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183章连珠腐尸毒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虽说星宿派的那些门人的叫嚷吹嘘的呼喊之声有些令人生厌,不过说实话,丁春秋的武功还不错,跟段誉目前的武功境界一样,都是先天实丹境界。

这很好区分,因为此刻丁春秋释放出的掌芒堪堪能到三丈左右的范围,这就是先天实丹境界的标志。

当然,武功境界并不代表一切的战斗力,这只是一个参照标准罢了。

那二十多个武者里边有三个是先天虚丹的武者,他们都呼喊着什么“丁老怪纳命来”,“我要为徒儿报仇”诸如此类的话语。每一个武者都使出了自己的绝招,前边刀光剑影闪烁,威势凛凛。

丁春秋开始还用掌力跟他们拆解,周旋之余轰杀几个走位失误且落单的武者,一会儿之后,丁春秋忽然施展飘逸宛如御风的轻功,几个起落就飞跃到星宿派门人之前。

那些门人弟子们不明白丁春秋要作甚,居然欢呼吹嘘得更为起劲了。

“丁老怪,你那些弟子不过是些废物,就算你们人多,你也别想以多取胜!”一个手持单刀的络腮胡武者怒喝道。

“可笑,对付你们这些杂鱼,我转眼间就能搞定。大伙儿都睁大眼睛瞧好了吧!”丁春秋这话当然也是说给不远处在观战的段誉等人听的,打算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话音刚落,丁春秋忽然往后边一抓,就拎起一个星宿派门人,在这个倒霉家伙的惨叫声之中。他已经被抛掷过去。

前边的武者们猝不及防,只好慌乱的散开,有三个人顿时就被这个星宿派门人砸中。结果那三人转瞬间就满脸黢黑,然后倒在地上抽搐吐血而亡。

一股腐臭的气息弥漫开来,虽然段誉这副身体是百毒不侵,但是这臭不可闻的气味儿,还真是令他头疼。

段誉的观察力很敏锐,一下子就注意到,刚才那个被抛掷出的星宿派门人在被丁春秋一抓之下。就已经殒命,于是乎他的尸体就成为了剧毒之物。

然后那三个人被砸中之后,就被这尸毒传染。然后瞬间就完蛋。

段誉心里忽然想起:“想必这就是丁春秋的绝招之一,腐尸毒。太冷酷残忍了,居然将自己的弟子当做兵器如此的牺牲。”

“这定然是星宿老怪的妖术了,咱们站得分散些。注意躲闪。然后迂回包抄,定然要将他击杀。”另一个年长的武者当机立断的呼喊道。

他们都是很有实战经验的武者,速度顿时就变得快了起来,他们有着这样的自信,一旦靠近包围过去,就可以乱刀劈斩而下,将丁老怪这恶徒轰杀成渣。

当然,这也仅仅是他们的想象而已。接下来,丁春秋的身法和手速变得极快。用近乎鬼魅来形容也不为过。

“连珠腐尸毒!”丁春秋朗声大喝道。

下一瞬间,但见虚空里一个劲儿的抛飞出星宿派的门人弟子,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那些武者就算躲过了前边几具尸体,但是后边的却是难以抵挡,结果几个呼吸的时间,又有十几个武者倒在地上不断的挣扎,然后一命呜呼。

“好恶毒的丁老怪,待我回去召集正道高手,在来找你讨回公道!”

“我等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

还剩下的六个武者居然说着这些场面话,立即选择了撤退。

也不能说他们是贪生怕死,毕竟明知敌不过丁春秋,还要上去拼命,就真的是犯二了。

丁春秋将袖袍之上的灰尘用羽扇拍去,显得很悠闲的样子,果然是飘飘然有老仙的风范。

段誉知道丁春秋是个心狠手辣之辈,连自己的师父都要背叛甚至去企图杀害,对待其他人岂会手下留情?段誉认为,丁春秋没有追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不屑于追杀无名之辈,还有一个原因,很可能他是打算接着这些逃走武者的口去传扬他的威名。

此地堆积了近乎百具尸体,死状都很凄惨,丁春秋的毒掌以及腐尸毒功夫,都是不好惹的,他们居然来触这个眉头,真是倒霉。

函谷八友对于丁春秋当然是很痛恨的,他们却不敢去招惹,毕竟连他们的师父聪辩先生苏星河都不是丁春秋的对手。

然后,他们就低着头,往前边走去。

段誉、虚竹和包不同、风波恶也跟着这队伍前行,都不想去理会丁春秋。

忽然一个沙哑的声音嘿嘿笑道:“这汉子昨天晚上中了我的黑山蜈蚣爪,居然还没被剧毒痛死,真是奇哉怪也!”

