的尸体是任意抛掷而来的。

段誉不断的挥剑将之隔开,或者侧身闪避。

“这么下去,我的攻势就被瓦解了,而丁春秋将这地上的腐尸抛完,还可以跑到另一边去,重新再抛掷一次,真是一门奇葩的武功啊!”段誉心道。

段誉忽然下定了决心,运起神照经内功,将内力灌注于全身,如此奔袭过去,到了三丈位置的时候,段誉不再用剑抵挡或者闪避,而是左掌发出一道掌芒,将抛来的剧毒尸体击开,这尸体离手掌只有三寸的位置。

丁春秋见此情况知道段誉是在拼命,忽然大笑道:“你以为发出掌芒就能够无碍了吗?真是自以为是,我这腐尸毒可以通过内力传递,你还未攻击到我面前,本身就会化作一具腐尸,真是悲惨的少年。”

“悲惨的人是你才对!”段誉忽然冲了过来,毫不客气的一剑斩向丁春秋的脖子。

“哎呀,妈呀!”丁春秋很失态的呼喊了一声,不顾其他的,赶紧往后全力飞退,他的轻功真的不错,爆发力也惊人。

段誉这一剑倒也没有落空,赫然斩在了丁春秋的长须之下,登时将之横着截断,原本三尺长的长须,就只剩下了短短的一截。

丁春秋现在已经拉开距离,赶紧逃到了门人弟子之间,那些人纷纷要退散。

“敢逃的处死。”丁春秋冷声道。

于是门人弟子们哭丧着脸,不敢妄动,但要继续吹嘘什么“星宿老仙,法力无边”,都觉得有些不合时宜,因为刚才的比试之中,丁春秋分明是占了下风,连胡子都被斩了。

这个时候再对他歌功颂德,岂不是在嘲讽吗?

“小子,本老仙看你是个人才,不想将你扼杀,你还是好自为之吧。至于本老仙的胡子,早就想剃掉了,只是嫌麻烦,刚才见你最后的那一剑来得恰到好处,是以本老仙就故意将下巴凑过去。”丁春秋依然手摇羽扇,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笑道:“否则凭你的那不纯熟的剑法,如何能斩下本老仙的胡子呢?”

“非也,非也!老包我见过不要脸的,却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算了,我都不好意思跟你这样的人多说什么了,否则自己也会变得无耻。”包不同嗟叹道。

段誉还剑入鞘,拱手嘲讽的笑道:“星宿老仙果然实力高强,连珠腐尸毒,很是厉害!如果你老以后活得不耐烦了,我这柄剑可以帮你的忙。”

“小子,你刚才已经中了腐尸的剧毒,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丁春秋很疑惑的问道。

段誉总不能说自己因为吞噬过莽牯朱蛤,以至于拥有百毒不侵之体吧?

“或许是老仙你老糊涂了,没有将此武功发挥得淋漓尽致。失陪了,我们得尽快去参加珍珑棋局盛会。”段誉笑道。

丁春秋心里很气闷,他纵横江湖几十载,没想到今天败在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手里。

“少侠可否留下名号?也好让本老仙帮你传扬威名。”丁春秋虚伪的笑道。

“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段誉是也。”段誉朗声说道,然后就转身和朋友们一起出发。

函谷八友此刻心里都暗自庆幸不已,倘若这次上得擂鼓山,没有段誉同行,那么偶然遇见丁春秋,根本就打不过他,估计都会落入他的手中,受尽折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