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无广告 在线阅读-九点小说网 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第181章地洞夜谈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段公子真是睿智,我们函谷八友的名号确实是如此而来。”薛慕华拱手回礼道。

    曾经在聚贤庄一战里,薛慕华被段誉大杀四方的样子震慑,以为他是一个凶狠无情的人,这一段时间才发现,原来段誉温文尔雅,由此对他由畏生敬。

    “其实丁春秋不请而来,我们早就知道了。前几天,有一个碧眼赤发的汉子和一个铁头人来求医。我看出那个碧眼赤发的汉子是西域人士,非得让他说出来历,才肯治伤。他就说自己是星宿派门人,随师门赶来擂鼓山参加棋局盛会,受伤之后,师父不在附近,就来求我医治。”薛慕华道。

    段誉皱眉道:“他这理由可有些牵强,说不定他们别有用心。”

    他忽然又注意到薛慕华说还有个铁头人也来求医,遂追问道:“那个铁头人的武功怎样?是不是整个头上都被罩着铁头套?”

    “你怎么知道他头套的样子?当时我也是惊呆了。至于他的武功,太过诡异,我当时替他把脉,其内力浑厚程度至少有三十多年,但他分明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而且他的体质很特殊,忽冷忽热,却又气息悠长,阴阳相济,实力高得难以揣测。

    当时我问他是否也是星宿派之人,他说不是,还说其父跟我是生死之交,只不过他现在弄成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不能说出父亲的名字,否则辱没了先辈的名声。当时他诚恳的求我将其铁头套给取下来。”薛慕华道。

    根据他说的这些。段誉已经明白,这个前些天来求医的铁头人就是游坦之了。

    果然游坦之的遭遇没有改变,聚贤庄一役之后。家破人亡,他流落于辽国,被阿紫弄成这样。

    偶然得到《易筋经》,还误打误撞有冰蚕的寒毒为辅,才机缘巧合之下练成易筋经,而且内力奇寒无比。

    倘若这中间少了某个因素,游坦之都不可能练成这样内功。只能更为悲剧和平凡。

    “嘿嘿,想必你定然对于取铁头套是束手无策,你这位故人之子也真是奇葩。估计从娘胎里出来,就生就了这个铁头。”包不同胡言乱语的嘲讽道。

    他们决定天亮了再上擂鼓山顶去拜访聪辩先生,因此今夜就在此高谈阔论也不妨。

    “非也,非也!哪有人生来就是铁头?他这铁头套是当初烧得热了戴上去。跟残酷的受刑无异。将脸皮和后脑烫得皮开肉绽。及至血液凝结之后,就跟铁头套粘连在一起。

    若是要将之除下,势必会将其嘴巴、鼻子和眼皮有所扯伤,以至于彻底毁容。”薛慕华道。

    “当时你给他医治了?他的诚恳态度至少不会骗你,确实是故人之子。”段誉道。

    “那个碧眼赤发的汉子说铁头小子的事不打紧,得快些帮他治伤,我当时就不乐意了,直接将他打残。扔了出去。”薛慕华先说此事。

    段誉、虚竹和包不同等人都愕然,他们可不相信薛慕华有这么厉害的武功。

    毕竟薛慕华的规矩是。武林中人找他治伤医病,用一招不错的武功来换就可以了,但如此东拼西凑的武功,能真的厉害吗?

    薛慕华见得段誉他们不信,只好摊手无奈的道:“罢了,说实话吧,当时我们函谷八友一起出手,才将那碧眼赤发的汉子打残的。”

    “铁头人没帮忙?”段誉问道。

    “他有求于我,当然没动手。我薛慕华从不肯受人要挟,别人请问治病,必须态度极好,恳求再三才行。”薛慕华傲然道。

    包不同不由得笑了,觉得薛慕华这老头儿真是可能扯的家伙。

    “我跟你差不多,当我生病受伤之时,必须得别人对我态度极好,不断恳求才行。”包不同与之抬杠道。

    “包兄弟真是善于狡辩,从普遍情况来看,哪有谁会求你看病的?除非我是你的……”康广陵说不下去了。

    “除非你是我的儿子,哈哈!”包不同反应很快,接口道。

    康广陵感觉颜面无光,争不过他,也就不说了。

    这时,石妙玉为大家端来了一些点心和茶水,段誉一边品茶,一边听着他们这些言语,觉得有些好笑。

    江湖中人就是如此,天南地北的聚在一块儿,就算不认识,一番谈论吹嘘之后,那么也就熟悉了。虽算不得知心朋友,生死兄弟,但也是熟人,聚在一起,开个玩笑,也不会显得那么冷清孤寂。

    “或许这就是作为一个游侠闯荡江湖的部分乐趣,而隐士高人是体会不到的。”段誉心道。

    薛慕华瞥了一眼段誉,见他正在品茶,样子也很谦逊,于是薛慕华就大着胆子吹嘘:“想当初,在聚贤庄一战里,乔峰那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为了求我给他的朋友治伤,态度和言语也是很和气的,甚至有些讨好的意味。”

    虚竹没什么江湖阅历,听得他这般说,对薛神医愈发的佩服了,双手合十的道:“阿弥陀佛,武林有薛神医,实乃武林之福也!”

    “薛神医,你真是答非所问。我刚才问你可曾跟铁头人除下铁头套,你还没说呢!”段誉又吃了一块点心,笑道。

    “当然帮了他忙,我做事是有原则的,他既然诚恳的说是我故人之子,我怎能不救呢?于是我用了三天时间,才将他的铁头套除去。这个过程我费了好大的心力,才不致于让他受过多的痛苦,而脸皮终究还是毁容了,我已经尽力做的最好。”薛慕华道。

    “哎,我老包平生最讨厌郎中说的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这分明是你的医术还未登峰造极,才找借口而已。”包不同的嘴巴总是这般的不饶人。

    好在大伙儿都已经习惯了,并不生气,反而觉得包不同这人有些意思,至少不会是那种很沉闷的伪君子。

    不知不觉,在他们的交谈之中,一夜就过去了。

    此刻,已经是黎明时分,大伙儿准备了一番,就起身走出地洞,然后从依山而建的木屋里走出来。

    “只要到得擂鼓山顶,我去帮你们求师父给风老四治伤。而且段公子,你得好好破解棋局啊!我师父似乎为这次的棋局盛会,准备了很丰厚的奖励。”薛慕华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