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无弹窗无广告-九点小说网www.jdhs.cc

第十九章【枫林之夜,关门弟子】 天龙之段誉

小说:天龙之段誉 作者:苍山负雪2009 直达底部

    无弹窗免费小说网(www.jdhs.cc)

深山枫叶林里,秋风阵阵,红叶飘飞,深秋的韵味愈发的浓烈了。

林中的一片空地上,燃气了一堆篝火,在夜空下显得火光熠熠。梅念笙到此之后,就盘膝打坐,运功疗伤。

段誉、木婉清和罗飞虎则静静的在旁边守护着,篝火之上还烤着兔子肉,已经考得金黄透亮,香气四溢。

“不知梅前辈还要疗伤多久呢?”罗飞虎小声问道。

木婉清嫣然一笑,道:“今天白天跟血刀老祖决战,梅前辈受了很重的内伤,从普遍情况来看,至少要调息个三五天吧!”

段誉却悠然笑道:“你们有所不知,梅前辈的神照经内功极为深厚而且神妙,就算是心脏受损,尚且能撑住一段时间。况且今天一战,梅前辈是完胜,一夜的时间疗伤足够了。”

然后他们就分食了一些烤兔子肉,给梅念笙留了一部分。

夜已深,天穹之中星光闪耀,并没有月亮,木婉清依偎在段誉的肩膀上,柔声道,“段郎,你说这天空中的星子能看到大地上发生的一切么?”

“星星可没有生命,况且咱们现在所看到的星星是许多年前的样子了,因为它们离得太远,光线照到咱们这来的时候要许久……”段誉道。

木婉清听不明白,她渐渐闭上双眸,就靠在段誉肩上睡着了。

段誉非常无奈,决定以后再不让她靠着肩膀了,不然晚上还怎么入睡呢?

远处,罗飞虎早已经鼾声如雷。枫叶林里比较安静,不时听得到篝火之中发出的木材裂开的声音。

段誉望向梅念笙,但见他依旧保持着盘膝打坐,闭目运功的样子,白须随着夜风飘动,气势凛然。

凝目望去,但见梅前辈的周身缭绕着淡淡的金芒,就如同有许多萤火虫在围绕着他飞行一般。一种无形的威压散发开来,飘落的枫叶还未及其身,就被弹飞到三丈之外。而梅前辈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慈祥安宁,想必这些外在的表现都是运行神照功造成的。

翌日清晨,阳光照耀在脸上,段誉悠悠醒转,他昨晚终究是太困了,没有坚持在那,屹立着以肩膀给木婉清当枕头。

鼻间萦绕着一缕很奇特的清香,如此的沁人心脾,段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完全睁开眼睛。

这一瞬间,有些吃惊,因为木婉清的脸离他不到一寸,他俩都倒在枫叶铺就的地面上沉睡了一夜,而且身子也是挨着的。

尽管这感觉很旖旎,但毕竟有些尴尬,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段誉很轻的将手脚移开,瞥了两眼周围,还好远处的罗飞虎兀自在酣然大睡,梅前辈也依然在盘膝闭目运功疗伤。

段誉刚长吁一口气,回过头来,却迎上木婉清那一双如秋水般澄澈的双眸。

“段郎,大清早的,你如此慌张的左顾右盼,是丢了什么东西么?”木婉清柔声道。

“那啥,没丢什么东西啊!我只是在警惕的观察周围情况,以防有人来偷袭。”段誉说出了一个比较牵强的理由。

这时,梅念笙从打坐之中醒来,他不再入昨天恶战之后那般虚弱,而是神采奕奕,慈祥的笑着,道:“年轻人,昨天多亏了你将我带到这样安宁的环境之下,我才能够如此快的恢复。”

段誉走过去,拱手朗声笑道:“晚辈是大理段誉,前辈无须感谢,昨天你力战血刀老祖,将之击退,为武林造福,晚辈心中佩服之极。”

然后一番寒暄之后,今天相谈颇为从容,段誉将自己的来历和真实身份如实的告知了梅念笙。

“原来段公子是大理世子,难怪有如此不凡的见识。昨天我也曾想过,这三个徒弟素来心术不正,确实很有可能趁着我受了内伤之际,对我下毒手,这次我回去就要将他们三人逐出师门,绝不再养虎为患了。”梅念笙道。

当梅念笙吃了一些烤兔子肉之后,段誉很坦然的提出了自己的请求:“此次路过湘西,听闻前辈隐居此地,特地前来拜会。很想得到前辈指点一番武学,还请前辈不吝赐教。”

“你为人不错,我当然会悉心指点的,你且施展你一下你所擅长的武学,我得看下你如今达到了什么样的实力。”梅念笙道。

段誉当即拿起折扇,道:“我曾在大理所练武功是折扇点穴术和擒拿手法,粗浅之处,还望前辈勿笑。”

然后,段誉先将折扇点穴术尽皆施展出来,动作飘逸,宛如游龙。折扇不时撑开,舞出一片炫目的白影,往往随之而来的就是忽然爆发出的精准点穴手法,嗤嗤的破空之声接连响起。

梅念笙仔细的看着,手捋长须,一会儿点头,一伙儿却又摇头。

接下来,段誉又演练了一下擒拿手法,身形矫健而且不失灵动,也只有行家在看得出,有时看起来不算快的几个招数,其实环环相扣,非常凌厉,一旦被其擒住要害,就会丢掉小命。

武功本没有高低之分,只有习武之人才有强弱之别。

不要小看折扇点穴术,其实是当初段正淳根据大理段氏的一阳指简化改编而来,只不过段誉修炼的时日尚短,如今还没有突破到一流武者境界。

木婉清和罗飞虎在一旁看得都叹为观止,他们对于段誉的武功都很佩服。

待得段誉将自己的武功施展完毕之后,就收起折扇,谦逊的问道:“在下的武功就是如此了,请前辈赐教。”

至于凌波微步,段誉可不想施展出来,否则梅念笙会以为他已经很厉害了,还用得着教么?

“可惜啊!虽然你天赋很好,但却去修炼这凶狠凌厉的外家功夫,将来难以成为真正的高手。况且你的内力不行,以后要多花些时间积累,只有勤奋苦练,打下扎实的基础,才能有机会在武学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梅念笙道。

段誉心领神会,明白梅念笙已经有了传授武功的意图,当即恭敬的道:“在下愿拜前辈为师,诚心求学。”

梅念笙再次仔细打量了段誉一番,然后道:“你确实是个正直之人,不似我之前所收三个阴险的徒弟。也罢,我就在晚年收你这个关门弟子吧。”

此时,段誉心中忽然想起了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既然自己救了梅念笙,那么他就不会被三个徒弟所暗算,也不会遇到丁典。那么那个倒霉的丁典命运或许不会那么悲惨,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不得到连城诀,就不会遭到那么多的迫害了。

接下来,段誉搓土为香,正式行了拜师礼。梅念笙老前辈德高望重,武功超凡,确实是值得拜其为师。

木婉清、罗飞虎也为段誉感到高兴,尤其是罗飞虎,对于梅念笙佩服之极,只不过自己根本就没有练剑的天赋,所以也只能心里暗自叹息。决定等待时机去向梅前辈请教一些武学上的问题,应该也会有很大进步。

然后,梅念笙就带着段誉来到千丈之外的一片林子里,毕竟武林中人传授武功都不想被外人看见。

梅念笙双目炯炯有神,盯着段誉,郑重的道:“你既是为师的关门弟子,那么就得以毕生绝学相授,连城剑法和神照功都可传你,能否学到手,就看你的资质了。”

段誉感激的道:“多谢师父,在下一定用心去学。”