风波恶回头瞥了一眼,说话之人正是丁春秋的二弟子金克木,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向来好斗,但是现在连一点内力都提不起来,只好忍气吞声的继续走着。

而且丁春秋在此,风波恶有自知之明,他和包不同是惹不起的,只有等慕容公子到了擂鼓山才有一战之力。

当然,也没有其他人为风波恶出头,大丈夫能屈能伸,这道理还是不错的。

不过丁春秋不乐意了,手捋长须,笑道:“听我徒儿说,你们的主子是如今中原武林鼎鼎大名的南慕容,怎么现在见了老仙,都跟老鼠过街一般,灰溜溜的低头只顾逃走呢?”

包不同顿时忍不住了,一跺脚,转身指着丁春秋喝斥道:“混账东西,姑苏慕容家也是你能说三道四的吗?我们就算是慕容家的仆人,也都是有一声铮铮傲骨。”

“你有傲骨?本老仙只看到了一副臃肿的皮囊。不如让老仙用腐尸毒将你化作骸骨,如此就能看看你的那几斤骨头究竟有多傲了?”丁春秋用居高临下的眼光看着他笑道。

包不同已经彻底被激怒了,他将风波恶推到段誉这里,道:“劳烦段公子帮忙照看一下,包某要去干架了!”

“不是吧,包兄,你不是最擅长和喜欢斗嘴吗?怎么也学着风老四要去拼命打架?”段誉很诧异的问道。

“我包不同退缩的次数太多了,这次再也不能躲在后边了。”包不同当即拔出腰间长剑,纵跃而起,凌空一剑刺去。

虽说他有些胖,看起来很滑稽,不过剑法还真不赖,在后天武者里算是佼佼者了。

丁春秋冷笑一声,就伸手去抓起旁边的一个门人弟子,使用腐尸毒,然后将之瞬间杀死,成为蕴含剧毒的尸体,骤然抛出。

此尸体的抛飞之势如同陨石一般,顿时呼啸着砸向包不同。

“浔阳流云剑!”包不同使出了自己最擅长的剑法。

果然威力不错,三道剑影叠加出去,恰似浔阳江的浪涛,赫然将这具蕴含剧毒的腐尸崩开。

他的凌空击刺的气势却因此遭到打断,在半空中很难调整姿势,忽然,丁春秋使出了犀利无比的“连珠腐尸毒”,任意伸手去抓身后的门人弟子,然后奋力抛出。

那些星宿派弟子们吓得亡魂皆冒,纷纷四散退开,唯恐被丁春秋给抓住。

包不同不由得手忙脚乱,以剑崩开几具尸体之后,心里不得不承认后边的这些腐尸不是他能够抵挡的。

他长叹一声,只好闭目待死,心里有些遗憾的想道:“可惜未能刺伤丁老怪,给姑苏慕容家丢脸了,也不知公子爷会看不起我吗?”

忽然听得耳畔一个人闪烁而过,包不同惊讶的睁开眼睛,但见段誉施展凌波微步,后发先至,挡在了前边。

段誉毫不犹豫的拔出了背后的赤红长剑,他施展出严谨而博大的连城剑法,将接踵袭来的腐尸都击开,以至于身前形成了一片璀璨的赤红剑幕。

近乎十个腐尸都被剑幕抵挡,跌在地上。

其实只要人们的身体任何一个部位,碰触到此腐尸,就会沾染其腐尸毒,后果不堪设想。

而兵器却不会传导此剧毒,段誉抵挡了所有的腐尸之后,飘逸之极的一剑斜刺向丁春秋。

“好俊的剑法!”丁春秋心里其实在惊叹段誉的身法:“这小子怎么会我们逍遥派的凌波微步?难道说他是师父后来收的传人?”

丁春秋顺手又要去抓身后的门人弟子,却不了抓了个空,原来弟子们都因为畏惧,不想死得如此憋屈,于是纷纷退到二十几丈之外。

反正大家都退后了,丁春秋以后就算要责罚,也不可能惩罚这么多人吧?

而且倘若不后退,估计当场就要没命,还不如且退开,暂且保住小命为第一要务。

如此一来,丁春秋抓不到别人,就无法制造出腐尸,也就没法发挥“连珠腐尸毒”这样诡异的功夫。

丁春秋于是眼睛微眯,决定使用毒掌功夫收拾段誉,他的身法也是飘逸之极。

其实逍遥派的功夫都是如此的风格,于潇洒飘逸之中,蕴含着极为凌厉的杀招。

别看他没使用兵器,但是这空手入白刃的功夫也不可小觑。

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长兵器很难变招和回防,而别人用短兵器,甚至是空手,一旦其近身了,那么就不堪设想。

段誉果断使出了斩龙快剑,双手持剑旋转着刺出,一条龙形剑气在虚空里凭空出现,蔚为壮观。

丁春秋不敢力敌,连忙挥出三道掌芒,在前边稍微阻挡一下剑气,与此同时,往旁边退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